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楚河行至半路時,忽然,咔嚓一聲響起,此時,門突然被打開了。

一個「噢噢」的聲音忽然想起,楚河順著聲音向前一看,頓時,就見一個大猩猩忽然從門中竄了出來。

大猩猩此時射門后,向前看了看,頓時神色一愣,因為此時,正有一個陌生人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界王星上幾乎很少來外人,所以楚河對它來說,無疑是極其新鮮的事物。

先撓了撓自己的後腦勺,大猩猩似乎思索了片刻后,忽然他目光閃爍,一碰一跳地向著楚河跳來。

此時,大猩猩一邊叫著,一邊不斷的擠眉弄眼,做出各種奇怪的動作。

這個大猩猩的名字叫做巴布魯斯,是界王的寵物之一,熟知龍珠劇情楚河並不陌生,所以,他並沒有感覺意外。

「嗨,你好!」

雖然聽不懂著巴布魯斯的意思,但是想來,他應該是在和自己打招呼吧,於是,楚河向他招了招手,微笑著向他回應了一句。

巴布魯斯見到楚河向他招手,頓時興奮得手舞足蹈了起來,他不斷地圍著楚河轉圈,神色興奮,眼中冒起了光芒。

楚河可以從它的眼中看出清澈和善意,他微微一笑,一步走上前去,摸了摸巴布魯斯的頭,笑著問道;「嘿!界王呢,他現在在哪裡?」

巴布魯斯對於楚河的撫摸沒有任何反感,反而變得越發的興奮起來。

聽到楚河的問話后,它先是習慣性地噢噢的叫了一聲,然後雙手一拍,忽然轉身用手指指著他身後的房間,然後便朝著楚河不斷地使著眼色。

「哦,就在屋裡里嗎!謝謝你告我!」

看著巴布魯斯的動作,楚河微微一笑,此時,他面朝大門,忽然大聲的叫喊道;「北界王在嗎,在下楚河,是特地來拜見你的!請求你前來一見」

畢竟,在這個北界王星,自己是客人,按照原則,是不能隨意的就闖入房間主人的屋子裡,所以,此時楚河先是在外面喊叫了起來。

楚河的話語落下后,過了半響,依然沒有什麼反應,楚河耐著性子,又喊了幾聲,屋子裡依然沒有回應。

怎麼,難道他不在?

心中疑惑,楚河精神一動,向著屋子中微微感受了一下,頓時,感受就感受到了一股不弱的氣息。

這股氣息,應該就是北界王的,既然在裡面,那麼,為何不回答呢?

檔腹黑孃親帶球跑 楚河此時又喊了一聲,屋裡依然無聲,此時的楚河,終於忍不住向著門口走了進去。

在楚河走進去的時候,巴布魯斯也一同跟著他走了上去。

楚河可以從它的眼中看出清澈和善意,他微微一笑,一步走上前去,摸了摸巴布魯斯的頭,笑著問道;「嘿!界王呢,他現在在哪裡?」

巴布魯斯對於楚河的撫摸沒有任何反感,反而變得越發的興奮起來。

聽到楚河的問話后,它先是習慣性地噢噢的叫了一聲,然後雙手一拍,忽然轉身用手指指著他身後的房間,然後便朝著楚河不斷地使著眼色。

「哦,就在屋裡里嗎!謝謝你告我!」

看著巴布魯斯的動作,楚河微微一笑,此時,他面朝大門,忽然大聲的叫喊道;「北界王在嗎,在下楚河,是特地來拜見你的!請求你前來一見」

畢竟,在這個北界王星,自己是客人,按照原則,是不能隨意的就闖入房間主人的屋子裡,所以,此時楚河先是在外面喊叫了起來。

楚河的話語落下后,過了半響,依然沒有什麼反應,楚河耐著性子,又喊了幾聲,屋子裡依然沒有回應。

怎麼,難道他不在?

心中疑惑,楚河精神一動,向著屋子中微微感受了一下,頓時,感受就感受到了一股不弱的氣息。

這股氣息,應該就是北界王的,既然在裡面,那麼,為何不回答呢?

藥結同心 楚河此時又喊了一聲,屋裡依然無聲,此時的楚河,終於忍不住向著門口走了進去。

在楚河走進去的時候,巴布魯斯也一同跟著他走了上去。.. 屋子裡面有一間卧室,走到卧室的門前,向前一看,只見在裡面的一張小床上,正有一個矮小肥胖的男子躺在床上呼呼的大睡,他的穿著明顯的和地球的服飾有所不同,前面綉著界王圖標的字樣,皮膚是粉藍色的,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他額頭上的兩根細細的天線,看上去頗為有趣的樣子。

「身為界王,又是個大白天的,此時竟然在睡覺,真是……!」

此時,楚河看到眼前的這番場景,他的心中泛起幾分無奈的念頭,

看著正躺在床上睡得正香的界王,楚河也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叫他。

畢竟,冒昧的打擾別人休息,是很不禮貌的行為,楚河在這方面一直是很遵守原則的,他不會平白無故的騷擾他人。

楚河有所顧慮,但是,巴布魯斯可就不同了,他自己沒有這樣想法。

似乎是看出了楚河心中的憂鬱,巴布魯斯自考奮勇,此時,它先是噢噢的叫了一聲后,旋即便蹦蹦跳跳地便走到床頭,嘻嘻一笑后,他便一躍而起,猛地跳到界王的胸脯上,然抓住他兩腮邊的須子就不斷的撕扯起來。

「…….噢噢噢噢噢噢!」

巴布魯斯此時看起來一副很起勁的樣子,他一邊拉扯,一邊對著楚河嘿嘿地笑著。

此時,須子被拉扯后疼痛難忍的北界王,頓時,矮小的身子一個激靈下,一下子就從一陣美夢中驚醒了過來。

睜開惺忪的睡眼,看著趴在自己胸前的巴布魯斯,界王頓時條件反射的伸手一抓,將巴布魯斯從自己的身上扔了下來。

「………幹什麼啊,巴布魯斯,你不知道我好不容易才睡上一覺嗎,無緣無故地吵我睡覺,小心我不給你飯吃了!」

北界王此時望著地上的巴布魯斯,吹鬍子瞪眼的大聲道。

「噢噢噢! 永墮黑暗靠近你 噢噢噢噢!

面對北界王的抱怨,此時,巴布魯斯撓了撓後腦勺后,對著北界王不停的手舞足蹈,比劃了起來。

「什麼,你說有客人來了,我這裡可是已經好多年沒來人,會有誰來呢!」

北界王看著巴布魯斯的動作后,忽然一臉驚訝的出聲道。

看著此時巴布魯斯手指不斷的朝著一個方向指去,北界王順著他的手指望去,頓時,目光一閃間,就從門口上見到了楚河。

「咦,一個生人,真是罕見啊!」北界王先是被楚河的出現嚇了一跳,然後,便出聲問道;「你是什麼人啊,竟然能夠來到我這個界王星,看你的樣子,應該不是普通人吧!」

「你好,我是從地府的蛇道中走來的地球人,我叫做楚河!」楚河看著北界王,微微一笑后,一臉認真的說道。

「哦?從地府而來,走的蛇道嗎?這無數萬年以來來,除了閻王那小子,沒想到還能有人走來這裡,實在是不簡單!」

北界王眼中露出一絲驚訝之色,此時的他,目光落在楚河的臉上,心中生出了陣陣的驚奇。

此時的楚河,已經將自己體內強大的氣大部分的隱藏了起來,所以,即便是界王,也看不出他真正的修為。

此時,他所表現的修為,也只是比原著中孫悟空初入界王星時強上一點而已。

「你應該就是界王吧!」楚河看著眼前的矮小男子,雖然知道他就是北界王,但是,此時,他還是問道。

「嘿嘿,當然了,我就是偉大的界王!」北界王嘻嘻一笑,此時,他略帶幾分自豪的說道。

「先不說這些了,話說,喂,小子,你打擾了我的睡覺,我最近失眠好不容易才睡著的,被你這麼一來,就讓巴布魯斯那個傢伙弄醒了!」

「從現在開始,我的失眠沒有了,竟然沒有了啊!」

北界王此時看著楚河,忽然用一種古怪的語氣說道。

說完后,他便捂著自己的嘴做出一副欲要笑的樣子。

「這個…….我一開始不知道,實在是不好意思!」

楚河看著北界王的動作,頓時有點不明所以,雖然不明白他的表情是為什麼,但是,此時,他還是用略帶幾分歉意的語氣說道。

北界王看到楚河此時的樣子,神色頓時不知為何忽然一僵,似乎愣了片刻后,他乾咳一聲后,忽然背負著雙手,圍著楚河,走了一圈,墨鏡后的小眼中閃爍出一道光芒,忽然問道:「喂,你到我這裡是來幹什麼的啊!」.. 「修行,我來這裡是想要跟著界王你修行的!」

「哦,修行嗎?」

聽到楚河的話,北界王喃喃了幾句后,忽然眼睛一亮,他看著楚河,用一副明白了的語氣,拍了拍自己的腦門,高興的說道;「哦,我明白了,你是聽聞了本界王大人笑話宗師的威名,所以,想要跟我學習怎麼說笑話是不是!」

楚河還未說什麼,這個時候,北界王便興高采烈的對楚河高興的說道;「放心好了,經過我的指導之後,你一定會在笑話方面有所發展的!」

聽到北界王的話,楚河頓時一臉黑線,他看著此時北界王那沾沾自信的臉龐,心中頓時一陣無語。

自己只是說修行,什麼時候說要學習笑話了,這個北界王還真是會指鹿為馬,胡言亂語,以為別人都跟他一樣喜歡說笑話了。

雖然知道北界王十分痴迷笑話,但是,楚河可對說笑話什麼的沒有半點興趣。

此時,他果斷的搖了搖頭,向著北界王不停的擺手,緩緩說道「不,我不是來說笑話的!」

「什麼……..你不想跟我學說笑話?」

聽到楚河的話后,北界王原本沾沾自喜的連忙一下子就蔫了起來,他的神色臉上中透出失望之色,然後頓時低下了頭,似乎是好一陣失落的樣子。

楚河微微一愣,看著此時的北界王,也不知道該怎麼勸慰他。

正當楚河在愣神中,只見此時,北界王似乎想到了什麼,他看著楚河,忽然一臉興奮的興沖沖的問道;「對了,楚河,你…….你覺剛才我說的那個笑話好笑嗎!」

「啊…….笑話!」

聽到北界王的話,楚河心中一動,頓時在心中喃喃的自語了起來,

他此時沒有去問北界王你剛才說的什麼笑話,而是不斷的回想起剛才北界王說過的話。

好在楚河的記憶力驚人,還沒有忘記北界王說過的話,裡面的話語中好像是有那麼一段貌似是笑話的語句。

「從現在開始,我的失眠沒有了,竟然沒有了啊!」

就是這句話,雖然從出楚河個人來看,覺得沒什麼好笑,可能是他自己的笑點低吧,但是,界王的笑話,可是一般人不能理解的。

雖然如此,但是,為了配合北界王,此時,楚河的神色忽然一變,他用一種深以為然的神色猛地點了點頭,用極其誇張的態度,整個身子前俯後仰的不斷地哈哈大笑了起來。

「啊哈哈哈哈哈,太好笑了,實在是太好笑了,我……我活到現在,還從來沒有聽到過這麼好聽的笑話,界王…….你在說笑話這方面的境界笑話,簡直就是世界,不…….是宇宙第一,我…….受不了了~」

「………..啊哈哈哈哈哈!」

北界王看到此時楚河那種誇張的樣子,頓時眉飛色舞,樂得屁顛屁顛的哈哈大笑了起來。

他不斷的點頭,擺手大笑道;「嘿嘿,就是這樣,就是這樣,盡情的笑吧,沒關係,不笑才是奇怪的吧!」

此時,楚河看著界王,裝模作樣的,用一種佩服的眼神望著他,笑嘻嘻的說道;「哈哈哈,真的很好笑啊,界王,你真是個天才笑話家,說實在的,我其實很佩服你的在說笑話方面的才華!」

此時的楚河,說謊話完全不臉紅,他對界王投其所好,毫無保留的誇讚起了界王。

北界王聽到了楚河的誇讚后,頓時像是見到了知音,一臉喜滋滋的樣子,他不斷的對著楚河點頭,臉上露出一副孺子可教的樣子,不斷地哈哈大笑起來。

「小子,你很不錯嗎,一開始我故意的沒問你看一副什麼也沒明白的樣子,原來是早就懂了只是強忍住笑意在心中不斷地大笑,幸虧我現在問了出來,不然的話,就不知道你才是最懂我的人,很好,非常好!」北界王滿意的大笑了起來。

「好吧,小子,既然你這麼欣賞我的才華,那就不要說什麼不想學之類的了,我就將我秘傳的笑話秘訣傾囊相授給你吧,記住,可千萬不要外傳啊!」

北界王一邊拍著楚河的肩膀,一邊笑嘻嘻道。

楚河看著界王,神色中露出一絲苦惱之色。

他用一種無奈的語氣說道;「界王你說哪裡話了,就算我說笑話學的再厲害,又怎麼可能比得上你呢,你才是說笑話當之無愧的王者,只要你說笑話,那整個宇宙就沒有人能和你爭鋒,我根本就比不了!」

「所以啊,我有怎麼可以學習這個呢,我只能在武道方面謀求發展了!」

說著說著,此時,楚河忽然一本正經的望著北界王,他目光灼灼,正色的說道;「尊敬的界王大人,請當我的老師,讓我在你這裡修行吧,我想要變得更強,以宇宙第一為目標!」

「………宇宙第一?小子,你的野心真是不小啊!」

北界王聽到楚河的話后,目光忽然一亮,他驚訝的望著楚河,神色意外的說道。

「是的,宇宙第一,我想要成為最強者,站在這個世界力量的最巔峰,所以,想要接受你的指導!」

楚河點了點頭,無比認真地說道。

「哈哈,難得你有這樣的見識,知道我的偉大之處,在這整個銀河系中,只有我,才是最好的修鍊老師!東南西那三個界王在我的面前,根本就不算什麼,你找我算是找對了人~」

聽到楚河的話,北界王神色中頓時露出自豪之色,他滿臉微笑的點頭說道。

「那麼,界王大人,現在能不能就開始指導我呢!」

楚河露出一副虛心受教的態度,誠懇的問道。

「………恩?修鍊嗎!」

北界王一愣,忽然,他看著楚河,不斷地搖頭,連忙說道;「………停停停,我還沒答應教你修鍊呢!」

微微一頓,北界王深吸了口氣后,他目光閃爍,緩緩的說道;「你要知道,在我這裡修鍊,是有一個要求的,只要完成了我這個要求,我才能讓他在我這裡修行,如果完不成的話,我我可就不管了!」.. 聽到北界王的話,無需他此時說明,楚河便已經心知肚明,接下來,恐怕北界王是要像當初原著中孫悟空一樣,要自己說一個笑話逗他笑,才可以允許他在這界王星上修鍊。

孫悟空也算是有搞笑天賦了,他通過北界王的笑話,稍一領會,便說出了符合北界王心意,令他發笑的笑話,使得他成功通過了考驗。

楚河在前世中也讀過不少的笑話,所以說,這個要求對於他來說,倒是不算多麼的困難。

心中主意已定,此時,楚河笑嘻嘻的看著界王,明知故問道;「界王,不知,你所要說的要求是?」

「笑話,我要你當著我的面對我說笑話,不論說幾個,只要能夠讓我笑起來,我就會傳授給你我所有會的東西!」

界王伸出手指在楚河的面前比劃了一下,他看著楚河,突然端正了一下自己的神色,表情變得正經了起來。

「……..好吧,雖然界王你是笑話宗師,但是,如果讓你只是讓你笑的話,我想,這點我還是能夠做得到的!」

楚河微微一笑,此時,他神色中透出一一絲絲的自信,看上去頗為有恃無恐的樣子。

北界王看到此時楚河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心中的好勝知心似乎也被挑了起來。

他將自己的墨鏡從鼻樑上往上推了推,嘿嘿一笑道:「喲,年輕人,可不要太自信了,本界王在宇宙中可是聽過笑話無數,我可不是能夠被一般笑話給放到的男人!」

「我的笑點,可是很高的,可不是普通人所能比擬的!」

「放心好了,絕對不是一般的笑話!」

楚河給了北界王一個自信的笑容,旋即,他便低下頭,搜颳起了自己的腦海中的笑話。

接下來,要對這界王說什麼笑話呢?

前世中自己平時也是在不少雜誌上看過笑話的,有些經典的也記住了不少,但是,看界王的樣子,楚河估計,對於一般能讓人發笑的話,恐怕他早就見得多了。

楚河心中一動,忽然在心中暗道:「不如,自己就說些冷笑話給他聽吧,不知道界王這個傢伙吃不吃這一套!」

冷笑話也是笑話的一種,不過是一種冷幽默,前世看龍珠時,他感覺,界王說的笑話,似乎每一個都是偏向於這種風格,這種笑話應該能夠滿足他的愛好吧。

心中主意已定后,楚河臉上便微微一笑,心中立刻有了說辭。

「……….嘿,界王,你聽好了,我要開始說了!」

「說吧說吧,我聽著呢,我倒要看看,你說笑話的本事有多大!」北界王環抱著雙手,一臉期待的說道。

楚河看著北界王此時期待的眼神,微微一笑后,便不假思索的說道;「從前,有座山,山裡,有座廟,廟裡住著一個人………」

說到這裡,突然,楚河似乎停頓了一下,然後他便忽然笑嘻嘻的望著北界王,朝他微微一笑。

「喂,怎麼了,怎麼聽下來來了,快說啊!」北界王正剛要提起興趣的時候,突然,見到楚河竟然對他賣起了關子,不由一臉奇怪的望著他,催促了起來。

「好,我繼續,剛才嗓子有點幹了,有一天,這個人帶了一把斧子上山去砍柴,突然,在山路上遇到一隻大老虎!」

「那隻大老虎見到那個人,突然對他說,我要吃了你,那個男的當時就嚇壞了,下意識的便舉起了他手中的斧子…….」

鳳臨天下之禍國妖后 「然後,是不是那個人把那隻老虎給砍死了,這…….這有什麼好笑的,楚河啊,你小子年紀輕輕,怎麼這麼無聊,跟我說這種無聊的事,這算什麼笑話!」

北界王還沒等到楚河說完,此時,他便一一種早已猜到結果的樣子,不斷地搖頭晃腦,對楚河說教了起來。

而楚河此時則是對北界王的話充耳不聞,他繼續不急不慢的緩緩的說道;「後來,那個人就被大老虎吃到了肚子里,他死了!」

正當沾沾自喜沒有被楚河笑話笑到的北界王,忽然聽到楚河接下來的話后,他神色頓時微微一愣,轉頭看著楚河時,他詫異的問道;「什麼,死…..死了!」

「恩,是的,被大老虎吃掉了!」楚河一本正經的點頭,緩緩說道。

「吃掉了…….吃掉了!」

一邊喃喃自語著,一邊回想起楚河剛才的言辭,北界王表情忽然變得有幾分詭異,忽然,他似乎想到了什麼似得,忽然間兩腮一股,噗地一聲傳出,只見此時的北界王,一下子便毫無形象的突然哈哈的大笑了起來。

「啊哈哈哈哈,啊啊哈哈哈哈哈,他死了,他竟然死了,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笑著笑著,北界王樂不可支,前俯後仰之下,忽然一下子蹲怕在地上,然後不斷的用手拍打著地面,繼續大笑了起來。

「啊哈哈哈哈,太好笑了,太好笑了………」

「哈哈,界王你喜歡就行!」

看到北界王此時那誇張的笑容,楚河的心中一喜,頓時感覺到自己剛才沒有白費功夫,看來,這界王果然是對冷笑話情有獨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