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下我左右思索,心說不能硬衝,不能打草驚蛇,萬一徹底惹怒了那個中年人,他究竟有什麼樣的手段,或者修爲法力,我都還不清楚。

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有些時候吃敗仗,就是敗在沒有摸清底細!

看着這隻怪異的烏鴉,我思索了許久,最後才決定,先回開天教!問清祖師爺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到時候想辦法來針對,只要搞定了這隻烏鴉,等我進入雷宅大院之中,也就安全了許多!

撲騰!

我在空中將蝴蝶翅膀變化成了雄鷹翅膀,朝着開天教所在的方向飛去,此時我真是悔恨自己平日裏沒有好好練習,若是我會瞬移大法,那多好,就像天魔一樣,簡簡單單幾分鐘就能瞬移千里之外。

等我飛到一半之時,還是感覺非常慢,我靈機一動,將背上雙翅變幻成大黑天神翼,雖然飛在夜空中很顯然,但沒辦法了,我必須要快速趕到開天教,問清情況之後,還得快速趕回來!畢竟小師妹還在山坡上休息。

大黑天神翼一出,頓時我的後背上出現了一對由金光組成的大翅膀,這翅膀比雄鷹翅膀都要大上兩倍,我將大黑天神翼徹底展開,隨後使出火精的力量,將火精的力量不停的從我腳底板噴發出去!

果不其然啊,這個方法快的一逼,此時的我簡直就化身成了一枚小火箭,雙腳上噴着火,朝着開天教趕去!

臥槽,古代道法修行加上現在科技水平的融合,果然牛的一逼!我特麼真是太機智了!

這一次僅僅是用了一個小時左右,我就趕回了開天教,到了開天教門口,我直接使出土遁之術進入開天教地下。

當我從開天教地下探出頭的一瞬間,祖師爺神像上金光一閃,頓時祖師爺站在了我的面前。

他疑惑的問,張亮,你怎麼大半夜的回來了?

我趕緊從地下全部鑽出來,跑到祖師爺面前說道,祖師爺啊,你可的幫我啊,我遇到大麻煩了!

祖師爺說,不急不急,你慢慢告訴我。

我趕緊說道,我在那雷宅當中,遇到一隻烏鴉,那烏鴉被關在一個鳥籠當中,我用陰陽傘隱身進入雷宅之時,它能看見我!而且我使用土遁之術從地下進入雷宅之時,他他媽的也能看見我!

我話剛說到這裏,祖師爺也是驚訝至極,他自言自語道,竟然還有這等奇物?

我忙不迭的恩了一聲,繼續快速的說道,還不止這些呢,媽的,我用上神將之火,哦對,也就是羅剎業火,還用上了開天封魔錄當中的火焰法術,最後加上我身上火精的力量,凝出一條火龍進攻它,你猜那隻烏鴉怎麼樣了?

祖師爺搖了搖頭,直接說,不知道。

我倒..

古代人果然沒情趣,要是我的話,怎麼說也得猜一猜。

我也沒有心情與祖師爺開玩笑,當下就繼續說道,那烏鴉一張小嘴,直接將我的火龍給吞入了腹中,臥槽他大爺的,這玩意太特麼變態了,我真心不知道該怎麼收拾他了!

祖師爺恩了一聲,隨後陷入了長久的深思。

見祖師爺像是變成了一尊石像一樣,一動不動,我在祖師爺雙眼面前晃了晃手掌,小聲說道,祖師爺,你想到辦法了嗎?

祖師爺這才一愣,然後回過了神,他搖了搖頭說,我活了上千年,見識和閱歷不敢說學究天人,至少也是才富五車,可你形容的這隻烏鴉,我可真心沒見過,別說見過了,就連聽說都沒聽說過。

我靠!!!

我當場就愣在了原地,這詭異的烏鴉就連祖師爺這樣的老字號修行者都沒聽說過?那這也太神祕了吧?

我說祖師爺啊,你可一定要想辦法幫我,那烏鴉太厲害了,不管我隱身還是遁地,只要我一進入雷宅院子當中,它立馬就嘎嘎亂叫,然後就從裏邊出來一箇中年人。

祖師爺對我擺了擺手,示意我不要着急。

過了好一會,祖師爺說道,實在不行的話,只有請神了。

我恩了一聲說,那咱們就請神吧,不管怎麼說也得把這隻烏鴉給弄清楚,媽的太操蛋了,我根本就進不去雷家院子!

祖師爺當下帶着我來到了一樓的後庭,在神臺前忙活了許久之後,祖師爺恭恭敬敬的舉起了五炷香!

只見祖師爺振聲朗誦到,多寶見識究天下,辨天識地怪奇聞,今日弟子把神請,功成之日香火凜!

我靜靜的站在原地,一聲不吭的看着祖師爺,過了一會,神臺之上出現一道光芒,在光芒之中出現一位身穿青色道袍之人,那人手拿浮塵,鬍鬚眉毛髮白,而且很長,一副仙風道骨的模樣。

他淡淡的說道,召喚本道人,是爲何事?

祖師爺恭恭敬敬的把我的原話給這人說了一邊,當祖師爺說完之後,我滿懷期待的看着這名仙風道骨的仙人,希望他能爲我們指點迷津。

沒想到,他竟然愣在了原地,愣了好久之後,擡起左手,開始掐算,掐算了許久之後,又是一陣發愣,過了許久,他淡淡的說了一句,貧道不知,有負弟子期望。

說完,那道人的影子漸漸的消失而去。

我靠..

連祖師爺請出來的神都不知道那烏鴉是什麼東西?我特麼當場就愣住了。

我趕緊問祖師爺,祖師爺祖師爺,剛纔你請的是誰?還有啊,他是不是不知道那烏鴉是什麼玩意?

祖師爺滿臉疑惑,不過還是對着我點了點頭說,剛纔我請的乃是多寶道人,他見識廣泛,本想問問他,那烏鴉是什麼東西,能抵禦水火法術的烏鴉畢竟少見,可能多寶道人會知道,可他應該沒有聽說過,掐算過後,也不知道這烏鴉是什麼,這才消失不見的。

我哦了一聲,還沒來得及說下邊的話,頓時神臺香壇中的一幕,讓我驚訝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了。

我瞪大了眼睛指着神臺,示意祖師爺看過去,祖師爺看了一眼,隨後嘆了一口氣說,沒什麼,這是自然現象。

那神臺上,香壇中插着的五炷香,此時雖然還在冒煙,但那五炷香絲毫沒有往下燃燒,冒了許久的煙,也不見這些香的長度減少!

祖師爺見我還是愣在原地,就繼續說道,因爲多寶道人沒有幫到我們,這香火他就不會接受了,因爲他感覺受之有愧,張亮,你把那五炷香取下來吧,哎,過一會我重新請神,這一次請出鬼靈幫忙吧,希望鬼靈能夠知道這烏鴉到底是什麼東西。

我恩了一聲,隨後走到神臺前,恭敬的說了一句,多寶道人,您沒必要感覺受之有愧,這就當是弟子孝敬你的,您要不就收下吧? 不管我怎麼說,那五炷香雖然一直冒煙,但卻一直沒有繼續往下燃燒,實在沒辦法,我將那五炷香拔了出來,供好香壇,準備讓祖師爺請鬼靈。

過了一會,全部弄妥當之後,祖師爺再次恭恭敬敬的舉起了六炷香,左三把右三把,一看就是用來請鬼靈的做法。

他站在神臺前,恭敬的說道,帝王地下有神眼,看天看地看人間,今日弟子把神請,還望帝王快顯靈。

祖師爺說完,將六炷香恭敬的插在了香壇上,過了許久之後,神臺上漸漸的出現了一面光幕,光幕中慢慢的浮現出了一個人,此人竟然就是..

三殿閻羅,宋帝王!

他剛一出來的瞬間,看着我就眯眼笑道,你這小傢伙,我們又見面了,呵呵呵呵。

我也趕緊笑道,宋帝王大人最近過的可好?吃得香睡得美吧?

宋帝王點了點頭,當下笑眯眯的問祖師爺,召喚本王是爲何事?

祖師爺低下頭恭敬的說,宋帝王大人,本派弟子前去尋找同門師兄弟之時,所遇一隻烏鴉,那烏鴉能窺天究地,任何障眼法在他面前皆會失去效果,而且水火不浸,不懼怕任何法術,敢問宋帝王,此烏鴉爲何物?又該如何收拾?

祖師爺說完,宋帝王的眼神明顯一愣,過了許久之後,他說道,這..

我的天,不會連宋帝王也不知道吧?我站在原地都傻了,過了好久之後,果不其然啊,宋帝王說道,照你所說,此烏鴉決然乃是異物,本王執掌地府千萬年,這…還真沒見過如此奇物..

我和祖師爺都傻了,請神,沒問出結果,請閻王,還是沒問出結果,這可讓我和祖師爺有點捉摸不透了。

宋帝王說完,然後他的身形漸漸的消散,不一會神臺上平靜如常,宋帝王徹底消失不見了。

我和祖師爺互相看了一眼,頓時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插給宋帝王的香火,竟然也是跟剛纔一樣,那六炷香雖然一直在冒煙,但卻沒有繼續往下灼燒。

我嘆了口氣,拔下了六炷香,隨後問祖師爺,我們現在該怎麼辦?那烏鴉難道就這麼厲害?神靈不知道,連閻羅王也都不知道?

祖師爺面子上多少也有些掛不住,過了一會,祖師爺一咬牙直接說了一句髒話,媽的,燒九把香試試!

我靠,都說狗急了跳牆,兔子急了咬人,祖師爺急了,竟然想燒九炷香!

我曾經聽游塵師傅說過,燒九炷香的話,請出來的人應該是真武大帝,若是真武大帝出面,那百分之九十有把握問出來那烏鴉是什麼東西,但師傅說過,若是沒有那麼高深的修爲,擅自燒出九把香,那就跟自殺沒什麼區別了。

祖師爺最高也就能燒七把香而已,要是一口氣燒九把香,這…不太妥當吧?

我趕緊勸道,祖師爺,別啊,你以前是讀書人,最是知書達理,也知道要冷靜思考一切事物,咱不着急,慢慢想對策。

祖師爺長嘆了一聲,隨後說出了一句,修行路,飄渺無痕,修行者,多苦多難,哎,這注定是一條難走的路啊。

祖師爺說出這話的意思我不懂,但我知道祖師爺這會心裏肯定很不高興,我也就沒再多說什麼,當下拉着祖師爺來到了前廳,先坐下來休息一番。

畢竟祖師爺連續兩次請鬼神,我看他身上的金光都消散了很多,畢竟要溝通神靈,這是很浪費法力的事情。

就在我們兩人坐在大廳中悶悶不樂之時,忽然一陣陰風,從地下刮來!

沒錯,這陣陰風絕對是從地下刮來的,這個方向錯不了,可地下怎麼會刮來陰風?我和祖師爺剛一愣神,那陰風越刮越猛,整個地板上竟然隱隱浮現出了黑光。

我說我靠,祖師爺,這怎麼回事?是有妖怪要出來了嗎?快用絕仙扇幹掉他啊!

祖師爺眯着眼,看着地面,久久沒有動手,就在此時,忽然一陣悠長的笑聲傳來,隨後便是一句,莫要動手,是本王來了。

我一愣,感覺這聲音有些熟悉,好像以前聽到過,但一時半會想不起來是誰了。

就在此時,地面上的陰風越來越大,地板上的黑光越來越亮,忽然整個開天教中光芒一閃,一輛馬車出現在了開天教的前廳當中!

當然,這所謂的馬車,只是後半段有一個轀輬車的造型,前半段,則不是用馬屁來牽引,而是用了六頭渾身冒着黑氣的魔獸!

坐在轀輬車上之人從中走了下來,我一看,臥槽,原來是十殿閻羅,轉輪王!

祖師爺趕緊下跪,振聲說道,見過轉輪王大人!我也趕緊跟着下跪,但跪到了一半,一股浮力傳來,我竟然又莫名其妙的站直了身子,祖師爺也被這股浮力託了起來,當下也站直了身子。

轉輪王走到我們的面前,朗聲笑道,不必拘泥俗禮了,我這是來,是受宋帝王大人所託。

我發現這十殿閻羅之間,每一個閻羅王稱呼對方的時候,不管對方的品級比自己高還是比自己低,都會稱呼對方爲大人。

我笑嘻嘻的問,轉輪王大人啊,你咋不騎着你那九個頭的獅子啊,多威猛!

轉輪王笑了笑說,那是我的坐騎,神通廣大,可上天入地,我只有在地府當中纔會騎行,若是出現在人間,怕是它的一聲吼叫,就足以勾走上萬陽人的性命。

我哦了一聲,然後祖師爺問道,不知轉輪王大人駕到,是爲何事?

轉輪王沒有一點官架子,他笑着擺了擺手說,來,我們都坐下說吧。

說完,轉輪王一揮衣袖,將那六隻魔獸拉着的轀輬車坐騎收了起來,當下就坐在我們的對面,他的聲音猶如大呂黃鐘,聽起來煞是好聽。

他淡淡的說道,剛纔宋帝王大人有急函呈上,說是聽聞有一隻烏鴉,可窺天究地,任何障眼法在它面前都要顯形,而且水火不浸,不懼怕任何法術,可有此事?

我忙不迭的點頭說,對對對,有這回事,有這回事!

轉輪王眯眼笑道,本王正是爲此事而來,他剛說完這句話,我趕緊問,大人,你知道那烏鴉是什麼東西嗎?

祖師爺瞪我了一眼,示意我有點禮貌,別總是打斷轉輪王的話語。

轉輪王柔和一笑,說道,此奇物遍佈天下,隨處可見,但又隨處不見,說它擁有千千萬萬個化身可以,說它只有一個化身也行,我曾經在六道輪迴之中就遇到過一次,後來查明底細,才知道此烏鴉是爲何物。

一聽轉輪王知道那烏鴉是什麼東西,我驚喜的差點跳起來,當下也顧不得那麼多了,就直截了當的問,大人,那烏鴉到底是什麼東西?又該怎麼對付?

轉輪王笑了笑,隨後站起身,將雙手負於身後,聲音悠然長遠的說,烏鴉非鴉,真身乃雀,冥王散魂,千古之怨!

我和祖師爺互相對視了一眼,心說轉輪王的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烏鴉非鴉?意思難道是說,這烏鴉不是烏鴉?

真身乃雀,難道這不是烏鴉,是一隻麻雀?還是一隻喜鵲?更或者是一隻別的什麼鳥?反正我確定不是雀巢咖啡。

冥王散魂,千古之怨,這兩句話我就不懂了,不過聽這字面意思,可能是有些不開心,也可能是有些過節,反正就是心裏不爽,而且好像已經不爽了幾年前。

我笑嘻嘻的說,轉輪王大人啊,我這個人讀的書少,好多事情都不懂,那啥,要不你告訴我這烏鴉到底是什麼東西吧? 轉輪王笑道,你可曾聽說過孔雀大明王?

我靠,我和祖師爺同時一愣,這孔雀大明王我們當然知道,難道那隻烏鴉就是孔雀大明王?要真是那樣的話,我還得慶幸那烏鴉沒對自己動手了,他要是一動手,我瞬間灰飛煙滅的節奏啊。

我連忙說道,那烏鴉就是孔雀大明王嗎?

轉輪王搖了搖頭笑道,並非,孔雀大明王的典故,我就不與你們多講了,後來他散去真身,將魂魄落於天下九州,這些魂魄怨念極深,所以就附身到了烏鴉的身上,因孔雀大明王乃不死之身,所以他散落的靈魂落在烏鴉身上,那烏鴉便能長生不死,除非有大法力之人才能將那種烏鴉制服。

我靠,我算是明白了,原來那烏鴉如此厲害,其原因竟然就是孔雀大明王散落天下九州的的魂魄,其中一點落在了他的身上,所以他才如此厲害!

聯想到了此處,我又忽然想起那個中年人。

這烏鴉因爲身上帶有孔雀大明王的一絲遊魂,就能變的如此厲害,那中年人收服了他,自然就更加厲害,我頓時心裏沒底了。

轉輪王繼續說道,要想對付這種烏鴉,就要從根本制服殘存在它體內的那一絲孔雀大明王的遊魂。

我趕緊問,有什麼辦法可以對付?

轉輪王笑道,蓮花。

我疑惑道,蓮花?普通的蓮花嗎?見轉輪王點頭,我又問,普通的蓮花沒有任何法力,也能用來對付這種烏鴉嗎?

轉輪王繼續說道,蓮花乃佛家至寶,尤其是佛祖身下的蓮花臺,更是曠古神物,那孔雀大明王乃不死之身,天地不懼,唯獨懼怕佛祖身邊的金蓮,你下次再去制服那烏鴉之時,切記帶上一朵蓮花,這樣一來,殘存在烏鴉體內的明王遊魂,也就不敢繼續造次,沒有了明王遊魂的支撐,那烏鴉就是一隻普通的烏鴉!再也不具任何法力!

我說好!轉輪王大人,真是太謝謝你了!

轉輪王笑了笑,然後擺了擺手說,不妨事,你快去忙吧,說完,轉輪王擡手拋出了天子駕六的轀輬車,前邊那六隻魔獸渾身散發着濃厚的黑煙,整個開天教的前廳中就像冰櫃一樣,冷的出奇。

轉輪王臨上轀輬車之前,還對我和祖師爺揮了揮手,我倆受寵若驚,也趕緊與轉輪王揮了揮手,隨後轉輪王消失不見,我知道他回了地府。

我心中感嘆,這轉輪王執掌地府,乃地府中的老大,沒想到爲人如此隨和,竟然沒有一點官架子,脾氣好到沒話說。

轉輪王走後,我側頭對祖師爺說道,我現在趕緊回去,我想辦法弄到一朵蓮花,到時候先除掉那隻怪異的烏鴉!

棄少歸來 祖師爺恩了一聲,對我說道,張亮你小心點,速去速回!

我沒再多說什麼,撲騰一聲,展開大黑天神翼,再次將雙腳上噴出火焰,朝着小師妹所在的山坡上飛去!

在這一路上,飛行的同時,我打開法眼,看看哪裏有什麼池塘一類的地方,若是見到了蓮花,當即就要摘下一朵,屆時回頭直接去找那烏鴉算賬!

沒想到,就在我飛到小師妹所在的地方之時,也愣是沒看到蓮花的蹤跡,現在這個季節,蓮花正是開放,我相信能找到蓮花,問題是去哪裏找。

目前沒有找到,我自然也不敢去對付那隻烏鴉,就回到了小師妹所在的帳篷前,開啓法眼一看,小師妹正躺在帳篷裏睡的香甜。

我在帳篷附近躺了下來,雙手墊在腦後,透過頭頂樹冠中的縫隙朝着天上的星星看去,那些星星就像頑皮的小孩子一樣,與我玩着捉迷藏,在這漆黑的蒼穹之上,時隱時現。

我看了一下月亮,估摸着時間可能已經到了四五點鐘,天色也快要放亮了,今天就到這裏吧,等明天太陽東昇之時,再帶着小溼妹一起去尋找蓮花。

想罷,我躺了下來,閉上了眼睛,慢慢的進入了夢鄉。

翌日清晨,我並不是被小師妹叫醒的,而是感覺下半身傳來一陣陣的爽感,讓我刺激醒的。

我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瞬間嚇了我一跳。

小師妹不知何時醒來,此時正在悄悄的脫着我的褲子,我趕緊把皮帶弄緊,連聲問道,小師妹,你想幹什麼?

小師妹嘻嘻一笑,擡手伸直一根手指,頓時從指間之上凝結出一朵冰花,那冰花晶瑩剔透,就像水晶一樣美麗。

我失聲叫了出來,心念之冰?!

小師妹忙不迭的點頭,臉上透漏出喜氣洋洋的表情,我之所以這麼驚訝,她之所以那麼得意,正是因爲這心念之冰與神將之火一樣,都是非常難學的法術。

而且心念之冰與神將之火還有不同之處,神將之火誰都可以學,關鍵就是看學習的進度,而心念之冰就不一樣了,必須要適合學習才能學習,而且還要有這方面的天賦,加上深厚的法力!

我驚訝的說,小師妹你什麼時候學會心念之冰了?我練了這麼久,都沒掌握心念之冰的訣竅,僅僅就是學會了化冰決,而且還必須要有水源才能化冰,你竟然用法力就能凝結出冰花?太厲害了吧?

小師妹笑嘻嘻的說,師哥啊,我昨天跟你說的話,都是真話,我沒騙過你的,我吃了你那東西,真的感覺法力大增,比師傅的丹藥都好用,真的。

我的天,陰陽天魔那傢伙看起來瘋瘋癲癲,吊兒郎當的,難道他說的話全部都是真的?和我交合的女子,都會滋陰養顏?而且我這身體裏的精華若是吞入腹中,進入丹田之內,還能直接增加法力?奶奶的,太牛逼了吧?

見我驚訝在原地,小師妹說道,我剛纔就是想脫掉你的褲子嘛,然後就是…嘻嘻,你懂的,還是吃你這東西比較好,不用那麼苦苦修煉,修爲和法力就能增長的特別快,嘻嘻,師哥你快起來,把褲子脫了,我還要吃。

我說你吃個屁!別跟我鬧了,我讓你吃只是爲了幫你解開蠱蟲,要是讓婷婷和璐璐知道我天天都把這東西塞你嘴裏,還讓你不停的吃那些精華,她倆不撕了我纔怪。

小師妹嘟着嘴顯然很不高興,我說,別鬧啊,幫你解蠱蟲的事情,我自然會幫,除了解蠱蟲之外,我肯定不能讓你吃的,畢竟我是你師哥,咱倆要這麼弄下去,遲早亂倫的節奏。

小師妹雖然很不高興,但畢竟我比她大,我是她的師哥,開天教當中的第一條教規,就是要尊師重教,對師傅以及師叔師伯這些長輩尊敬至極,小師妹從入教開始,一直被師傅灌輸這種思想,所以她還是很聽我話的。

哪裏會像我一樣,天天跟游塵師傅嘻嘻哈哈,祖師爺也照樣敢開玩笑。

強取 我倆坐在這裏吃了一些零食,感覺腹中不再那麼飢餓之後,小師妹對我說道,師哥,快中午了,你幫我解蠱吧?

我恩了一聲,然後說,今天是最後一次吧?小師妹點了點頭然後說,師哥啊,我求你一件事行不?

我笑着說,小溼妹你這麼客氣幹什麼?我是你師哥,有什麼話儘管說。

我曾嫁給你 小師妹頓時喜笑顏開,畢竟得到了師哥的疼愛,她就會像一個小孩子一樣開心,她拍手說道,師哥啊,一會我用嘴幫你弄的時候,你能不能多弄出來一點那種東西啊?

我一愣,差點趴在地上,我說我靠,這東西不是我能控制的,它自己出來多少,誰也說不準,這個我就愛莫能助了。 小師妹哦了一聲,但還是明顯有些不高興,我說小師妹啊,我真沒騙你,這玩意不是我能控制的,男人跟女人不一樣,你們女人要是爽的話,那就會..

我話說到了這裏,猛然感覺不對勁,我趕緊說,沒什麼沒什麼,小師妹逼着我問,你快告訴我啊,要是女人爽的話,會怎麼樣?

我甩手彈開她的胳膊說道,別鬧,一會我們要去尋找蓮花,找到了蓮花,才能收拾那隻烏鴉,若是想進入雷宅院子,就必須幹掉那隻烏鴉!

小師妹說道,那你快點幫我解開蠱蟲啊,解開蠱蟲之後,我陪你一起去尋找。

我說行,當下小師妹笑嘻嘻的脫掉我的褲子,繼續開始了前兩天的那種動作,直到最後她心滿意足的嚥下一大口之後,我趕緊穿好了衣服。

雖然這是在深山老林當中,但我仍然很害怕被別人看到,要是真被別人看到我在誘騙一個幼女吃下我那東西的話,這可就真丟大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