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可奈何之下,匈奴人選擇投降!

不投降只有死。

收繳俘虜、戰馬、兵器,一切有條不紊展開。

殺到上谷的20萬匈奴鐵騎全軍覆沒。

雁門關、上谷均獲得大勝,以少勝多的勝利。

。 第二百六十五章報告會通告

返回辦公室

秦元清的電腦提醒有新的郵件。

郵件?

秦元清的眉毛微微挑了挑,握着鼠標點了一下,打開郵件。

郵件是克雷數學研究所發送來的,發送郵件人是克雷研究所,在郵件中,克雷研究所先是對他的工作表示了驚訝以及禮節性的感謝,同時提出了一個請求。希望他能夠以報告會的形式,向國際學術界展示他的證明思路。

最後還說如果沒有精力籌辦的話,克雷研究所很樂意替他分憂。

秦元清不屑一笑,開玩什麼玩笑,還讓克雷研究所幫忙籌辦,這幾年水木經歷幾次大型學術報告會,水平可是鍛煉出來了,上次哥德巴赫猜想學術報告會,可是有數千人,水木大學照樣籌辦的很完美。

1998年商人蘭頓·克雷和哈佛大學數學家亞瑟·傑夫創立克雷研究所,蘭頓·克雷資助,目的在於促進和傳播數學知識,給予有潛質的數學家各種獎項和資助。

2000年5月24日公佈的千禧年大獎難題,更因爲對於七道問題給予高額的懸賞,只要解答任何一題的人就可以獲得克雷研究所一百萬美元獎金。這讓克雷研究所聲名大噪,畢竟數學家別看計算能力牛逼得一塌糊塗,一個個算式、圖形可以讓普通人看得懷疑人生,但是絕大部分的數學家其實都是苦哈哈的,收入的主要來源就是學校的工資以及講座的報酬、出書的稿費。可是要知道不管是講座、出書,那都是著名數學家的待遇,而且哪怕是著名數學家,其實也都沒有多少錢,這一百萬美元獎金絕對是絕大多數數學家一輩子財富積累都沒有這麼多。

可是這是對於其他數學家,這裡面並不包含秦元清,這點錢秦元清根本就不放在眼裡。

秦元清甚至對於給克雷研究所回信的興趣都沒有,直接關閉了郵件,隨後閉上眼睛查看着系統:

宿主:秦元清

年齡:24歲

情商:115

智商:225

身體素質:10級(1/100)

技能:《高級唱功》、《顏真卿字體》、《吉他精通》、《高等程序精通》、《高等架構精通》、《高等計算機精通》、《瞬間記憶》、《百毒不侵》

取得的榮譽:高考滿分狀元、CMO金牌得主、IMO金牌得主、4次國家自然科學獎一等獎、拉馬努金獎、沃爾夫數學獎、兩院院士、菲爾茲獎、陳省身數學獎、晨興數學獎、3次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特等獎、

專業屬性:

數學:15級

物理:14級(800000/1000000)

化學:12級(2000/10000)

生物:12級(3000/10000)

再看系統右上角的學習幣:35000

上次在大型科研基地,秦元清可是花了不少學習幣,方纔短短二個多月就幫助科研基地的團隊攻克那麼多難關,經過這段時間爆肝,終於將學習幣漲到35000。

當然最讓秦元清開心的是,經過攻克楊·米爾斯理論、強電統一理論,他的數學終於達到了15級,可以說在中級系統中已經是滿級了。這也代表着華夏在數學達到了地球的巔峰,是可以和牛頓、高斯等人掰手腕了,等着後面他的著作不斷增加,註定將代表着數學的一座高峰,怎麼繞都繞不過。

實際上世界可能還感受不到,華夏感受已經很明顯了,高中的教材、大學的教材裡面,秦元清已經是每個人翻數學書必須得看的。

這幾年華夏數學教材、相關書籍,最經常出的就是修訂版,而這也讓很多人收益。

畢竟以前的數學書籍,很多翻譯過來並不對,也許只是一小部分沒翻譯對,可是就是這麼一小部分,卻代表着邏輯的缺陷。甚至有的文章、公式翻譯過來,完全就是一個坑,也不知道是因爲當初翻譯水平有限,還是某些組織有意爲之的,如果是後者,那麼其心可誅!

秦元清再看物理,物理距離滿級差距也不大了,也許哪一天就拉滿了。

“不錯,這次研究楊·米爾斯理論大豐收!”秦元清很滿意,這一次攻克楊·米爾斯理論、強電統一理論,讓秦元清獲得了25000學習幣,可以說是從獲得系統到現在獲得獎勵最多的一次。

也由此可見,這一次的科研成果,確實超越了以往歷次成果,哪怕是證明哥德巴赫猜想都比不上。

5月26日,距離秦元清宣佈解決了楊·米爾斯理論、強電統一理論已經過去9天,距離五篇論文刊印過去8天!

很多人都說,三哥家將像華夏那樣快速發展,不用五年就可以超越華夏,三哥將創造遠超華夏的經濟奇蹟。

秦元清暫時沒有打算開啓新的課題,打算休息一段時間,甚至於他批准兩個研究院這一學期長達7天的福利假,組織集體旅遊!

這也是院裡的福利,每個學期都有3~7天的旅遊假期,旅遊可以是團體的,也可以自己選擇,每人7000塊錢費用,相當於一人一天1000塊錢的費用,也可以帶家屬,但是費用得個人掏。

這一次旅遊假期,秦元清並沒有打算跟着大家去旅遊,而是準備回家一趟。

春節沒有回家,秦元清也有些想家了。

5月30日,在徵求秦元清的同意後,水木大學正式發佈對外公告,將於6月15日在水木大學舉行楊·米爾斯理論、強電統一理論學術報告,時間爲期3天!

而水木大學也邀請著名的數學家、物理學家參加會議,比如威騰、德利涅、費佛曼、法爾廷斯、丘成桐、陶喆軒、懷爾斯等名聞世界的數學家,以及還有像楊老、鄧肯·霍爾丹、戴維·索利斯等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

收到水木大學親自邀請的,都將由水木大學安排好住宿,餐飲、報告會的座位,至於其他不邀而來的,水木大學可就不負責。

就是如此,單單邀請的就有七百餘位科學家。

報告會將安排水木大學剛剛啓動的大禮堂,這個新的大禮堂可以容納二千六百個座位,每隔一段距離就有液晶屏,是目前華夏最先進的大禮堂。

秦元清的這次報告會,將是大禮堂啓用後第一次應用,自從通知一發,水木大學就安排技術人員對大禮堂進行檢查,確保工作萬無一失。

畢竟公告剛剛發出後,水木大學就接到了上百個媒體的申請,最後挑選了七家媒體進行現場直播,到時候學術報告會將是全球直播報道,影響力太大了。

經過將近半個月的發酵,連續有數家科研機構對於其中第一篇論文解的存在性證明給予認可,可以說第一篇論文基本上獲得了數學界的認可。

“該死,終於發佈了公告麼,6月15日,很好,剛好這段時間我沒有什麼事情,剛好去參加這次報告會,見證歷史!”

“雖然沒有獲得水木大學邀請,不過這場數學界、物理學界的盛會,豈可錯過,錯過了將是我一生的遺憾!”

“真是羨慕威騰教授,收到了邀請!”

“出國十三年,沒想到國內有學者作出這麼大轟動性成果,也許當年我的決定是錯誤的!”

“出國留學八年,該學的都學得差不多,是時候回去了!”

一個個數學領域、物理領域的學者紛紛訂往前往華夏京城的航班,只想趕上這場盛會,哪怕來回機票、住宿都是開銷不菲,但是此刻沒有哪位學者會覺得心疼。

而伴隨着影響力,卻是勾起一批出國的學者、技術人員思鄉之情,下定決心回國發展。

當年他們抱着對國外美好的嚮往,出國留學,見到了發達國家的繁華,他們被震撼了,然後選擇了拿綠卡,違背公費留學的合同,哪怕揹負罵名也在所不惜。一開始他們覺得有着豐厚的薪水,美麗的別墅,出行有私人汽車,生活非常的美好。可是時間久了,他們發現自己與美利堅的社會格格不入,哪怕都是說着英語,哪怕自己勤奮,但是別人會歧視你,連黑人都敢鄙視你,學生會公然嘲笑你,升遷機會比別人少,甚至一些科研項目人家會以保密性拒絕你。要是晚上比較晚回家,那麼也許就有個黑人拿着槍在路上攔下你,搶了你身上的所有東西,將你暴打一頓。

格格不入,你想融入別人都會拒絕你,孩子讀書在學校倍受欺負,而原因是你是黃皮膚的!

他們回頭看,才發現曾經貧窮落後的祖國,已然完成了工業化,經濟一躍成爲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高樓大廈遍地,他昔日看不起的同學,要麼成爲億萬富翁,要麼成爲部門領導,要麼已經是學術帶頭人,而自己依舊只是普通的研究人員。 萊克特的面容凝固了幾秒,而後綻現出更加猙獰可怖的笑容:「很好。」

維拉克強裝鎮定地瞪著萊克特。他絕不能妥協,絕不能放棄抗爭,但這麼做了並不代表他的內心並不畏懼。

剛剛他已經見識到了萊克特的手段,更何況那還只是冰山一角。審訊室里這麼多刑具,萊克特又是個徹頭徹尾的瘋子,他認真起來哪怕只是挨個給維拉克上一遍,維拉克有三條命都不夠受。

「其實對我而言黃金根本不算什麼,那隻不過是我父親把我安排過來的目的之一,我願意幫他做,也無非是因為這樣可以順理成章地拓展我的愛好。」萊克特走到審訊桌前,開始撕扯紙張,「我缺的不是錢,而是像你這樣不可多得的玩具。所以,你拒絕合作正合我意。」

「玩……具……」

「對!很優質的玩具!」萊克特站在很奇怪的角度列舉著維拉克身為玩具所具備的優點,「你和我在同一個地方長大,和我一樣養尊處優,但在性格上卻又和我截然不同,折磨像你這樣的人實在是太有趣了。」

維拉克不知該說些什麼,現在顯而易見,萊克特又要準備新的折磨手段。

只要自己不屈服,萊克特就會不斷變本加厲,但如果自己屈服了,更是死路一條。

「呼……」維拉克顫抖著吐出一口冷氣。

他擔心自己堅持不下去,死在了酷刑之中。比起經受難以計數的痛苦,不成人樣地死去,早點死說不準更好。

但是,萬一堅持下去了呢?

「這才剛剛開始,再堅持堅持……」

維拉克心道。

最起碼,還有那萬分之一的可能。

「不知道你有沒有研究過心理學,越是難做到的事情,達成之後的成就感越強。」萊克特拿著紙來到審訊室一邊,用水浸濕了紙張,「我很希望你的閾值高一點,這樣征服你之後我的愉悅感也會更高。」

每說一句話,維拉克的下巴、鎖骨處都會被被叉子戳出傷口,他也著實沒什麼好說的,就乾脆默默聽萊克特說著瘋言瘋語。

很快,萊克特捏著張濕潤了的紙走來,將之蓋在了維拉克的臉上:「這個很好玩,我先和你分享這個。」

濕潤的紙張貼在了維拉克的臉上,堵住了他的鼻子、嘴,令他難以呼吸。

他忍著叉子刺傷下巴的痛,稍稍張開了些嘴巴,吹著氣,同時伸出舌頭頂著紙張。

萊克特饒有興緻地觀賞著維拉克用各種各樣的手段爭取呼吸空間:「三重摺磨,感覺怎麼樣?」

維拉克沒空應答,叉子扎進了他的下巴,還隨著他每一次呼氣不斷刺深,刺激得他更清醒,身子一個勁的哆嗦。

「呼!」

隨著他一次猛烈的呼氣,紙張被吹在了地上。

「求生慾望很強烈。」萊克特由衷地為維拉克鼓著掌,「那麼,現在你是否願意合作。願意的話,我就把你放回去,明天等你的好消息。如果你還是拒絕,局面會比剛剛還要糟糕很多,且沒有後悔的餘地。」

維拉克從萊克特眼裡看出了期待,萊克特仍然期待他拒絕。

他很累。

仰著腦袋許久,脖子酸痛無比,但他根本不敢動,僅是剛剛吹掉紙張,就已經讓雙頭叉深深嵌入到了他的血肉里。

手指也不知是斷了還是怎樣,他只莫名清楚手指腫了起來,至於痛、麻這些,都已經無法感知到了。

第一天的折磨就如此慘烈,維拉克不敢想以後,甚至他覺得自己只要答覆『拒絕』,連今天都撐不過去。

可,難不成要同意嗎?

同意了又能怎樣?自己妥協,苟延殘喘一天也根本問不出來基汀的秘密,到時候處境比這還要糟糕。

根本沒有選擇的餘地,留給維拉克的只有硬著頭皮走下去。

「拒……絕……」

「好!」萊克特就等維拉克這句話,他興奮地大步走到一邊,這次直接三張紙疊在一起浸濕,然後蓋在了維拉克的臉上,「我們說好的,這次沒有後悔的機會,所以你要麼活要麼死,不可以中途停止。」

三張濕潤的紙加在一起,根本不是吹氣就能吹開的,更何況雙頭叉限制住了維拉克,他連呼氣都只能呼出一小口。

「呼!呼!」死亡威脅再次襲來,維拉克擺動雙腿,奮力吐出氣,嘗試推開紙張。

聽到維拉克在呼氣,但紙張紋絲不動,萊克特露出笑容。忽然,他想到了一個更好的點子:「我中午再回來看你的話,就能保持一上午的期待了。讓我猜猜到時候我看到的是活的你,還是冰冷的屍體……」

萊克特真離開的話,維拉克就算後悔也沒用了,他要麼自己掙扎開,要麼就只能被活活憋死!

「嘭!」審訊室厚重的門關上,萊克特離開了。

維拉克根本無心管他,窒息感讓他胸口很難受,他控制不住地扭動身子,腦袋左右晃動。

「呼!呼!」

任由他吹氣,紙張就是穩穩地貼在他的臉上。

要死了。

維拉克心想。

他用了所有辦法,紙張依然紋絲不動。

憋氣已經超過一分鐘,想呼吸的慾望蓋過了一切,不適感更令他的腦子一團亂麻難以冷靜下來。

真的要死了。

好難受。

好痛苦。

手指已經沒了知覺,下巴胸口的血一再地流淌,維拉克從未想過自己有一天會經受這樣非人的折磨,更沒想到這竟是他自己做出的選擇。

「呃……嘶!」維拉克付出雙頭叉刺穿他下巴的代價,張開了半張嘴猛地呼出一口氣。

紙張還是不動!

絕望之際,維拉克咬住了紙張。

嘴巴快速張合,雙頭叉也不斷刺進來刺出去,他一點一點地把紙張扯進了嘴裡。

在生存的本能之下,疼痛原來可以如此微不足道。

雙頭叉把維拉克的下巴刺出了個血洞,他變得毫不在意,將紙張盡數塞進嘴中。

「噗!」維拉克側過腦袋將紙從嘴裡吐到了地上。

「呼……呼……」

兩分三十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