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葉缺被炎勁所傷,真元運轉大受影響,步法的速度因此慢了三成,三成感覺起來似乎不多,但已經足以讓馮傲然從後面追了上來。

論步法的靈巧,馮傲然是遠遠不及葉缺,但是單論直線的速度,馮傲然當初為了提升「戰槍破甲不留痕」的威力,也著實對雙腿的爆發力下過一番苦功,加上真元充沛,要追上被炎勁弄得狼狽不堪的葉缺,並不是一件難事。

葉缺聽到馮傲然的腳步聲,連忙轉過身面對馮傲然,但是一股滾燙之意從胸口衝上,葉缺噗一聲,又噴出一口沸騰的血箭。

馮傲然見到葉缺如此模樣,並沒有心軟,輕喝一聲,舉起長槍往前刺出。

葉缺知道絕對不能再被長槍划傷,否則必敗無疑,見到長槍襲來,身體往左邊一撲,從樹枝上落到地面,閃過這一槍。

一擊未中,馮傲然當然不會就此放過葉缺,腳步一踏,朝葉缺沖了過去,長槍在手中接連縮回刺出,要讓這場對決在此時結束。

葉缺為了閃躲馮傲然的長槍,落地后整個人在地面上打滾了一圈,衣袍與頭髮上因此沾染上地上的枯枝落葉,起身的瞬間奮力往前一躍,眼角餘光見到馮傲然槍頭飛速竄來,腰部一挺,身體在空中一扭,在干鈞一發之際閃過這一槍。

馮傲然收回長槍,目光隨著葉缺的身影移動,打算在葉缺落地時給他致命一擊,但是葉缺運用智慧化解這次危機,飛身落在顆兩人合抱的大樹之後,讓馮傲然無法出槍。

葉缺落地之後繼續往前逃竄,馮傲然皺起眉頭,不耐地嘖了一聲,繞過大樹追向葉缺。

馮傲然鼻哼一聲,他已經厭倦這種貓抓老鼠的遊戲,深吸一口氣,催動真元,輕喝一聲:「赤霄槍絕第三式,快槍虛影無人敵!」

馮傲然右手握著長槍尾端,左手輕輕扶著槍,看著葉缺的身影,全身繃緊,右手出力,將長槍往葉缺的方向不斷刺出。

「咻、咻、啉、咻…」,馮傲然出槍的速度之快,右手的動作變成殘影,而數十道帶著炙熱火焰的罡芒在樹林中朝葉缺飛去。

葉缺聽到破空聲傳來,回頭一看,發現蜂群般的罡芒襲來,連忙躲到一顆大樹后。

「砰、砰、砰、砰、砰.”是芒擊在樹榦、樹枝、地面上,發出一陣又一陣恐怖的低沉聲響,而在罡芒的轟擊之下,樹林之間開始出現火光,可以預見又是一場大火。

馮傲然出完招之後,馬上運轉腳步朝葉缺藏身的樹木而去,葉缺聽到馮傲然的腳步聲,馬上起身施展七轉縮地。

「喝呀!」馮傲然將長槍一掃,輕而易舉地將葉缺藏身的大樹切成兩半,不過葉缺當然已經起身離開,但是兩者間的距離已經縮短許多。

馮傲然見到葉缺的背影幾乎就在長槍可及之處,突然大喝一聲:「認輸吧!」

葉缺陡然停下腳步,轉過身來,嘴角掛著血漬,臉面滿是塵土,頭髮凌亂不堪,上頭還有著落葉枯枝,模樣著實極度狼狽。

然而葉缺的臉上,卻有一雙依然閃亮的星眸。

馮傲然槍頭上熊熊燃燒的火焰緩緩消失,顯示出馮傲然心裡高漲的鬥志也漸漸消退:「認輸吧,這場戰鬥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你的修為僅有分神初期,真元還不足以讓你抵抗炎勁,再這樣下去的話,你的經脈會被炎勁燒毀,你是一個非常厲害的人,不該把大好前程斷送在這裡。」

葉缺伸出左手,緩緩抹去臉上的血漬,他很清楚馮傲然會這麼說,是因為馮傲然對這場戰鬥已有了必勝的把握,認為他只是在拖延時間爾爾。

葉缺右手緊緊握著樹枝,看著馮傲然,說道:「你,太小看我了。」

馮傲然右手一緊,神色緊繃:「你執意如此?」

「我還沒輸,而且,我也不會輸。」話語落下的瞬間,葉缺渾身爆發出驚人的狂霸氣勢。

「既然如此,那你之後可不能怨我!」轟的一聲,槍頭再次爆出熊熊火焰,馮傲然全力運轉真元,朝葉缺沖了過去。

。。 聯大官方小報的這位記者,聽到楚嬌嬌的怒吼之後,身形驀地一頓,然後,整個人莫名伸出一股無奈感。

這——

這都是一群什麼人啊?

按照正常情況,不該是互幫互助、和諧友愛的同學嗎?

怎麼一個又一個的互掐、互罵、還互相貶低對方?

最後,在一片磕磕絆絆中,女生總算完成了自己的採訪。採訪一結束,躺在治療室內的岳棲元、蘭斯、於頌也被推出治療室。

季柚等人,一下子停止了互掐,紛紛上前瞧了一眼三人的情況。

然後。

一看這三人沒事情,季柚等人瞬間一鬨而散!沒一個人去扶輪椅上的岳棲元三人。

記者:「……」

記者忙道:「哎!等等!」

「等等!」

「等等啊!」

大叫了三聲,記者追了幾步,才把這幾個人喊住。

季柚側頭,問:「同學,請問還有什麼事情嗎?」

聯大官方小報的這位記者,也是一位在校生,不過她就讀的是傳媒專業,現在這份工作,就是她在校內的兼職。

記者見季柚等人停下來,忙道:「季柚同學,楚嬌嬌同學,請你們等一下,麻煩你們一起拍一個大合照,行嗎?」

拍合照?

其他人都沒有什麼意見,就季柚有點不樂意,她現在特別後悔沒花幾千信用點把臉給修復好了。

記者見季柚沒吭聲,略有些失落,問:「可以嗎?」

算了。

哪能讓漂亮的小姐姐失望啊。

季柚當即點頭,笑着應道:「當然可以啊。」

然後。

大家迅速列隊、集合,效果十分快。岳棲元、蘭斯、於頌三人還把輪椅給扔一邊去,強行站着,以保持自己的帥氣姿勢。

據說,這張照片可是會登上聯大官方小報的,倒是會有無數的人看到,大家心裏想的是絕對不能丟臉。

記者剛要拍照,忽然道:「季柚同學,你們不是有十個人嗎?怎麼還少一個?」

「少一個?」

「誰?」

「沒少啊。」

話一出口,大家紛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後同時意識到少了誰,就在季柚準備給柳扶風打電話時,旁邊,忽然傳來一道幽幽的嗓音:「你們找我嗎?」

眾人:「!!!」

就連記者都驚得差點把攝像機給丟了。她忙寶貝似的檢查了一下,然後緊緊抓穩了,這攝像機是仿古造型,加上星際時代的技術,平時掛在胸口,特別有架勢,媒體人基本人手一個的。

眾人一副見鬼的表情,似乎讓柳扶風有點開心的樣子,柳扶風蒼白的俊臉上,微不可見的閃過一絲笑意。

然後。

柳扶風輕聲道:「我已經到了很久了,只是你們都沒注意我而已。」

眾人:「……」

柳扶風道:「我比季柚同學他們還要早到。」為了證明自己真的有沒說謊,他指著一旁的長椅說:「我就坐在你們對面,有監控為證。」

眾人:「……」

大家紛紛深吸一口氣,路易忙道:「好——別說了,是我們眼瞎。」

柳扶風小聲嘀咕道:「你們是有點。」

見記者立馬扛着攝像機,拍得津津有味的樣子,季柚趕忙道:「同學,我們人齊了,麻煩幫我們拍大合照吧?」

其他人恢復嚴肅、正經的表情。

記者略有些遺憾,然後,匆匆給10個人拍下了一張大合照。

連續按下幾個快門,合照完成,記者還想多拍幾張呢,一群人簡直跟餓死鬼上身似的,哪裏有耐心等啊?一個個的,火急火燎的要去食堂打飯了。

採訪任務結束,這位女生將攝像機往脖子上一掛,決定趕緊返校將這篇採訪報告給寫出來。

她不知道,這一張大合照是如此的珍貴,因為這是10個人唯一一次的大合照,而這10個人,也將在未來的無數歲月里,成為整個聯盟乃至人類的守護神。

……

群體賽打完,無數學生們私底下議論紛紛,坐在一軍教務中心茶室的各大學校代表們,這會兒也討論的熱火朝天。

洪江就抖著腿,一臉嘚瑟的接受着其他學校的羨慕妒忌恨。攬月星軍事學院這一次收穫最大,他當然有理由嘚瑟。

不過,收穫第二大的聯盟第二軍校的校長曲宏強,這一次倒是表現得十分低調與沉默,面對眾人的恭喜時,他只是輕輕搖頭,說一句都是學生們努力而已。

在場,還有兩人非常惹人注意,那就是楊志與牛厚道,兩人是因為全程臉色黑如鍋底,想不讓人注意都難。

大家一想,一軍這次前十中只拿到一個名額,以他們往年的戰績來說,實在是有點慘,難怪兩人臉色不好看。

「老牛,老楊,你倆也看開點,今天前十好歹也拿了一個名額,明年搞不好一個也拿不到了呢?看開點啊。」

洪江這話一出,別說牛厚道與楊志,就連其他人也忍不住一陣陣無語。

洪江這人啥都不好,最不好的就是嘴賤,明明知道楊志與牛厚道心情不好,他還老是說話刺激兩人,搞得其他學校的人都禁不住為他捏一把汗:——洪江今天能不能安全走出這間茶室啊?

就在大家準備看好戲之時,忽然,茶室內所有人的通訊器響了起來,眾人一愣,全都收起嬉笑之色,打開消息一看,紛紛臉色一變:

「怎麼會?」

「嗯?」

「到底發生了嗎?」

接到消息的一瞬間,眾人全都抬起頭,朝着自己附近的人看過去,然後,都確定他們接到的消息是同一個。

氣氛驀地沉下來。

身為東道主,楊志站出來,道:「今日這場小聚,招待不周,有空改日再聚。」

其他人也急着走,根本不在意這些,紛紛點頭,說了幾句之後,迅速離開。

……

在一軍食堂吃飯的季柚等人,一邊吃着飯,一邊隨意聊著接下來的決賽,季柚嚼著紅燒排骨,略有些遺憾,道:「還是咱們攬月星的紅燒排骨對味兒。」

還有——

她想施雅學姐了,想靈芝姐,也……有那麼一絲絲想穆老師。

咳咳……

就在這時,所有學生收到一條由聯盟官方發佈的消息,標題是——【本次線下比賽正式結束。】

眾人一驚。 葉秋也沒想到,在這種時候,龍九會來這麼一出,想要收自己為徒。

簡直是……

痴心妄想!

葉秋絕不能可能拜龍九為師,不說他父親葉無雙當年被圍殺的幕後主使極有可能是紫禁城,僅僅憑藉白玉京是龍九的弟子這一個原因,他就不可能答應。

否則的話,他以後就要喊白玉京師兄了。

龍九朗聲說道:「古有吳三桂衝冠一怒為紅顏,今有葉秋不遠千里闖白家。」

「葉秋,本座知道你此次來這裏,是為了白冰。」

「只要你答應拜入本座的門下,我不僅可以饒你性命,還可以做主把白冰嫁給你。」

「或許你擔心,拜入我的門下之後怎麼跟玉京相處,你放心,這件事情本座會親自為你們調解,直到你們兩個化敵為友,如何?」

龍九心裏確實有些欣賞葉秋。

他是武道中人,希望有個弟子能繼承衣缽,而白玉京雖然是他的弟子,但卻對武道不感興趣,這讓龍九深感遺憾,直到見到葉秋。

葉秋年紀輕輕,就能跟龍榜前五的強者交手,可見武道天賦極佳,只要稍加培養,假以時日,必定會成為一代絕世高手。

因此,龍九有了收徒的念想。

葉秋皺着眉頭,沒有急於表態。

長眉真人勸道:「小兔崽子,別猶豫了,趕緊答應吧,這樣你不僅能活命,還能與白冰在一起,更是有了一座強大的靠山,以後有紫禁城罩你,沒人敢動你。」

「你這麼怕死?」葉秋一眼就看出了長眉真人的內心世界。

「胡說,貧道才不怕死,我這麼做都是為了你好。」

長眉真人嘴上雖然死不承認,但其實他心裏慌得一批。

如果葉秋不答應龍九,那接下來肯定是生死大戰,到時候,葉秋一死,葉老爺子也會弄死他。

所以,讓葉秋先答應下來,保住命才是上策。

只要葉秋平安無事,他也會安全。

至於龍九是不是真心收徒,葉秋是不是誠心拜師,以後會發生什麼事,這些長眉真人都不在乎。

長眉真人想好了,等從白家出去,他就立刻返回龍虎山。

這個社會太險惡了,只有躲在山裏最安全,而且可以看寡婦洗澡,美滋滋。

「葉施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