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他就到申海市來了。

一共三件事情。

第一件黃了,不多說。

第二件很順利,黎玥答應每個月多供應他一成的丹藥。

第三件,就是想沾點顧銘的光,讓他這個賭石沒有漲過的人,體驗一下解漲的樂趣。

還沒來得找顧銘幫忙。

不過他現在覺得顧銘不幫他這個忙也罷!!

一切的一切都要給他泡卡捷琳娜讓路。

所以他才毫不猶豫講出顧銘喜歡賭石的事情。

只是結果……

他後悔把這個事情告訴卡捷琳娜了,因為他看到卡捷琳娜一臉驚訝的模樣。

這反應,跟他當初一模一樣,熟悉的氣息撲面而來。

同時,他還知道卡捷琳娜接下來的反應。

果然,跟他一樣,第一反應就是不信,不通道:「有這種事情?」

衛宇苦著臉說:「這件事網上有關報道很多,琳娜小姐要是不信,可以上網搜一下。」

「手機。」

卡捷琳娜用娥語說。

保鏢把手機遞給卡捷琳娜,她快速在網上搜索起來,很快就找到有關報道。

《華國最年輕的翡翠王。》

《華國史上最強翡翠王。》

這兩篇報道和上面的配圖,足以證明,顧銘翡翠王的身份。

對此,她只有兩個字送給顧銘,「牛~逼。」

越來越好奇了,她繼續問:「你還知道什麼? 就當我們從沒認識過 有沒有他給人占卜的事情?」

衛宇臉皮不受控制的抽搐了一下,因為他突然想到,顧銘憑什麼接近卡捷琳娜了。

無恥!!

無恥至極。

居然打著替卡捷琳娜算命的旗號接近別人,他……他好羨慕!! 搭訕有妙招,他也是服了顧銘。

很好奇顧銘給卡捷琳娜算了啥,但他不敢問。

同時,他也不想回答卡捷琳娜的問題,因為這是一個令人傷感的話題。

他推遲說:「琳娜小姐,你網上查吧!網上也有相關報道,很清楚,無需我多講。」

卡捷琳娜又開始網上查了起來,不多時,就把相關報道找到,開始津津有味的看了起來。

看過之後,她開始有點相信顧銘剛才說過的話了。

「神奇的男人。」

卡捷琳娜跟顧銘聊下的意願前所未有的強烈。

至於衛宇……

她看著衛宇說:「好了,這裡沒你的事情了,你走吧!!」

「卸磨殺驢?」

衛宇可憐兮兮的看著卡捷琳娜,一副我這麼聽話,給我個機會好不好的模樣。

「請他離開。」卡捷琳娜用娥語命令道。

保鏢向前一步走。

衛宇嚇得一哆嗦,趕緊說:「我這就走,這就走。」

他轉身離開。

離開時,不甘心的看了顧銘一眼,有種為顧銘做嫁衣的感覺。

顧銘深切的表示同情。

但,也僅僅是同情罷了。

還是那句話,他相中的女人,不會拱手讓給別人,衛宇有本事就來跟他爭,沒有本事,那就只能落得現在這般下場。

衛宇離開后,卡捷琳娜立馬問:「剛才占卜,你除了預知我父親重病,你還預知到什麼事情?」

顧銘說:「剛才我不都給你說了嘛,我就是你要找的人。」

「不信?」

卡捷琳娜搖頭,顧銘接著說:「過幾天你就知道了,現在我給你解釋也沒用。」

氣海幻化成的畫面,是最近發生的事情,他有理由相信,不出數日,這件事情就會發生。

甚至,他還料到,寶麗集團會把這件事情鬧大,讓所有人都知道他們跟他比醫的事情。

所以,他壓根不怕卡捷琳娜不知道,卡婕琳娜必然知曉。

兩大神醫,百億比醫,急需名醫給父親治病的卡捷琳娜能不來?

她必然忍不住來湊熱鬧的。

所以現在,他無需給卡捷琳娜多做解釋。

然而,卡捷琳娜有些不能接受,噘嘴說:「你解都沒有解釋,怎麼知道沒有用?你快解釋。」

顧銘服了,無奈說:「那你在網上搜百億比醫的事情。」

卡捷琳娜又開始搜。

結果很快出來。

她震驚了,抬頭,目瞪口呆的看著顧銘。

顧銘悠悠道:「如果我算的沒錯的話,不出數日,高麗人就會請神醫來跟我比試醫術,我要是贏了,應該能證明我就是你要找的人吧!!」

「你有把握贏?」卡捷琳娜問。

顧銘自通道:「我一定贏。」

卡捷琳娜愣了一下,然後才說:「你跟一般華國人的謙虛完全不一樣,很狂。」

其實她想說目中無人的。

但是仔細想了一下,忍了,因為萬一顧銘贏了,她說不定還真要邀請顧銘前往娥國替她父親治病。

不能得罪需要求他幫助的人,這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原則,不分國界。

顧銘無奈說:「我那不叫狂。」

「那是什麼?」

「實力不允許我低調。」

「……」

卡捷琳娜無語以對。

這還不叫狂?

顧銘這叫狂得沒邊了。

能說啥?

她只能說:「那我期待那一天你的表現。」

她覺得顧銘說得有道理,也覺得一定會有神醫來挑戰顧銘,不放過那一百億豐厚獎金。

甚至,她懷疑,她的委託人遲遲沒有找到厲害的醫生跟這件事情有關。

回報太豐厚了。

她們家族乃怕在有錢,也不可能拿出一百億給前往娥國治病的神醫當診金。

最多一億米刀,還得是治癒后,沒有治癒前,定金不可能超過一千萬米刀。

沒法比。

但是,這是她們家族能夠做到的極限,不是沒錢,而是不能讓醫生無休止的索取,如果對方這樣做,那她們只能不客氣了,文請不行用武請。

簡而言之一句話,有些人,有些醫生沒有說「不」的資格,不醫也得醫,出了問題還小命不保。

卡捷琳娜想得沒錯,確實跟這件事情有關,有些自命不凡的醫生,想試一試。

需要資本。

有些醫生在籌錢,但更多的醫生卻是在觀望。

高麗人不可能不去挑戰顧銘,他們都在等高麗人出手,想親眼看看顧銘氣功按摩究竟到了何種神奇地步。

高麗人可能贏,但他們覺得這個風險必須得冒,不能傻乎乎的拿著一個億去挑戰,得知彼知己才行。

不多說。

幾天後結果自然見分曉。

見卡捷琳娜暫時認可他,顧銘趁熱打鐵道:「琳娜小姐,該問的你也問了,該說的我也說了,現在我們是不是應該去喝一杯,慶祝一下我們相識、相知?」

「這也值得慶祝?」

卡捷琳娜在心裡吐槽顧銘,為了泡她什麼理由都找得出來。

能給機會?

機會是可以給的。

但,不是現在,得等顧銘贏了比賽以後。

所以,她說:「顧先生,現在慶祝你不覺得為時過早嘛?我覺得,等你贏了向你挑戰的神醫,到時候我再來給你慶祝也不遲。」

顧銘不死心說:「小小慶祝一下而已,不需要等那麼久吧!!」

卡捷琳娜起身,打著哈欠說:「我累了,要回屋休息,先走一步,顧先生你慢慢玩。」

卡捷琳娜頭也不回的離開,連顧銘的聯繫方式都沒有要。

不需要。

她現在已經知道顧銘的來歷,想要得到顧銘的聯繫方式,對她來講不是什麼難事。

現在,她才不想把她的聯繫方式給顧銘,不想一天到晚被顧銘騷~擾。

看著卡捷琳娜離去的背影,顧銘尷尬的摸了摸鼻子,結果不是很理想啊!!

有些臉紅。

要知道剛才他過來搭訕的目的是跟卡捷琳娜共渡良宵,結果,別說良宵,連人家的小手都沒有摸到。

丟人現眼,他都不好意繼續待在這裡,準備離開時,衛宇屁顛屁顛跑了過來。

第一句話,衛宇就是問:「怎麼樣?琳娜小姐最後怎麼說的?」

「你還好意思問我?」顧銘不爽的說。

衛宇不在意,熟絡道:「兄die,別那麼小心眼嘛,我最後不是幫了你大忙嘛,要不是我把你真實身份告訴卡捷琳娜,她能對你另眼相看?」

衛宇一副他不僅沒錯,反而有功的樣子,一副顧銘不再給他一粒培元丹都不好意思的模樣。

「需要你說?」 顧銘覺得,不需要衛宇說,他自己就可以讓卡捷琳娜在網上找新聞。

這種事情,他又不是沒有干過,輕車熟路。

然而,衛宇不這樣想,覺得是他說的,那就是他說的,事實如此,顧銘不能狡辯,也不能不認賬,必須把後面的事情告訴他。

衛宇一副顧銘不把後續事情告訴他,就不拿他當兄弟的模樣。

顧銘:「……」

他們能算兄弟?

江爺夫人要離婚 他說是,恐怕衛宇都不信。

說白了,衛宇就是給他一個賣他面子的理由。

可惜,這面子他不想賣,拿出剛才卡捷琳娜對他的態度,起身,打著哈欠說:「衛少,我累了,回屋休息去了,你慢慢玩,玩開心。」

說完,他離開。

衛宇不死心,跟上,一邊走一邊說:「顧先生,別這樣,說說,進展如何了,給兄弟我交個底,要是琳娜小姐對你有意思,我就不跟你搶了,把琳娜小姐讓給你。」

顧銘:「……」

讓,那也得衛宇有實力跟他爭才行。

他的實力,完全可以吊打衛宇,真心不怕衛宇跟他爭。

所以,他說:「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衛少要是也喜歡琳娜小姐,不用在意我,儘管去追求,我們公平競爭。」

「公平?」

衛宇笑了,在心裡嘲笑顧銘,他們這是公平競爭嗎?他覺得,他們之間的競爭一點都不公平。

這源自他們的優勢不同。

他最大的優勢是家室,顧銘最大的優勢是本事。

在普通女人面前,家室的優勢大,畢竟現在最不缺的就是想嫁入豪門的女子。

至於本事,潛力股……

現在很多女人,可沒有那個耐心去等潛力股起來,她們要的是現在。

然而,他的家室,在卡捷琳娜面前就是個笑話,都沒有資格入卡捷琳娜的法眼。

這個時候,顧銘的本事依然有用。

換句話說,顧銘的優勢依然存在。

他沒有優勢,顧銘有優勢,他們如何公平競爭?這非明就是不公平競爭嘛。

「敢不算命嗎?敢不顯擺自己牛~逼的賭石本事嗎?」衛宇在心裡說。

至於嘴上,卻是不會講的,誰講誰傻~逼,因為只有傻~逼才會要求別人放著優勢不用,跟他公平競爭。

說白了,這個世界,沒有絕對的公平,只有相對的公平。

他一出生,就站在普通人無法企及的高度,充分體會到幹得好不如投胎投得好的好處,才不會傻乎乎的靠自己奮鬥,不接受家裡一點幫助。

他就是要耍他京都大少的威風。

在卡捷琳娜面前不行,那就是在顧銘面前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