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傲璽勾唇,走向角落的吧台,先為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才慵懶的開口:「大哥這話說的有失商榷,若不是我有意放水,那丫頭怎麼會這麼輕易得逞。再者說,不是大哥把這演戲的機會讓給了我么,怎麼這下倒好奇起來了?」

不遠處的男人冷眼一掃,冰冷如渣滓般的吐出一個字:「說!」

皇傲璽自討個了沒趣,皇傲天不是開不起玩笑,而是那千年寒冰的外衣太厚了,怎麼鑿都鑿不穿。

「對我,她用了苦肉計。茉兒知道大哥一定會派我來說服她下樓進行訂婚儀式,因為這活兒一向是我來做。於是她早早就等著我進門跳進她的陷進,對她出手。不過幸好我有準備,收了力道,不過還是把她的手腕弄出一圈淤青……」

「什麼?你把茉兒的手弄青了?!」原本優雅的坐在沙發上賞玩酒杯的男人聽到這兒,忽然一怒而起。

皇傲璽掀開鳳眸,邪邪的瞥了一眼皇傲冥:「老三,這可是茉兒計劃中非常重要的一環,我只是乖乖的跳進她挖的坑而已,你對我發什麼火?」

皇傲冥冷哼了一聲,憤憤的將酒杯放在眼前的矮桌上,發出好大一聲響動。

「然後,她就利用我的心疼,把她的要求說出來,軟硬兼施尋求我的配合。對老頭派來的那些人,她用的調虎離山之計,我負責把他們引開,她只要偷偷的跑走就可以了。而對於新郎……」

始終沉默的老四皇傲颺唇邊勾起一抹滿意的笑,自動把話接了過來:「對於新郎,茉兒直接三十六計走為上計。呵呵,不愧是我皇傲颺的妹妹,做事乾淨利落,直接離家出走斷了老頭的念想。」

皇傲天冷冷一瞥:「你們這是在誇她做的對?」

皇傲颺立刻噤口,只有皇傲璽一臉邪魅痞痞的笑:「大哥不是也贊成茉兒逃婚么?我想,在咱們四兄弟當中,最捨不得茉兒嫁人的就是大哥你了。」

皇傲天不置可否,因為這也是事實。老頭子欠下別人的恩情,做什麼要讓他們皇家的寶貝來替他償還?但是作為長子,他又不能公然和老頭對抗,所以也只好做個順手推舟的角色。

「颺,派出皇集團最好的『影衛』,隨時跟在茉兒的身邊保護著。但是注意不要讓茉兒察覺,要是她知道我們只是陪她做戲,早就看穿她的小聰明,一定又會鬧得皇集團雞犬不寧……」

…………………………

月光如水,在這樣的良辰吉日,更是皎潔得讓人不想移開目光。

但是此刻,皇茉兒卻是沒有這樣的閒情逸緻欣賞月亮。早已經換下白裙,現穿著一身黑衣黑褲的她,勾勒出凹凸有致的玲瓏身段。身形輕巧而敏捷,像是一隻小鹿般熟練而又迅速的穿梭在樹叢里。

只希望天色昏暗,這些樹叢能多少遮擋住一些她的痕迹。

忽然,身後傳來一陣犬吠的聲音。

皇茉兒絕美的臉色微微一僵,咬著下唇,在嬌嫩欲滴的櫻唇上留下一排淡淡的月牙兒,纖細的柳眉微微擰出惹人垂憐的無措。

糟了,爹地派出家裡的獒犬來尋她了。如果再不快些離開這裡,她就真的要嫁給某個連姓名都不知的陌生男人了。

突然這時,原本就人煙稀少的馬路上出現兩束淡黃色的光亮。隱隱約約的從不遠處投射過來。

是車燈!

皇茉兒一見這光束就知道自己有救了,動作更加輕盈,猶如精靈在晶瑩晨露間舞蹈,來不及挽起的墨色長發飄揚在空中,和這無垠的夜色融為一體。

車子的速度不快,但卻也不慢。眼看著就要和自己擦身而過,皇茉兒突然攥緊了拳頭,一咬貝齒,倏地向前躍起……

吱 很多矛盾一旦牽扯到階級后,很容易變得一發不可收拾。繼而演變成**。友達的工廠本就是個奇葩,工人和保安一直都是對立的兩面。為了加快生產進度,友達的工人二十四小時換成三班,生產線晝夜不停。

也是為了管理工人,友達的保安也分成了三班,一直用高壓,用毆打斥罵的方式簡單而粗暴的管理著工人。

日積月累的矛盾終於爆發,隨著參與的人越來越多,繼而演變成**。曾經高高在上的保安們,現在成為了被攻擊毆打的對象。憤怒的人們使用各種各樣的武器,對保安進行毆打。

曾經以打人漸長的保安,現在成了怒海中的孤舟,在憤怒人群的衝擊下,無可奈何的縮進宿舍里,一面頂著門,一面哆哆嗦嗦的拿出電話,他們首先想到的是報警。

憤怒的員工們不光衝擊保安室,同時衝擊工廠的管理層。因為友達是來自寶島的工廠,一些高官來自寶島,也許是他們的生活優渥,所以養成高傲的性格,一直用有色的眼光看著下面的工人,以養獒犬的心態,養出來了龐然的保安隊。

現在聽聞工人鬧事,工廠負責人還怒目圓睜,大聲的吼著:「不想上班的立刻滾,我們這裡是正規企業,敢鬧事全都報警抓走」簧啷啷,落地窗玻璃被砸碎,憤怒的人們衝進辦公室,一陣拳打腳踢后又如潮水般散去。

玄齊默默的望著對面天空上的氣運,讓他們發泄一番倒也不錯,畢竟怒火盈胸這麼多天也該釋放一次,都是年輕人肯定有三分的火氣。

呼嘯呼鳴的警笛聲炸響,閃著警燈的警車來到友達場門前,兩三個警察下了車,順著大門往裡看,全都打了個激靈。本以為只是小規模的鬥毆,卻沒想到居然是突發的**。紛紛拿出電話開始向上面求援。

越來越多的警車往這裡趕,事情的高度不斷的往上升,天空中的災氣越來越濃,人們心間的火氣越來越大,玄齊看也差不多了決定出手。

鬍鬚一直跟在玄齊的身邊,看到玄齊的示意后,立刻從車庫裡開出一輛輕型裝甲運兵車,粗獷的車身停在那裡高聳挺拔,隨著腳掌輕踏油門,引擎發出一陣陣的轟鳴。

玄齊跳上運兵車,手掌往前一擺,鬍鬚把油門踩到底,轟鳴的汽車呼嘯著往前沖了出去,多達六噸的車身自重,再加上車頭上本身就具備的撞角,轟的一聲就撞開友達工廠的大門。

這般轟鳴的聲勢,一下震驚到工廠內暴亂的工人。車載大功率的喇叭開始轟鳴:「全部的人統統不許動,雙手抱頭站在原地,誰要是敢再動手,以尋釁滋事論處。」玄齊在呼喝時,身軀內的真氣擴當在聲波中,一股凝氣安神的功法在虛空中顫動。

就好像是大夏天兜頭澆下一盆的冷水,原本還都怒髮衝冠的人們,全都驚詫錯愕,呆立無神的反思自己究竟都做了什麼?

控制住事態后,玄齊透過車窗再次望向天空上的氣運,發覺更大的矛盾衝突正在醞釀,管理層和保安們是不會放過這些普通的工人,於是玄齊又大聲的喊著:「全部的工人帶著你們的隨身衣物,先到對面的工廠中安置。」

黝黑色的軍車,聲波中的功法,這些融合在一起,有了讓人不得不信服的理由,形成如同催眠般的潛意識。 女總裁的修仙老公 於是這些工人們都回到宿舍里收拾個人的東西,而後排著隊的往對面工廠走。

外面的警察目瞪口呆的望著工廠內的一切,剛才還鬧哄哄的局面,一瞬間被解決了現場最大的官員是公安局長,他皺著眉頭狐疑的望了望門對門的兩個工廠,望著這邊的工人到了對面,不由得心中升騰出一絲的猜測:「怎麼會這樣?難道他們是一夥的?」

公安局長正要採取行動時,站在一旁的政委低聲說:「看到那輛運兵車了嗎?好像是部隊裡面的軍車。」政委說著好像是在回憶:「我記得對面工廠剛落成時,臨海六省的紈絝子弟都來道賀,聽說這座廠屬於京城的玄字型大小。」

「玄字型大小?」公安局長齜了齜牙,很快就想到玄字型大小意味著什麼,身上的冷汗狂流,幸好沒有採取行動,要不然這個人可就丟大發了。

感覺事態已經超出他所能夠掌控的範圍之外后,公安局長立刻拿出電話來請示上級,這件事情已經輪不到他來頭疼,讓上面的人頭疼去吧

「不錯不錯」老黿聲音中透著歡喜:「這下有了一百萬的善因,再這樣恢復下去,離全盛的境界指日可待」正說著老黿聲音中忽然閃過詫異:「為什麼你的眉宇中多了三分的災氣,難道是因為這件事情?」

「災氣?」玄齊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膀:「一個血汗工廠的老闆,又能有怎樣的實力?你也是江湖老膽子小,開始變得疑神疑鬼。」

衝突發生時,遠在寶島的泰明就接到消息,他並沒有在意,他相信事態很快就能得到控制,然後特區政府會出面安撫,到時為補償動蕩所遭受的損失,再讓政府給兩個優惠條件也就是了。

當泰明穩坐釣魚台,等著接特區政府領導的道歉電話時,卻接到另外一個電話,工廠管理員哭嚎著告狀,打砸的工人們全都去了對面的工廠,大門也被軍車撞飛了。

這個壞消息讓泰明的心情變得非常的壞,對面的工廠屬於玄齊,貌似還生產和自己相似的產品,現在又公然從自己的工廠裡面挖人,難道這一場衝突是他在幕後導演的?當真是欺人太甚。

泰明知曉玄齊的身份,亞洲區華人界第一的風水師,但那又怎樣?泰明的後面可是有著一個比玄齊還要粗大的腿,只不過平時他低調沒顯露過。

遇大事一定要冷靜,越是大事越要拿得起,放得下。這麼大的衝突,肯定要給自己一個說法,如果他們不給,泰明不介意給他們一個說法。

事情的確鬧得有些大,友達工廠是血汗工廠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工作時間長,工作強度大,工資發的少,友達把資本家的嘴臉演繹的淋漓盡致。

因為友達是外資企業,又享受特定的優惠政策,這些年紅紅火火的友達,其實並沒有給特區政府創造多少的效益,反而幫著他們擦過很多次的屁股。

又聽聞友達出事後,特區長官的眉頭皺起,門對門的兩個工廠,升騰出這般大的禍患,聽到下面的人請示,特區長官一時間猶豫不定,半晌后才給出指示:「公事公辦。」

聽到上面的指示,公安局長心中有數,該調查調查,該取證取證,不偏不倚事實清晰,工人在生產時破壞了工廠秩序,必須要對工廠的損失進行賠償。

聽到這個消息,躲進玄信工廠內的工人們都驚恐起來。憤怒是魔鬼,一怒之後能夠於出匪夷所思的事情,等著一切都清醒后又會升騰出無盡的后怕。一旦被追究責任了,他們怎麼辦?近乎三萬的工人推選出六個員工代表,詢問玄齊的態度。

望著對面的工人代表,玄齊沒說什麼,直接從桌下拿出一份合同來:「工資上浮百分之十,每天工作八小時,每個月六天假期,友達沒有發的工資我來補發,簽下這份合同后,你們就是我的員工,其餘的事情我來搞定。」

這一下定了全部員工們的心,都把合同簽下來,眨眼間從對面工廠過檔到了玄信,彌補了玄信沒有工人這一塊短板。

玄齊得到員工后,關於這件事情的裁定出來了,要求員工們賠償友達工廠的損失高達一個億。

玄信的律師部反告友達拖欠員工工資兩個億,雙方就這樣僵持下來。一方要求先償還工廠損失。另外一方要求扣除工廠損失後補發工人工資。

雙方唇槍舌相互僵持不下,終究還是友達在國內的根基不深,幾次三番的交鋒后,玄信逐漸佔據上風,不管怎麼說拖欠工人工資總是不對的。於是怒火攻心的泰明讓人拿出兩個億給玄齊,想看看他會怎麼處理這件事。

玄信得到兩個億后,直接撥發給友達一個億,又往賬戶中添加了一個億,而後給工人補發了工資。大有一副千金買骨的架勢,一下收攏了全部工人們的

一瞬間玄信在華夏國聲名在外,成了好工廠,好老闆的代名詞。而友達非常不幸的成了反面教材本就頂著一個血汗工廠的名頭,這下更是無法翻身。

隨著玄信的聲望越來越高,友達的名聲越來越臭,玄齊眉宇間的災氣越來越重,有些事情是命中注定,即使你不去招惹對方,對方也會找過來難為你。冥冥中一直有雙大手,把這一切揉搓在一起,一條條的線路勾勒交挫最終組成叫命運的東西。

盛怒的泰明自然不會忍氣吞聲,直接找上他背後的山門,不光島國有玄修,寶島也有玄修,而且大隱隱於市,既然玄齊不講規矩,那麼泰明不介意給玄齊狠狠的教訓丨什麼亞洲第一風水師,什麼華人區最強的風水師,其實就是個渣渣 一道黑影,忽然從左側的樹叢閃現出,直直的躍向正在平穩行駛的黑色轎車。

那樣突如其來的意外,想必任何人都沒辦法在瞬間反映。但此刻,坐在駕駛室的男人,眼尾在掃到那團模糊的黑影時,便敏捷一腳的踩下剎車。

驟然間,一聲尖銳而有刺耳的剎車聲,在靜謐的夜色中回蕩。

男人蹙了蹙眉,謹慎的抿起薄唇,並沒有立刻下車查看。畢竟這裡地處偏僻,極少有人煙,平日里就算想要出車禍都難,但今天就是讓他給碰到了。

舊日玩家 就在男人猶豫著要不要下車時,忽然,副駕駛座的車門被人打開,緊跟著一張有些狼狽的嬌容驀地闖進男人的視線……

天色很黑很暗,但是他仍舊能夠借著車外的燈光,看出眼前出現的是一個極美的女人。

微微凌亂的長發有幾縷不甚安分的貼在女人的臉上,帶著些微風塵和妖媚。但是那雙炯亮燦然的雙瞳,黑暗遮掩不下,濃霧掩蓋不住。其中流轉的瑩亮晶光在落響男人身上的一剎那,彷彿也帶來一陣雷擊般的震撼,令人心神動蕩……

「對不起先生,讓你受驚了。但是請你一定要幫幫我,我爹地欠了高利貸一大筆錢,他們逼我來這裡賣身。我是偷跑出來的,他們現在一定已經發現我離開,所以正在派人四處抓我。先生,我不會給您惹麻煩,只要您開車待我離開這裡行可以了……」隱約能聽到犬吠的聲音,茉兒急的隨口胡謅了一個謊言,但眼淚卻很配合的適時出現,楚楚可憐的掛在眼眶上。

眼前的男人雖然很高大,但是那老土的打扮卻讓人不敢恭維。梳得齊齊的劉海,再加上臉上那副超大的黑色眼鏡,幾乎讓人看不出他的長相。藍黑色的西裝搭配一條同樣色系的領帶,一看就是典型的書獃子模樣。

原本以為他很好騙,但是沉默了片刻,他不疾不徐的指出她話中的蹊蹺。

「這裡,沒有夜總會。」

茉兒燦比鑽石的黑瞳,瞬間閃過一抹詫異,因為很少能有人在距離她這麼近的距離還能保持理智。

而更令茉兒吃驚的是,這個男人的聲音很好聽

低沉深邃到不行,就像是一塊帶著強力磁性的吸鐵石,在他開口的同時,強大的張力和讓人無法抗拒的吸引力,像是波紋一樣在人的心尖上震蕩開一圈圈漣漪……

「那、那是因為他們把我賣給的地方不是夜總會,而是不遠處那幢別墅的主人。」

對不起了,大哥。為了你寶貝妹妹的一生幸福,你只好暫時委屈一下當個買賣人口的色魔了。

這次,男人沒再開口,而是沉默的看著她。

也許是因為燈光的原因,茉兒看不清男人隱藏在鏡片背後的那雙眼睛,此刻流轉著什麼樣的情緒。以至於,她竟然會覺得有一絲絲的……緊張?!

不過最後,男人還是沒說什麼,而是沉默的發動起車子。

眼看著那片樹林逐漸在視線內消失,茉兒終於舒了口氣,嬌柔的身體癱軟在椅背上。

然而,就在她的美背即將靠上座椅的時候,身旁忽然再次傳來男人低低啞啞的嗓音

「既然離家出走,就要準備周全。我想小姐在樹林里藏一輛車代步,應該不算什麼難事吧。」

倏地,茉兒的身形微微一僵,詫然轉眸看向身邊的男人,恰巧撞見他唇邊來不及隱去的淺淺笑弧。

「你……從一開始就看穿我了?」

---

ps:開篇可能有些慢熱,但是後面的內容會越來越精彩哦!喜歡此文的親們,就把文收藏起來吧! 寶島物華天寶,人傑地靈,在那個動蕩的年代,曾經內陸的大總統退守到寶島上,不光帶去金銀財帛,也帶去支持他的奇人異士,這其中就包括了沒落的五雷宗。

話說當年五雷宗與雷霄宗鬥法,都想成為雷門正宗,雙方不光在玄術上博弈,還在天下大事上博弈,五雷宗佔得先機,站到了光頭佬的背後。雷霄宗無可奈何,只能選擇毛爺爺。卻不曾想最後一手爛牌居然能反敗為勝。

五雷宗錯失氣運,不得不隨著光頭佬退避到寶島。機緣巧合,也該五雷宗氣運不絕,居然在寶島上發現其他道門遺留下來的道統,護著光頭佬一脈在寶島上苟延殘喘。

秦明在沒有創辦友達之前是個少尉,在軍中執行任務時遇到五雷宗的女弟子,兩人日久生情,本該雙宿雙飛,卻又被別人橫刀奪愛。就這樣秦明成了傷心人,無法與修士抗衡。

好在那女子舊情不斷,即使作為人婦依然與秦明藕斷絲連,兩人甚至還生出一男半女,久而久之,秦明藉助五雷宗的聲勢,創下了偌大的家業。

所以在別人眼中驚若天人的玄齊,在秦明的眼底的確只是個渣渣,連修士都能搞的男人,難道還會怕玄齊這個江湖術士?

在日月潭前有著一整排的別墅,復古的建築極盡奢侈。院落外面種著珍稀苗木,左右成型,是個小型的聚靈陣。院落裡面牆壁上用銀粉與金箔刻畫脈絡,如同蛛網般的節點把整個院落內的空間鏈接,呼嘯的靈氣往正中間的練功房彙集。

秦明繼續往裡走,正中間的房子可是禁地,這些年無意間誤入那個房子的人們,最終都被打成碎渣,就連秦明進去之前都要通報一聲。

站在轉角處,秦明不由得又望了望牆壁上的鏡子,自己終究還是老了,頭髮開始花白,臉上有了皺紋,腰背開始微躬,前面又有了小肚腩。和小芳站在一起不再像是情侶而更像是的父女,仔細算一算兩個人已經快有十年沒有過夫妻之間的私密事。

秦明重重的嘆息一聲,現在連接兩個人的只有利益。小芳需要世俗的財富,這些財富會變成修鍊所用的材料,而自己就是提供財富的現金的牛。

輕輕的扣動房門,原本緊閉的房門無風自動。幽暗的屋子裡有著一個盤腿而坐的妙齡女子,眉目如畫,雙眼如黛,坐在幽暗的黑屋子裡,周圍的空氣升騰起莫名的光韻。

秦明深深的吸了口氣,嗅到一股異常清新的味道,整個人都變得心曠神怡:「生意出了些問題,湘南玄家的傳人在特區與我們作對……」

「湘南玄家?」小芳的眼睛中閃過一道冷電:「不過是個不入流,並且已經功法失傳的沒落世家,即使最強的玄清和也不是我的對手,湘南玄家的人叫什麼名字?」

「叫玄齊」秦明已經記恨上玄齊:「他是華人區第一相術師,言無不中已經有很大的名氣……」

「言無不中」小芳的嘴角上閃過一絲的嘲諷:「不過是雕蟲小技罷了。」說著打了個響指,幽暗的屋子裡鑽出一個人來,健碩的身軀上有高高隆起的肌肉。

秦明竭力的低下頭,不讓眼睛中冒出如火的嫉妒。這是小芳的面首,曾經高高在上,堂堂正正的五雷宗,現在也開始推崇採補之術。秦明雖然竭力的不憤怒,但身軀卻在緩緩發抖,牙齒咬的咯吱作響。

「去特區把那個叫玄齊的相師殺掉」小芳幽幽的就好像是個女王,兩語三言決定了一個人的生死。

「是」壯碩的肌肉男把頭一點,又隱沒在黑暗中。他是小芳的面首,也是被採補的爐鼎,還是五雷宗的外門弟子。每日看似活的逍遙自在,其實都是抱著紅粉骷髏,好不容易修鍊出三分精元,卻又要通過雙修的法門貢獻出來。

魯本沖早就想逃離這裡,現在得到任務后,立刻馬不停蹄的離開這個淫窩,三個月的生活對於他來說就是一場噩夢。

「你的心中充滿憤怒?」小芳望著還在顫抖的秦明,幽幽的說:「當年我們是有一段歡快的時光,我很感謝你幫我選了條與眾不同的路。」

「不敢不敢」聽到小芳冷冰的話語,秦明連忙搖頭反駁:「我怎麼能生你的氣。」說著就慢慢的跪下來,笑顏如花的去親吻小芳的腳背。

如果這個鏡頭被人拍下來,發到網路上,一定會驚掉一地人的眼球,寶島最有實力的財富之子,被人稱之為暴君的秦明,居然跪在地上親吻一個女人的腳背。

秦明親的是那麼的專註,那麼的認真,彷彿現在他親吻的不是腳背,而是這個世界上他最珍愛的東西,而是某個藝術大師編撰出來的絕世藝術品。秦明也沒有戀足癖,也不是變態色情狂,他這樣做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

十年前秦明無意間觸怒小芳,結果被打斷七根肋骨,如果不是念在自己還能提供一些財富的份上,早就被挫骨揚灰。從那次後秦明幡然醒悟,在修士眼中自己只是只螻蟻,一隻命運依附在別人的喜怒哀樂之上的螻蟻。

「乖乖的聽話,不要煩小脾氣,等我功法大成之日,一定幫你增加壽元重返青春。」小芳說著先伸手拍了怕秦明的腦袋,而後伸出手指挑起秦明的臉:「看看這一張小臉兒,雖然已經年老色衰,皺紋密布,但依稀能看到年輕時的摸樣……」

秦明笑呵呵的就好像是個哈巴狗一樣,如果在他屁股上裝上條尾巴,他一定搖的非常有韻律。

在外面是財富暴君的大富豪,在修士的眼中只是一隻隨意被拿捏的螻蟻,甚至還是一隻毫不起眼的哈巴狗。

坐在辦公室中不用老黿說,玄齊也感覺到眉心跳的節奏不對,眼睛不由得微微眯起來,從身上拿出三枚的銅錢來,雙手合十後用力的搖晃,連續搖動三卦。全都是大凶之卦,下下卦這一下玄齊的臉色不由得陰沉起來。

「別擔心,現在你只是氣運不好,卻沒有殺身之禍,當然也要小心謹慎一些,可別陰溝里翻了船。」老黿又仔細的觀察玄齊的氣運:「這幾天沒有天災只有**,恐怕別人會給你創造一場災禍,讓工廠受到一定的損傷,甚至會讓工人出現一些死傷。」

「究竟是誰這麼的缺德……」玄齊說到一半,謹慎的閉上嘴巴,這種情況下這麼恨工廠,甚至這麼恨工人的也只有友達的泰明。

「難道泰明也認識玄修?」玄齊本身就是玄修,想要在玄齊的眼皮底下生事,對方也要是個玄修,如果其他下三濫的手段,瞞不過玄齊的火眼晶晶。

「這個很有可能。」越來越膽小的老黿,恨不得把對方幻想成鐵甲銅臂的奧特曼,所以對任何可能出現的敵人都高看幾眼。

「那怎麼辦?總這樣被動防禦可不是我的性格。」 天價契約,總裁的女人 玄齊說著又拿出銅錢,連續搖動后開始推演天機,找到那個心懷不軌的傢伙,而後主動出擊,這才是屬於玄齊的節奏。

魯本沖身高兩米零八,身軀上有著健碩的肌肉,肌膚是古銅色,眼珠還有點泛藍,遠遠地望過去好像是個混血的電影明星。如果沒有這般好看的皮囊,也不會被小芳選出來充當面首。

不堪回首的往日,隨著呼嘯而去的勁風而被遺忘,修士有修士的高傲,即使是做面首的在凡夫俗子面前也要有一份高傲。

站在特區友達場的門口,魯本沖矜持的笑了笑,對著一個保安問:「你們的經理在哪裡?我有事情找他。」

歪戴帽子的保安流里流氣,用三角眼上下打量著魯本沖,面露不屑的說:「你是誰啊?你以為你是個什麼東西,經理那麼的大的人物,是你說見就能見的?」 步步驚情,總裁太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