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已經快要到了,她也不想再節外生枝。

想到這裡,沐靈夕對著宮佑冥說道。

「只是一顆普通的果子,沒必要浪費時間,我們還是快點進入小秘境吧!」

夜元鈺雖然不知道那女子剛才摘得是什麼,但是他確實知道,那女子絕不是什麼沒有見識的女子。

但是現在他們也想快點進入小秘境中,所以當那女子說不找了的時候,在場的所有人皆是一臉認同的看著她。

宮佑冥也知道,想要得到這種果子,還要講求時機,所以也就不再多說什麼。

直接帶著沐靈夕朝著內圈的中心地帶走去。

越是往進走,原本到處都鬱鬱蔥蔥的樹林,漸漸稀疏了起來。

直到一行人走到再也看不到樹木的蹤影的時候,宮佑冥這才揮了揮手,出聲說道。

「到了,現在需要休整的儘快休整,半刻之後,我就會開啟秘境了。」

宮佑冥早在之前的路上,就已經將該注意的事項對沐靈夕說過了。

這個中心地區是不能長時間停留的,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但是對於後果,沐靈夕卻是知道的。

所有在這裡停留時間超過一刻鐘以上的人或是靈獸,皆是會被一種病菌所感染。

那種病菌蔓延的很快,只需要短短不到十幾個呼吸的時間,就能將一個活生生的人變成一具腐爛的屍體,無論什麼丹藥都無法剋制。

夜元鈺知道這中心地帶的危險,所以在聽到那人吩咐之後,就示意狂戰小隊的隊員們開始原地休息。

隊伍中其他的五位代表,就算著急,也沒有辦法,只能安靜的等在一邊。 鐵木山的心中駭然一片。

言氏家族的代替者,新的中間人。

這樣的一個位置,不知有多少人暗中垂涎,卻又不得不將這一念頭忍下。

那言家有著雄厚的經濟實力,以及涅槃強者的坐鎮,想要將之一口吃下,難上加難!

然而,鐵木山卻是並沒有從葉天的臉上看出半點玩笑的意思。

好半晌,鐵木山方才猛地咽了一口唾沫,用著一種驚疑不定的神色望向葉天:「田爺,您的意思是您的家族,將會取代言氏家族?」

葉天掀了掀嘴角:「不,不是我的家族,是霸刀社。我會領著霸刀社取代言氏家族,而鐵手黨,只需要繼續保持現有的地位即可,當然了,若是另外兩城的勢力有所不服,我並不介意幫你們一把,把另外的兩座城也收入囊中。」

聽聞此言,鐵木山心中驚絕更甚。

何等霸氣!

心中一番盤算,鐵木山發現,自己完全沒有與葉天繼續談條件的資本……

取代言氏家族,葉天勢在必得,而鐵手黨,作為一方豪強勢力,所能做的,卻是唯有臣服。

若是不服,葉天並不在意一起將他們收拾了。那句說給他聽的好處,同樣也是威脅!

「……好!若是你真有把我解決掉言氏家族,我鐵手黨願意與你合作!」

咬了咬牙,鐵木山似是終於下定了決心似的,猛然點頭。

他不得不點頭,無論是為了利益,還是為了鐵手黨的存亡。這二者,不過是在葉天一念之間。

「那就好,既然這樣,我就先告辭了。順道提醒你,從今天開始,最好是斷絕和言氏家族的往來,若是哪日我動手,讓你們的資金往來受到影響,虧了本錢,我可不會還給你。」

淡淡的話語落下,葉天的身影,驟然便是如同一道鬼魅的黑影一般消失在了房間之內。鐵木山心中明了,這並非是什麼妖術,而是極致的速度。

唯有涅槃強者方才擁有的速度!

葉天的身影消失,那鐵木山終於是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縱橫風角城這麼些年,這是他第一次,從一個人身上感受到這樣的壓迫感,步步緊逼,退無可退,彷彿一言之失,結局,就是萬劫不復!

「但求列祖列宗保佑,保佑我鐵手黨,萬萬不要惹上了這尊煞星……」

……

出了拍賣行,葉天直接是動身朝著城北行去。

「小子,這就打算動手了?」

涅槃尊者的聲音忽然在葉天的腦海中響起。

「不急這一時半刻,還有些事情要去打探清楚,當然了,若是機會合適,今日就將那涅槃強者除掉,也未嘗不可。」

葉天不置可否的勾了勾嘴角,對他而言,合適動手,完全取決於他自己的準備以及心情。

整個言氏家族,上下一共就有一個涅槃前期,還是那種半吊子涅槃境,對他而言,並無半分威脅可言,何時動手,差別也僅僅是在獲得的利益多少。

不過,在這片混亂之地逐漸養成的謹慎冷酷的習慣,令得葉天在動手之前,必須要去搞清楚一切可能的後果,將所有的變數,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穿過幾條車水馬龍的街道,葉天在圍著城北的屈原轉了半圈之後,方才朝著那言家所在的區域走去。

站在街道盡頭,葉天望著那外莊園之外的景象,心頭也是暗自驚嘆,這言家確實不愧為橫跨三城的大戶人家,光是這院落,就已經是氣派非常了。

言家大院雖說是不像鐵手黨的地下城市,以及霸刀社的大氣建築群那般的龐大,但佔地也是極廣,城北三分之一的區域,都被囊括其中,說是大院,倒不如說,是大門和圍牆,將城市的一部分劃分成了言家的家產。

那大院的正門,隨時都是敞開著,在那大門的兩側,站著不下十名身高超過兩米,袒露著上半身的壯碩大漢,這些大漢渾身的肌肉,都是猶如岩石隆起一般,目光尖銳冷漠的掃視著門前往來的人群,每個人的身上,都是背著十分厚重狂莽的武器。

粗略的將感知覆蓋這片院落,葉天便是察覺到,在這大院的上空,至少布有著不下十道毫無死角的暗哨存在,誰若是想要從高處強行闖入,恐怕那隱藏著的暗箭,立馬就會將來犯之人掃射成蜂窩……

「看來想要不驚動這些明崗暗哨不是件容易的事啊,靠著速度硬闖,恐怕都是有些不易。」涅槃尊者的目光在大院中掃過,隨後便是略微沉吟道。

「的確麻煩了點。」

葉天點了點頭,方才來的路上,他已是打聽了個大概,今日是那言家當代家主言辰的壽誕之日,這大院中的防衛力量也是比平日里更甚,縱使是葉天,想要神不知鬼不覺的潛入進去,都是是有著幾分不易。

「要不想辦法去搞張請柬?以你如今一個高級雕靈師的身份,他們應該很樂意宴請你。」涅槃尊者略微皺眉的提議道。

「呵呵,我一看就是個壞人吧?就算有請柬,估計別人都會沒完沒了的盤問,沒什麼意義。」

葉天搖頭一笑,目光忽然停在言家大門口,那有著不少人群聚集之處,片刻后,身影忽然轉向一條偏僻的小道:「先試一試吧,若是不行在做別的考慮。」

葉天的身影飛快地閃進小道之內,沿著言家的外圍轉悠了片刻,最後停在了一處十分僻靜的街角之處。

由於這裡並無其他任何建築存在,因此也是極為的偏僻,幾乎少有人會在此處走動,大院圍牆之上來回巡邏的守衛也是比他出少了許多,僅僅是有著兩個魂覺境的守衛,在圍牆上交錯走動,相比起別處,算是十分的薄弱了。

站在一處碧綠樹蔭之下,葉天緩緩抬頭,觀察著那兩名守衛行走的規律和覆蓋的範圍,片刻過後,葉天的腳尖忽然在地面上猛地一踏,身形頓時化為一道殘影,閃電般的急掠上那圍牆之處,手掌飛速的揮動了兩次,泣血刀直接將那二人的喉嚨給切斷了去!與此同時,兩枚陽火符直接是被彈射而出,瞬間落在了最近的幾人身體之上。

陽火符何等恐怖的溫度?那幾名倒霉的守衛,連發出一聲慘叫的機會都是沒有,瞬間便是隨著陽火符帶起的一聲輕微嗤響,化為一地的灰燼! 面色淡漠的瞟了一眼那些零落的灰燼,葉天袖袍隨意地一抽,一股氣勁頓時四散而開,將那些灰燼吹散而去,沒有留下半分的痕迹。

將葉天這樣的舉動看在眼裡,涅槃尊者也是頗有這幾分讚許的點了點頭,自打來了風墟國之後,葉天的性子,漸漸的也是成熟了許多,到得現在,他也算是能夠適應這混亂之地上的一些手段和法則了,這,是個極為難得的成長。

特別是對於葉天這種倔強的像一匹馬的人而言。

目光飛快地朝著院中一掃,那些被葉天所察覺的暗哨,也是被規避了過去,這僻靜之處發生的動靜,倒是並沒有被什麼人注意到。再三確認之後,葉天終是鬆了一口氣,迅速躍下圍牆,身影急速掠動,潛伏進了一間屋舍的陰影之下。

這些普遍在魂覺境左右的護衛和巡邏隊,對於葉天而言算不得什麼麻煩事,不過葉天依舊得小心一些。他不怕動手,只怕動起手來,那言家的涅槃強者有所察覺跑了。

交戰中戰勝那人,葉天有著十足的把握,但那人若是逃了,葉天便是有些沒轍了,涅槃強者的速度,想要逃走絕非什麼難事,葉天可並不擅長追蹤之法……

「現在這言家的家主,並非是涅槃強者,不過是個化天境後期,那是真正的涅槃強者,應該是其背後的老祖,不過那人,此刻似乎並不在這明面的壽宴之上。」

身影低俯在陰影之中,葉天的心神在這院中掃過,便是發現這院中,似乎並沒有那涅槃強者的氣息存在。

億萬暖婚 「確實沒有,估計那傢伙,應該是在某處有著特殊禁制的密室之內靜修,不然一名涅槃強者,在這種地方應該是十分顯眼的。」涅槃尊者亦是搜索了一番,不過得出的結果,卻是和葉天相同。

隨著搜索的深入,葉天最終也是有些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臉上頗有著幾分失望的道:「算了,先潛入宴堂之上吧,我就不信我將他言家的人拿來做個人質,那傢伙還不出來!」

聞言,涅槃尊者也是點了點頭,心中倒是略有著幾分的意外。這樣的舉措,換了以前的葉天恐怕是做不出來的,顯然,這風墟國的混亂無序,也是令得葉天無論是心性還是手段,都有了一分必要的狠勁!

說罷,葉天頓時便是輕踏地面,身影仿若靈動的飛燕一般,輕巧的躍上了屋頂,目光在四周略微的掃視而過,然後迅速選出了一條不會引人注目的路線,朝著院落中央那座最為高大的建築趕去……

在速影的啟動之下,葉天的速度幾乎是施展到極限,猶如一條模糊的黑線,瞬息之間便是在屋頂之上閃掠而過,那些巡邏的明崗暗哨,皆是只能感覺到一道風聲忽然急掠而過,卻是連個鬼影都發現不了。

……

寬敞的宴會大廳之內,大量的人流涌動不休,氣氛頗為熱鬧,一股喜慶的氣息四下洋溢。

在大廳之內安置的許多席位之上,坐著來自不少家族和勢力的代表,對於這橫跨三城,幾乎是在市場之上一手遮天的龐然大物,雖然很多人心裡無時無刻不再詛咒著言家早點分崩離析,可這表面上的恭維,還是不得不做足做好。

在大廳的主位高台之上,一位頭髮灰白的老者身披著華服,正對著宴堂中往來的賓客逐一道謝,那種無數羨嫉的目光聚集而來的感覺,令得他無比的享受,那張已經日漸蒼老的面龐之上,也是不斷浮現出喜悅與自豪之色。

此人,正是言家當代的一家之主言辰,同時,也是言家而今的頂樑柱,現在的言家,能有今天這等地位,半是靠著那涅槃老祖的威懾,餘下的功勞,便是他的領導有方了。

「風舷城黑虎門代表到!」

大門之處,一道通報之聲傳進了大廳之內,令得吵雜不休的大廳略微的安靜了片刻,一道道目光朝著大門之處投遞而去,似是在靜候著某一個人的出現。

「呵呵,言辰老兄,恭喜恭喜啊,我林麻子給你賀壽來了!」大門之處,一群身披著虎頭刺繡袍服的人群,簇擁著一位麻臉的中男人,滿面笑容的走了進來,對著那禮台之上的言辰拱手朗笑道。

「呵呵,林鰲閣下,有失遠迎,快請入座。」

沖著這位黑虎門的門主一笑,言辰的眼中,卻是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不屑之色,朝著那人揮了揮手,將之引向禮台之上的上座。

那言辰與這位黑虎門主笑談了片刻之後,門口又是響起了一道通報聲。

大國智能制造 「黃家黃百萬老爺到!」

聽得這個名字,那言辰倒是微微的一愣,旋即臉上便是浮現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古怪神情來。

這黃家可是與言家爭奪地位最為頻繁的家族了,雖然和如日中天的言家相比要差上一些,不過經年累月的積累與發展,也使得黃家有著不容小覷的底蘊和實力,而令得那言辰露出這般古怪神色的,自然是那親自來賀壽的黃家家主了。

這兩大家族之間的關係,那可是皆是水火不容,給對方慶賀,無異於是黃鼠狼給雞拜年,不過那黃家背後,並無涅槃強者坐鎮,因此就算其不安好心,倒也是無法令得言辰如何的忌憚。

「哈哈……言辰老兄當真是老當益壯啊,如今這三城之間,已是被老兄你完全把持在手了,氣度非凡,手段令人佩服啊!」那大門之處走來的一位削瘦男人朗笑著走進宴堂,對著那言辰拱手笑道。

「呵呵,沒想到黃興老兄也是親自趕了過來,老夫真是受寵若驚啊!」

言辰面帶喜色的回應道,與那用著一種極其表面的熱情聊了幾句之後,便是將他也是引向了上座。

接下來,又是接二連三的來了不少三城之內地位不低的勢力頭目,一時間,這頗為熱鬧的大廳之中,便是幾乎聚集齊了這三城中的勢力,也算得上是一場頗為盛大的集會了。 隊伍中其他的五位代表,就算著急,也沒有辦法,只能安靜的等在一邊。

時間很快就過去了,狂戰小隊的隊員們在經過短暫的休息之後,體力皆是恢復了過來。

宮佑冥看狂戰小隊的隊員已經收拾的差不多了,這才將所有的密鑰全都拿了出來。

隨手朝半空中一扔,宮佑冥手中的直覺變動,只見一道道藍光閃過。

所有的密鑰皆是被那一道道藍光,連接了起來。

直到所有的密鑰都串聯在了一起,只見那被拼成一個圓環的密鑰上,頓時散發出一陣黝黑的光芒。

那陣光芒在宮佑冥的催動下越發的強烈起來,直到那黝黑的光芒,將沐靈夕他們所有人全都籠罩在內之後,整個圓環形的密鑰頓時消失不見了。

整個空間中瞬間只剩下了無盡的黑暗。

就在沐靈夕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宮佑冥緊緊地攬著沐靈夕的身體,直接朝另一個方向飛去。

夜元鈺他們還恍若不覺的站在原地,根本不知道他們此時已經進入了小秘境中。

其他的五名代表也是一臉的不知所以,還在原地等待著宮佑冥通知的聲音。

沐靈夕只感覺自己被宮佑冥拉著飛了沒有多遠的距離,在她們的前面就出現了一道璀璨的亮光。

朝那道亮光的方向看去,沐靈夕知道,他們現在應該是處在一條寬廣的通道之中。

之前根本看不到這道亮光,估計也是因為這個通道並不是一條,而是分成了許多的岔路。

只有走到正確的通道上,才有可能看到這裡的亮光。

想到這裡,沐靈夕不由得擔心起來。

不知道夜元鈺能不能帶領狂戰小隊,及時的找到正確的通道,找到這裡。

宮佑冥似是看出了沐靈夕的擔心,只得說道。

「這條通道並不難找,若是他們細心一些,只要花點時間就一定能找到正確的通道,至於那五個人,你也不用擔心,他們跟夜元鈺幾人並不再一條通道上,所以基本上不會碰面!」

聽到宮佑冥的話后,沐靈夕頓時放心了不少。

只要他們沒有生命危險,她就不會過多的參與。

畢竟他們想要成長起來,不多經歷一些,是不會有進步的。

想到這裡,沐靈夕撞頭對宮佑冥說道。

「既然這樣,那我們就快點過去吧!也不知道這個小秘境究竟是什麼樣子?」

看著沐靈夕臉上那激動的神色,宮佑冥好笑的捏了捏沐靈夕的小臉。

「也不知道剛才是誰擔心的說不出話來!」

沐靈夕見宮佑冥竟然還有心思揶揄她,一臉不情願的回到。

電視劇世界 「還不是你擅自做主的將我拐了過來,現在倒還說我,我能不擔心嗎?」

眼看著沐靈夕有了發飆的趨勢,宮佑冥連忙轉移話題。

「我們還是快點去看看這裡都有些什麼好東西吧!光是站在這,可是什麼都得不到。」

這話一出,果然見效。

沐靈夕頓時再也沒有心思糾結,宮佑冥將自己單獨拐來的錯誤,直接拉著他的手臂,一臉激動的朝通道的盡頭走去。 望著那滿堂的賓客,言辰臉上那自豪之色也是愈加的濃郁起來,能夠有這般號召力的,在這三城勢力之中,恐怕除了他言家,就再找不出第二家了!

不過,這場宴會,卻是並未見的三股勢力。

鐵手黨,霸刀社,以及血影門。

銀墨蓮花一事,言家自然也是知道,血影門的門主父子青梟青岐身死,鐵手黨魑魅魍魎四大長老全部罹難,霸刀社也是死了袁傑成,這三方的損失如此之大,恐怕,也是沒什麼臉面出來參加這種場合了。

不過按照那狼狽歸家的言峰所言,霸刀社如今,似是有了一位涅槃境的客卿長老,這一點,倒是令得言辰心中有些憂慮,不過到得這個時間,都未見霸刀社的人,他心中的些許擔憂,也是漸漸的放了下來。

興許,那所謂的涅槃長老,也是深知言家的實力,不敢貿然來犯吧,畢竟他得罪了言家,若是上門來,這壽宴,可就成了鴻門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