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天殿里的秦騰昊也急了,傳音道:「韓星,從即日起,大秦便由你控制,只要能讓大秦屹立不倒,國姓不改,國祚永續,百姓安居樂業便好!為帝如此,尚有何求?況且,我這個帝位也是你爭取來的……你便是取而代之,我也沒有任何怨言……正好,今日便還你……」

他的言語之間,對韓星簡直恭敬謙卑到了極點……

下一刻,他傳出了一道連離昀都想不到的聖旨:「傳本皇令,從此時此刻,廢除秦騰昊一字並肩帝的稱號,禪讓韓星,即刻接任大秦帝位!」

滾盪聲浪,上達蒼穹。

簡單的一道聖旨,他便將自己徹底廢去!

話音剛落,秦騰昊口中突然發出一聲痛苦的低吼,身體劇烈顫抖。

他身上龍袍所刺的九條金龍,竟然憑空消失,彷彿從沒存在過一般。

韓星被震驚了,明白了兩國戰爭,爭的是國運,打的是君主,誰的國運強,帝氣足,誰就能夠爆發出超強的力量!

他深深喘息,方才勉強壓下心中震撼!

這才知道自己煉化了兩條龍脈,己是國運加身,與帝王之位,便有了扯不開的關係!

若是將另外三條龍脈也搶了過來煉化了,另外三條國運就會自動融入己身!

而這一切,都取決於自己稱不稱帝!

他的腦子飛快的電閃轉動……

靠,這樣做也太對不起離昀老大哥了……一但自己稱帝,將要大打出手,把所有的龍脈盡皆煉化,只怕屆時秦朝的氣運就完了……

可自己不稱帝,大秦便難逃覆滅的下場……

因為,另外三條龍脈,現在都被天始皇帝所控制。

看來,這場世俗的戰爭,自己不打也得打!

現在,也只有自己能延續秦朝的命運!

韓星的眼眸神色,漸漸由遲疑轉為堅定,霎時間拿定了主意!

也罷,待我滅了秦朝大軍,將另外三條龍脈煉化,荒古混沌玄金聖體必然大成!

屆時,再征戰大羅天界,打開登天仙路,還給離昀一個全新的大秦。

至於國脈,大可以讓九爪神龍再想辦法,從其它的界面再攝取幾條龍脈,重新安放在秦洲大陸上,這樣一來,大秦的江山一樣永固。

「好,我答應!」韓星長笑一聲,不再推辭,準備接受。

只要登上了金根車,他便是當今秦帝!

「等等等等……容我再想想……」他好整以暇,正準備登上金根車,豁然又將腳步止住了下來。

因為他想到了一個十分嚴重的問題……

天始皇帝冊封修士參戰,用的是朝廷的兵符,很有可能用的就是白起手中那枚虎符。

也許,現在連白起也己經捲入其中了。

白起這個人死心眼,腦子一根筋,誓死效忠大秦,這次征討便是由他挂帥,韓星也不足為奇。

問題是新帝秦騰昊兩手空空,逃出了帝都咸陽,現在將帝位讓給了自己,這可是千斤重擔啊……

帝位有了,可兵將卻無一人,說是冊封修士,但光靠嘴,恐怕不行吧?

即便驅鬼,也得有個符敕,上面加蓋天師印才行。

他仰面向天,心中不斷謀划……

要說威力巨大的符印老子到是有……

什麼封神榜、番天印的一應俱全!

但那是用來封神的,對人間修士冊封沒有半點效力!

這樣一來,自己不就成光桿兒司令了么?

好虎也架不住一群狼,秦軍中修士可是一股不可低估的力量,自己拿什麼去和人家血拚?

若真是如此,那麼自己還不如不稱帝,省的誤國誤民!

韓星皺起了眉頭想來想去,也想不出辦法……

「有了」突然,他突然瞪大了眼睛,腦子靈光一閃,想起一件東西。

奶奶的,秦騰昊若是連這點東西都不帶在身上,他還當個狗屁皇帝!

「我問你,當初,我在賭場為你贏的那枚傳國玉璽,你逃出來時,可從宮中帶了出來?」韓星問道。

良久沒聽到韓星說話的秦騰昊,居然吃了一驚,心道:「怎麼這麼小家子氣?現在就惦念上了傳國玉璽,你倒是快上金根車啊,上了傳國玉璽不就是你的了嗎?」

「你說的可是傳說中的那枚在上古大戰中被打殘了『天子道印』?這『傳國玉璽』乃是皇權的象徵,象徵著天命正統,我自然隨身攜帶,怎麼了?」秦騰昊回應,顯然沒有看清韓星的心思。

「這就好,這就好,我要用『傳國玉璽』大封戰力殿的修士!」韓星長吐一口氣,眼中閃過一道精光,臉色嚴肅,語氣認真的說道。

秦騰昊稍微頓了一下,道:「交給你不難,封賞有功將士也是應該的……只是……只是按照我朝的規矩,不接收大典,不登金根車,便不算是真正的帝王,現在就交給你,不太妥當吧……」

韓星敏感地查覺到秦騰昊的擔心—–還是怕自己不稱帝,不由得心中暗笑了一下。

他淡淡的開口:「只是提前問問……你放心,我豈是出爾反爾之人,這『傳國玉璽』對我太重要了,能否帶領龍淵宗戰力殿的修士橫掃壓境大軍,再征百國,重新一統秦洲大陸,全靠它了!」

龍帝聞言心中一凜,卻自然知道那傳國玉璽是什麼來路,頓時大喜,明白韓星的用意……

傳國玉璽較之那虎符,一樣有奉天承運的大道之痕烙印其中,來它冊封修士加入世俗戰爭,便是天令,同樣不受天譴! 龍帝離昀急忙傳音道:「本帝現在就可以答應你,戰力殿的修士是關係到此次會戰,能否大獲全勝的根本,非但是他們,凡是在宋城的散修,只要願意為國效力,皆有封賞!如若戰死,再追加謚號,讓其陰魂享世人萬世敬仰!現在就著人準備封敕,只待你來印蓋!」

此話一出,下面已經是陣陣歡呼聲。

「我代眾人先行謝過龍帝聖恩!」韓星雙手抱拳作揖,彎腰朝玄天殿方向,深施一禮。

「蒼茫大地,誰主沉浮?唯此子也!尚未稱帝,心便系著三軍,安能不勝乎?」天玄殿內,龍帝看了一眼秦騰昊,搖搖頭,又輕聲嘆息:「你與韓星若同為帝王,他可為天帝,而你只是個人皇的料,不在一個檔次上!」

韓星尚未登上帝王的寶座,皇家就宣布了這條消息,這讓所有的修士瞬間就都不淡定了。

總裁老爸你丟了媽咪 便連潛伏在宋城從不露面的那些高深修士,以及生機已絕,卻半人半鬼存活不死,稱的上是神級活死人般的人物,也無不動容。

要知道,秦洲大陸被天道封印,讓無數修真者成仙無望。

他們便是通過修鍊延長壽命也是虛度光陰!

人生在世,若是匆匆而過,不能長生,便不如來一場轟轟烈烈。

這樣一來,許多人想退而求其次,投身軍旅,博得個封妻蔭子,千古留名!

但是已經是晚了……

因為,修真鐵律已經早已將他們束縛住了!

朝庭早已與修真界有所約定,便是世俗軍隊也輕易不肯接受他們。

前夫夜敲門:司長,別這樣 否則,任由修士插手世俗戰爭,天下便會陷入更大的動蕩之中,連滅世的可能都有。

現在好了,這些人成仙無望,但可以貨賣帝王家,也不枉修行一場。

相府嫡女:王爺懟妻一時爽 只要積累戰功,修士也可以攀上高位,便是連後世子孫的命運,也可因此而改變!

美好的前景,令所有得修士激動地呼吸粗重,千百萬人同時發出了地動山搖的吶喊聲:「跟隨韓大人,蕩平敵軍,一統天下,光宗耀祖!」

至於那些活死人,更是激動的連靈魂都顫抖起來,有了朝庭的封勒,他們便有了神位,不會魂飛魄散,可長存世間。

腹黑總裁追妻 「轟」

這些妖孽般的存在,紛紛從隱藏之處現身,一道道靈魂的神火透體而出,強大的神念衝上高天,化成浩浩蕩蕩汪洋般的波動。

所有的一切彙集在一起,氣勢如虹,震撼了整片天地。

看著眼前一幕,韓星一笑,挺起了腰身,緩緩開口道:「為天下蒼生計,也為了宋城的安危,不讓大秦江山落入妖人之手,我便勉為其難,乘龍輦,登基稱帝!」

韓星話音剛落,站立在金銀車傍的執事官,便手捧著冕服跪倒在地。

這一刻,所有人的眼睛都亮了。

這竟然是一件明黃色綉著九條金龍的袞龍袍!

而非是歷代一字並肩王所穿的被「挑去一爪」的褐黃龍袍!

站在玄天殿的離昀,揮手向天空一抹,虛空之上嘩啦啦展開了一紙詔書。

從殿傍轉過司禮宮,高聲對眾人宣告:「宋城之主韓星,從今日起正式繼承大秦帝國之王位,號星帝,各路文武還不快恭迎帝王,前往天壇,祭天地,接受萬民朝拜!」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宋城的億萬百姓如同山呼海嘯一般的聲音隨之傳來,所有的官員都對這位新的帝王低頭行禮。

韓星一次感受到那種帝王般高高在上被人仰視的感覺,可不知為何,他心中並沒有激動。

因為這種感覺似乎在他的潛意識中太熟悉了,宛如他已經經歷過了無數次這樣的場面。

但他還是笑意盎然,一付激動的表情,如若不然,恐怕便對不起億萬百姓對自己的擁戴。

不知何時,九爪神龍的聲音從他心底又冒了出來:「小子,好久沒有見過這麼熱鬧的場面了吧?就這場面也值得激動?想當初黃帝為君之時,那場面比現在大的根本就沒法比,滿天諸神俯首稱臣,什麼天女散花……瓊漿玉液……那是應有盡……一想起來,我就流龍涎……」

九爪神龍在裡面,邊看邊不停的嘖嘖搖頭:「這些暫且不說,你看看你現在,弄了件龍袍上面一點龍氣都沒有,就是穿上,也跟叫化子似的,這拉金根車的馬,廋的跟驢似的,還裝什麼龍駒寶馬,老龍都跟著你寒磣……」

「住口,現在兵荒馬亂,龍帝離昀與秦騰昊能安排到這種程度,己經是盡了最大的努力……你還待怎樣?」韓星忍不住喝道。

「這樣的場面你也認?說你是土豹子你還不愛聽」九爪神龍帶著戲謔的語氣繼續侃:「不過小子,你放心,我會安排妥當,因為你能丟的起這人,老龍可丟不起……我要讓天下人知道,什麼才是真龍天子,老龍一出馬,保你萬民歸心,國秦民安,風調雨順……」

「信口雌黃……你吃耗子葯了?」韓星怔了怔,不知對方又要搗鼓什麼鬼。

可當著天下人的面又不好說什麼,他神情抽了抽,恨的直接豎起了中指。

九爪神龍有些惱羞成怒,道:「我靠,瞧不起老龍我?我倒要讓你小子看看我老龍是怎麼鬧事的,呸呸呸,說錯了,是怎樣搞事的!」

韓星知道,在萬民眾目睽睽之下,他與這條瘋瘋癲癲的九爪神龍糾纏不起,乾脆不理它,直接向金根車走去。

就在韓星登上金根車立於車頂之際,他手中的龍袍無風自動,竟似有人替他展開一般,披在了身。

那二道圍繞在他周身上下盤旋的帝氣,自動擇主一般頓融入到了他的體內,讓韓星精神一震。

帝氣入體,讓他得到億萬民眾信仰加持,周身多出一股威儀肅穆,帝王的天潢貴胄氣息頓時自然而成。

便連身上的龍袍所刺的金龍,也活靈活現躍於袍上,大有一遇風雲便可龍翔九天。

天空中的萬道陽光照射在韓星身上,他張開雙臂,彷彿在擁抱整個世界。

在他的內心裡,一股激流彷彿浩蕩,像天河在奔騰咆哮,瞬間從頭頂上生出一道紫氣衝天而起,凝聚成了一尊睥睨世間億萬生靈的虛影!

只見這道虛影的身體被一片朦朧仙光所籠罩,影約可見頭戴平天冠,一襲金色龍袍上面彙集了日月星辰,周身萬千瑞象齊聚,仙氣蒸騰,竟酷似人族第一天帝—–黃帝影像!

在不知不覺中,韓星體內烙印有黃帝殘念的的第一分身金袍鎮天,以虛影的方式,君臨天下。

霎時間,這道無上威勢的身影再度與韓星合一,讓他宛若是蒼穹的主宰,散發出了萬丈光芒,照耀千古。

「黃帝顯靈了!」

「快看……這才是神靈庇佑的的真龍天子!」

……

億萬臣民被耀眼的仙光晃得睜不開眼睛,當他們視線恢復,一股發自內心的敬畏油然而生,看向韓星的目光更加充滿崇敬。

萬眾心情澎湃,歡呼聲震雲霄,他們膜拜著空中消失的黃帝,轉而跪倒在地,朝著韓星跪地磕頭,以示敬意。

嘭,嘭,嘭……

一聲聲禮炮聲響起,禮炮齊鳴,聲震曠野。

韓星微微頷首:「從今日起,黃帝的神靈將永世佑護我大秦王國,起駕!」

這聲音,轟然間傳遍秦洲大陸。

就在眾人以為神跡消失之際,一聲嘹亮的龍吟聲從車內傳了出來,接著一條九爪神龍旋空衝起。

嗷吼……

九爪神龍騰身舞爪,咆哮著直衝蒼穹,一隻遮天的龍爪猛地探出,朝城外秦朝大軍上空那三條國運氣旋化作三條金龍虛影抓去。

只聽空中隆隆劇震,三條國運氣旋金龍虛影,宛如實質般竟被九爪神龍生生握住。

九爪神龍張口吐出了原來供奉在大秦太廟之中后被它收取了的那顆「蒼龍之心」。

它沉聲傳音:「國運氣旋依託龍脈而生,卻源之於這顆亘古長存於世,享受無限香火,佑護大秦的蒼龍之心,真龍天子既現,龍氣自當物歸原主!」

驀然,九爪神龍將掌中的三道國運氣旋拍入龍心之中,又一爪,將另外二道氣旋也攝了進去。

霎時間,國運氣旋被碩大的蒼龍之心吸收得一乾二淨。

「咚」、「咚」、「咚」……

如同化石一般死灰色的蒼龍之心,金光大盛,竟然發出了心跳聲,變的如紅瑪瑙一般晶瑩璀璨,悠然飛向韓星的掌中。

下一刻,蒼龍之心如同霧化了一般,化成了滿天的金光以聚集到了韓星的心口,消失不見了。

韓星只覺得血脈噴張,通體遍生龍鱗,散發出一股真龍天子氣,皇者威壓席捲天地。

同時,天始皇帝眉心之處,陡然溢出一絲鮮血……

他驟然瞪大眼眸,口中發出一聲痛苦低吼,身體劇烈顫抖起來,口中竟傳出了徐福的聲音:「這是九爪神龍,是祖龍,乃黃帝的座騎,怪不得能收了龍氣化成的國運!」

此刻,以咸陽城為中心,大地猛然一顫,三道籠罩在皇城上方的紫氣直接分崩離析。

大秦國運被削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