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他就想起了上一次召喚貂蟬帶來的驚喜,這次也就聽從了系統的話,撕碎了劉備卡。

在場的人都是一驚,劉備?!

徐元他們這纔想起來,他們的隊長張謙是個養鬼師!

他最大的本事就是召喚他養的那些鬼出來作戰!

西淮王愣了,劉備?

他也是古代人,而且生前也聽說過東漢末年三分天下的事情,古代人嘛,尤其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大多會了解一些歷史。

劉備是誰他怎麼可能不知道?

所以他直接愣住了。

隨後一個散發着白光的光門出現在了張謙的背後,一箇中等身材的人影慢慢的走了出來。

光芒逐漸暗淡,劉備也露出了他的樣子,這是一個長得還可以的中年男人,國字臉,一副忠厚老實的五官,身上穿着一件金燦燦的繡着龍紋的軟甲,頭上戴着一頂金色的束冠,手裏拿着兩把金色的長劍。

“玄德在此!少年有何吩咐?”劉備看着張謙問。

“皇叔,請幫我殺掉這個傢伙!”張謙一指西淮王。

瑰冠 西淮王似乎有些怕了,握緊了長槍重重的退後了一步。

劉備卻臉色古怪的看着張謙:“怪哉,少年,我二弟的冷豔鋸爲何在你手上?”

“臥槽別管那些了行不?快幫忙啊!”

劉備臉色一正:“抱歉。少年稍待,玄德這就幫你解決此僚!”

說着他跨前幾步,擡起手中金色長劍一指西淮王:“受死吧!”

西淮王冷哼了一聲:“劉備,本王敬你是東漢末年一代皇室,所以不想與你爲敵!咱們井水不犯河水!”

“大膽!竟敢在朕面前自稱王?自尋死路!”說罷他挺起長劍就刺了過去,西淮王匆忙招架,又是一聲鏗鏘,劉備被擊退了,而西淮王還是穩穩當當的站在原地。

西淮王愣了一會,哈哈大笑起來:“虧本王還以爲你貴爲一方皇室,肯定本領高強,卻不想也和這個狂野小廝一般外強中乾!也罷,一起去死吧!”

“臥槽!他果然是個弱渣!”張謙在心裏狂叫道:“一點卵用都沒有,快給我叫黑白無常出來!”

徐元他們也本以爲劉備很厲害,結果一看被人家西淮王輕輕鬆鬆打發了,頓時一陣絕望。

隊長啊隊長,別玩了,快把呂布召喚出來吧!再不把他弄出來咱們就死定了啊!

系統樂了:“彆着急,慢慢往下看。”

劉備被擊退了,踉蹌了幾步才站住腳跟,擡起頭冷冷的看着西淮王:“自玄德建立蜀漢,定都蜀川以來,玄德從未自誇武技超人,都是靠着麾下將領兄弟聚力相助,玄德才得以鼎立一方。”

“所以,玄德自是無能,但玄德有一衆足以交付性命的將領兄弟!”

“哈哈哈,說白了你還是一個無能之輩!你們蜀漢也不過是一羣烏合之衆!要不然怎麼那麼快就被滅國?哼哼休要廢話了,受死吧!”西淮王挺起長槍,擡腳就要往這邊衝!

劉備不避不讓,冷然傲視西淮王:“玄德非爲英豪,但玄德麾下無一酒囊飯袋!膽敢藐視我蜀漢基業者,玄德必誅之不留!”

說到這他猛地提高了音量發出了大吼:“五虎上將何在!”

‘通!通!通!通!’連着四聲爆響,張謙的背後出現了四個閃光的圓形光門!

四個人影齊齊出現!墓室內剎那間鬼哭狼嚎,衝宵的鬼氣滔天駭地,幾乎讓人肝膽俱裂!

這四個人裏面其中有兩個張謙很熟悉,那就是趙雲和黃忠;再看另外兩個,其中一個身材非常強壯,滿臉橫肉,絡腮鬍子像鋼針一樣根根乍起,棵露着壯碩的胸口,手提一杆蛇刃長矛,正是傳說中的燕三爺-張飛!

另外一個身材修長,一頭黑髮無風自動,面容白皙極其俊美,甚至比趙雲還要英俊挺拔一點,手持一柄虎頭吞口、寒光凜冽的長劍,正是傳說中的錦公子-馬超!

“五虎上將在此!何人敢在此放肆!”四個人齊聲呼喊,他們的聲音竟然像驚雷一般駭人,聲勢無比浩大!

西淮王驚得原地一個大剎車!

他那個小妾白衣女鬼也嚇得差點魂飛魄散!

五虎上將?!

這怎麼可能!

西淮王握着長槍的手甚至有些微微發抖了,這四個人的鬼氣太驚人了,用驚天動地來形容也絲毫不誇張!

徐元他們傻了,呆呆的看着這出現的幾個人,甚至連嘔吐都自動停止了!

蜀漢五虎將!

我的天!

隊長!你他媽到底還有多少壓箱底的絕技?!

“哈哈,我沒騙你吧!”系統得意的笑道,“跟你明說吧,鬼雄卡有一個特殊功能,那就是緣分觸發。凡是和鬼雄卡相對應的鬼雄,在召喚出來以後都有可能觸發和這個鬼雄相關的緣分,隨機觸發。”

“那趙雲和黃忠都是五虎將,爲什麼他們沒有觸發過呢?”張謙不解的問。

“那是因爲他們本身是五虎將,和其他五虎將的地位是平等的,沒有命令五虎將其他人的權力。劉備不一樣,他不但可以觸發‘五虎上將’,還可以觸發‘桃園三義’,當然了,也有其他的緣分,我就不多說了,給你留個懸念。”

“好吧,我服了!”張謙終於露出瞭如釋重負的笑容,“我收回那些對他不敬的話。但是我有個疑問,關羽呢?爲什麼只有這四個人?關羽去哪了?” “關羽…”系統沉默了一下,“他已經不是鬼雄了,鬼雄卡的力量不足以把他召喚下來。”

“不是鬼雄?什麼意思?”

“這個以後再跟你說吧,先解決這個西淮王。”

張飛這時候也注意到了張謙,眉毛立刻立起來了,手中丈八蛇矛一指:“小子,你是何人?爲何有我二哥手上的冷豔鋸?你這不知恥的小賊!難不成是盜了我二哥的兵刃?!”

他真是像傳聞中一樣是個暴脾氣,問着問着就握緊長矛打算衝過來了。

“三弟!不得無禮!”

“翼德將軍!不可無禮!”

劉備、趙雲和黃忠同時說道。

張飛剎住腳,一臉懵逼,你們幹嘛?這小子誰啊你們仨居然同時喝止我?

劉備冷着臉說:“方纔,此人辱我蜀漢基業,分明是不把各位將軍放在眼裏!且與我拿下此僚!”說着他揮動手中長劍一指西淮王。

西淮王更是懵逼,他甚至都沒搞清楚狀況!

“哇呀呀呀!惡賊受死!”張飛哪裏忍得了這個,提着丈八蛇矛就衝了上去,對準了西淮王就是一記猛刺!

西淮王趕緊揮動長槍格擋張飛的長矛,這一記重拼,倆人不相伯仲,各自倒退了好幾步。

張飛臉都紫了:“好賊,有些本事,再吃你爺爺一矛!”

西淮王害怕了,他真的害怕了!

蜀漢五虎將的傳說就算是聾子瞎子也肯定都知道,傳聞中這五個人實力都差不多,然而光一個張飛就能和他拼個平手,如果其餘三個一起上的話…

但是他肯定也不能逃走,這是他的陵墓,相當於他的家!作爲一代王侯,他怎能扔掉自己的家逃走?

“且慢…”他剛說了兩個字張飛的長矛就砍了過來,他只能再次抵擋!

趙雲和馬超隨後加入了戰團,西淮王立刻陷入了苦戰!

而且還有一個黃忠待在陣後一直放箭!

張謙可算見到趙雲和黃忠的真實實力了。

從攻擊強度、速度等等各方面來看,張謙默默地在心裏做了一個比較,他感覺這兩位名將的本體實力差不多得是鬼雄卡召喚出來的分身的十倍左右。

從這點來看,這些卡片真是雞肋,不過那個特殊功能‘緣分’倒是真好使!

先是貂蟬弄出來呂布,之後又是劉備弄出來五虎上將!張謙不禁開始幻想,要是趕巧了能買個虞姬,豈不是直接就能把項羽給弄出來了?

到時候再問項羽要個專屬鬼雄令….

我的天!那時候真的就可以橫着走了,項羽啊,鬼雄武力排行榜第一啊!

“這個可能性很小。”系統說。

“爲什麼?”

“祕密。”系統說。

西淮王被打的狼狽不堪,盔甲上插滿了箭支,他用力揮動手中長槍逼退了幾大將軍,大吼道:“人字俑,給我上!”

人字俑得到了命令,烏央烏央的衝了上來。

但是這些雜兵怎麼可能會是五虎的對手?

張謙等人都可以完爆它們,只不過它們死後留下的屍瘴太過霸道所以張謙他們纔會扛不住。

但是五虎不是人,他們是鬼雄,屍瘴對他們完全不起作用!

柯小玲終於緩過勁了,摸出了幾顆藥丸說:“大家…趕緊吃下去!可以緩解屍瘴的毒性!”

衆人趕緊拿過來吃了下去,很快臉色就好多了,但是隨着被斬殺的人字俑的數量越來越多,屍瘴的濃度越來越大,他們逐漸又有些扛不住了。

“皇叔。”張謙看向劉備:“張三爺力大無窮,能不能麻煩他打開這幾道墓門散散屍瘴?”

“好說。”劉備一抱拳,大聲呼喊到:“三弟,打開墓門散散屍瘴!”

“好!”張飛甕聲甕氣的回答了一句,揮起丈八蛇矛一下子砍翻了五六個人字俑,大步走到石門前,憋得臉紅脖子粗,推開了一道石門。

石門一開,屍瘴就涌了出去,再加上墓室裏空間本來也挺大,這些人也就沒那麼難受了。

西淮王終於憋不住了,再這麼下去他肯定凶多吉少,於是咬了咬牙:“魁浩、魁龍何在!”

轟隆隆,兩扇石門轟然開啓,兩個身穿古代盔甲的壯漢殭屍手持武器帶着大票人字俑走了進來。

“王爺!”

“上!”西淮王一指正在人字俑方陣中大殺特殺的五虎。

魁浩和魁龍舉起武器率領着各自麾下的人字俑就衝了上去。

西淮王下了血本了!

他是古代一個未名的王爺,割據一方,一直幻想着有一天能統御天下,但可惜中道病逝。在死前,他將自己和自己的部下以及很多的士兵都埋葬在了這片風水寶地,然後又特地請人施加了祕術讓自己變成屍靈王,目的就是等有一天,自己可以以屍靈王的身份重見天日,帶着麾下軍隊橫掃江山。

但是萬萬沒想到會有這麼多人來搗亂!

陵墓是他成爲屍靈王的至關重要的條件,如果拱手讓人那他的努力就全部白費了,所以哪怕有一絲希望他也不會放棄,一定要死戰到底!

這些跟在自己身邊的虎將也不留了,全衝上去,只要能扛過今天,大不了以後當一個光桿司令也行!

但是,他低估了五虎上將。

蜀漢五虎將,名震天下!別說其他名將,就連呂布也萬萬不敢和他們過招!如果只是一個兩個,那麼呂布自然不會害怕,如果五虎齊上陣,那呂布也只有落荒而逃的份!

哪怕現如今沒了關羽,這四個人也絕對足以橫掃西淮王陵了!

張飛用了十招就把魁浩斬成了兩片;馬超用了六招,再加上黃忠的五箭,魁龍也徹底死亡。

西淮王仰天長嘆:“天亡我!”然後就握緊了長槍做出了最後一搏。

但這注定是螳臂當車。

……

‘噹啷’一聲,西淮王的長槍掉落在了地上,他也癱倒在地,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氣。

那個一直躲着的白衣女鬼終於露面了,急急忙忙的就要飄過來,趙雲一挺亮銀槍:“滾開!”

女鬼大聲說:“別,別,不要擊散我!少年,請你饒我一次,我寧願以後爲你當牛做馬!”

“明月!你!”西淮王顫顫巍巍的指着女鬼。

“哼,沒本事的窩囊廢!虧你還天天耀武揚威自稱是什麼西淮王爺,結果卻是這麼不堪一擊!”白衣女鬼惡狠狠的說,“想當年我風華正茂,你卻非要弄死我讓我給你陪葬!我恨你入骨!”

張謙慢慢的走了過來:“行了,你們別吵了。”

女鬼轉臉看着他,臉上全是歡快嬌羞的笑容:“少年,奴家希望能留在少年身邊服侍,奴家的各種技藝都是很好的哦~”

“你啊,”張謙笑了,“光長相就不過關!”

說罷,他拿出了封魔瓶。 西淮王被吸魂之後,他那龐大的身軀就像一坨爛泥一樣癱軟了下來,隨着他的消亡,這些人字俑也像是失去了動力的木偶一樣癱倒在地,一道道白色的霧氣從它們頭頂鑽了出來。

“西淮王死了,這些人字俑的力量源泉也消失了,他們一直被囚禁的靈魂也可以自由了。”系統和左長飛同時說。

張謙重重的嘆了口氣:“唉,這些可憐人!”

“是可憐。”左長飛有些失神:“古代的統治者們,爲了自己一己之私,禍害了這麼多的人,他們真是罪該萬死!”

“嗯。那是。”張謙說着,快步走到了墓室中央的位置,舉起封魔瓶,一股巨大的吸力從封魔瓶中涌了出來,這些原本飄飄蕩蕩的幽魂立刻開始嗖嗖的往封魔瓶裏鑽。

我非常同情你們,但是不好意思啊,我也需要提升實力啊! 冷先生,請戒色 張謙心說。

要是一個兩個的幽魂,提供不了多少能量,放了也就放了,但是這成百上千的幽魂豈能放過?

“你這傢伙。”系統樂了:“嘴上悲天憫人,實際上心黑的不得了啊你。”

“拜託,我和他們非親非故的,現在我解救了他們,他們就應該報答我。”張謙撇了撇嘴,“這是天經地義!”

“哈哈,強盜邏輯,不過我喜歡!”系統哈哈大笑:“你總算開竅了!”

五虎集合到劉備身邊,都在用着一種略帶恐慌的眼神看着張謙。

馬超遲疑了一下,小聲問劉備:“主公,此物…難道是?”

劉備沒回答這個問題,而是說:“你且問問子龍和黃將軍吧。”

趙雲和黃忠都保持着沉默,張飛憋不住了:“大哥,趁他現在還很弱小,不如咱們…”

一聽這話,不止是劉備,就連趙雲和黃忠都變了臉色:“萬萬不可!”

“三弟!休得再胡說!”劉備的臉沉的像鍋底。

“那我不說了便是。”張飛嘟囔着。

“你們且記住,此人萬萬不可得罪!”劉備竭力的壓低了聲音,沉聲說:“此時正是好時機,須得趁現在與他交好,否則…”

“末將遵命!”四人齊聲答道。

劉備點點頭,對張飛說:“三弟,方纔你話語間得罪太多,你且與他好生道歉!”

張飛一臉的不情願,但還是走到志得意滿的張謙面前甕聲甕氣的說:“少年,適才翼德言語間多有得罪,還望勿怪!”

張謙一愣,隨後笑道:“啊,三爺不用客氣。我沒往心裏去,嘿嘿。”

封魔瓶裏足足吸收了一千多的幽魂,再加上西淮王、魁龍魁浩它們,這次簡直是大豐收,他不高興纔怪。

張飛擡頭看着他,表情有些錯愕,似乎是沒想到他這麼簡單就能饒過自己。

張謙拍了拍張飛的肩膀,熱情的說:“來來來三爺,我還沒好好謝謝你們呢!”

說着他和張飛一起走到劉備等人的面前。

“皇叔,這次多謝您幫忙解圍!還有各位將軍,真的非常感謝!” 神醫廢柴妃:鬼王,別纏我 張謙一臉的敬意。他就是這個性格,雖然不知道什麼原因,召喚出來的不管是什麼都對他言聽計從,但是該有的尊敬他一直都有。

劉備趕緊抱拳說:“少年客氣了!”

其他四位將軍也趕緊跟着還禮:“少年請勿多禮,折煞我等!”

“皇叔,各位將軍,我有一個小小的疑問。”張謙說,“不知武聖關二爺爲何沒來呢?”

劉備和五虎臉上的表情一變,面面相覷了一眼,都沒說話,最後還是劉備尷尬的笑了笑說:“這個…這個問題請恕我們不能回答,您可以問一問…”

說到這他臉上的表情再次變化,就像想起了什麼很恐怖的東西一樣咳嗽了好幾聲:“少年,此間事了,請容吾等先行告退了。”

張謙皺了皺眉毛,你這是咋了?

但是他也沒再多問,恭敬的抱拳一還禮:“麻煩諸位了。另外,子龍將軍、黃將軍,多謝您二位一直以來的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