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熱的風暴剛剛平息,又是一波炎風迎面襲來,吹得白墨和夜曦淚流滿面;聽得出來,夜冥的聲音完全是咆哮出來的,看來也已經拼勁了全力。

火焰風暴中心,夜冥身周的火焰一股腦地湧向了他手中的鬼泣,血色的雙目在瞬間變成了深邃的黑暗,死死地盯著亢燭龍的臉。

「鏘」妖刀詭異地一顫將大戰刀彈開,亢燭龍看到夜冥突然變色的眼瞳,也是微微一驚,就是這麼短短的剎那,鬼泣已經自上而下斬來,刀影夾帶著炎熱的氣流驚醒了亢燭龍,但此刻他已經來不及防禦了,他的正面完全暴露在了夜冥的妖刀之下。

「噗嗤」紅色的血光劃過亢燭龍的胸口,沒有流血,但他的胸口卻出現在了一條肉眼可見的傷口,而且正在不斷裂開。

「轟」兩人之間突然炸開,劇烈的氣流暴動起來,火焰席捲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龍捲風,將兩人吞噬在了其中。

下一秒,一道身影從火焰中倒飛而出,摔落在不遠處的地上,翻騰著再難起來。

「成功了?」因為只能朝著一個方向看,夜曦和白墨完完整整目睹了夜冥斬殺亢燭龍的全過程,雖然不知道最後為什麼會爆炸,而且夜冥也被炸飛了出來,但是亢燭龍的胸口卻是被斬了一刀。

煙塵、火焰瀰漫在大廳中,紅色的魔法陣卻依舊沒有消失,「這是什麼情況?難道亢燭龍還沒死?這生命力也太強了吧!快趕上小強了!」

「能在這麼緊張的時刻說出這麼淡定的話,真不愧是夜王爺,小弟實在有些佩服。」白墨默默地吐槽著,對於此時的氣氛和夜曦的舉止,他已經不忍直視了。

塵埃落地,火焰的旋風也緩緩消散,紅色魔法陣的中心,一團火焰徐徐燃燒著,火焰中的人安然站在那裡,令夜曦三人的瞳孔不覺一縮。


「哈哈哈!小鬼,你是戰勝不了我的,老子我的武技無論是進攻還是防禦、無時無刻都會爆炸,被炸開的味道不好受吧,而且是那種無意識下受到的衝擊!」亢燭龍一步一伐走向遠處艱難站立起來的夜冥,他的身上燃燒著一層厚實的鎧甲,而剛剛夜冥在他胸口造成的那道傷痕竟然消失不見了。

一時間,夜曦三人的心開始產生了一絲絕望,「剛剛明明已經在他胸口開了一刀了,傷口呢?怎麼沒了!?」

「是《炎爆之術》!真是背到極點了,沒想到真的碰上了這種噁心人的功法!」白墨面色陰沉,「夜王爺,我們這次真的要完了。」

「什麼情況,小白,你別這樣嚇我行不行?」看不到白墨的表情,但從對方的語氣中,夜曦也感受到了絲絲不安。

「《炎爆之術》是一本火系功法,學過《炎爆之術》的人使用任何火系武技都會產生烈焰爆炸的效果,我在夜城的黑市中的確聽過這邊有個學習過《炎爆之術》的頭頭,沒想到會是亢燭龍!真是倒霉透了!」

那剛剛夜冥砍到的並不是亢燭龍的身體,而是他的火焰鎧甲?雖然夜曦接觸的人不多,但看到眼前的情況,也知道了現在形勢到底有多糟糕了,剛剛夜冥時在毫無防備下受到了這麼一擊,身體狀態一定是到達極限了。

「得想想辦法!不然我們三個今天都會死在這裡的!」夜曦沉聲說道,「這個魔法陣肯定可以用其他方法破解的!仔細想想!」

「現在能掙脫束縛只有兩個辦法,第一,亢燭龍死亡,第二就是個魔力遠勝於亢燭龍的人把陣法破開,但現在這兩種結果簡直不可能實現啊!」白墨的語氣近乎絕望,他們的魔力強度與亢燭龍相差太多,想要破壞陣法只能依靠外界的力量。

但是現在他們唯一的期盼就是不要再來黑市的增援了,哪敢奢求什麼強力隊友來拯救他們。

「小鬼!下地獄吧!」就在兩人糾結之際,亢燭龍已經揮起了他燃燒的大戰刀,氣勢洶洶,就像一個熊熊燃燒的火焰巨人。

夜冥站在原地,已經失去了反擊的能力,鬼泣橫至頭頂與戰刀相撞在一起,「轟」爆炸如期而至,夜冥的身影直接倒飛了出去,砸入了牆面。

雖然知道事情的走向,但夜曦的心裡還是「咯噔」了一下,充滿了憤怒,但卻無可奈何,心中滿是死期降臨的感觸。

「小鬼!接下來該你了!」亢燭龍陰笑著走向了夜曦,右手托著燃燒的戰刀,緩緩靠近夜曦,「這下總沒有人來救你了吧!」

亢燭龍話音落下的同時,夜曦就感覺頭頂傳來一陣炎熱的勁風,「這下真的要死了!」

「恩?」下一秒,亢燭龍停住了揮刀的動作,目光疑惑地轉向了賭場的入口處,那個方向,傳來一陣恐怖的魔力波動,黑暗的通道中,似是有一個光點正在徐徐綻放。 亢燭龍的注意力顯然已經從夜曦身上移開,整個人轉向了後方的通道。

通道深處,白色的光點越來越耀眼,下一秒,刺眼的光幕瞬間到達他們的跟前,白色光芒照到眼睛一陣刺痛,令夜曦閉上了眼睛。

「噗嗤」血肉撕裂的聲音傳入耳中,夜曦感覺有幾點黏濁的液體灑在了他的臉上。頂著白光緩緩睜開眼睛,亢燭龍高大的背影已經站在身前。

朦朦朧朧之中,夜曦依稀看到亢燭龍的背上,多出了一點東西;視線越來越清晰,當他抬頭確認的時候,才發現亢燭龍的左胸已經被貫穿了,一桿銀色的長槍直接刺穿了他的身體,鮮血從他背後的傷口流出,整個人已然僵直在了原地。

「青原藏?」夜曦怔怔地看著亢燭龍前面的人,滿臉充滿不可思議,腳下的紅色魔法陣正在緩緩消失,他的身體也重新獲得了自由,「你為什麼會來這裡?」

「噗」青原藏手腕一轉,將長槍從亢燭龍的胸口抽了出來,霎時鮮血迸濺,失去了支撐,亢燭龍壯碩的身形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我不來,你們都得死在這裡!」將銀色長槍背負在身後,青原藏瞥了夜曦一眼冷冷哼了哼,語氣中卻帶著幾分得意。

「剛剛那個就是《白龍吟》的第三式獨龍裂嗎?光屬性的武技果然速度驚人,快到連束縛魔法陣都沒有反應過來。」白墨突然從兩人的對話中插話,人卻蹲在了亢燭龍的屍體旁邊,雙手上下摸索,不停翻覆著他的身體,似是在尋找什麼。

亢燭龍被一擊洞穿了心臟,在怎麼堅強他也已經必死無疑了,夜曦可不信這個世界還有不靠心臟活著的人;不過在最危險的時刻,是青原藏救了他們三個,他卻不得不承認。

為什麼青原藏會出現在這裡?夜曦可不信青原藏剛剛就在賭場裡面,一直蹲在旁邊偷看,順手救了自己。

「我只是好奇,從學院一路跟了出來,已經在外面看你們戰鬥很久了。」感受到了夜曦打量的目光,青原藏聳了聳肩,表情也沒有大的變化。

「額,好吧。」夜曦無奈嘆了口氣,也許是因為出來的急切,所以並沒有注意背後有人跟蹤,不過也多虧沒有去注意,否則三個人真的要掛在這裡了,「這樣我就欠你一條命了,以後只要是在我能力範圍內的事,我一定會幫你辦到的。」

聽了夜曦的話,青原藏低頭躊躇了起來,片刻之後,抬頭看向了夜曦,「這個聽起來似乎不錯呀,那我以後也不會客氣的。」

「……」青原藏的回答讓夜曦有些吃驚,雖然自己並非隨便許下這樣的諾言,但對方的回復也太過於厚顏無恥了點吧,剎那間,青原藏那原本高冷的形象就在夜曦心中消失。

「好了,有話我們回去再說吧,黑市的人估計快來了吧。」白墨打斷了兩人的對話,樂滋滋地將一枚戒指丟入了腰際的口袋中,朝著另一邊夜冥走去。

此時夜冥才緩緩從地上站起來,身體虛弱,顯然在剛剛的戰鬥中受了不小的傷,和青原藏對視了一眼,沒有什麼話就將目光移開了。

「那枚戒指是什麼?」四人向外面走著,夜曦撇頭問向後面扶著夜冥的白墨。

「亢燭龍的空間儲物戒指,你要嗎?我可以給你,但裡面的東西我必需要收大份的。」白墨很明確地回應。

聽了白墨的話,夜曦看了眼一旁的青原藏,投去詢問的目光,對方直接將頭轉向了一邊,沒有理會他們。

「算了,我知道你們都是世家名門的子弟,破爛東西還是由我收著吧。」白墨咧嘴笑了笑,扭頭看向夜冥,「《炎爆之術》想要不?在戒指,就是亢燭龍修鍊的功法,你剛剛已經體會過功法的威力了,要的話我可以低價賣個你,誰叫你剛剛出了這麼多力呢。」

「沒興趣。」夜冥淡淡地應了一聲,聲音很輕,看樣子已經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四人一路小心翼翼前進,生怕出現什麼敵人,在行進數分鐘之後,終於安全地離開了地下街,看了眼天空,夜曦也沒想到竟然會耗費這麼長的時間,而且差點就死在地下了,還是怪自己的經驗不足,準備不夠充分。

三人里,就夜冥受了比較重的傷,夜曦和白墨就若有若無地出了點力,跟打醬油已無差別。「亢燭龍的武器拿來了嗎?」一到學院,夜曦就回頭看向白墨問道。

這也是計劃中的一部分,因為白墨將搜刮戰利品的任務給承包了去,所以拿武器的任務也順手推給了他。

「在呢,在戒指里。」說著,白墨講亢燭龍的戒指拿了出來,單手一捏一柄戰刀出現在了他的手中,「拿著這種東西在學院里亂逛不太好吧?你有空間儲物器嗎?」

「沒事,現在還是比武的時間,學員基本都在校塔呢。」說完,就拿著戰刀和他們分開了,直奔丑班的宿舍樓,熟門熟路,夜曦這次沒有再去理會一樓的管理,直接來到了水鏡玉的寢室。

「篤篤」敲了兩下門,依舊沒人開,夜曦就直接進了房間,屋內的擺設一塵不變,唯一不同的是水鏡玉正坐在床上疑惑地看向他;一身白色的紗裙,睡眼朦朧,難道是剛剛睡醒?


「咳!」夜曦故作正定地咳了咳,將藏於身後的大戰刀拿了出來,「這個你應該認識吧?」

看到夜曦手中的東西,水鏡玉朦朧的睡眼一下就瞪得大大的,充滿了震驚與不可思議,半晌沒說出一句話,這把戰刀她怎麼可能不認識,有很多次,她就差點成了這把刀的刀下亡魂。

「人已經死了,這下你就不用再想著報仇了。」

夜曦的話衝擊著水鏡玉的神經,她沒想到她的傾訴竟會換來願望的成真,原本的她都已經騰升出了暫時放棄的打算,沒想到事情竟然會這樣發展;看著面前總是掛著傻傻笑容的男孩,她就感覺像做夢一樣,眼眸發紅,淚水不自覺地在眼眶中打起轉兒來。

見到水鏡玉這種表情,夜曦也是愣了愣,「希望我這次是真的幫到了你,如果你認為仇已經報了,那麼希望你從今天開始能開開心心地生活下去。」說完,便欲移步走出房間。

「夜曦……」水鏡玉輕聲地叫了一下他,語氣中充滿了哭腔,令夜曦停住了腳步,「你為什麼要幫我,以你靈階五段的實力殺了他,一定付出了很重的代價吧?」

「沒有。」夜曦笑著回頭,只有夜冥受傷了,心裡順口就說出了這句話,不過沒有從嘴裡說出來,「我最討厭有女孩子在我面前哭了,所以你以後就不要在哭了。」

夜曦的理由,反而令水鏡玉的表情愣了愣。

微微點頭,剛要出門,似乎想到了什麼,「水屬性真的不是垃圾屬性,如果可以,我真想讓你看看我所知道的水的意志,不過,隨緣吧~」說完,夜曦變離開了房間。

看著半開半閉的房門,水鏡玉的心中一片空白,再看看靜靜躺在地上的大戰刀,一股莫名的背上湧上心頭,眼淚止不住地四溢而下。

「嗚嗚~爹!玉兒錯了!玉兒真的沒有怪你……玉兒,好想你!爹!……嗚嗚嗚……」走廊上,夜曦停下了腳步,回頭看了眼哭聲傳來的房間,默默地嘆了口氣,「希望這次是你最後一次哭了!」

……

地下街深處的賭場,經過激烈的戰鬥,這裡已經變得混亂不堪,不過現在的賭場里到處站滿了人,里裡外外不停地在搜索著什麼。

「老大,對方來人不多,但卻擁有很強的實力,據當時在場的賭徒說,是三個少年!」一個混混在一個二十齣頭的青年人背後畢恭畢敬地說道。

「好了,所有人都撤回吧,明天就會有人來接手這裡了,這件事情必需讓『乾爹』知道了,畢竟是牽扯到了一個世家名門呀。」被稱為老大的青年冷冷一笑,拎起手中一塊玉牌,在身前搖晃了一下,玉牌的做工非常精緻,一面,雕刻著一座城市,太陽正在城市後面緩緩升起,另一邊赫然刻著兩個字——青原。

……

「什麼?第四輪比賽明天就開始了?」夜曦驚訝地看著利妮,心裡有些驚訝,「那那我明天的對手是誰?是小瀅嗎?」

「恩!是的!」利妮鄙夷地看了夜曦一眼,「這麼吃驚幹什麼,你妹妹可比你厲害多了,一路過關斬將輕鬆地很呢。」

原本就預計第四輪會和自己妹妹對上,夜曦心裡卻希望著出現一個強者能把小瀅打敗,這樣他們也不至於兄妹相戰了,不過現實往往期望相反,最終還是要對上了,而且這場比賽還被無恥地提前了,目光掃了眼寢室,原本天天光顧他這裡的妹妹也不知道為什麼,今天沒有來。

「為什麼比武會被提前呀?」

「是這樣的,第三輪的比賽今天下午就可以全部結束了,所以學院就打算提前兩天。」

夜曦點點頭,目光再次掃了一邊寢室,沒有夜瀅在身邊,他總感覺渾身不自在,「導師,我妹妹呢?回來之後就一直沒有見過她呀。」

「額,比武結束之後,被你母親帶走了。」利妮解釋道,「不過在小瀅勝出之後我就詢問過她的想法,小丫頭似乎戰意熊熊呀,叫嚷著要打敗你這個哥哥呢。」


「被娘帶走了?」夜曦顯然已經忽略了利妮後面那句話,低頭沉吟,他心裡總覺得有些不對勁,嗅到了一股陰謀的味道。 「好了,你也別鬱悶了,其實和自己的妹妹比武一次也不錯,就當和妹妹換一種方式接觸吧,小丫頭可是天天向我抱怨哥哥越來越不關心她了呢。」見到夜曦一臉沉思,利妮在一旁調侃到。

「不過你也別栽跟頭了,小瀅雖然只是靈階一段,但擁有命源屬性,實力不弱,別小看她咯。」

「等等!」聽到利妮的話,夜曦急忙喊聽,「導師你剛剛說小瀅靈階一段?」

「恩!怎麼了?你不知道嗎?」

夜曦點點頭,神色有些驚訝,小丫頭的提升速度果然誇張,從森林回來一個月不到,這麼快就突破到了靈階,真是恐怖的修鍊速度。

雖然疑惑夜曦的表情,不過利妮並沒有怎麼在意,繼續說道:「第四輪比賽之後,就要碰上更強的對手了,雖然我不認為娜•琳和垌林陌的實力會比青原藏強多少,但是肖曲的實力絕對遠超他們幾個!」

「夜曦,就讓我看看你到底能爆發出何種程度的實力吧,我可不希望你那麼早就退出比賽。」

利妮走後,她的話一直反覆回想在夜曦耳邊,無聊地躺在床上,又無法入睡,心情越來越煩躁。

不過,最近真是發生了好多事,回想著之前的一幕幕情景,夜曦不由得鬱悶起來,右手不斷握緊鬆開,他的眼神也開始變得渙散。

自從自己的控水能力消失之後,實力也被大幅度減弱,雖然擁有靈階五段的魔力,但真正能施展出來的實力只有原來的七成,使用水元素的確能爆發出原本的實力,但魔力的消耗卻是恐怖到了極點。

這樣一來,原本應該是他最強的冰屬性受到了不知名的壓制,水屬性反而成了他最強的屬性;不過由於使用水屬性消耗太大,他又不敢肆意使用,只能用起了被大幅度消弱的冰,不到關鍵時刻盡量不去動用水。

想一想,自己可是水的守護者呀,所有空間唯一的存在,現在不光連控制水的能力都消失了,而且連水元素都不敢用,這算造的什麼孽?太令人悲哀了,也不知道這種狀態要持續到什麼時候。

如果說這就是所謂實力暴增之後留下來的後遺症,那這代價也實在太過於巨大了;對於當前這種情況,夜曦寧可讓自己的魔力清空,再重新開始修鍊一次來換回自己控水的能力。

當然,這種空頭幻想是不可能的,如果真的讓他的實力歸零,再從頭開始修鍊一次,就算再願意,心中難免會有抓狂的情緒。

不過現在耽誤之急,還是要想辦法讓自己的控水能力恢復;但契約者這一身份又太過於敏感,公然去詢問恐怕會惹上什麼不必要的麻煩,而且自己現在的能力已經喪失,應該也沒有人會相信他。

當然,夜曦自然有想過去學院圖書館查查相應的資料,但書里對元素妖精的記錄本就少得可憐,更別提守護者的信息了,想夜曦這種失去了能力的守護者,恐怕整個歷史應該也是絕無僅有吧。

在各種糾結事與煩心事的促使下,夜曦終於困難地入睡了,對他而言,明天一早還有一件非常頭痛的事情要處理,就是和妹妹的比武。

……

緩緩睜開了眼睛,這裡並不是自己在宿舍里的房間,而是一個空白的世界,整個空間只剩下了白色,而且是一望無際的空白,「這是在哪裡?」

「嗨!歡迎來到你自己潛意識中的『內心世界』。」聲音回蕩在這個空間,一道模糊的身影出現在了夜曦的面前,越來越清晰。

夜曦微微震驚,身體自然做出防禦姿態,連連後退,警惕地看著面前突然出現的人影,人影面容清晰的剎那,夜曦卻直接呆愣住了,面前之人竟然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這完全就是「另一個自己」!

雖然平日里照鏡子時感覺不到一點怪異,但真的有一個「自己」站在你面前時,無論他是誰,你都會感覺到極其地彆扭。

此時的夜曦就是這種心情,在一個被稱為自己的「內心世界」中,遇到了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另一個自己。

「別傻愣了,我就是你,一個一模一樣的你,沒什麼好質疑的,因為我是從你身上被分離出來的,就是你那消失的能力。」另一個夜曦彷彿知道夜曦心中的疑惑,還沒等他開口詢問就解答了他心中的疑問。

但是聽到答案之後,夜曦心裡卻在無法平靜,「我的能力?被分離出身體的能力?」


「夜曦」微笑著點點頭,彷彿在說:就讓我來解答你心中的疑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