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彬低沉的聲音,從面甲傳出。

伊西也知道不是發愣的時候,大吼一聲:「抓好了!」

喊著就啟動了噴射裝置,速度一下快了許多,除了早有準備的王彬,其他四人都差點摔倒。

巨浪中,突然顯現出伊莫頓的臉,隨著伊莫頓水像的一聲大吼。

巨浪的高度再次拔高,一下又高了十幾米,並隨著慣性砸向了飛艇。

「冰凍新星!」

王彬也大吼喊道,面對如此巨浪,王彬放棄了最管用的火系魔法,選擇了冰系的這個法術。

隨著王彬施展的法術,巨浪被冰封住,冰凍之氣,隨著河流一直向後蔓延。

如果這個從高空看整個河流,就會發現,巨浪冰凍后,在峽谷中形成了堤壩,擋住了後面水勢。

「噗」

王彬一口血吐了出來,半跪在地上。

「沒事吧?」奧康納過來扶起王彬。

「沒關係,快點離開峽谷,冰封只能擋不了多久!」王彬站起身來,擦了口角的血漬。「我大意了,沒有想到在這裡,伊莫頓的法力會變得這麼強!」

阿德斯貝看著現在船尾的王彬,感嘆的說:「王,你要知道伊莫頓號稱第四王朝最強的祭祀,在這裡他又能借用阿努比斯的力量,你已經非常厲害了!」

飛艇兩側的噴射口,突然一陣黑煙。

「先生們,看樣子,我們要迫降了!做好準備!」伊西打斷剛剛放鬆些的幾人,說出了一個不好的消息。

「真不應該相信你!伊西。」奧康納哀嘆一句。

「伊西已經很不錯了,用這麼簡陋的材料,做到這一步。」王彬說著,抓緊了船舷,做好衝擊的準備。

飛艇最終墜落在了一片叢林邊緣。

「這就是阿姆謝么?充斥著死亡的神力!」王彬看著眼前的叢林,不由得感嘆神明力量的可怕!

「奧康納,我要去找我的族人,一旦無法消滅蠍子王,我的族人會儘力阻擋阿努比斯的軍隊。」

阿德斯貝看放出的鷹被洛克納一槍打死了,沒有辦法傳遞消息的阿德斯貝只能自己去通知族人。

「阿德斯貝,先幫我救我的兒子!」奧康納叫住了阿德斯貝,眼神充滿了對自己孩子的擔心。

「奧康納,讓阿德斯貝去找他的族人吧!我會幫你的!」王彬不想像電影中那樣,讓阿德斯貝救完艾利克斯再去找族人。

通過伊莫頓的試招,王彬敢肯定,阿努比斯的軍隊沒有那麼簡單!

「那麼,王,就拜託你了!」奧康納也知道,事情的輕重緩急,只是作為一個父親,孩子永遠是第一位的。 紅衣人也進入了這邊叢林,這些伊莫頓追隨者的後裔,並沒有太多法術方面的傳承留下。

依靠的主要也是戰士,和一些槍械。

王彬等人站在半山腰,觀察著不遠處草叢中的紅衣軍。

「奧康納,一會我和你趁亂衝進去救艾利克斯。艾弗琳和喬納森就在這裡支援。」王彬也是經歷過不少戰鬥的人了,對於戰鬥的安排也不在像一開始那樣生疏。

奧康納點了點頭,同意王彬的安排,畢竟艾弗琳和喬納森的戰鬥力要差一點,尤其是喬納森,不過王彬記得這傢伙槍法相當不錯。

「我們現在不下去么?」奧康納準備自己的武器,稍顯焦急的問。

「等一會,等有些東西給咱們打個前鋒。」王彬拿出酒壺又喝了一口。

酒壺裡的酒,是用月亮井中的水釀的,有一定的恢復作用,算是低配的恢復藥劑吧!

「你的意思是,叢林里有東西?」奧康納有些疑惑的問。

「是的!千年來,多少人,進來沒有再出去,沒有一些特別的生物,你相信么?」王彬把酒壺記在腰間,「走吧,快開始了。」

奧康納把疑惑埋在心中,和王彬繞到草叢中,等待時機的到來。

紅衣人分散在草叢中,緩慢前進著。

洛克納走到伊莫頓身旁,恭敬的問:「主人,我們到阿姆謝了,還用那個小孩么?」

伊莫頓傲慢的揮了一下左手,「我只需要手鐲!」

「明白了,主人!」洛克納獰笑著應了一句,接著就到隊伍后列去找艾利克斯去了。

一個紅衣人揮刀,砍著茂密的草叢,突然在一個樹上,發現了一具乾屍。

好奇的他,慢慢把頭探了過去。

可能是想觀察一下。

乾屍突然睜開眼睛,看著這個紅衣人,嚇得他驚恐的大喊。

乾屍也大喊了一聲,就一下跳到這個紅衣人的臉上,瘋狂的用匕首刺向這個紅衣人。

紅衣人的慘叫,彷彿就是一個信號,當其他紅衣人聽到同伴的慘叫聲,警戒的看著四周時。

周圍的樹上,還有草叢好像有無數的東西跑了過來。

「啊!」

又一個紅衣人被小怪物拉入草叢中。

同伴的慘叫,讓所有人感到驚恐,周圍的動靜,使得所有人開始慌亂向四周射擊。

洛克納沒有理會周圍慌亂的人群,直接找到艾利克斯,看的出來,洛克納這是多恨艾利克斯啊!

「小子,我說過,我會第一個殺你!」說完抽出彎刀,就要砍向艾利克斯。

正當艾利克斯恐懼的閉上眼睛,奧康納一個衝出,抱起艾利克斯就跑。

至於砍向艾利克斯的彎刀,被王彬用劍擋住了。

「是你!」

洛克納還記得在博物館,一下打飛木乃伊的這個東方人。

「欺負小孩子,虧你也好意思稱為戰士。」王彬看著強壯的洛克納,不由得吐槽。

「受死吧!」

洛克納揮起彎刀,就要再次砍向王彬。

「鐺」

王彬用左手抓住了洛克納的彎刀。

「怎麼可能!」洛克納知道這個東方人很強,可是沒有想到用一隻手就擋住了自己的彎刀。

「力量還可以,就是太沒腦子了!估計都練成了肌肉!」

王彬的話,激怒了洛克納,可是彎刀怎麼也無法從其手中抽出。

「凜風衝擊!」

王彬伸出右手,按在洛克納的胸前。

洛克納根本來不及反應,直接被冰凍住了。

王彬看著周圍混戰的人群,一個個紅衣人被小怪物殺死,拖入草叢。

伊莫頓沒有理會這些所謂的手下,帶著安蘇娜,還有直接向著綠洲中心的金字塔走去。

「伊莫頓!」

王彬大吼一聲,在峽谷因為抵擋伊莫頓的法術,受了不輕的傷,現在看到仇人,那是分外眼紅。

伊莫頓聽到喊聲,回頭看見是那個東方人,沒有理會王彬。

「你們去擋住他!」伊莫頓命令館長去擋住王彬,自己則加快了去金字塔的腳步。

「寒冰護體!」

周圍紅衣人在館長的命令下,對著王彬開槍射擊,只是全被護盾擋住了。

「冰霜新星!」

王彬一個技能直接把周圍的紅衣人,還有衝過來的小怪物全變成了冰雕!

掃視一下周圍的情況,紅衣人還在和小怪物混戰,不過敗亡也只是時間的問題。

王彬想了一下,還是先和奧康納一家匯合了再說。

奧康納這邊,在艾弗琳和喬納森的掩護下,衝出了重圍,和他們在草叢邊緣匯合。

「王呢?」艾弗琳下來的時候,沒看到王彬。

「王,好像去追伊莫頓了!」奧康納放下艾利克斯。

「那太危險了!」

「我沒有追上伊莫頓。」王彬走出草叢。

「王叔叔!」艾利克斯高興的跑過來抱著王彬。

「小傢伙,表現不錯!」王彬摸著艾利克斯的頭,輕聲誇讚這個聰明的小傢伙。

「艾利克斯也救回來了!我們離開這個地方吧!」奧康納拉著家人就想離開阿姆謝。

「爸爸,還不能走,我必須在第七日,趕到金字塔,也就是天亮,不然我會死的!」艾利克斯過了高興的勁頭,突然想起自己的小命有危險了。

「你在開玩笑么?」奧康納嚇了一跳,抓著艾利克斯的雙肩問道。

「真的!」

說著,就看見遠方,太陽已經要升起來了。

奧康納顧不上說什麼,抱起艾利克斯就瘋狂的跑向金字塔。

王彬、艾弗琳、喬納森緊跟著,也不在管這裡的戰況了,一路上的小怪物,都被王彬順手解決了。

太陽緩緩升起,陽光緊跟著幾人的身後。

「爸爸,快點!太陽快照過來了!」艾利克斯總算緊張了。

一路飛奔,總算在最後一刻,跑進了金字塔。

艾利克斯鬆了口氣,總算安全了,看到手上的死亡之鐲,趕緊取下,扔到了一邊。

喬納森和艾弗琳站在金字塔前的石像邊,喘著氣,也放下了心中的一塊石頭。

「王呢?」艾弗琳直起身,才發現王彬不見了。

伊莫頓突然出現在了艾弗琳身後,一個揮手,就把喬納森打飛了。

奧康納看到突然出現的伊莫頓,大喊,「艾弗琳!小心!」

只是伊莫頓已經掐住了艾弗琳的脖子,獰笑著剛要下殺手。

「伊莫頓!」

伊莫頓聽到聲音,剛回頭,就見一個人突然出現在自己的眼前。

原來王彬早早就躲藏了起來,等著伊莫頓的出現。當伊莫頓抓住艾弗琳的時候,使用閃現一下就衝到了伊莫頓跟前,一拳打在了伊莫頓的臉上。

伊莫頓直接撞在了石像上,抓住的艾弗琳,也鬆開了。

「伊莫頓,我們來好好算一下峽谷的賬吧!」 伊莫頓站起身,看著王彬,臉色帶著凝重。

「東方人!這裡的事,和你沒有關係。」

伊莫頓還是對王彬有些畏懼的,倒不是擔心不是對手,而是擔心因為這個東方人影響自己的計劃。

「伊莫頓,你放心,我對於所謂的阿努比斯的軍隊不感興趣。我只是想和你較量一下。如果你輸了,我想問你一些問題。」

「看樣子,你知道的事不少啊!那等我取得阿努比斯軍隊的控制權,你想什麼時候較量都沒有問題。」伊莫頓示意安蘇娜帶著剩餘的幾個紅衣人先去金字塔。

「我不認為這個時代適合阿努比斯的軍隊出現,所以還是讓他們繼續沉睡吧!至於你,我佩服你的愛情,可不贊同你的做法。」王彬給艾弗琳和喬納森做了簡單治療,才重新面對伊莫頓。「艾弗琳你們先去找奧康納,這裡就交給我吧!」

艾弗琳和喬納森看了一眼王彬,沒有多說什麼,這裡能正面對抗伊莫頓的,也只有王彬了。

伊莫頓看出王彬絕心要和你自己交手,也不在多說什麼。

阿姆謝,阿努比斯神力創造的綠洲,這裡對於作為阿努比斯的祭祀,是有加成的。

「真言術:盾!」

最克制死亡魔法的職業,當屬聖騎士和牧師了,王彬先給自己套了一個護盾。

伊莫頓感應了王彬的施展的魔法,皺了一下眉頭,「你是上帝的信徒?」

「不是,光明的力量不一定只有基督教才有。」牧師的魔法,和基督教的很相似。

伊莫頓仔細感應了一下,正如王彬所說,只是相似。

伊莫頓率先開始念起咒語,利用阿努比斯的力量,召喚出了大量的地獄生物。

「奉獻!」

王彬第一次使用這個技能,這個技能殺傷範圍不大,而且只能以自己為中心。可對於不死生物傷害,卻是顯而易見的。

伊莫頓看到自己召喚的不死生物,對王彬沒有起到任何威脅,又召喚出了自己的招牌技能。

「聖甲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