“看來我得回去問問我爸爸。”

姜義心道。

……

宴會結束,蘇武和夏初晨告別,回了出租屋。

他爸爸依舊把晚飯燉在鍋裏面。

“爸,我進武道社了。”

蘇武說道。

但是隻有鼾聲響起,他爸爸根本沒有聽見。

蘇武無奈搖頭,肯定有去哪裏喝酒了。


他沒有注意到,鏡子裏面的“他”嘴角露出了詭異的笑。

蘇武睡到半夜的時候,原本漆黑一片的鏡子,突然出現了一人影。

人影開始的時候有些模糊,隨後逐漸變得凝實。

隨後,鏡子裏面的人居然從鏡子裏面走了出來。

蘇武其實並未入睡,他進入了紙片世界。

他在紙片世界裏面練習“真武八相”。

忽然,他感覺什麼東西碰到了他的身體,他的意識猛的回到了身體之內。 蘇武睜開眼,並沒有發現什麼。

他又擡頭看看老爸,老爸還在熟睡。

錯覺?

他蹙了蹙眉繼續進入紙片世界。


不遠處那鏡子裏面有蘇武躺下去睡覺的影子。

那影子的嘴角,居然又浮現出詭異的笑容。

第二天,武道社。

蘇武一來就聽到了消息。

有人要挑戰優等班的學員。

所有學員都可以觀戰。

挑戰的人共有十個,其中一人便是之前蘇武所在班的“李強”。

他們一班的最強者本是“侯亮”,沒想到現在李強居然反超了對方,拿到了班級第一。

優等班的學員們聚集在一起,等待着這些人的挑戰。

ωwш ◆ttКan ◆¢○

一旦輸了,就會被擠出優等班。

李強等人非常激動,來江南武道社修行的人,誰不想進入優等班?

厲勝男淡淡道:“誰也不能給我丟臉,你們要是輸了,我還會揍你們一頓,保證你們三天之內下不了牀。”

優等班的人個個面色凝重。

被厲勝男一頓暴打,絕對會成爲一輩子的噩夢。

贏,必須贏!

張自強負責宣讀比賽規則。

“你們只要盡全力,只要不是特別嚴重的傷我們能醫好。”

張自強咧嘴一笑,“所以,你們儘管放心戰鬥,接下來,挑戰開始,你們每個人只有一次挑戰機會,希望你們珍惜。”

李強等人相視一眼。

他們手裏有優等班所有人的資料,非常詳細的資料。

當然,並不包括之前厲勝男和蘇武等人交手的資料。

所有人目光都盯向了蘇武。

單從資料上顯示,蘇武是最弱的。

而且,資料上還註釋了一句話,蘇武的體測數據在一個星期之內有了爆炸性的提高,疑似服用禁藥。

有了這句話,衆人越發想挑戰蘇武。

不過,誰先挑戰,他們還得抽籤。

李強非常激動。

他抽到了第一,他毫不猶豫的開口:“我要挑戰蘇武!”

其他挑戰者滿臉可惜。


張亮等優等班的學員卻露出了憐憫之色。

被選中,蘇武只能走出去應戰。

李強笑道,“蘇武,你沒想到我們會見面吧?”

蘇武笑而不語。

“與其在優等班裏面受苦,不如讓我來取代你。”

李強笑道,“嘿嘿,你若是棄權的話,可以少些痛苦,現在棄權……還來得及。”

蘇武笑道,“你廢話太多了,動手吧。”

李強搖頭,“你究竟要無知到什麼時候?你的體測數據再漂亮,不會戰鬥依然白搭。”

說話間,他已經攻向蘇武。

蘇武身影一晃再晃,不斷的閃躲。

李強或是出拳,或是出腿,快如閃電。

太快了,他每次出手,都會帶起勁風。

“李強不愧是李家的人。”

“江南李家確有稱雄一方的資本。”

“蘇武儘管靠着速度避開了李強的攻擊,但是他的體力早晚有消耗完的時候,到時候就是李強重創他的時候。”

其他幾個挑戰者竊竊私語。

厲勝男突然冷喝:“別浪費時間?”

“浪費時間?”

那些挑戰者懵了。

這女人是誰?她也是優等班的人嗎?她在說什麼?

李強笑道,“確實不能再浪費時間了。”

他提速了。

但是蘇武卻依然比他快。

怎麼可能?

李強不由一怔。

就在他吃驚之際,一個拳頭由小變大,從遠處直逼他的面門而來。

不好!

李**退。

但是那拳頭更快。

碰的一聲,李強踉蹌後退,鼻子流出了血。

其他挑戰者愣住了,李強受傷了?

李強擦乾淨鼻血,面目猙獰:“蘇武,你成功的激怒我了。”

他剛想攻擊,蘇武又是一拳攻來。

他一拳迎了上去。

咔嚓一聲。

李強捂着拳頭慘叫後退。

他骨折了。

其他挑戰者臉色狂變。

蘇武笑道,“聽你叫得這麼大聲,我確實感受到你的怒火了。”

又是一拳打向李強。

李強拼命閃避,但就是躲不開。

他又被揍了。

蘇武揍了他十幾拳,拳拳到肉。

“認輸,認輸!”

李強大喊。

蘇武笑着收拳。

李強心有餘悸的看着蘇武,他實在想不明白一個嗑藥的人爲什麼會這麼強。

該死!他到底跟誰學的武術?

李強面目猙獰。

其他挑戰者嚥了嚥唾沫,一陣後怕,還好不是我。

他怎麼可能這麼強?不是說他疑似服用禁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