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溪音話音落下,就見君璟墨眉心舒展開來,神色也看著溫和了些,而姜雲卿臉上笑容越發的親近,就知道自己做對了。

眼前這二人如果真是世家大族之人,定當自幼接受教導,也不會因為一些小恩小惠便與人交好。

如他們這種人,心有傲氣,也最不願意欠人人情。

他是這樣,君璟墨自然也如此。

尋常東西易還,可人情債難還。

他要是糾纏著非得白送兩瓶紫霜凝露,恐怕不是交好而是交惡,也會讓他們夫妻心生厭惡,反而疏遠了他們。

如今雖然看似未曾占什麼便宜,可他和這夫妻二人依舊算是有了那麼一絲「交情」,往後想要再進一步交好,再緩緩圖之,遠比如今強求要來的好。

周圍的人瞧見玉溪音對待君璟墨二人的態度后,臉色都是忍不住變了變,對於君璟墨二人的身份更多了許多猜測。

這玉家大公子瞧著平易近人,可實則卻有傲氣。

之前對著他們時尚且也只是冷冷淡淡,如今卻對君璟墨這般示好,這兩人的身份,難不成真如傳聞中所說的那樣,是上三宗或者更為厲害的出身?

眼見著玉溪音回了位置,而君璟墨和姜雲卿也在旁坐下后,便突然有人開口道:

「朱七長老,之前聽聞玄元丹乃是朱家所得,可如今所見,那玄元丹莫不是君公子的?」

朱炳軍笑了笑,毫不隱瞞:「不瞞大家,這玄元丹的確是璟墨二人的。」

其他人聞言都是嘩然。

朱炳軍笑著解釋道:「我家那小子之前和酆兄的幼子打了個賭,為著一時意氣闖了磐雲海深處,卻意外結識了在內歷練的璟墨和雲卿等人。」

「當時他們的船隻出了些問題,便借著我朱家的船回了岸上,而且也因為與犬子投緣,便將他們在海上狩獵得來的海獸全數賣給了我朱家。」

「我家那小子皮厚,知道再有兩月便是滄瀾境開啟,而我到時候要入內拼得機緣,且危機重重,便厚著臉皮向璟墨他們遊說,想要從他們那裡購買一些玄元丹。」

「璟墨和雲卿都是不在意身外之物的人,當下就答應贈與他兩枚,而我朱家則是負責請煉丹師煉製玄元丹,以作酬勞。」

周圍那些人聽到朱炳軍的話后都是嘴角微抽,怎麼也沒有想到,事情居然是這個樣子。

之前他們聽說朱家得了六道石睛象,而言家為此強闖了朱家的地方,險些殺了朱、酆兩家的嫡子時,還以為那六道石睛象當真是朱家所得的,才會這般費盡心力的阻攔。

沒想到那東西居然不是朱家的,而眼前這兩個年輕人的。

他們看向朱卓時一時不由嫉妒他的好運,卻也對言家生出了些憐憫來。 第六百六十七章意外之變

由於禁制的遮攔,其他人無法通過武道神魂的波動得知羅無生另一種武道神意是什麼,否則要是讓他們知道羅無生還領悟有不朽武道之魂,還不被震驚死,當然也會給羅無生帶來許多麻煩。

一會之後,兩道虛影皆被羅無生收了回去,同時兩道無比龐大的天地靈氣匯聚而來灌注入他的體力,瞬間就將他的修為給硬生生抬高上去,成功突破到偽神境中階,並且距中階巔峰已是不遠。

睜開眼來,羅無生兩隻眼眸同時浮現出不一樣的光彩,卻又轉瞬即逝。

藉此參悟寂滅神石的機會,羅無生成功將毀滅與不朽武道意志竟皆突破為武道神意,兩種武道之魂也蛻變成為了武道神魂,甚至還成功突破了陷入瓶頸許久的修為境界,收穫非常之大。

武妙竹第一個起身,向他恭喜道:「恭喜羅師弟成功領悟武道神意,且修為也有所精進。」

羅無生仔細打量她一眼,笑道:「師姐的收穫並不比我小,同喜同喜!」

其他弟子也跟著起身相互道賀,對於他們來說,此次成功領悟武道神意,不僅讓自己的實力有了很大的提升,而且還會得到宗門的獎勵,當然可喜可賀。

只是武威三人卻萬分羨慕嫉妒地看著七人,他們得到了這個機會,卻成了失敗者,從天堂跌到地獄的感覺也莫過於此。

當然了,他們三人也並非毫無收穫,至少武道意志有了極大的提升,以後只要一個契機,就可以自行領悟出武道神意。

說話間,武魂殿外的石門突然打開,武青的聲音遠遠傳來:「既然都醒了,便快速出來吧!」

出去通過甬道時,那些武魂卻沒有出現對他們進行磨礪,讓他們非常輕鬆地就走了出去。

來到武魂堂外,武青目光從十人身上一一掃過,然後笑著說道:「不錯不錯,竟然有七人領悟了武道神意!原本我們以為,能有五六人就已是極限,可見大家都是非常用功地。」

頓了一下,他繼續說道:「告訴你們一件事,聖幽宗已殺上門來,你們下去需儘快鞏固自己的收穫,全力提升自身實力。由於情況緊急,就不額外給你們舉辦什麼慶功宴了,宗門獎勵就由我直接交給你們,然後就各自回去吧!」

說完,他隨手一揮,便有七個儲物袋飛向羅無生等七人。

即便眾人早有心理準備,此時聽到聖幽宗殺上門的消息,一時間也都被震住,差點沒回過神來。

看了看另外苦澀的三人,武青同樣丟過去三個儲物袋,說道:「你們沒有領悟武道神意也不必灰心,只是機緣未到罷了,要知道你們也是宗門內數一數二的精英弟子,宗門同樣為你們準備了一些修鍊資源,下去好生修行吧!」

三人急忙感激地接了過來,然後眾人向武青道謝之後,就各自離去。

武妙竹與羅無生並沒隨眾人離去,而是等在武青身旁。

待眾人走後,武青看著二人說道:「你們二人非常不錯,全都沒有辜負我的期望,不過眼下宗門有難,別的話我也不多說了,你們自行下去做好準備吧!」

萌寶駕到:爹地,請投降 武妙竹心中的喜悅早被衝散,憂心忡忡地問道:「師尊,我們武玄宗此次能順利渡過這場劫難嗎?」

武青看了她一眼,輕嘆一聲道:「且看天意吧!」

說完之後,便負手離去。

武妙竹一呆,然後回過頭向羅無生問道:「羅師弟,師尊此言何意?」

羅無生苦笑一下,武青話里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武玄宗想要渡過這次劫難,不在人為,而在天意,說明他本人也並不對武玄宗有太大的信心。

「師尊的意思,我也不大清楚,不過無論如何,我們還是儘快回去鞏固一下先前的收穫吧,只要實力足夠強大,就沒有過不去的坎!」

帶著不同的心思,兩人立即回到了天青殿中,開始鞏固收穫。

花了一段時間將兩個武道神魂完全鞏固下來后,羅無生就開始盤算起自己接下來的打算。

武玄宗面對聖幽宗的攻擊,多半是扛不下來的,到時他是絕不可能給武玄宗陪葬的,所以必須要想辦法從這場劫難中活下來。

只有自己活下來,才可能去尋找葉青璇與文葉萱二女!

但想要活下來可沒那麼容易,畢竟自己靈魂上可是被下有詛咒,無論自己躲在什麼地方都會被敵人找到。

幸好這次借參悟寂滅神石的機會,讓自己突破到了偽神境中階,這樣一來實力自然又強上幾分。

想到這裡,羅無生心中一動,已擁有的九天神滅功法只能讓自己修為達到偽神境初階巔峰,然而現在自己卻意外突破到了偽神境中階,那麼還能不能繼續運轉九天神滅功法提升修為呢?哪怕只能提升到中階巔峰也好啊!

心中產生了這個想法后,羅無生當即不再遲疑,立即盤坐起來,開始嘗試自己的想法。

九天神滅功法被他運轉起來后,頓時就發揮出了其獨特的作用,讓羅無生能察覺到修為的緩緩提升,他心中一喜,毫不停歇地繼續運轉九天神滅功法。

當他將功法整整運轉了九個大周天後,意外突然發生!

羅無生只覺得腦海中轟然一聲響,突兀地就多出了一件什麼東西。

他急忙將心神沉入腦海中,仔細一看,只見腦海中竟然意外地出現了一顆由無數暗金色線條組合而成的小小圓球。

當他的神念甫一接觸到這個圓球時,其中就傳來一道莫名的意念,指引著他去往某一處未知之地。

就在羅無生運轉九天神滅功法,腦海中出現暗金色圓球時,廣豐域中亦同時出現了一件驚天動地的巨大變動!

在廣豐域的西南方向,有著一道巨大而綿長的深淵,此深淵深不見底,無論修為多高的修士進入其中,皆再也沒有出來過,因此被人稱之為滅神淵,是為廣豐域第一禁地。

然而,也有傳說,說滅神淵中隱藏有巨大的寶藏,任何宗門得之,憑此當可傲視天下! 這君璟墨夫婦瞧著根本不是小氣之人,朱家的兒子不過是捎帶了他們一程,答應幫忙請個煉丹師,便能得了兩枚玄元丹當報酬。

那言家的人若當真想要玄元丹,大可以提出交易,甚至以物易物,想必以君璟墨剛才的性情斷然不會拒絕。

可他們偏偏選了最次的辦法,強闖了蘅鄔清苑不說,還白白跟朱、酆兩家的人翻了臉。

結果什麼都沒拿到不說,搭進去一個臻境強者,廢了一個臻境巔峰,還從頭到尾都搞錯了對象,將這兩個年輕人得罪了個乾淨。

其他幾家人都是不由的對言家生出同情,就連玉溪音也是忍不住搖搖頭。

那言家可真是倒霉。

明明極為簡單的事情,卻偏生鬧的這般複雜。

謝家的人忍不住道:「這些玄元丹既然是君公子的,那不知道君公子可願意割愛?」

趙家之前開過口的那人也是說道:「君公子也知曉滄瀾境開啟的事情,這玄元丹於我等而言也是救命之物,我等也不會奢求君公子將其全數讓出,只是可否答應賣給我趙家幾粒,自然,我趙家也定會出足了價錢,絕不會讓君公子吃虧。」

趙家人的話一落下,旁邊其他幾家都是暗罵了一聲趙家滑頭,然後紛紛開口。

「我謝家也願意。」

「我們也是,只要君公子肯賣給我們一些,絕不會讓你吃虧。」

「價格君公子可以隨便開。」

君璟墨聞言目光微動,開口道:「這些玄元丹全部留在手中的確是沒什麼用處,只不過……」

他話還沒說完,也沒等其他人去問他只不過什麼,外間就突然有人進來,而且以強闖的姿態,掀起一陣喧嘩。

君璟墨轉頭朝著那邊看去,就見到朱家守在外面的幾人被強行逼退了進來。

朱炳軍臉色一怒,震聲道:

「什麼人這麼大的膽子,竟敢強闖我朱家的地方!」

外間被逼進來的朱洪咬牙道:「七長老,是言家的人,言家的人想要見您,被我們攔在外面之後,便強闖了進來。」

「好大的膽子!」

朱炳軍眉宇間瞬間染上陰沉之色。

「我還沒有去找言家的麻煩,言家居然還敢再闖進來,真當我朱家好欺負不成?」

「朱兄息怒。」

朱炳軍話音剛落,外間便傳來一道聲音,緊接著一道身影立於門前,開口說道:「我言家並非是強闖,而只是想要與朱家修好。」

朱炳軍看著來人時,神色微頓:「言泰?」

朱家和言家聯姻多年,兩家也多有來往,眼前站著的這人他並不陌生,赫然正是言家老三言泰。

朱炳軍對於言泰的觀感還算是不錯,和言家其他的人比起來,言泰為人正直,而且也不怎麼愛用些陰謀詭計的手段,他性子直來直往,十分和朱炳軍的脾氣,往日兩人關係也還算是不錯。

只是眼下他們已經決意要對付言家,再好的關係也沒用。

朱炳軍沉著臉看著被逼退進廳內的朱家子弟,寒聲道:「你言家想要修好,就是這般做的?」 第六百六十八章滅神宮現

約千年之前,有一鼎盛大宗,為當時的廣豐域域主宗門,舉全宗之力進入滅神淵中,想要尋找其中隱藏的秘密以繼續壯大宗門,可惜最終全宗覆沒其中,僅有一名修為低下的弟子得以逃脫出來,但其本人神魂俱碎,沒有帶出絲毫有價值的信息。

這一刻,滅神淵中突然傳出一聲滔天巨響,直接震動了整個廣豐域,所有修士皆被驚動,跟著一道直衝天穹之外的巨大暗金色毫光從滅神淵中升起,惶惶然幾乎照亮了廣豐域的整個天空,任何人皆能一眼看到。

在那暗金色毫光中,一座金色宮殿的虛影時隱時現,顯得異常地富麗堂皇。

見此異象出世,無數修士意識到,那金色宮殿必然是一樁驚世寶藏!

頓時,就有無數修士從各地飛起,直向滅神淵奔去。

正處於交戰狀態的武玄宗與聖幽宗之人自然也見到了此等異象,一時間,雙方不約而同地選擇了休戰,開始商議對策。

聖幽宗營地,對於是否要派人前往滅神淵,各個長老們爭吵不休,有人的意見是立即派人前去搶佔先機,也有人的意思是暫時等待消息,待消息確認后再行動。

當然還有人則選擇不管那異象,當前主要任務是攻下武玄宗,結束眼前之戰後再行決定。

最終,敖擎天拍板:「加緊攻擊武玄宗,同時派人前去打探消息,待消息明確后再做進一步打算。」

武玄宗內,眾人同樣在爭論要不要去滅神淵一探,經過商議后,武霸先決定,先暗中派幾個人手過去打探消息,等消息明確后再進行計劃,畢竟當前的首要任務是抵擋住聖幽宗的進攻。

不得不說,他與敖擎天的決定幾乎一模一樣。

在武霸先心中,則隱隱還有一種感覺,只怕此次滅神淵之變,將是武玄宗逃過此劫的關鍵!

數日之後,準確的消息從滅神淵那邊傳來,並迅速傳遍了廣豐域各個宗門,一時間整個廣豐域都沸騰起來。

據說,滅神淵下方真的出現了一座金色宮殿,並且宮殿前還立有一座石碑,上面用數萬年前的古老文字寫著,此宮殿名為滅神宮,如今機緣已至,在此等待有緣人接受滅神宮傳承!

從滅神宮本身所散發出來的威勢來看,其實力就絕不亞於當前那些鼎盛的宗門,甚至實力稍弱一籌的宗門都不敢肯定,自己舉全宗之力是否能建造出同樣規模與威勢的一卒宮殿來。

最重要的是,滅神宮乃是數萬年前的傳承,據古書記載,在那個年代的修士全都無比地強大,掌握著各種通天動地的神通,絕不是如今的修士可比擬的。

因此在消息傳出之後,幾乎年有宗門都瘋狂了,無不想得到滅神宮的傳承!並立即組織門內的精英弟子趕往滅神淵,希望能成為滅神宮的有緣人。

此消息得到證實之後,經過多番考慮,敖擎天與武霸先再次見面商議之後,便決定雙方暫時休戰,並各自派出精英弟子前往滅神淵爭奪滅神宮傳承,等此事落定之後是戰是和到時依情況而定。

有了停戰協定后,一直都無比緊張的武玄宗眾人全都暗鬆了一口氣,然後又開始爭奪前往滅神淵的名額。

如果自己能得到滅神宮的傳承,那麼絕對會受到宗門的極大重視與栽培,其好處是無比地巨大,所以誰都不想放過這個機會。

在得知武玄宗的打算后,羅無生立即找上了武青,要求參與前往滅神淵的隊伍。

聽到滅神淵的消息后,羅無生立即就知道,腦海中暗金色圓球指引的方向正是滅神淵所在之處。

而且,那宮殿名為滅神宮,羅無生修鍊的功法名為九天神滅,僅憑這兩個名字,就能感覺到兩者間必然有著某種聯繫。

羅無生猜測,滅神宮中有極大的可能會存在著九天神滅的後續功法!

是以,他無論如何也要前往滅神宮一行。

對於羅無生的請求,武青略一思索后也就同意了下來,事實上,先前獨得參悟寂滅神石資格的弟子全都在武玄宗的考慮之列。

因為在大家看來,若想要獲得滅神宮傳承,那麼所選弟子的天賦、悟性、機緣等缺一不可,越是優秀的弟子,得到傳承的機率就越大,當然要派遣最優秀的弟子去了。

為了盡量搶佔先機,僅僅三日功夫,武玄宗便組織起了一批優秀的弟子向滅神淵趕去。

這些弟子中,修為最低者依然是剛突破偽神境中階的羅無生,其餘弟子修為最低的至少也有偽神境高階,核心弟子更是全都有著虛神境修為。

帶領眾弟子的,則是大長老武克,及傳功長老林源,以及另一位下神境長老武風。

一行人共計二十餘人,這些弟子中,既有羅無生非常熟悉的大師兄武隆,也有武克的弟子武威。

武玄宗之人剛走出山門,聖幽宗之人便迎了上來,其中一名老者笑眯眯地走上前來對大長老武克說道:「這位想必便是武克長老吧?我乃聖幽宗長老敖鋒,既然此次你我二宗皆要派弟子去那滅神淵一探,不如我們便結伴而行吧!」

看其神情,似乎在與老友商議一般,完全忽略了聖幽宗此時正包圍著武玄宗的事實。

一眼看去,這敖鋒身後所帶之人,竟然要比武玄宗還少上那麼三分之一,僅十餘人,不過有著下神境修為的長老則同樣有三人。 嬌寵嫡女:王爺,太腹黑! 婚前試愛:緋聞萌妻嫁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