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有特定名稱的城市之心,就黃龍令!

「天匠之令,呵呵,果然如此!」心頭一顫后,眼眸驀然一亮的林牧馬上凝聲低喝一聲道,仿若心中的某個念頭得到了證明。這個天匠之令的屬性,林牧暫時沒有去細細品味。

在林牧低喝之時,系統提示聲又響起:

「叮!」

「——系統提示,諸侯林牧,由於你認主界碑石,並獲得天地洞天,你身上天地龍運,將消耗十龍龍運。若你身上的天地龍運沒有積累到十龍龍運,在十天後,天地因果運轉,你將厄運纏身。」

「卧槽……卧槽……竟然……竟然一下扣掉了十龍龍運!」林牧嘴角一陣哆嗦,眼眸滿是驚駭。

「十七龍龍運,一下子掉了沒了十龍龍運,這……,只有七龍運,真是一朝回到三戰後啊!!」到這裡,林牧一陣無語,應龍龍褚那傢伙,肯定知道運道會有巨大變化,會扣除如此多的龍運,方叫他早點開寶箱寶袋。

林牧心中一陣悔意泛起。若說不後悔,那是不可能的,龍運的積累,是最難積累的,若不是一些奇遇,林牧可能只能守著那伴身而來本源龍運而已。 開啟一個小洞天,就消耗十龍龍運,那若是開啟十大洞天呢?二十? 養鬼專家 三十?甚至一百龍龍運?

「本以為削減一龍龍運或者幾龍龍運,誰知直接過大半……」果然,洞天福地,不是一般人能擁有就能擁有的。

瞬間的大起大落,讓林牧有些悵然若失。

然而,林牧並沒有太過糾結,在一陣闌珊之後,就調整過來。開啟洞天,系統獎勵豐厚,而龍運的削減,也是情理之中,只是數量出乎意料而已。

並且,他身上的本源龍運沒有被削減,有這個在,不怕!有得有失,有失又會有得!

林牧眼眸一定,悵然若失之感驀然消退而去。

拍了拍腰間的空間背包,感受到系統的獎勵化作光團已落入背包后,林牧又揚起頭顱,仰望著流光四溢的樞物,等待著最後的變化。(系統獎勵可以化作光團直接放入玩家背包,不過若是拿出來解除光團后,因物品的特殊性無法放入空間道具,那麼就無法再次放入背包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林牧漸漸感受到一股若有若無的聯繫逐漸誕生。這股聯繫,仿若是精神層面的,他能感受到一個陌生的東西在神庭中誕生。

火影之我在木葉砸金蛋 眉心神庭,早就是一個大『出租房』,裡面已有房客,多出一個,也不是不能接受。

林牧凝神靜氣,漸漸地仰著頭顱,閉起了眼睛,細細感受著。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股熟悉的波動出現在他旁邊,只是林牧暫時沒有去理會而已。

神秘玄奧的神庭之中,一道如同臉盆大小的光影逐漸形成。

剎那間后,這團光影迅速凝形,緊接著,它變成……不對,是長成了一條……魚!!

洞天之聯繫,竟然只是一條魚?難道這就是龍褚口中的【特殊】?

魚?不要告訴我,付出了十龍龍運得到的會稽小洞天,是一個養魚的地方?!

漁場,寬闊的大海就是一個巨大無比的天然漁場,大荒領地根本不缺漁場。即便是拋開大海,應龍河、青龍秘境等也是優良的漁場,漁業資源,大荒領地根本不缺,現在你又來一個漁場,開玩笑吧?!

林牧緊閉眼的臉龐上,浮現一抹古怪。

還沒等林牧臉上這抹古怪消失,更令林牧無語的情景出現了。

在那光團長成一條臉盆大小的如鯉魚身形的【魚】后,仿若有人給它上色,本是通體白茫茫的【魚】,陡然染上了一層厚重無比的玄黃之色!

染色之後,林牧一『看』,繼而一陣天晃地動,視野驟然一變。

緊接著,林牧感受到一股充滿暖洋洋,頗為厚重的物品包裹著他。

水!包裹著他的,是水!

細細感受,林牧發現,此刻的他,化作一條魚了!!一條玄黃之色的巨大奇魚。

這般狀態,林牧已經歷過數次,以前使用洪荒之玉,使用超級葉子菩提符之時,都有過如此感覺。

神幻外物,超然世外!!

在熟悉的感覺下,林牧快速就掌控了這具幻物,繼而,一陣陌生的信息湧上來。

仿若上帝視角,林牧把這具幻物所在的地方『看』的一清二楚!

這……這傳說中的會稽小洞天,竟然只是一個湖泊?不對,還包括其中那孤零零存在的島嶼,一島一湖?

林牧看到幻物所在的地方竟是如此簡單簡陋,心中波瀾漣漣。

一時之間,林牧心中充斥著一股巨大的的失望。有多大的期望就有多大的失望,說的就是此時的他。

傳說中的洞天,只是這般之構成?沒有大片無垠的土地?沒有滿地的天材地寶?沒有奇物天地靈乳?沒有天生地養之礦物?沒有絕世植株?

不對,有外物,有……六條魚!

林牧懷著巨大的憧憬,細細看去,發現這六條魚,十分詭異神秘。

這六條魚,都是通體整色的。一條通體墨黑,一條通體雪白,四條玄黃之色,這四條玄黃之色的魚中,有一條特別巨大,估計有九尺之大,仿若吃了激素長大的,鶴立雞群。它就是先前之幻物。

其他五條魚,顯得頗為嬌小,約莫都是三尺大小。

在林牧觀察這六條魚如何神異之時,又一股信息湧上來。

初生本源洞天,會稽小洞天,天地魚池!!

孕育天地之魚的洞天福地!!

洞天福地,不是一塊地,靈氣十分充裕,裡面種田、修鍊、生產等速率會極大加快?

看來,是他對洞天福地的誤解!也是對其認識的不足!

洞天福地,是傳說中的存在,神異之處,鮮有人傳出,人們只是憑空臆測而已。

歲月流逝,故而讓人們認為,洞天福地只是一個靈氣充裕的場所。

誰能想到,洞天福地只是一個……魚池!

「林牧小子,如何?你怎麼不進入洞天之中?還有,界碑石怎麼沒有形成界域光門?」這個時候,精神恍惚的林牧耳邊傳來熟悉的聲音。

這道聲音,是真龍龍褚的。

先前的熟悉波動,就是龍褚出現帶來的。

精神又是一番晃動,林牧之感回歸本體。繼而,林牧臉上浮現一抹苦笑,搖搖頭。

「界碑石沒有形成界域光門,是因為這個洞天的特殊性,故而仍然是這般巨石。」

「也許以後這個洞天福地,其他人不能隨便進入了。」林牧苦澀道。

龍褚聞言,龍眉猛地一跳,這話有點意思啊。

「不能隨便進入,難道裡面長滿了天地奇物?」周泰的聲音傳來,語氣滿是欣喜,他站在林牧背後,沒有看到林牧那苦澀的臉色。

不知道何時,一眾人已經圍繞起林牧了。

林牧沒有回答周泰之問,而是仰著頭,望向界碑石,用一種詭異的語氣道:「初生本源洞天,會稽小洞天,天地魚池!!」

眾人此時,終於聽出林牧語氣中的衝天怨念了。

「這個洞天,就只是一個二十丈的小池塘而已。」林牧滿臉怨念道。

「二十丈?這麼小?!」饒是心臟承受能力頗強的鬼神郭嘉,此刻也是一臉詫異。

「沒錯,這個小池塘中央,是一個一丈長的小型島嶼。」

「靈氣是非常充裕,可什麼天才地寶,裡面都沒有。」林牧開始把自己看到的景象說了出來,包括那六條【魚】。

而就在林牧說到『初生本源洞天,會稽小洞天,天地魚池』之時,閱歷恐怖的龍褚,瞳孔猛地一縮,在林牧提到六條奇魚之時,眉頭又是猛地一跳,龍目之中精光閃爍。只是穩重的他,沒有迫切去詢問林牧,反而若有所思地靜立著。

「卧槽!」周泰學著林牧的罵語,抱怨一聲。

「二十丈,就算是用來訓練水兵,最多也就能容納千人規模而已。用來養魚,發展潛力也不高啊!」水軍出身的周泰,第一時間考慮的是自己的水軍。

「本來打算,這個洞天即便是沒有水,也準備向主公借幾天來讓那群兔崽子見識見識的,現在,泡湯了。」周泰又抱怨一聲。

旁邊的黃忠風仲等武將聞言,也是一陣無語。洞天福地啊,本還想進去馳聘一番,享受下洞天不一樣的空氣呢,誰想到,到裡面,只能游泳!

游泳……怪不得主公怨念這般大了。

聰慧的郭嘉和戲志才、常胤等人,沒有抱怨,只是蹙著眉頭,望著老神在在的龍褚。

洞天福地有這麼簡單?

六條魚?難道關鍵是在那六條魚身上? 豬豬有令:總裁快到碗裏來 就在眾人猜測六條魚有何神異之時,黝黑巨大石碑樞物,終於是逐漸黯淡下來,恢復為靜默之態。

獵愛遊戲:早安,金主大人 而這個時候,一道令牌模樣的光芒從巨石中飆射而出,精準快速地鑽入到林牧的神庭中,仿若林牧的神庭是磁鐵,吸引著令牌。

而先前黝黑巨石所閃耀的紋光,仿若只是這枚令牌所造成一般。

好吧,神庭這個大房子中,又進了一位租客了。

林牧耳邊傳來了仿若是姍姍來遲的系統公告:

「叮!」

「——系統提示:諸侯林牧,你獲得特殊道具【會稽小洞天樞令】。」

在這道系統提示后,又一道系統提示緊隨而來:

「叮!」

「——系統提示:諸侯林牧,你獲得特殊可升級稱號【小洞天之主】:

名稱:【小洞天之主】

等階:無

特性:可升級稱號

屬性:

1、【天地龍福】:擁有此稱號的人,若其是領主,則領地(包括龍主虎臣)凝運數量+20%(可疊加),而龍主在凝運過程中,每二十四個周期,可增加一龍龍運(可疊加)。

2、【天地祖福】:擁有此稱號的人,若其是氏族之主,則氏族(包括家主子弟)脈運凝聚數量+20%(可疊加),而家主在凝運過程中,每二十四個周期,可增加一脈福運(可疊加)。

3、【天地人福】:擁有此稱號的人,若其是綠林俠士,則得天地之賜,可選天地賦字榜上某些表字,逆運轉勢。另,可擁有一次甄選天賦的機會(可疊加)。另,在至尊之道上,擁有一份天地庇護。

4、【天地帝福】:擁有此稱號的人,若其是國之主(王國、皇朝、帝朝等),則國之運凝聚周期減半(可疊加),數量+50%(可疊加),惠及同朝。另,一個國年,國主增加一龍龍運。另,國主可獲得特殊主動性技能【普天同慶】(需國主方可查看技能屬性)。

介紹: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傳聞之中,得到天地本源洞天福地者,可得天佑。庇佑之效,甚至可鴻福於身邊之人。【小洞天之主】,乃是天地稱號中頗為特殊的稱號,數量極其稀少。【小洞天之主】,是此類序列之中第二階段的特殊稱號。其前面的第一階段的特殊稱號為【福靈之主】,而其進階稱號為【洞天之主】、【大洞天之主】……此序列稱號,不是靈魂綁定,若有外人獲得【洞天樞令】並重新認主,則此稱號轉移於新主人身上!」

系統提示的信息,不單止化作聲音,也化作神秘信息,直接讓玩家通曉。

而聽到這兩個系統提示的林牧,深深吸了一口氣,這是……這是他第一次看到如此變態的稱號屬性!!

相比其他稱號的屬性,它簡直就是驚天動地的!

心中的怨念終於是消除些許。

「四個福之屬性,每一個都超級厲害,特別是最後那個龍福和帝福屬性,簡直就是太變態了,還有額外技能,妥妥的外掛啊!!!」林牧在心中狠狠道。

「而且,這四個屬性,牽引出來的信息,好像挺珍貴的!」林牧想到的不只是表面,也包括未來,包括其中衍生的重要指導……

突然的信息,讓林牧開始沉浸在自己的思量中。

旁邊的其他大荒領地高層,知道林牧此刻在接受天地信息,故而沒有去打擾他,都靜待著。

只是眾人都在默默想著,此次獲得洞天,主公不知道獲得了何種超級天地之賜呢?而剛剛那個令牌光影,只是如先前那般作用的洞天仙令?若是變,它又會變成什麼屬性的令牌呢?

一切的答案,也只有天知,地知,龍主林牧知。

「【小洞天之主】,這個稱號,對我這個領主來說,作用非常大!」

「而若我是立國,即便是小小的王國,就能享受到第四個帝福屬性了。」

「從小到大,四個稱號,【福靈之主】、【小洞天之主】、【洞天之主】、【大洞天之主】!」

「不知道其中晉陞的條件是什麼呢?第一個是擁有洞天福地中的福地?第二個擁有洞天福地中的小洞天?第四個洞天福地中的大洞天?那第三個呢?」林牧在激動之中,也存在這一抹疑惑。

不管其他,林牧把其他信息先放下,開始計算起現在的好處:

「先前系統獎勵的凝運周期減半,那我們大荒領地的凝運周期從三十六天,直接變為十八天一次,而現在這個稱號,是作用於凝運數量的。」

「若我之前每個周期(三十六天)凝運聲望170萬(十七龍龍運),那現在,我的每個周期(十八天)凝運聲望70萬(七龍龍運),加上20%增益,就是84萬。」

「那三十六天,即可凝運168萬,在這方面,好像沒少太多啊!」

林牧心算如閃電,在念頭一轉之間,就想通了。

「另外,屬性1的最後那個『龍主在凝運過程中,每二十四個周期,可增加一龍龍運(可疊加)』,更變態,24*18=432天,在432天後,可以增加一龍龍運,這簡直就是送龍運的屬性!超級福利!」 重回一把火 林牧心中一陣激蕩。

終於,他終於有一個不用過多去發愁的慢慢積累龍運的途徑了。

一年多一點就能增加一龍龍運,撿到的!果然有得有失,十龍龍運雖然沒了,但也得到了更多。

總的來說,這個【小洞天之主】就是一個超級稱號!

粗略思量了下【小洞天之主】這個超級稱號后,林牧開始感受那鑽入到他神庭中棲息的令牌。

林牧的神一進入神庭,就感受到一股充滿荒莽與生機的氣息,充斥在他的神庭之中。

細細感受一番,林牧之神微微一顫。這令牌,可為底牌!這是林牧知曉此令牌屬性后的總結!

回過神,,林牧又深深吸一口涼氣,挺了挺腰桿,仿若此刻的腰桿,更直,更有韌力力量了!

(這個洞天的稱號,以前列大綱的時候已經想好了,後來不知道跑哪去了,重新根據信息又回憶了一遍。)

.。m. 「主公,可是獲得超級逆天獎勵?」在眾多大佬環繞的情況下,許久沒跟在林牧身邊的頭號『狗腿』子崔武,鏗鏘有力問道。

主公林牧的精氣神的變化,連他這個小小的普通武將都能感受出來,篤定主公獲得了超級獎勵!

林牧聽到崔武之問,微微一笑,重重點了點頭。

不說剛得到的棲息在神庭的底牌仙令令牌,就是獲得洞天後,獲得超級獎勵、超級稱號,就足以讓在場的包括龍褚這個超級存在都震撼不已。

林牧沒有把底牌說給眾人聽,也沒有把削運一事說出,能靠自己能力知曉的就知曉,不能知曉的,說給他們聽也是負擔。

林牧只是把系統的超級獎勵和超級稱號說於眾人。

而眾人的反應,也在林牧的意料之中。

首先大驚小怪的,就是『狗腿子』崔武,而他關注的點,也與其他人相異:「建木玄心液?混沌神銅?哇哇……這些就是傳說中的神階材料?還有天階符篆!果然,開啟超級大獎!」

相比於只有六條魚小池塘的洞天,這些神階材料對他的衝擊才是最大最直觀的。

……

與崔武等粗人不同,其他謀士,將帥之才,考慮更遠更全面。

「領地氣運凝運周期減半?難道這個神效在以後的建國中,也能起效?」戲志才摩挲了下手,沉聲道。不愧是神謀,馬上想到了以後國之運,大局觀強悍,想得長遠。

……

「【天地龍福】?!擁有此稱號的人,若是領主,則領地(包括龍主虎臣)凝運數量+20%(可疊加),而龍主在凝運過程中,每二十四個周期,可增加一龍龍運(可疊加)!簡直就是龍運凝聚機械!好稱號!!」郭嘉感嘆一句。

感嘆一句后,郭嘉又輕呼一口氣。此刻的他,已經隱約知曉他所求的東西是什麼了?六條魚,也許有他的一條!本源之殤,需本源之物來治療!

以後,可以……坐傳送陣了吧!

郭嘉釋懷一嘆,深邃如星空的眸子,仿若閃過一抹流星之光。

……

「天匠之令,匠師的福音啊!以後我們大荒領地暗中吸納外界大師級人才的底蘊又增加了一籌了!」常胤開懷大笑。

以前的徐福領地,也只是對吸納專家級人才有巨大誘惑力而已,對本是大師級的人才並沒有太大吸引力。如今這個天匠之令,就是大誘惑了!

「建,回去之後,選個風水寶地,一定要建這個專屬領地!」

……

「麻蛋,特定的天階建村令竟然只是選了匠師類增益,怎麼不是軍事類增益,若是一個可無限建兵營建築的屬性,甚至是增加士兵突破為武將的增益屬性,那我們大荒領地的武將隊伍就能一飛衝天了啊!」

「什麼破大師級工匠,哼……」此刻的風仲,仿若變成了早前林牧那般,一臉怨言。連對大荒領地十分重要的大師級工匠,他都拋之腦後,只顧著他的專屬領域。

不是他不希望大荒領地更好地發展,只是,他更期待他負責的方面,更輝煌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