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了,對於關內生產的茶葉,和糧食的獲取渠道一樣,蠻子們也喜歡做殺人奪取的無本生意。

「特么的!」

再次想起這些,看著這一頂頂帳篷,馮天眼中的殺機越來越濃。

……

夜深了,馮天像一隻幽靈一般,全副武裝的向這個蠻族小部落摸去。

雖然天色很黑,雖然馮天多少還有點夜盲症,但各個帳篷內的火把,卻給他做出了明確的指引。

按照計劃,馮天麻利的翻過木柵欄,並徑直奔向一個蠻族青壯的帳篷。

站在帳篷前,馮天豎耳聆聽了一陣子。

讓馮天喜聞樂見的是,帳篷內的呼嚕聲很大。

並且,呼嚕聲還有三種。

很明顯,呼嚕聲的主人,分別是這個蠻族青壯、以及他的兩個妻妾。

確認他們都在熟睡后,馮天悄無聲息的拉開門帘,並翹首捏腳的走了進去。

借著火把的指引,循聲走去,馮天輕鬆發現了這三個目標。

雙手各反握一把短刀,對準這個蠻族青壯、以及一個女蠻子的咽喉,馮天狠狠地插了一刀。

效果很不錯。

睡得正香呢,遭到了致命一擊后,這兩個蠻子的嘴裡,馬上冒出大量鮮血。

他們很想發出慘嗥聲,很想給其他人示警。

可惜的是,因為嘴裡鮮血太多,他們根本不能發出聲音。

處理了這兩個蠻子之後,不等他們死亡,緊接著,馮天就拔出一把短刀,並刺向另一個女蠻子的咽喉。

坐等三個蠻子徒勞的掙扎了一陣子,並陸續死去后,馮天不喜反憂。

血腥味太濃了!

看了看他們那用氈子做的被子,馮天輕輕地給他們蓋上。

緊接著,馮天轉頭走向另一個帳篷。

在第二個帳篷內搞事情的時候,出現了一點小狀況。

馮天剛剛殺死那個蠻子青壯、以及其中一個妻妾的時候,感覺到不大對勁,另一個女蠻子猛然醒來。

看到身前出現了一個陌生人,而丈夫和姐妹卻死翹翹的了,她滿臉不可思議的神情。

死死地盯著馮天,她的眼裡,寫滿了蛇蠍般的憤怒。

與此同時,她的面部肌肉還非常的猙獰。

在蠻族各個部落裡面,雖然大都有奴隸幫著幹活,但女蠻子們卻不能經常閑著。

另外,她們長年累月的遭受風吹日晒,尤其是要享受冬日裡的刺骨寒風,因而長相大都很差。

黑不溜秋的,皮膚很粗糙。

因為不怎麼洗澡,加上經常和馬牛羊等牲畜接觸,她們的身上,滿滿的都是膻味。

「來人……」

意識到自己不是馮天的對手,女蠻子馬上作勢高呼。

「嘭!」

不等對方給其他蠻子做出警示,電光火石之間,對準她的右太陽穴,馮天狠狠地砸了一拳。

緊接著,馮天還緊緊地捂住她的嘴巴。

一拳下去,對方的右太陽穴那裡,就馬上出現了明顯腫脹。

眼看著,一個大包就憑空而生。

撇撇嘴,馮天輕鬆擰斷了她的脖子。

「呼……」

有驚無險的,除掉了對自己威脅最大的兩個敵人。

捎帶著,還處理了四個女蠻子。

確認了這個事實后,馮天鬆了一口氣。

長時間緊繃的精神,也放鬆了不少。

其實,這種殺人方式,對馮天來說,是大姑娘上轎頭一回。

不可避免的,他多少有一點心理壓力。

不過,那次殺死兩個蠻族騎兵,加上這次殺死了六個蠻子后,馮天的心理素質發生了爆炸式正增長。

稍微調節了一下情緒后,緊接著,馮天就迅速心下釋然了。

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生命的不負責,就是對大炎王朝的老百姓不負責。

想著這些,按照計劃,馮天悄無聲息的,跑向五個奴隸居住的簡易帳篷。 此刻,馮天的懷裡,抱著五把大刀。

很明顯,馮天想著,馬上武裝這五個奴隸。

順便,考驗一下他們的戰鬥力。

確切的來說,觀察一下,他們在被逼做奴隸這麼久、吃了這麼多苦之後,還能發揮出幾成的戰鬥力。

馮天知道,大炎王朝有著全民皆兵的特點。

但凡十七到六十歲的男人,都有服兵役的義務。

只不過,大部分男丁不是常年服役。

高武足球 每年的絕大部分時間內,他們都要在家裡、或者是給各種大戶種地。

只有少部分男丁,才常年待在部隊裡面,並充當職業軍人。

一句話,大炎王朝的絕大部分成年男丁,都有著不錯的軍事素養。

按理來說,大秦王朝應該很強大,應該國泰民安才對。

可惜的是,因為天災人禍不斷,大炎王朝卻進入了日薄西山的態勢。

別說對付蠢蠢欲動、並且經常有小股部隊進關燒殺搶掠的北蠻了,就是在對付此起彼伏的流匪的時候,朝廷那邊也稱得上是有心無力。

……

智者千慮必有一失,庸者千慮必有一得。

馬上快走到奴隸們的簡易帳篷的時候,馮天突然眉頭緊皺起來。

隔着時光愛你 五個奴隸的雙手和雙腿上,都戴著腳鐐手銬。

這玩意雖然主要是用木頭做成的,但沒有鑰匙,想要將其打開的話,絕對會弄出很大噪音。

而相關的鑰匙,都放在那個老蠻子頭人那裡。

想到這些,馮天小心翼翼的放下五把大刀。

接著,他就轉頭走向那個頭人居住的帳篷。

當馮天進來的時候,這個猥瑣的頭人正在呼呼大睡。

他渾然不知,他的生命已經開始了倒計時。

想了想,馮天並沒有直接將其殺死,而是簡單的用重拳將其砸暈。

塞上嘴巴,五花大綁。

操作完這些后,根據情報,馮天找來了鑰匙。

然後,他再次轉頭走向奴隸們的住處。

……

蒙布在被蠻子抓來之前,是一個小亭長。

他分管轄區十里範圍內的治安、抓賊等工作。

工作雖然有危險,但蒙布卻活的還算滋潤。

吃喝不愁,有一個溫柔善良的老婆、兩個很聽話的兒子。

可惜的是,在一個月黑風高的晚上,家裡闖進來幾個蠻子。

幾個蠻子將他妻小殺光后,還將其打暈,並將其抓來做奴隸。

今天白天的時候,不僅做了很多工作,還挨了十幾皮鞭,蒙布很難接受這個事實。

身心俱痛,蒙布夜不能寐。

就在他想著死去的家小們的時候,卻聽到了外面的動靜。

循聲望去,一個陌生大炎人的身影,進入了他的眼帘。

讓蒙布喜聞樂見的是,陌生年輕人的懷裡,抱著幾把大刀。

此情此景,蒙布眼睛一亮,馬上來了精神。

「壯士……」

「噓……」

唯恐蒙布驚擾到蠻子,馮天趕緊噓了他一下。

聞弦歌而知雅意。

意識到自己有獲救的節奏,蒙布馬上明智的閉上嘴,並重重的點點頭。

在蒙布的嚴密注視下,馮天扭頭看了看,並豎耳聆聽了一陣子。

暫時沒察覺到什麼異常,馮天輕輕地打開這個簡易牢房。

緊接著,馮天就解開了蒙布的腳鐐手銬。

再次看了看外面,坐等蒙布活動了一下筋骨后,馮天對蒙布壓低了嗓子。

「老哥,話不多說,你馬上將他們叫醒。

記住了,千萬別讓他們大喊大叫的!」

感覺到馮天說的很有道理,蒙布馬上就忙活開了。

很快,高宗平他們四個,也都醒來,並都面帶狂喜。

笑眯眯的,馮天挨個打開他們的腳鐐手銬。

指著地上的五把大刀,馮天小聲的發號施令。

「話不多說,接下來,我要帶著你們,殺光這裡的蠻子。

都聽好了,我的計劃是這樣的……」

能獲救,對蒙布他們來說,絕對是意外之喜。

沒想到的是,還能報仇雪恨。

因此,得到馮天的命令后,他們都沒有任何異議。

挨個看了一眼后,馮天小聲說道。

「開始吧,早晚的事。」

說完,馮天一馬當先。

馮天之後,蒙布他們也都翹首捏腳的跟上。

經過確認,馮天欣喜地發現,情報很準確。

另外12個蠻子老弱婦孺,都待在兩個帳篷內。

男的有五個,女的有七個。

按照計劃,馮天帶著蒙布他們,首先闖入五個男蠻子的住處。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不等馮天發出攻擊的命令,緊接著,蒙布他們就忙活開了。

蒙布他們雖然長期挨餓受凍,身體素質不是很好,但畢竟是男人。

更何況,他們被仇恨壓抑了很久。

收拾五個老弱的男蠻子罷了,對蒙布他們來說,這都不是事。

雖然蒙布他們沒有聽從馮天的攻擊令,沒一個人對付一個蠻子,走的是一擁而上的套路,但事情做得很脆。

輕輕鬆鬆的,他們合力殺死了四個蠻子。

最後一個蠻子,是一個左前臂缺失了的成年青壯。

意識到不僅自己沒有了活路,外面的其他蠻子同樣也是這樣后,他就作勢高聲示警,從而讓其他人馬上逃亡。

甚至,他還想著,趁幾個大炎人暫時沒注意自己的時候,殺掉蒙布他們。

最起碼,也得殺死一個。

感覺到蒙布他們不一定是這個蠻子對手,一直張弓搭箭的馮天,對準他的咽喉,馬上射出了一箭。

「呃……」

受到這種影響,這個蠻子馬上發出一陣詭異的悶哼。

與此同時,他還徒勞的,想著拔掉這支箭矢。

「噗!」

趁此機會,英布猛然捅向他的下腹。

很快,狂吐了幾口鮮血后,這個蠻子癱倒在地上。

局勢大定!

只剩下最後七個女蠻子了!

考慮到七個女蠻子的身邊,都有短刀等武器,馮天不敢怠慢。

契約新娘:豪門囚愛 挨個看了看蒙布他們,馮天臉色一沉。

「弟兄們,剛才你們沒聽到我的動手命令,就亂七八糟的出手了。

你們這麼做,真的很好嗎?」

聞言,看著馮天一本正經的樣子,蒙布他們都尷尬一笑。

緊接著,他們都誠懇的小聲道歉。

揮揮手,指著最後一個帳篷,馮天話鋒一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