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九人轟擊完成也不過是二百四十萬斤的力量數值,比神風學院弱了很多。

神風學院眾人此刻已經露出了勝利的笑容,在他們看來對他們唯一有威脅的就是玄光學院。

可是現在看來,玄光學院已經不是威脅了,還剩下一人,還需要一百八十萬才能夠打平,對於玄光學院來說根本不可能。

玄光學院的學員臉色一片死灰,預選賽就不是對手,他們也只能做千年老二了。

場地中央剩下的一人身穿血紅色長袍,嘴角微微露出一抹邪笑。

不見他有什麼舉動,緩步走到石柱的身邊,瘦弱的身體看不出有任何的特別,抬起手臂猛然地轟在了石柱之上。

「嘭!」

強大的轟鳴聲陡然響起,周圍的眾人無比驚駭地看著這位血袍人,眼神中滿是震驚。

黑色石柱光芒閃耀,一圈圈光環被點亮,不斷地跳動著,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這黑色石柱吸引。

很快十圈的光環被點亮,可是速度還沒有減弱。

十一圈!

十五圈!

二十圈!

最後停在了二十二圈的位置,血袍人一拳竟然足足轟出了二百二十萬的力量。

現場所有人看著那燦爛的石柱,眼神中的震撼無以言語。

他們想不明白,玄光學院怎麼會有這麼恐怖的存在?

可是,在預選賽中卻只是得了個第二名?

在場的很多人都想不明白為什麼,但是高台上的眾人都明白怎麼回事。

這遠超靈武大陸武者實力的兩人,想必都是中州聖地之人。

林玄見此嘴角微微上揚,他當然也知道其中的玄妙,只不過他依舊平靜,根本不將對方放在眼裡。

雖然,這兩人相對於其他學院已經是難以超越的強者了,但是對於林玄根本沒有任何的威脅。

不得不說,卓君楚對林玄的實力還沒有個清晰的認知。

「玄光學院的最後一位,足足轟出了兩百二十萬的力量,總數值加在一起四百四十萬,成功超出了神風學院成為第一。」

卓君楚的聲音及時的響起。

眾人這才爆發出不可置信的議論聲,其他學院人的臉色極為鐵青。

「玄光學院怎麼會有這樣的變態,這其中一定有問題。」

「沒錯,神風學院的黑衣人顯然也是有問題,同一個學院的學生,實力相差怎麼會如此懸殊?」

「不會是這個石柱有什麼我們不知道的漏洞吧,這兩人是抓住了漏洞,才會有這樣亮眼的舉動?」

眾人開始對石柱產生了懷疑,畢竟這兩人的表現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放心,這場比賽有我卓家擔保,絕對是公平公正的,下面有請下個學院。」

卓君楚沉聲說道。

頓時,懷疑的人識趣地閉上了嘴巴,他們根本不敢得罪卓君楚。

第三名學院的十人走了出來,由於前兩個學院的表現實在太強大了,第三名學院根本無心再戰。

十人不過打出了不到兩百萬的力量總值,顯然是發揮失常。

隨後接下來出場的學院,都是平平無奇,沒有一個學院超過兩百萬數值。

看著這些不理想的數字,所有人都開始嘆氣,除了黑袍人以及血袍人優異的表現,再沒有見到讓人驚艷的人。

很快便輪到了蒼穹學院這個在最後一名出場,林玄帶著其餘七人走上前去。

當林玄站在場中央的時候,明顯的感覺到了兩道蘊含殺機的目光。

分別來自神風學院以及玄光學院,林玄嘴角微揚,連個對視的機會都沒有給兩人。

「都給我打起精神,不要喪著臉,不過是一群螻蟻,這樣的力量根本不配拿出來見人!」

林玄大聲地吼道,「鐵牛,你第一個上,讓這些沒有見過世面的傢伙開開眼。」

「是!」

鐵牛瓮聲瓮氣地答道,邁著大步走到黑色的石柱面前,他身體內留著些許泰坦族的血脈,最擅長的就是力量以及防禦。

。 封晏肯定不知道那一晚的女人就是唐柒柒,不然自己也不可能在這兒。

她到現在都相安無事,說明唐柒柒根本沒說。

那她為什麼不說?是真的不想當封太太,還是別有目的?

時清靈心情無比複雜,她用盡全力,想要把唐柒柒狠狠地踩在腳底下。

可現在才發現,自己得到的全部好處,都是唐柒柒施捨給自己的!

可笑。

可笑之極。

就在她心神不寧的時候,沒想到封晏來看望自己。

「你、你怎麼來了,你傷的比我還嚴重,怎麼來了?」

此時此刻,時清靈看到他,格外的心虛。

她一直有恃無恐,覺得那個女人應該在國外,封晏這輩子恐怕都沒機會再見到她。

可她沒想到,那個女人距離自己這麼近!

她是封晏的前妻,是老太太獨寵的人。

唐柒柒還和封晏朝夕相處。

她一想到這兒,內心驚懼,萬一唐柒柒說出了實情,那自己的下場會怎麼樣?

一想到這兒,她身子微微顫抖,面色蒼白,額頭全都是冷汗。

封晏見狀,微微攏眉有些擔心,正準備叫醫生,卻被她阻止。

「阿晏,我現在不需要醫生,我只需要你,你多陪陪我好不好?」

「好,這段時間的確讓你不安,我也有做的不對的地方。以後我不會再和唐柒柒往來,答應你的事情我也會做到。」

「我會,對你和孩子負起責任。」

他一字一頓的說道。

負起責任……

這四個字,像是個重擔一般,他必須挑起。

沒有愛情,甚至連親情都不是,只是他應盡的義務,像是必須執行的使命。

封晏,是個極其守規矩的人,尤其是自己設定的規矩。

她聽到這話,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最起碼,封晏現在還什麼都不知道。

她要想辦法堵住唐柒柒的嘴,讓這個秘密永遠……永遠的爛在她的肚子里!

……

唐柒柒離開醫院,沒有任何停歇,直接去了警察局。

她接到向叔叔的電話,說她弟弟可能有消息了!

向叔叔是警察局當差的,負責人口失蹤調查這一塊,曾經是媽媽的追求者。

只可惜兩人有緣無分,但向叔叔重情重義,媽媽住院的時候他還來看望好幾次。逢年過節,也會給她偷偷塞紅包,就怕她過得太委屈。

她弟弟當初被秦蘿帶出去,就再也沒帶回來。

媽媽為此傷心欲絕,身體越來越差。

向叔叔這些年一直沒有放棄,只要一有相關線索,就會告訴她。

弟弟比她小兩歲,現在應該十六歲,青少年正是最陽光活潑的時候。

也不知道他這些年過得好不好!

她匆匆趕到了警察局,找到了向叔叔。

向博沖著她招手:「侄女,這邊。」

她趕了過去,向博點開了一個照片,照片里是一個瘦瘦小小的男孩,蜷縮成一團,衣衫襤褸。

他雙目無神,縮在角落裡,而他旁邊是別的小朋友。

這應該是一家福利院的照片!

「我弟弟肩膀上有一塊燙傷,是我小時候不小心燙地,一直都有。他……他胳膊有沒有?」

她顫抖的問道。

。從太空發射來的超級裝置近乎是一場針對全藍星的空襲行動,耀眼的光影變得刺眼了一些,沒有人能理智判斷摩擦大氣層的天外飛星到底是不是超級核彈。

因為這只是一根跨越一億五千公里的炸藥線,人們揉著浮腫的眼瞼,勉強將視線集中於積滿星火的上空,為渾濁的眼球蒙上了兩層絕望的色調,相關人士實在無法驗

《輻射避難:開局邀請戈登弗里曼》第一百五十五章坐看核爆浮雲(恢復更新,已從老家回來) 此時,女首領已經知道了林天成的厲害,雖然害怕林天成,但是此時也不得不出手阻止林天成屠城。

然而,林天成也不是吃素的,攻敵所必救,這是之前女首領對付他的手段,現在他毫不猶豫的原物奉還!

只見林天成連續轟出數拳,巨大的拳印籠罩天地,將整個亡魂城都籠罩在打擊範圍之內。

「不行,這樣下去亡魂城就真的毀了,必須想辦法阻止他!」女首領心中暗道。

想到這裡,女首領再次飛向林天成,一腳踏出頓時將林天成震退,雖說沒有傷到林天成,但是也成功的阻止了林天成繼續摧毀亡魂城。

「林天成,現在你帶著你的人離開,我保證當做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包括你所在的天域,我們也會放棄窺視,並且我還可以答應你勸說武冥王放棄入侵人境!」女首領軟硬兼施道。

聞言,林天成冷笑,「當我是三歲小孩?你能做冥王的主?怕是我現在放過你,你緩過神來就要大舉入侵吧,斬草不除根的事情我是向來不會做的!」

「那意思就是沒得談了?」女首領見自己的威脅並沒有起到作用,當下一臉殺氣的道。

「沒得談!」林天成態度堅決,今日說滅他一城就絕不會半途而廢。

「那你就去死吧!」女首領瞬間發難,身影瞬間消失殺向林天成,早就暗中蓄勢的大招瞬間轟出。

見狀,林天成絲毫不慌不忙,體內再次盪出地心神火,只是沒有逼出女首領的本體。

林天成再次放出強大的神識搜索四周的虛空,也並沒有發現對方的蹤跡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般。

「不可能,蓄勢已久的招式都寄出來了,沒道理現在逃遁,定然是躲在什麼我看不到的地方!」

林天成決定賣個破綻,引誘對方出手,一次來逼出她的本體。

果不其然,就在林天成稍有懈怠的時候,身後就出現了一道黑影。

「哼……去死吧!亡魂哀嚎……」成千上萬道黑霧化作人頭大小朝著林天成蜂擁而去。

這一擊極其詭異,而且黑氣的速度極快,攻擊又突然,幾乎是瞬間就出現在了林天成的身後,就算是林天成早有準備,也來不及徹底避過這一擊,依舊有數道黑氣侵入了林天成的體內。

千鈞一髮之時,林天成忍痛反擊,手中神魔劍迅速斬出,一道恐怖的劍氣瞬間撕裂蒼穹轟向女首領。

雖說林天成護體罡氣被破,但是隨後的反擊也依舊將女首領斬飛出去,逼迫的對方不敢追擊。

護體罡氣被破,林天成絲毫不敢待在原地迅速撤退,然而體內的黑氣此時也在作祟,痛的林天成一頭扎進了地面。

只見林天成在地面上砸出了一個巨大的人形坑洞,身上迅速的冒出邪惡無比的黑氣。

女首領這才擦拭了一下嘴角溢出的鮮血,這是剛剛抵擋林天成反擊一劍的後果。

「成功了!林天成,你中了我的亡魂哀嚎,死定了!」女首領得意的笑道。

林天成一言不發,一臉黑氣升騰雙眼死死的盯著對方。

「哈哈哈……沒用的,這亡魂乃是我從死靈天河中捕捉的最為邪惡的執念,只要中了就會一直附著在你的體內,直到你爆體而亡!」

林天成眉頭緊鎖,「想不到我剛才故意賣出破綻,引火燒身了!」

「什麼?你是故意露出破綻的?」女首領有些不敢相信,如果真是這樣,那林天成必然有所依仗。

「當然!」林天成咧嘴一笑,身上再次升騰起金紅色的火焰。

「難不成你忘記了,我可是能駕馭地心神火的人,這亡魂雖然邪惡,但是也抵不過至剛至陽的地心神火的灼燒,你所謂的死定了,在我看來……也不過如此!」

「你……」女首領聽完這話,臉色頓時陰沉的可怕,原本的欣喜之色也一掃而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