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那人看到陳牧背後的劍上開始冒光!

他這才意識到自己上當了!

淦!

想不到你個身體素質這麼爆炸的猛人竟然也玩這種故弄玄虛、虛張聲勢,然後偷偷給自己上buff的套路!

我特么看錯你了!

對此陳牧當然只會會心一笑。

他可是個實在人,真到了對決的時候什麼法子好用他就用什麼。

誰說長得猛就不能玩套路了?

張飛還會用計呢~

等到對手終於注意到他的真實意圖,想要上前打斷時已經來不及了。

獨劍鞘的BUFF已經加好了,甚至還平穩度過了技能釋放結束后的回氣期。

那麼接下來,就該到了真正亮劍的時候了!

下一刻,陳牧徑直迎著前進的鐵甲暴龍沖了上去,不避不閃,手上的闊劍上驟然爆發出另一種顏色的明亮光華!

他大踏步向前——

同時命令獨劍鞘使出技能:連斬!! 劉賓摟著蔣雪蘭的肩頭,興高烈回到房裡。

劉賓贊道「想不到芳芳眼角這麼高的人,都給那小子一招兩式弄了上手,確有兩手三腳貓的泡妞功夫。」

「你怎麼這說自己的姑爺。」

劉賓心情大佳,掏出煙管,放在嘴邊干吸了幾口,起眼道「真的覺得這小子是真心喜歡芳芳」

蔣雪蘭詫異道「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早就查過這小子的底兒,他早就結婚生子了,摸金少帥江湖上誰人不知誰人不曉,他接近芳芳肯定是別有目的,我之所以不點破,第一,是看這小子能夠收的住芳芳的心能叫她不再胡鬧,倒也是一樁好事,他乃是禹陵後裔,我五脈劉家能有這樣的女婿已經算是攀附,即便將來叫芳芳受點委屈,也未嘗不可,第二么」

蔣雪蘭聽得一愣一愣的,「第二是什麼,啊呀,好你個老頭子,你明明什麼都知道,怎麼不早點跟我說。」

劉賓吐了一個煙圈,說道,「我也想看看這小子到底想幹什麼。」

「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思跟他玩心眼,要我看啊,既然他都已經娶妻生子,這個女婿咱就不能要。」

劉賓哈哈大笑,說道「非也,非也,要不怎麼說你頭髮長見識短呢,我不是說了嘛,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女兒是什麼脾氣,若是換了別的男人,你看她這輩子還能嫁的出去要我說啊,這倒是個機會,我看這林坤並不是有意要跟芳芳好,只是為了其他目的故意接近,我正好利用這一點,叫生米煮成熟飯,這件事也就成了,我倆心頭的石頭也就可以放下了。」

「你真捨得」蔣雪蘭猶豫道。

「沒什麼捨得不捨得,關鍵是芳芳自己喜歡人家,你說怎麼辦」劉賓猛吸了幾口,「現在問題的關鍵是,芳芳倒追人家,人家都未必是真心要她,難道我們不該幫她一把嘛」

「怎麼幫」劉賓這一來二去之後,蔣雪蘭也被說動了。

「你有沒有聽江湖說起,江湖上新選出來的十大美人」

蔣雪蘭眼睛亮了起來,道「什麼十大美人」

「這都是江湖上好事之徒閑著無聊想出來的玩意兒,你要不要聽」

「這跟芳芳的事情有什麼關係,哎呀,你就快說吧,還要賣關子吊我的癮」

劉賓又拿起煙管幹吸了幾口,悠然道「排名首位的美人,就是禹陵現在的當家主母姒瑋琪,這個姒瑋琪就是林坤的大老婆。」

蔣雪蘭兩眼一翻道「什麼大老婆,他到底有幾個老婆」

「不多不多,也就三妻四妾。」

蔣雪蘭一呆道「三四」

劉賓冷笑道「想我年輕的時候,紅顏知己何止這麼些。」

蔣雪蘭冷冷道「你還敢提當年」

劉賓頹然道「行行行,還是繼續說這十大美人。」

「這第二也是禹陵後裔,乃是余氏一族的後起之秀,姓許,單名一個倩字,她常年跟在姒瑋琪身邊,是她的得力助手,當年與姒瑋琪一起嫁給

了林坤。」

「那第三呢」

「這第三么就是我的獨生愛女劉芳芳,哈哈哈」劉賓哈哈大笑道,「想我劉賓萬千寵愛可都在我這個寶貝女兒身上,這也算是老天爺對我的一點恩賜吧。」

「你可別自得其樂了,芳芳這丫頭最愛戲弄男人,江湖上的風流名仕不知有多少人在她裙下英名盡喪,你確定林坤真能鎮得住她」

「就連姒瑋琪這樣的女人都甘心成為他的心頭之愛,芳芳又怎麼能例外呢。」

「好。」蔣雪蘭給勾起好奇心,催促道「第四個美女是誰」

「這個更不得了,琴棋書畫無不精通,芳名花憐惜,是當今最有名的才女,賣藝不賣身,你說多麼誘人,據說她在戲台上唱曲時,連一歲孩童,百歲老叟都要動心。」

作為女人蔣雪蘭也不禁油然神往道「那我定要一開眼界了。」

劉賓又把煙管含到嘴角干吸兩口。

蔣雪蘭終忍不住道「這樣干吸有什麼樂兒呢那第五第六呢」

「這第五第六兩位美女一是鬼侯爺的高徒,只可惜江湖上無人知其真名,唯知其喚作夢姐,不過她也已嫁給了林坤,另一則太過可惜,英年早逝,乃是搬山門魁首蘇幕遮的關門弟子,名叫陳梓玥,據說她得到蘇幕遮的衣缽真傳,並且一道加入林家,唉,可惜了」

蔣雪蘭婉惜地道「唉,年紀輕輕的」

「這未嘗不是一件好事,你想啊,林坤既然死了一個老婆,咱們芳芳要是能嫁過去,不是正好嗎。」

「那倒也是,接下來是第幾了」蔣雪蘭有些心動,竟忘了排到第幾了。

「第七。」劉賓抽了一口,說道,「第七名倒是橫空出世,之前在江湖上聞所未聞,據說是一個尼姑,好像也是禹陵後裔。」

蔣雪蘭愕然道「這些人是怎麼選的,尼姑可以入圍嗎」

「你未曾見過才會說出這類蠢話,若你見過她的話,包你要選她入圍,這麼美的尼姑實是天下罕有。」

蔣雪蘭不感興趣地道「餘下的三人是誰」

「第八位叫程逸芸,乃發丘門的大小姐,此女十八歲便以武術稱冠江湖,二十二歲便代替父親主持大局。」

「這個我倒是聽說過一些,好像前不久發丘門還出來一件大事。」

劉賓挨在椅背上,道「第九名是現在的卸嶺魁首,人稱佛姐,這個人的身手也是冠絕武林,程逸雲與佛姐,在如今江湖上並稱禹陵雙艷。」

「那剩下一個呢」

「最後一個說白了也是林坤的老婆,她是當世摸金一門唯一的後人了,不過她並非源自國內,江湖上也沒有她的記錄,知之甚少。」

「老頭子,你忽然說起這個十大美人,到底有什麼打算」蔣雪蘭皺眉道,「我叫你去助芳芳一臂之力,可不是在這裡談論什麼美人。」

「你想想看,這十大美人中有七個都是林坤的枕邊人,算上咱們芳芳,這近八成的人都是他林家的媳婦,你不覺得太湊巧了嘛」劉

賓藉機問出心中一個問題道「這個林坤長的平平無奇,到底有多大的魅力呢」

蔣雪蘭也奇道「是啊,你這麼一說我也納悶了,以芳芳的個性就這個甘心嫁給他,我也覺的奇怪。」

劉賓接著露出笑靨道「這足可見林坤確實有非常之能。」

「什麼非常之能」

「能有什麼非常之能,就是男女之間床上那點事兒唄。」

「哎呀你個老不正經的,討厭」

劉賓這時正側項看著蔣雪蘭,見她笑起來時露出兩個迷人的小酒禍,不禁下住怦然心動。

蔣雪蘭驀地發覺對方盯著自己,俏臉微紅,別轉臉去。

「你到底想說什麼」蔣雪蘭挨到劉賓旁,在他耳邊輕輕道,「這芳芳的事兒你到底有沒有把握」

劉賓嘻嘻一笑道「當然有把握,其實一開始,我對這個林坤也不喜歡,這個人動機不純、心思太重,明顯是別有目的,說實話,若不是礙於芳芳的面子,我早就派人把他捉來了,但是我轉念一想,芳芳看上他可能也是命中注定,我經營賭場這麼多年,最厲害的就是賭術,這十大美人已經有八個收入囊中,這麼大的概率,你覺得能沒有把握嗎」

蔣雪蘭玉臉一寒道「你這個死老頭子,女兒的終身大事怎麼能賭呢萬一賭輸了怎麼辦」

蔣雪蘭一臉委屈。

劉賓看得心頭髮痛,胸臆湧起傲氣,冷冷道「婦道人家。」

蔣雪蘭嬌軀微顫,「別忘了芳芳也是你的女兒。」

倆人間一時氣氛冷僵之極。

蔣雪蘭眼中淚花打滾,道「你個沒良心的東西,我看你就是看上人禹陵家大業大,想要攀高枝」

劉賓心頭火起,往她看去,正要喝止,眼光過處,驀地發覺蔣雪蘭眉黛含愁,秀目內藏著兩泓深無盡極的變色怨意,於是到了咽喉的重話竟說不出來。

「哼」

倆人各自別過臉去,過了好一會兒,劉賓開口道「我主意已定,管保那小子逃不出手掌心。」

「你有什麼注意」

「逼婚」

「逼婚你怎麼逼,那個林坤要沒有打算娶芳芳,你還能綁了他不成」

「你太小覷我劉賓了吧。」

蔣雪蘭一愕道「你打算怎麼做」

「林坤不敢把他跟芳芳的事情宣揚出去,如果這層窗戶紙被捅破了,江湖人盡皆知,他禹陵後裔摸金少帥與我五脈紅門劉家的掌上千金劉芳芳暗生情愫,情投意合,那這件事情就只包住火了,到時候,只要江湖上風言風語一傳,他林坤就是想要抵賴也抵賴不了了」

「這,能行嗎」

「放心吧,這件事情我會處理好的。」

蔣雪蘭正愁眉苦臉,劉賓卻起身一把將她摟到懷裡坐好,道「你怎麼還愁眉苦臉的我不都已經答應你會處理好這件事的嘛,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好了。」

就沒了憐惜地吻上他的臉側道「你個老東西,怎麼回事,還來勁兒了」

(=) 許是沖喜真的有用,蕭燁陽和稻花成親后,古婆婆的精神竟慢慢好了起來,喝葯不吐了,夜間也不咳血了。

見此,所有人都十分的高興。

二月中旬,滿山的桃花都開了,古婆婆突然來了興緻,說是想出去走走。

稻花聽了,當即笑道:「好啊,今天的天氣不冷不熱,正適合出去走走呢。」

蕭燁陽去推來了輪椅,推著古婆婆出了院子。

古堅和顏老太太跟在了後頭。

一行人一起去了山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