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小鳳同情地看了一眼肥耗子:“你猜,她知道你剛纔想殺她不?”

肥耗子一怔。

隨即,他眼珠子一轉,咬了咬牙:“應,應該知道吧,《神鬼八陣圖》掉出來的時候,感覺……好做作。”

白小鳳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這時,皮皮忽然問道:“主人,諸葛青兒怎麼會住在你隔壁的?”

“偶遇的。”

白小鳳坐在了牀上,看了看外邊的天色,又對肥耗子說:“這次是去你們灰家,一切事宜,你來安排吧。”

肥耗子點點頭,強壓下恐懼。

他躥到了牀上,緩緩說道:“我灰家在大興安嶺深處,與世無爭,不過外界想要進入灰家,因爲興安嶺的地形,也極其困難,等到晚上的時候,咱們一起騎着皮皮飛進去,要快許多。”

白小鳳點點頭。

肥耗子又繼續說道:“至於後續事宜,等回到灰家後,一切老夫安排,慧娘當年逃出尚且年幼,他們應該是認不出來了,不過……”

頓了頓,肥耗子忽然有些凝重地說:“不過,諸葛世家的人突然出現在東北,這事,有些詭異了。”

“老夫當年執掌灰家的時候,連同其餘四家,和整個陰陽界劃界而治,各大頂尖世家和大勢力,一直很少踏足東北,現在諸葛世家的第一天才跑到了東北來,應該是有什麼事情纔對,得小心提防。”

“意思是,東北要起風了麼?”

白小鳳揉了揉鼻子,目光深邃的看着肥耗子。

“不確定。”肥耗子搖搖頭,“不過,小心提防一下,總是好的。”

白小鳳皺了皺眉,看向屋門。

他也沒在意這個事情。

如果東北起風了,也不關他的事。

以他的實力,即便東北陰陽界馬上起風,他也能帶着皮皮慧娘輕易離開。

……

夜色,漸漸降臨。

白小鳳叫了一個送餐服務,點了一大堆晚飯,送到房間裏。

和皮皮慧娘肥耗子一起吃過晚飯後,已經是晚上八點了。

哈爾濱的天,有些冷了。

白小鳳去辦理了退房手續,讓他詫異的是,諸葛青兒竟然也在前tái bàn理手續。

兩人打了一聲招呼後,白小鳳就獨自離開了。

走到了約定好的僻靜角落,皮皮慧娘他們早就在等候。

轟!

陰氣從皮皮身上爆發出來,皮皮變成了十米長的本尊。

白小鳳帶着慧娘和肥耗子坐到了皮皮的背上。

隨着強勁的陰風席捲,皮皮便是帶着他們飛了起來。

總裁專屬,寶貝嫁我吧! 酒店門口。

諸葛青兒雙手插在衛衣口袋裏,一副慵懶的樣子,擡頭望了望天:“神祕兮兮的,他到底要幹什麼呢?”

嘎吱……

這時,一輛黑色越野車停在了她的面前。

車上下來了一個西裝革履的年輕男人,畢恭畢敬的走到她的面前:“大小≈姐,事情已經安排妥當了,請上車。”

諸葛青兒點點頭,上了車。

年輕男人上了車,把車子開了起來。

坐在後座上,諸葛青兒有些疲憊的揉了揉腦袋:“你說,這次家主怎麼就派我來參加這事呢?人家一點也不喜歡啊,還是在家xiū liàn安逸。”

“東北,要起風了呢。”

年輕男人開着車:“家主不也是想讓你多歷練一下麼?畢竟真龍天驕令的事……”

“瓜娃子,閉嘴。”

諸葛青兒俏臉一沉,打斷了年輕男人的話。

“對不起,大小≈姐。”年輕男人忙道歉。

諸葛青兒揉了揉腦袋,看着車外的夜景,想到真龍天驕令的事。

原本是奔着《黃泉寶藏圖》殘片的獎勵去的,順便鍛鍊一下閱歷,可誰知道半路殺出了個白小鳳。

讓她一切計劃全部功虧一簣。

“好氣哦。”

諸葛青兒有些氣惱,可緊跟着,她目光便是看向了夜空:“話說,這次他來東北,該不會是也知道要起風了吧?嘶……有種不祥的預感呢。”

……

轟。

轟。

轟。

夜空中,皮皮爆發着磅礴陰氣極速前進着,濃郁的陰氣形成護罩,將罡風盡皆阻擋。

很快。

皮皮就帶着白小鳳他們飛出了哈爾濱,按照肥耗子的指路,朝着大興安嶺飛去。

下方的景象,不斷變化。

夜色中,華燈密佈在大地之上,好似漫天繁星灑落。

漸漸地,燈光越來越稀少。

莫太太又去採訪了 下方大地,也變得越來越黑。

白小鳳盤坐在皮皮頭頂,睜眼,看了一旁的慧娘。

慧娘趴伏在他的身旁,一路上也沒有說話。

但。

他能清晰地感應到,慧娘身上不由自主的逸散出的妖氣和森冷入骨的恐怖殺意。

他擡手拍了拍慧孃的腦袋:“不着急,當年殺你爸媽的傢伙,都跑不掉的。”

慧娘顫抖了一下,收斂回妖氣:“明白了。”

白小鳳笑了笑。

然後,他俯瞰向下方漆黑的大地:“應該,要到大興安嶺了吧?”

“對,快到了,不過進入大興安嶺後,還會飛行一段距離的。”肥耗子說道。

“不着急。”

白小鳳冷冷一笑,眼睛漸漸眯起。

確實不着急。

殺人不過頭點地,他不介意讓那兩個畜牲,多活一段時間。

又飛行了半個小時。

坐在後邊的肥耗子俯瞰了一下下方大地,對白小鳳說道:“白先生,快到了。”

“嗯。”

白小鳳活動了一下脖子,發出咔咔的聲響。

然而。

咦!

他忽然眉頭一擰,眉頭皺成了一個川字,眺望向遠方。

與此同時。

正極力飛行的皮皮也驚呼道:“主人,有些不對勁啊!”

“不對,確實不對勁!”肥耗子也察覺到了。

“已經看到了。”

白小鳳神情凝重起來,目光深邃地看向遠處的空中:“好大的妖氣雲吶。” 夜空中。

巨大的黑色妖氣雲和夜色涇渭分明,妖氣雲長寬蔓延了好幾裏,鋪天蓋地,層層疊疊的妖氣靜靜地翻滾着,足有十幾層。

無形中,一股強烈的壓迫感席捲而來。

饒是白小鳳,也感覺後背一陣陣發涼。

這種規模的妖氣雲團,絕對不是一兩隻大妖能夠形成的。

“我,我的親孃嘞,這,這麼大的妖氣雲,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皮皮龍眼中紅光閃爍了幾下,驚呼出聲,聲音都有些哆嗦了。

肥耗子身軀瑟瑟發抖起來,聲音同樣有些哆嗦:“怎,怎麼回事?爲什麼會有這麼磅礴的妖氣雲聚集?”

白小鳳擡手,揉了揉鼻子,低頭,看向肥耗子:“這可是在大興安嶺,你們妖怪的地盤,你問我們?”

“……”肥耗子一怔。

他當然知道聚集這麼大片的妖氣雲意味着什麼。

可他,不敢相信!

東北雖然一直是妖怪大本營,且以胡黃白柳灰五家爲首。

但,那是在對付人類陰陽界時纔會讓五家聯手,共領妖界。

平日裏,胡黃白柳灰五家也不過是表面和氣,各自劃疆而治的。

即便他當初執掌灰家的時候,也從來沒見過如此大規模的妖氣雲出現。

見肥耗子沉默,白小鳳擠出一絲笑意:“你們東北妖怪,應該是聚在一起開part吧?”

肥耗子瞳孔緊縮,藍色光芒抑制不住的迸發出來。

他深吸了一口氣:“不,不可能吧,五家魁首,從來都不會如此和諧,除非,除非是要和人類陰陽界開戰。”

“老夫記得,灰家典籍記載過幾次如此大規模妖氣雲聚集的場面,無一例外,盡皆是爲了和人類天師開戰。”

轟隆!

這話,恍若驚雷炸響。

白小鳳頓時整個人都呆愣住了。

恍惚間,他腦海中浮現出了諸葛青兒。

等等!

“難道諸葛青兒到東北,就是因爲即將開戰的事情?”白小鳳瞳孔緊縮起來。

東北五家若是率領羣妖和人類陰陽界開戰,那波及的範圍,就是整個華夏陰陽界了!

仔細一想,也很有這個可能了。

白小鳳眯着眼睛看着遠處的巨大妖氣雲,一時間沉默下來。

“主人,會不會是咱們想多了?這團妖氣雲,僅僅是灰家子弟凝聚出來的?”

皮皮忽然開口說道。

話剛出口,肥耗子就果斷否決了。

“不可能!”

肥耗子眼中lán guāng閃爍着:“我灰家雖然是五家之一,但家中子弟全部聚集,也凝聚不出此等規模的妖氣雲,不止灰家,其餘四家也辦不到。”

頓了頓,肥耗子反問皮皮:“你可知,需要多少妖怪,才能凝聚出如此規模的妖氣雲?”

“不知道。”皮皮乾脆地說。

“應該是五大家,至少其中三家合力召集東北羣妖,才能凝聚出來了。”

白小鳳忽然開口道。

他挺認同灰耗子說的。

妖怪xiū liàn艱難,東北雖然號稱妖怪大本營,但成氣候的妖怪也是有數的。

而那些xiū liàn沒成氣候的妖怪,甚至都算不上妖怪,只是被同類妖怪號令指使的馬仔而已。

而想要凝聚出妖氣雲,也只有xiū liàn成了氣候的妖怪才能辦到。

如果單純的靠灰家一家子弟,就凝聚出了這種長寬幾裏的妖氣雲,那這麼多年,妖怪也不會聚集在東北不出去了。

光是灰家都這麼厲害的話,那人類天師們還玩個錘子啊?

這時,慧娘目光暗淡地看向遠處夜空中的巨型妖氣雲。

她猶豫了一下,低聲問道:“主人,要不,暫時不去灰家了吧?”

她不傻,如果東北妖怪界風平浪靜,跟着白小鳳去灰家復仇,還能輕而易舉。

可現在。

東北妖怪都聚集在了灰家的地盤上,這明顯是有變故了。

這個時候,再去灰家復仇,無異於是一頭撞進了火坑裏。

即便慧娘知道白小鳳的實力,也不確定,白小鳳能不能從這個大火坑裏,順利的跳出來。

她確實想復仇。

嫡女歸來:我家相公是大佬 這幾百年來,無時無刻都在想。

但,爲了復仇,她不願意讓白小鳳陷入更大的危險中。

如何取捨,慧娘很清楚。

聞言。

肥耗子也猶豫了起來:“白先生,依老夫看,此行就此作罷更爲穩妥,現在看來,東北確實起風了,若是咱們再去灰家,必然捲進這場大風之中,極爲危險。”

皮皮眼中紅光閃爍了幾下:“主人,龍覺得他倆,說的對。”

媽耶!

這節骨眼了,橫貫幾里長空的妖氣雲就杵在臉上,要是心裏還沒有點逼數,就得嗝屁了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