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東潯掃過羅萍萍的手背,很好,她的兩個手背完好無損,甚至連個划痕都沒有。

「羅萍萍?你就是當日與我一起救火的人?」

沈東潯說這話的時候,語調低沉,表情嚴肅,整個人都散發著凜冽的寒意。

羅萍萍語窒,她嘴唇抖了抖,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也不敢說,此刻說出口的,大概只有謊言。

沈東潯抬手,指關節在桌上敲了敲,語重心長說道,「羅萍萍,我們作為一個製藥人,任何時候,都不能丟了良心,不管是做葯,還是做人!」

說完這番話,沈東潯沒有再看羅萍萍,他在離開的時候,淡淡說道,「我給你三個月的時間,你隨時可以來找我坦白,進入利東莎的每一位員工都是優秀人才,可是我更看重的,是員工的人品,你明白了嗎?」

羅萍萍始終不敢看沈東潯,直到他離開辦公室,她才艱難抬起頭來,手心早已是一片濡濕,後背,更是冷汗涔涔。

顧蓁並不知道沈東潯與羅萍萍短暫的交談,更不知道葉含蕊的想法,她從葉含蕊的辦公室出來,徑直去了實驗室。

因為與葉含蕊的爭吵,因為葉含蕊那些極為難聽的話,她的心情也是格外的沉悶不爽,憑什麼,憑什麼她就成了炮灰?

馮全勇正在寫實驗記錄,看到顧蓁氣呼呼的模樣,他放下手裡的簽字筆,摘下防護眼鏡湊了過去。

「顧美女,裡面什麼情況?剛才,沈總似乎和葉總吵起來了,嘖嘖,看樣子,葉總是吃醋了?」

顧蓁憤憤然說道,「他們的感情糾葛,與我有什麼關係,好端端的,我怎麼就招蜂引蝶了?老馮,你說說,我像是招蜂引蝶的人嗎?」

馮全勇看著顧蓁,半晌,一臉正經說道,「像,太像了! 家有蠻妻 顧美女,拋去你這女博士的身份,就你這身段和長相,確實挺勾魂的!」

這番話說罷,顧蓁與馮全勇都忍不住笑出聲來。

顧蓁笑罵,「等等,勾魂就勾魂,為什麼還要加個條件,女博士怎麼了?女博士吃你家的米了?」

馮全勇攤手,忍著笑說道,「女博士這個身份,我估計會讓公司99%的未婚男性退避三舍,畢竟,差距不是一般的大啊!」

顧蓁不死心問道,「那還有1%呢?」

馮全勇往後退了幾步,確認與顧蓁之間的距離足夠安全,才說道,「剩下這1%,不是勇氣可嘉,就是腦子進水!」

說罷,強烈的求生欲使得馮全勇一路小跑出了實驗室,留下哭笑不得的顧蓁站在試驗台前,剛才在葉含蕊那裡受的委屈,此刻也差不多煙消雲散了。

不得不承認,馮全勇這番話雖然扎心,可也有那麼幾分道理。

她都不好意思給別人說,這次回家,她也在爹媽的「淫威」逼迫下,見了幾個「朋友」,說白了,其實就是相親對象。

無一例外的,對方一聽到她化學女博士身份,先是一番恭維,然後,就以各種理由退場,彷彿都商量好了似的。

這樣的結果,顧蓁很滿意,以至於到後面兩場相親,開場白就是,「你好,我叫顧蓁,是個化學女博士……」

效果自然是立竿見影的,顧蓁的爹媽捶胸頓足,直呼後悔當初同意她讀博士,還是個化學博士!

顧蓁知道爹媽只是操心她的婚事,可這種事,大約還是天註定吧,與其尋尋覓覓不得,倒不如靜待花開月圓。

有相親的功夫,不如好好研究下5891這個項目,畢竟公司對這個項目還是很重視的! 卓君陽神色冷厲,咬牙說道:

「你別以為你們拿住了涵兒,就真能將我如何,我是在意他不錯,可是我卓家不只有他一個孩子。」

「這裡是赤邯,不是你南梁,你們若真敢對他下手惹急了我,大不了我拉著你們一起同歸於盡,就算是涵兒丟了性命,我也一定會送你們去黃泉給他陪葬!」

對面那人看到滿臉怒色的卓君陽,淡聲道:「卓大人何必這麼動怒?」

卓君陽怒聲道:「你們拿了我兒子來要挾我,甚至還在禁軍當中做那些手腳,讓我出賣統領跟你們聯手,你讓我不怒?我怎麼不怒?!」

卓君陽說話時有些咬牙切齒,眼底更滿滿都是煞氣。

之前這些人來接觸他的時候,他還以為這些人只不過是尋常生意人,想要走些歪門邪道的路子,他當時根本就沒有當一回事,直接就拒絕了。

可誰知道這些人居然是南梁人,而且還跟之前魏寰、姜雲卿他們從皇城裡面清理出來的那些南梁的探子是一路的,甚至於之前朝中被處置的那幾個出賣朝廷,和南梁勾結的朝臣也和他們有關係。

卓君陽就算是再蠢也知道這些人找他絕對沒有什麼好事情。

卓君陽原本想要嚴詞拒絕,甚至將此事告訴韓葉,可誰知道這些人居然拿了他兒子,將其貼身之物送了過來,逼著他出面和他們相見。

如果不是因為這裡四周都有旁人,而且也怕驚動了不該驚動的,卓君陽都有動手的心思了。

對面那人見著卓君陽怒氣,揚唇露出抹笑,像是想要安撫卓君陽。

只是那笑放在他那有些僵硬陰狠的臉上,卻是半點安撫的意味都沒有,反而有種皮笑肉不笑的詭異感覺,看著十分違和。

那人說道:「卓大人怎會這麼說,我們主子不過是請令郎前去做客而已,令郎自己也覺得開心,才將貼身之物交給了我家主子。 重生八零致富記 怎會是要挾?」

「至於韓統領那邊……」

那人似笑非笑:

「卓大人這幾日一直在禁軍中活動,不僅替韓葉處置他之前留下的爛攤子,替那些枉死的禁軍收斂屍骨,而且又替那些受傷的人尋醫問葯,攬盡了人心。」

「卓大人自己沒有奪權之意,可是在旁人眼中你卻是逾越了自己該守的本分,而且你做的這些事情,讓得如今禁軍中許多人都只認卓大人,而不識韓統領。」

那人說話間揚唇:

「卓大人跟著韓葉應該也有些年頭了,該知道那韓葉不是什麼大度之人。」

「之前青雲坊中,他為了自己的名聲,為了交好計敏德和孔吉仁,更是為了能讓他自己不至於陷入進退兩難之地,就毫不猶豫的把那跟著他多年的副統領他們推出去擋刀,命人將他們活活打死在了青雲坊內不聞不問。」

「如今他要是知道了卓大人這些時日在禁軍中所做的事情,卓大人覺得,韓葉有可能會那般大量放過你嗎?」

「奪權之恨,不共戴天。」 顧蓁的項目組這幾日又在加班,再次對藥品工藝路線進行驗證,又細化了工藝流程,因此產生了幾項微小變更,需要研發、生產以及QA(QualityAssurance質量保證)三個部門一起討論下。

顧蓁讓項目組文員將相關文件列印出來,又給葉含蕊與生產部副總張楠、QA主管董亞靜發了郵件,打算趁著午飯時間開個簡短的午餐會。

這幾日,葉含蕊對顧蓁的態度始終極為冷漠,好在顧蓁做事一向嚴謹可靠,也沒有什麼紕漏瑕疵,因此葉含蕊並沒有為難她的理由。

中午十二點鐘,午餐會準時在餐廳的雅間里召開,葉含蕊沒有過來,參會的人除了顧蓁、張楠、董亞靜外,還有羅萍萍與李正坤,以及做會議記錄的文員。

張楠一邊吃飯,一邊看著顧蓁遞過來的文件,仔細翻看了一遍后,張楠對細化后的工藝並沒有異議。

「我覺得沒什麼問題,李正坤,你來看看。」張楠說著,將手裡的文件遞給一旁的李正坤。

其實顧蓁對自己的項目很有信心,正要說話,忽然有人推開雅間的門,幾人扭頭看去,頓時都楞住,來人不是別人,正是大BOSS沈東潯。

看到沈東潯進來,顧蓁等人忙起身,張楠有些緊張,說道,「沈總,您這是……」

沈東潯掃視了一圈,最終挑了顧蓁旁邊的椅子坐下,笑著說道,「我聽到你們在討論5891項目工藝,就進來聽聽,進展如何了?」

李正坤忙將手裡的文件送到沈東潯手邊,說道,「我與張總看了,覺得沒有問題,顧蓁的項目,一向都不用擔心。」

沈東潯「嗯」了聲,接過工藝文件仔細看起來,一時間,雅間里也沒有人說話,只有沈東潯翻閱紙張的聲音。

趁著沈東潯看文件的時間,顧蓁快速扒拉了幾口飯,畢竟吃午飯的時間有限,她不吃飯,下午哪裡有力氣幹活。

「顧蓁,小試記錄帶了嗎?我看看你們小試的結果。」沈東潯將工藝文件放到一邊,扭頭看著顧蓁問道。

顧蓁才往嘴裡塞了個肉丸,她還沒來得及嚼,就聽到沈東潯點到她的名字,嘴裡的丸子有點兒燙,咽不下去,又不好吐出來。

左右為難的顧蓁腮幫子鼓鼓的,她看了看沈東潯,又將求救的目光投向張楠,張楠正努力憋著笑,根本沒有替她救場的意思,一時間,場面竟微微有些好笑。

顧蓁這副模樣像極了正在吃東西的倉鼠,看上去很是可愛,沈東潯咳了幾聲,最終還是忍不住笑出了聲。

「我自己找找看,你先吃飯,先吃飯。」

似乎覺得自己這笑得有些不加掩飾了,沈東潯伸手自顧自拿過顧蓁面前的一摞文件,強忍著笑意翻找著。

顧蓁的臉微微有些紅,心裡有些後悔和懊惱,明明那麼多菜,為什麼偏偏要挑肉丸,現在好了,丟人丟到姥姥家。

內心複雜的顧蓁絕望又無奈的嚼著嘴裡的肉丸,又喝了一大口湯,勉強將嘴裡的食物咽下去。

「小試記錄在這裡,我幫您找。」

咽下丸子的顧蓁早已是面紅耳赤,她站起身來,纖細的身體側向沈東潯,伸手在沈東潯面前的一堆文件里翻找小試記錄,兩人的手不時碰到一起。

沈東潯往後靠了靠,給顧蓁讓出空間來,當她看到顧蓁左手手背上的疤痕時,他愣了愣,片刻后,眼底閃爍著極為複雜的情緒。

「沈總,這是我們的實驗記錄,這是小試記錄。」顧蓁將沈東潯要的記錄一一放在他面前,這才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沈東潯並沒有馬上看這些記錄,他的目光在顧蓁臉上停留了片刻,又不著痕迹掃過她手背的疤痕,許久,終於像是確認了什麼。

「顧蓁,5891的火災事故,你怎麼看?」

沈東潯拋出這個問題的時候,在場的幾人表情各不相同。

張楠與李正坤對視苦笑,頭皮發麻,心裡哀嚎不已,完了完了,又要被沈總當成反面教材臭罵一頓。

羅萍萍呢,臉上的血色像是被人瞬間抽走了般,蒼白到極致,她的手止不住顫抖,甚至快要握不住筷子。

顧蓁愣了愣,下意識看了一眼羅萍萍,才說道,「沈總,公司不是不讓議論這場事故嗎?」

沈東潯笑笑,用柔和的目光看著顧蓁,說道,「對於這場事故,你就沒什麼想說的?」

顧蓁低頭看了看手背的疤痕,她嘴角勾起個不甚明顯的笑容,並沒有再說什麼,顯然,她不想談論這個話題。

沈東潯沒有勉強她,頓了頓,他放下手裡的記錄,說道,「你們儘快對變更文件進行審批,爭取在三個月內完成中試生產。」

顧蓁「嗯」了聲,沈東潯又說道,「張楠,把三車間的兩台500L搪瓷釜留給5891,如果中試生產順利,客戶可能會要求批量生產。」

聽到批量生產,顧蓁臉上一喜,問道,「批量生產?一噸?」

要知道,以5891目前的成本核算來看,一噸的訂單,至少能為公司盈利1000萬美元之多!

沈東潯笑笑,搖搖頭說道,「不對,再猜!」

顧蓁瞪大了眼睛,她坐直了身體,試探著說道,「兩噸?不能再多了吧?我記得公司最大批次,也就兩噸!」

腹黑老公嫁不得 沈東潯伸出五個手指頭,挑眉說道,「如果中試生產得到的產品符合客戶要求,應該會有五噸的產品訂單,你的5891將為公司帶來至少5000萬美元的利潤!」

5000萬美元,換算成人民幣,足足3億之多啊!這大概是利東莎成立十年來最大的一筆訂單了。

沈東潯清了清嗓子,正色看著顧蓁說道,「所以,這次的中試生產非常重要,顧蓁,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顧蓁如何能不明白?

她點頭,說道,「沈總,我必定盡全力完成這個項目。」

沈東潯將手中的文件都放在顧蓁面前,說道,「我給你一個星期的時間,你把項目生產前的所有文件都準備好,該審批的儘快審批,與5891有關的郵件,都必須抄送給我。」

交代完這些,沈東潯看了看手腕的表,已經中午一點多了,秘書悄聲提醒他,有個高管會議還需要他參加。

沈東潯起身,準備離去時,忽然停下腳步,看著顧蓁意味深長說道,「顧蓁,不要辜負我對你的期望!」 「卓大人該不會天真的以為,韓葉當真是那般看重你,想要提拔你承了那副統領的位置,而對你的出色和人心所向不聞不問?」

那人說完之後,嘴裡發出一聲輕嗤,裡頭盛滿了嘲諷之意。

卓君陽剛開始還能強撐著,可是後面卻是臉色微變,而且隨著那人的話神色越來越難看。

韓葉會放過他嗎?

當然不會!

韓葉什麼性格卓君陽很清楚,寧肯我負天下人不肯天下人負我。

之前魏寰還沒有登基的時候,睿明帝在位,韓葉還有所收斂,不曾表露出如今這般涼薄心性來。

那時候卓君陽對韓葉十分信服,而韓葉為了替魏寰在宮中謀事,也竭盡全力的替她在禁軍之中拉攏人手,那時的韓葉表現的重義氣,跟他們這些人也從來沒有什麼上下之分,平日里十分親近,攬盡了人心。

所以魏寰奪權之時,還有她將睿明帝送往行宮之日,他們這些人才會那般順從魏寰的吩咐,甚至於明知道魏寰將睿明帝送出宮是想要做什麼,都沒有一個人提出半點異議。

反而跟著韓葉一起,竭盡全力的輔佐幫助魏寰成事,將整個皇宮都握在魏寰和韓葉手中。

可是後來魏寰得勢之後,特別是睿明帝去了行宮,朝中大權被魏寰盡皆握在手中之後,韓葉就如同是換了個一個人一樣。

他對他們這些往日里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再無半點親昵,甚至於對他們也開始呼呼喝喝,頤指氣使,之前在皇城時,韓葉就因為一些不算是大錯的事情,下令責罰過當初幾個與他最為親近之人,這一次青雲坊中更甚,他甚至將他們的性命拿出去當了他討好這中州地方官員和駐軍統領的踏腳石。

數月前,卓君陽他們沒有一個人懷疑過韓葉,更沒有人相信韓葉後來會翻臉不認人,過河拆橋利用完他們之後,便將他們的生死拋之腦後,將他們當成隨意可以捨棄的棋子。

而數月之後,卓君陽等人悔不當初。

如果早知道韓葉是這般人,當初他們或許根本就不會幫著韓葉和魏寰奪權!

卓君陽心思轉動,面上卻是寒霜依舊:「統領性情的確不如從前,可是我未曾做過什麼對不起他的事情,你用不著拿這些事情來挑撥離間。」

「不管如何,統領不會在中州動我!」

那人聞言揚揚眉:「不在中州動你,那等回了皇城之後呢,卓大人不會沒有聽過什麼叫做秋後算賬吧?」

「卓大人本也有才能,府中更有妻兒老小,那韓葉若真是狠心不顧你們這麼多年的情誼,覺得你在禁軍中弄鬼想要奪他手中權勢,他怎會輕易放過你。」

「在中州時,他怕真的失了人心,讓禁軍中人反了,自然不敢動你,可回了皇城之後,他沒有半點顧忌之後,可還會容你留著?」

「到時候他是禁衛軍統領,而你卻只不過是個尋常連品階都沒有的禁軍侍衛,你能斗的過他?」 5891的文件審批流程超乎想象的順利,因為沈東潯對這個項目的重視,葉含蕊也沒有異議的簽了字。

生產前文件已經準備就緒,現在只需等待GMP中試車間將那兩台500L搪瓷釜協調出來,5891項目就可以投料生產。

接到李雪彤電話的時候,顧蓁正在家裡做面膜,難得周末不用加班,她終於有時間捯飭下自己的臉。

面前的化妝台上,是一整套蘭蔻菁純系列護膚品,算下來少說也有上萬塊。

「美女博士,幹嘛呢?又在加班?」電話那端,傳來李雪彤溫柔的聲音。

顧蓁開了免提功能,一邊細細貼著面膜,一邊笑著說道,「大周末的,你就不能說點兒吉利話?我沒加班,在家呢!」

李雪彤反問,「喲,這可不是你的作風,我給你打十次電話,有九次你都是在加班,今兒個這是抽了什麼風?」

顧蓁笑罵,「我休個周末,怎麼就抽風了?我女兒這些日子想我了沒?你有沒有虐待我女兒?」

電話那端的李雪彤嘀咕道,「你這麼喜歡孩子,倒是趕緊結婚唄,省得你媽隔三差五從你哥這裡套你的消息,還讓我給你介紹對象?就你這樣的,哪個男人敢娶你?」

李雪彤,比顧蓁大三歲,是顧蓁的學姐,也是顧蓁的堂嫂。

顧蓁的堂哥顧懷禮大學畢業后考了津市的公務員,五年前與李雪彤結婚,夫妻二人待顧蓁也很是照顧,前幾年她博士時,沒少找李雪彤蹭飯吃。

李雪彤頓了頓又說道,「蓁蓁,你今天有空嗎?我有點事,咱們能見面聊嗎?」

顧蓁有些慵懶的伸了伸懶腰,說道,「我今天哪裡都不想去,就想好好睡個覺,也就輕鬆這幾天,等項目投料后,我又要累成一條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