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下,他淡聲說道:「好了,二位,現在只剩你們了,你們是選擇自己動手呢,還是我來?」

「不!我不信,你不可能這麼強大!」

寂滅猛喝一聲,再次摧動著內氣,人生綻放出金光,隨即整個人前撲,如金剛殺敵,一掌打向葉天。

「師兄不要!」

寂了高呼,這已經來不及了。

葉天搖頭失笑:「無用的掙扎,凡夫的勇氣!」

說話間,葉天仍舊是右手並指呈劍,僅僅用虛空一點。

下一刻,寂滅身上那金光猶如琉璃一般,就這麼被一指點碎,寸寸瓦解,轟然破碎!

「叮!裝逼成功,逼格+180。」

「啊!」

寂滅頓時慘叫一聲,重摔在地,已然奄奄一息。

「寂滅師兄!」

寂了驚呼,迅速的沖了上來,扶起寂滅。

「說了你們是垃圾,還不信,居然一個個的衝上來,以為人多就有用嗎?

凡夫就是凡夫,空有勇氣又如何?還不是該跪就跪?」葉天冷笑道。

這話一出,全場再次無聲。

從良小妾喜翻身 「叮!裝逼成功,逼格+120。」

萌妻討喜:老公太高冷 此時,寂了抬頭,悲憤欲絕的叫道:「你真的要趕盡殺絕嗎?」

重生之逆天王妃 「趕盡殺絕!真是可笑,這不過是一場,你們殺我,然後我殺你們的遊戲,何來的趕盡殺絕?

就和我剛才說的,總不能你們可以殺我,我卻不可以殺你們吧?做人總不能這麼不講道理的!

好了,別廢話,前面三個已經上路了,你們兩個還是趕緊上路吧!我說的對不對,老和尚!」葉天搖頭冷笑道。

說話間,葉天一邊抬頭望向了會場外面在某個方,一邊抬手就是兩道劍氣打向寂滅寂了。

「阿彌陀佛!施主,何必趕盡殺絕?」

豪門賭局:圈養甜心妻 這時,隨著一聲佛號宣起,寂滅和寂了的身前突然閃過兩道青燈,替他們擋下了葉天的劍氣。

對此,葉天雙手抱臂,並沒有阻止,而是仍舊看著之前所望去的方向,嘴角噙著一抹冷笑。

與此同時,隨著這兩道青燈的閃現,天地間的溫度突然升騰,一道道長燃不滅的青燈呈現。

那是幻影,卻幾如真實,讓人一時間無法分辨。

在那形成兩排的青燈之中,一道身穿灰色僧衣的人影走出,氣勢無雙。

待過到近前,葉天便看出來人乃是一個上了年紀,鬚眉皆白,慈眉善目的老和尚。

老和尚打著赤腳,一步步走來,每走一步,身上便有強大的能量溢出,在他走過的路兩邊,化作一支支青燈虛影,有如一條通往佛門至善的青燈道路。

別看這些青燈只是虛影,可在真正的發散著光芒,燃燒著青紅火焰,使得這一處因葉天所為而越發寒冷的場地,溫度驟然在升騰,吹散了眾人心中的寒意。

老和尚走近,看著葉天,長宣佛號道:「阿彌陀佛!施主,何不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面對著這聲勢浩大的老和尚,葉天依舊風輕雲淡,輕笑道:「呵!老和尚,你倒是挺會裝逼的嘛!

這一路過來,氣勢挺浩大的啊!可惜,先舉起屠刀的人又不是我,何來的放下屠刀一說?

倒是你們佛門之人,不分青紅皂白,上來便對我喊打喊殺,真正需要放下屠刀的是他們啊!」

老和尚皺眉,他因為才剛到,並不太清楚整件事情的經過,所以聽到葉天這話后,將目光落向了自己的兩個徒弟。

此時,只覺得剛從鬼門關溜了一遭回來的寂滅和寂了,已經是腦門子冷汗直冒,心中一陣陣的后怕。

兩人頓時相互扶持著衝到了老和尚身邊,嚎啕大哭道:「師父,您總算回來了,方丈師兄已經被這個魔頭害死了。

就在剛才,他剛剛又殺了一眾除魔衛道的內氣巔峰同道,您可一定要誅殺此魔,衛我南武林聲名啊!」

聽了寂了的話,在場的眾武者紛紛回過神,忍不住一陣騷亂嘩然。

「什麼?這個老和尚就是雲昭寺的前任方丈嗎?聽說他之前離開雲昭寺外出苦修,如今已有二十幾年了。」

「沒錯!這位老方丈法名圓昆,早在四十年前已是內氣巔峰強者,別看他只有五十多歲的樣子,實際上已經快百歲了!」

這話一出,在場武者更加的驚訝,因為他們實在看不出這老和尚有這麼高齡,完全就是一個五十來歲的老人而已。 這時候,在得知老和尚居然已經快百歲,頓時有人不相信的間問道:「百歲?你是不是在開玩笑?這怎麼看都不像是快百歲的人啊!」

之前說話的人得意道:「你有所不知了?看到剛剛他出場時,所出現的一排排青燈嗎?那是他年輕時偶得的奇遇——心佛青燈。

據說能讓他的壽元如那青燈之火,燈火長燃,他的壽元便不會耗盡,雖說不能真正的長生不死,但多活個幾十上百年沒問題。」

立時間,眾人這才恍然,再次紛紛議論起來。

「原來是這樣!可就算不死也沒用,這老方丈最多只就是內氣巔峰,剛剛五大內氣巔峰聯手都對付不了葉魔頭,再多老和尚一個也不管用啊!」

「那可未必,聽說圓昆大師在外苦修二十幾年,便是為了尋找修為境界的突破,如今他回來了,那就說明他已經突破了內氣巔峰,步入了更高明的境界!」

「武者最巔峰的境界是先天大宗師,但能突破到這個境界的,整個華國五域武林也是屈指可數。

每出一個,必定引起整個武林的轟動,其他先天大宗師也會感應到,最近幾年都沒有相關的消息,這老和尚不可能吧!」

「若是純粹的武者一途,當然不可能!可佛門所學卻不是純粹的武道,仍是融合了失傳的佛門修士的功法。

所以如今圓昆回來,定然是在佛門修行的境界上有所突破,步入相當於修真者的鍊氣六層的境界!」

聽著這些武者的議論,葉天才知這個老和尚的來歷,神情仍舊淡然。

此時,圓昆聽了兩個徒弟的話,似乎明白了事情的經過,用長者一般語重心長的對葉天說道:「施主,你以殺人為樂,戾氣深重,已然入魔,還是趕快回頭是岸吧!」

葉天不屑的嗤笑道:「呵呵,戾氣深重?他們都稱呼我為魔頭,那我不做點戾氣重的事,又怎麼對得起這個魔頭稱號呢?

至於回頭是岸?可笑,你說回頭是岸就是岸嗎?我還說我所站之地便是岸,反倒是你們沉淪苦海呢!嘴炮嘛,誰不會!」

圓昆皺眉道:「施主,收手吧!你已經入魔極深,貧僧願渡你入我佛門,洗滌心靈,重煥新生。」

葉天不屑的說道:「切!還是嘴炮這一套!不好意思,這一套你還是留著對別人用吧,我不可不感冒。

至於收手!當然不是不可以,不過得等我將所有敵人滅了再說,我這人信奉兩條信條,一是切草要除根,二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所以你把你的徒弟教出來,讓我砍了,見事情就此了結,不然仇家沒死盡,你讓我怎麼收手?」

老和尚原本一直平靜的臉,終於現出了慍怒,頗有一種你不識抬舉的樣子,冷聲喝道:「施主,莫要執迷不悟!」

葉天冷笑道:「老和尚,你這不是開玩笑嗎?你沒來之前,這群人對老子要殺要砍的,結果老子一番操作猛於虎的干翻他們,正要拿下五連絕世!

可你來了,一句話就想讓老子收手,這世界上有那麼輕巧的事?還說老子執迷不悟,我看執迷不悟的是你吧!」

圓昆嘆了口氣,一臉惋惜的說道:「既然如此,貧僧只能超度你了。」

葉天語氣森寒道:「呵!露出你的真面目了吧?說了這麼多,不還是要動手!什麼佛門高僧,不過是護短的禿爐罷了!

還想超度我?好大的口氣,你知道你說出這話的後果是什麼嗎?剛才那幾個也這樣說過,後果你也看到了。

既然你要護短,不講道理,那本魔就送你歸西見你佛!不光是你,剛剛你救下的這兩個禿驢,也會死,而且是死在你面前!」

「叮!裝逼成功,恭喜宿主完成了嘴炮達人的逼,逼格+60。」

說話間,葉天冷笑,並指呈劍,火焰劍氣吞吐,目標指向圓昆的兩個徒弟。

「賊子,你敢!」圓昆雙目一瞪,厲聲大喝。

葉天冷笑道:「有何不敢!老子說一不二,以為像你們這些禿驢那樣虛偽嗎?莫以為你步入了鍊氣五層,就能敵過我?

今天,小爺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跟我比玩火,你還差得遠呢!」

說話間,葉天手一揮,頓時兩道火焰劍氣飛出,直射面如金紙的寂滅和寂了。

圓昆怒極,大喝一聲佛號,身上光芒閃動,如同佛堂中的岔怒明王,燃起了古樸的火焰,卻一點也不耀眼,如同佛光一般。

隨後,圓昆合掌一推,那古樸火焰飛出,化作兩道青燈,迎向了葉天打出的兩道火焰劍氣。

砰的一聲,葉天的兩道火焰劍氣在和圓昆的青燈相撞后,頓時便煥散開來。

這一幕,讓寂滅和寂了精神大振,以為自家師父大佔上風,齊聲叫道:「葉魔頭,你不是我家師傅的對手,還不快快束手受伏。

要不然等我師傅現出岔怒明王伏魔之象,必將你打得灰飛煙滅,魂飛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此時,見到自己的攻擊輕易打散了葉天的攻擊,圓昆也是得意,長宣佛號道:「施主,老衲再給你最後一次醒悟的機會,快點回頭是岸,不然佛火無情,必令你永墮烈焰地獄!」

「嗤!你們還真能吹,真以為自己贏定了嗎?還是看仔細點吧!看看究竟誰落在下風吧!」

葉天不屑的冷笑,直接催動真元,原本被打上了兩道劍氣中,那火焰瞬間大放光明,憑空燃燒,轉而將圓昆的那兩道心佛青燈包裹。

頓時間,兩種火焰噼里啪啦的互相燒了起來,場面頗有些古怪。

這時,圓昆忍不住悶哼一聲,畢竟這一幕太突然,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讓他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等到他感受著自己的心佛青燈在葉天火焰的反擊之下,一下子便有些岌岌可危起來了,立馬便反應了過來,連忙抬手打出真元,提升心佛青燈威力,以此與葉天的真龍慾火分庭抗禮。 見圓昆再次出手,終於挽回了頹勢,暫時將局勢保持平衡。

這讓葉天有些意外,忍不住挑了挑眉,沉聲說道:「你這老禿爐倒是有點意思,不過你真以為擋得住我嗎?

咱自然被叫魔王,就該有魔王的職業道德,說殺你全家就殺你全家,說殺那兩個禿驢,兩個禿驢就絕對見不到晚上的月亮!」

說著,葉天不想再跟圓昆繼續斗下去,直接施展開全部實力,將真龍慾火催動到極致,瞬間將圓昆的心佛青燈摧毀。

之後,葉天繼續操控著真龍慾火,燒向了寂滅和寂了。

絕招被破,圓昆身受反噬,只覺渾身一震,忍不住身不由自的倒退數步。

就是在這時,葉天的真龍慾火已至,燒向了臉色大變的寂滅和寂了二人。

圓昆激怒,瞠目欲裂的大喝道:「賊子,你若殺我的徒弟,我定將你碎屍萬段!」

可惜,這樣的威脅軟綿無力,畢竟雙方動手就是殺招,這時讓對方不殺人,怎麼看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自然,葉天不為所動,真龍慾火轉眼便撲到寂滅和寂了身上。

這二人連慘叫都發不出,頓時便被燒成了灰燼,直接飛灰煙滅了。

場內,又是一片死寂。

那些武者們一個個目瞪口呆,誰也沒想到在這老和尚出手后,葉天仍有還手餘地不說,居然還當著老和尚的面,直接將他的兩個徒弟燒成灰燼。

這……這也太瘋狂了吧?

這樣的念頭,在在場所有人心中幾乎同時浮起。

只是很快,他們便將這個念頭晃去,知道葉天不是瘋狂,而是有這個實力和資本這樣做。

從一開始,他就沒有用出全力,一直是遊戲人間的態度。

這樣的人,想殺人何需偷襲,直接光明正大的殺上去就行,就像之前殺得宋義嘯和那不知名的內氣巔峰武者。

從始至終,他都光明磊落,沒有任何陰損招數。

也許這次雲昭寺是真的錯,本不該在沒有調查清楚真正殺寂空之人的情況下,就召集整個南武林同道對付葉天的。

而且就算是真的殺了寂空,也是繼空做了什麼惹怒葉天的事,才會讓他動手的。

這時候,葉天的強大動搖了所有武者的心,讓他們似乎一下子發現了事情的不對勁,反而在心中將矛頭對向了雲昭寺。

這就是力量!

當一個人強大到讓人絕望的時候,就會有人自動為其做出了各種合理解釋。

在場所有武者看下葉天,眼中已經只有恭敬。

因為所有人都知道,這已經不僅僅只是一個時代的開啟,而是一個主宰的誕生,他將主宰整個南武林。

「叮!裝逼成功,無形裝逼更致命,逼格+80。」

對此,葉天有些意外,得意的說道:「喲!老禿驢,看看,你不讓我殺,我偏偏要殺,你又能拿我如何?」

「叮!裝逼成功,恭喜宿主裝了一個氣死人的逼,逼格+90。」

自己的徒弟被人殺死在眼前,這對圓昆的打擊可謂巨大,他咬牙切齒的看著葉天,已然是憤怒到極點,殺氣升騰。

看著陽光照耀,葉天不禁繼續挑釁道:「喲喲,老禿驢,你這是怎麼了?身上怎麼會有殺氣?你可是佛門中人,這犯戒了啊!你佛會不高興的!」

圓昆不為所動,冷聲道:「賊子,你徹底激怒了老衲,老衲會讓你後悔的!

今天,老被就讓你看看什麼是佛門真正的降魔神通!」

葉天雙手抱臂,一臉風輕雲淡,輕笑道:「那快點,別在那裡磨磨蹭蹭的,有什麼手段快用出來,好讓本魔開開眼。

本魔最喜歡對像你這種自以為能力出眾的人出手了,你若是以為有能力陪我玩,本魔不介意奉陪到底。

對了,別說本魔沒有提醒你,本魔等下有一百種方法能讓你跪地求饒,而你卻對我無可奈何,所以你做好心理準備啊!」

「叮!裝逼成功,逼格+50。」

面對葉天的挑釁,圓昆還是沒有搭理葉天,而是全力催動了全身的真元。

隨著真元的催動,圓昆身上燃燒了起來熾烈的火焰,那火焰不同於之前青燈的青紅色,而是赤金如佛光一般。

當圓昆身上燃起火焰后,他渾身皮膚先是赤紅,然後逐漸轉化為赤金之色,如同披了一層金漆的佛像。

緊接著,一道光輪呈貢,懸挂在圓昆的腦後,將其襯托得更如大雄寶殿中的佛了。

直到這時,圓昆方才睜眼,渾然的氣勢浩大,宛如真真正正的火焰大佛降世一般,一字一頓的宣道:「不動如來琉璃火焰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