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看起來,這幾個傢伙穿著不錯,應該身上有硬貨,倒不如來個黑吃黑,賺上一筆。

「前輩真的要收在下為徒?」

「哈哈哈!這是自然!」

「哎呀!那實在是晚輩的榮幸。只是不知道晚輩需要什麼東西感謝呢……我這兒……」

林東翻了翻身上,一副想要找出什麼東西來拜師的樣子。其實心底則是在暗笑,那個中年人也實在表現的太過明顯,那雙眼睛從始至終就沒有離開過林東的身上。

「呵呵!小兄弟如果非要給我一些東西,我倒是對你手中的那柄劍身很感興趣。不如拿過來讓我鑒賞一番如何?而且你剛才說這劍是從這甬道之內所獲。不知這劍柄所在何處?」

終於,中年人露出了狐狸尾巴。如果不是怕殺了林東之後不知道劍柄的信息,他怎麼會如此的大費周章。

「哎呦!!原來前輩是想要這個啊!沒問題,沒問題!晚輩早就該想到的。只是這劍柄就在一些石頭人的身上。晚輩現在也沒有。」

林東是如實說道,表面上是一副很厚道,誠心誠意的表情。

「哦?石頭人?」

中年人隨之一愣,這一路上他倒是見識了不少的碎石。但是石頭人倒是一個也沒有見到。

當然了,這也不怪他。一路上的石頭人早就被林東斬殺乾淨,哪裡還能有。

「對啊!就是石頭人。之前的都已經被我解決了。剩下的應該就在前面。有的石頭人裡面就有碎片,只要解決掉所有的石頭人就能拼湊這把完整的劍了。只是這把劍很重的,而且也沒有什麼大用。前輩真的要他嗎。」

「啊?!哈哈哈!這是自然!自然!我只是想要觀賞一下,過後自會還給你。至於你說這劍重,應該是你的修行不到家。**力量還不足。」

「哦。」

林東憨厚的點了點頭,慢慢的走進了中年人。他已經從中年人的眼中看到了淡淡的殺意。

「那前輩接好了。」

說著,林東突然腳步一頓,手中的劍身沖著中年人直接拋了過去,壓制的風聲瞬間響起。

看到這劍身沖著自己飛來,中年人的臉上突然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意,完全也沒有了之前那副求賢若渴的高手風範。咧嘴笑道:「小兄弟還真是聽話啊!不過就是笨了點!小小的下等國賤民還想從我這裡拜師!做夢!我拿到了這劍,你也就沒有絲毫的作用了!哈哈哈!」

然而這中年人的真面目全開,沒有讓林東有絲毫的驚訝。甚至從始至終他的臉上一直都掛著憨厚的笑容。

「師傅!我們先困住他!別讓這小子跑了!」

中年人手下的幾個徒弟聽到這話,心中的疑慮也瞬間蕩然無存。臉上露出了暢快的笑意。

「哈哈哈!好!」

中年人眼見著劍身落下,心情大好的他哪裡會想什麼其他的。能夠用幾句話就騙的一把靈器,哪兒有這麼輕鬆的事情。

不過就在他的手觸碰到劍身的剎那,誰都沒有發現林東的嘴角忽然露出了一道詭異的笑容。那笑容猶如是一朵花一樣,綻放。

當那幾個將他圍起來的青年發現不對時,突地!一聲重響,幾乎響徹了整個甬道。連帶著整個甬道都隨之距離的顫抖了一下。

回頭兒看去,卻見中年人的手中猶如是舉著一座山峰一般,這劍身是從上而下落的。中年人的手此刻也是高舉,山峰般的重力。讓他的兩條腿已經徹底跪在了地上。

「師傅!」

當幾個青年迫不及待的想要過去之時,耳邊卻突然響起了一道冰冷的聲音:「現在才想起來你們的師傅,不覺得太晚了嗎。」

「什麼!?」

咻!

幾個青年只覺得眼前一花,突然!林東的身影如鬼魅般的出現在了中年人的身後。

不,不能說是一個。而是兩個,真正的兩個出現在了中年人的身後。

直到此刻,中年人也清楚的認識到自己從始至終都被林東耍了。這把劍簡直就是催命符。

只不過到了現在,中年人已經想不到那麼多了。手上傳來的強大重力幾乎快要將他的整個身子壓垮,若不是憑藉著深厚的靈氣。現在現在早就已經成為了一灘肉泥了。


「小子!你耍我!」

聽著中年人憤怒的吼聲,林東臉上依舊保持著憨厚的笑容。只不過卻沒有回答,回答他的是一桿通紅的三叉長槍。

砰!

當長槍碰觸中年人身上之時,一陣金屬的碰撞聲響起。破開的衣服下,是一個金屬質感的內衣。

與此同時,中年人的喊聲再度響起:「哈哈哈!小子!就算你使詐又能怎麼樣!我身上的內甲可是化靈境的靈器鎧甲,憑你的攻擊根本破不開我的防禦。」

「哦?」

聞言,林東的眉頭豁然一皺,喃喃自語道:「又一件?」

「哈哈哈!小子!這下子你知道厲害了吧!等等!」突然,中年人好像發現了什麼端倪,驚呼說道:「什麼叫又一件?」

而此刻,就在中年人愣神的功夫,林東臉上原本的皺眉已經完全劃開,取而代之的是滿滿的笑意。

是那種讓人一看就想親近的笑容,甚至在那笑容中還蘊藏著諸多的感謝。

「小子!你!」

話音未落,突然!林東的手上出現了一把短劍取代了之前的清凈槍。 正牌輔助裝置

只不過,林東只是在最左邊的位置劃開了一個口子,臉上滿是心疼。

「這東西以後可是我的,就這麼弄壞了。太敗家了。」

噗!

感受著體表傳來的疼痛,中年人簡直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心情去說。自己最為得意的靈器鎧甲竟然在那柄短劍下,變得如此的不堪一擊。

單薄的就好似一張紙似的。

就在這時,林東的短劍再次從鎧甲那細小的裂縫中插了進去,噗嗤一聲,立時間,鮮血飛濺。

「啊!!」

這一瞬間,中年人只覺得這柄短劍已經隨之插入了自己的五臟六腑,口中鮮血不斷。

深深地痛楚幾乎讓一直憋著的一口氣鬆懈下來,可他頭頂上正舉著劍身,一動也不敢動。萬一這口氣卸了,他的下場仍舊是成為一灘肉泥。

就這樣,在中年人的不斷哀嚎中,林東腳下的血水已經匯聚成了一個血潭。至於那幾個青年,早已忘了身體應該如何支配。目瞪口呆的看著被林東不斷摧殘的中年人,聆聽著那一聲聲哀嚎。

「師傅……」

這幾個青年幾乎已經失去了思考的能力。看著已經奄奄一息的中年人,身體不住的顫抖著。從始至終,他們都沒有升起半點兒想要過去幫中年人的念頭。

此刻被鮮血沾滿了身體的林東實在是太可怕了,猶如是一尊來自地獄的殺神。

「小子! 十宗葬 !!!」

砰!

在林東已經不知道第幾次將劍拔出來又插進去后,中年人終於是帶著滿臉的屈辱將那口氣放了出來。 鬼叟眉頭微皺,他自己也是深受重傷,隨時隨刻都在受到體內暴亂氣息的衝擊,不知道還能活多久。

大漢的行爲,讓他有些觸動,他笑着說道:“這位好漢,麻煩你先等一等,老朽之後,就輪到你,可否?”

鬼叟是這次交流會的申請人,也是主持人,由他發話,正是合情合理。

大漢重重的哼了一聲,似有話說,劉封急忙站了起來,說道:“也就只有我一人還未亮出寶物,這位大哥不要急躁,在等一會吧。”

他雖然帶着面罩,但是發音之時,聲音震動,以一種奇怪的頻率散開出去,如同狼吟虎嘯。

這是劉封故意爲之,如果這個大漢真是他以爲的那位故交,必然能夠聽出自己發聲的技巧。

果然,大漢眼中先是閃過一絲疑慮的光芒,化作驚喜,然後又立即平靜下來。

“也罷,我就在等一等。”不過,他依舊有怒氣衝衝的模樣,一屁股坐了下去。

劉封緩緩從懷中取出了碧玉蟾蜍。

“碧玉蟾蜍!”

有兩人叫喊出聲,拿出百斤靈液之人的目光直接就從劉封身上移開,落到了鍾大當家身上,瞄了兩眼之後,又對着劉封說道:“聽說整個明王大陸,也只有三隻碧玉蟾蜍,鍾大當家手上好像有一隻,沒想到這位兄臺手上,也有一隻。”

“聽說是三隻,未必不會出現第四隻。”劉封淡然道:“我以此物交換聚魂石,不知鬼老意下如何?”

鬼叟道:“自然是可行的。”

一隻碧玉蟾蜍,本身就比百斤上品玄氣靈液珍貴,而且上品玄氣靈液,對於鬼叟而言,也不如碧玉蟾蜍實用。

貨比貨,鬼叟自然選擇碧玉蟾蜍。

“鬼老且慢。”那人突然打斷了鬼老的話:“除了百斤靈液,我還有一樣寶物,比碧玉蟾蜍更適合鬼老,只不過這寶物頗爲貴重,我不僅要換你聚魂石,還要其他三樣寶物。”

“不知是何寶物?”聽到還有比碧玉蟾蜍更珍貴更合適的寶物,鬼叟眼睛都亮了。

他拿出來的這些東西,本就是打算換出去的,至於換回來是一件還是兩件,只要價值相當,也就無所謂了。

“人多眼雜,這件寶物可能會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煩,不知道鬼老可否與我單獨一談?”那人說道。

鬼老遲疑了片刻後點頭應道:“可以。”

交流會,經常會出現這種情況,有些寶物太貴貴重,主人不想把他暴露在衆人眼前,所以要求和交換對象祕密交談,這是允許的。


很快,鍾大當家就安排好了一個房間,兩人進入其中密談。

劉封和那彪形大漢眼神交流,相互問好,在座的人都是強者,身份莫測,他們也沒有進行進一步的交談。

數十息時間之後,鬼老和那人先後從密房出來,鬼老一臉紅光,眼神閃爍,顯然是已經被那人口中的寶物所征服。

他走回位置上,對着所有人行了一禮,然後說道:“老朽決定把這四樣寶物和這位朋友。。。”

“且慢!”劉封突然站了起來高聲打斷。

這種交流會,一旦主人確定要和誰交換,如何交換,就不能更改,所以劉封必須在鬼老把話說明白之前站出來,否則話一出口,東西就成了那個人的物品,自己再想交換來,就會變得不切實際。

“這位朋友有何疑問?”鬼老疑惑的看着劉封,他並沒有因爲劉封突然打斷他而生氣,相反眼神中還隱約有些期待。

這個時候打斷自己的話,顯然是對自己提供的寶物勢在必得,他之前已經拿出了一尊碧玉蟾蜍,接下來會拿出什麼更好的寶物?

說難聽點,鬼叟現在是垂死掙扎都不爲過,如果有更好的選擇,他絕不會輕易放過。

“雖然我不知道這位朋友到底拿出了什麼樣的寶物和鬼老交換,但是我還有一樣東西,相信價值肯定更高,鬼老也應該瞭解一下。”劉封淡然道。

“你還有什麼東西,能比我和鬼老交換的寶物更好?不要胡說八道,浪費鬼老的時間了。” 重生之盛世星途 ,立即跳出來說話。

“我也要求和鬼老單獨交流。”劉封哪裏會理會他,只是朝着鬼老微微一拜,說道:“相信我拿出的寶物,一定會給鬼老帶來一個驚喜。”

“那就依你。”鬼老也不顧那人的眼神帶着戾氣,立即就向鍾大當家申請密房交談。

鍾大當家疑惑的看着劉封,他並不知道劉封有多少家底,只是劉封坦然接受了他的碧玉蟾蜍,所以他想當然的以爲,劉封應該比較“窮”。

然而現在,他竟然說有東西可以比那人拿出的寶物更好?要知道,雖然不清楚那人交給了鬼老什麼寶物,但是畢竟是秒殺了碧玉蟾蜍啊!

不過疑惑歸疑惑,鍾大當家還是立即佈置好了房間。


房間內,劉封和鬼老對面而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