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曼兒對小王說:「我們去學校查一下監控吧,我們現在了解到的消息都是從別人嘴裡聽到的。但是對我們沒有一點幫助。」

小王點了點頭,學校監控里起碼能記錄余西平時會和誰接觸。

沈曼兒和余西回到了學校,余西的班主任是教導主任,沒有太多的時間陪沈曼兒他們。

沈曼兒理解她,跟班主任說:「我們在在這裡就好了,有工作人員會幫助我們,您去忙吧。」

班主任點了點頭,就離開了。

沈曼兒看的出來,這個班主任對余西應該印象不深刻,而且平時接觸也不多,要不然不會這麼無動於衷。

沈曼兒看了余西離家出走前的在校監控。

那一天沒有任何異常,余西在學校沒有和任何人發生衝突。就像在的老師和同學說的一樣,她在班裡沒有任何存在感。

余西確實沒有同桌,也沒有任何人會跟她交流。

沈曼兒注意到一個現象,就算是余西要交作業,也只會把自己的作業放到旁邊空桌子上,然後學習委員去拿,期間兩個人不會有任何的交流。

沈曼兒感到奇怪,余西自己就是一個這麼沉默的人,還是大家排擠她?

沈曼兒注意到一整個上午,余西都沒有離開過自己的座位,根本就沒有去上過廁所。期間一直是盯著桌子上的書在看。

到了中午大家都去食堂吃飯,余西拿出自己的盒飯來吃,期間也沒有離開過座位。

一直到了下午,一個大課間的時候,余西離開了座位,沈曼兒能看到第一排的學生看到余西出去還有些驚訝。

不過沒有多長時間,余西就回來了。

然後一直到老放學,等到所有的人都離開了,余西才背好書包離開教室。

沈曼兒讓工作人員放大那個書包,記下了書包的樣子。

兩個人又看了余西在學校的其他時間的視頻,發現余西真的每天都一樣,永遠是第一個到教室的。

到了教室之後,就趴在桌子上看書,不跟其他人交流。中午吃自己帶的盒飯,然後下午接著看書,一直到下午放學,所有的同學都離開之後,再背後書包離開。

沈曼兒注意到看了余西幾天的監控視頻,只有她離家出走前一天離開了她的位置。

沈曼兒讓工作人員查找余西去的地方。

沈曼兒覺得大概率是廁所。

可是監控拍到的是余西離開了教學樓,然後就沒有了蹤跡。

教學樓前後門都有監控,但是出了教學樓前門,外面有一段路是去小賣店的,很長的一段路上,沒有監控。

沈曼兒說:「她會不會是去了小賣店買東西?」

學校沒有小賣店的監控視頻了。

愛似浮屠 小賣店自己裝的監控,沈曼兒和小王去小賣店調監控。

但是那個時間點,小賣店裡的人太多了,里三層外三層的人。

沈曼兒和小王覺得余西不是會來小賣店人擠人的人。

都市全能仙帝 沈曼兒和小王也沒有掉以輕心。盯著監控來回掃視,仔細排查。

是很遺憾的事,兩個人並沒有發現余西的蹤跡。

沈曼兒走出小賣店,觀察這個學校的地形。發現小賣店和教學樓之間挺長的一段路,然後兩邊分別是操場和食堂。

操場沒有監控,食堂也沒有。

余西如果在這裡和誰進行了交流,根本無從得知。

沈曼兒毫無頭緒,這時有一個女生站在操場前,望著沈曼兒。

沈曼兒覺得她有話要對自己說,但是又有些猶豫。沈曼兒主動向她走過去。

那個女生說道:「你們是警察嗎?」

沈曼兒點了點頭,說道:「你有什麼線索要跟我們說嗎?」

女生欲言又止。

重生vs書穿之千瓣魏紫 沈曼兒說:「你是不是知道什麼?你認識余西嗎?你知道余西在哪嗎?」

女生搖了搖頭,說:「我不認識她,但是我可能知道她在哪兒。」

沈曼兒不知道女生為什麼這樣說。

女生說了第一句話之後,後面的就好開口了。

「我不認識余西。但我見過她和我的好朋友在一起。就在她離家出走前一天。」

沈曼兒說:「你見到他們在哪?學校還是校外?」

女生說:「在學校,應該是下午的大課間。」

沈曼兒一聽,不禁感慨自己運氣好,自己正在查,余西大課間去了那兒,居然有人看見了。

沈曼兒說:「你能詳細跟我們說說嗎?」

女生說:「我們找個地方吧。」

沈曼兒暗怪自己疏忽,小學生正是好奇的年紀,他們在這站了一會,就已經有好多人往這邊兒瞧了。

沈曼兒說:「我們去食堂。」

女生點了點頭。

沈曼兒和小王找了一個乾淨的位置,食堂不賣飯的時候會賣一些小零食之類的。這裡是小學,孩子們都愛吃零食,食堂里的零食種類也不少。

沈曼兒給小女孩買了一杯奶茶,遞給了她。

女孩拿到奶茶說了句:「謝謝。」

奶茶很溫暖,好像給了女孩力量,她說到:「我本來沒想說的,可是我看到新聞上,余西的父母都死了,她該回家看一眼的。不過可能是我多管閑事了。」

沈曼兒搖了搖頭,說道:「你並沒有多管閑事,你做的是正確的。」

女孩說道:「我有一個特別好的朋友,她叫王麗。」 打擊

沈曼兒問女孩叫什麼名字。

女孩並不想說。

沈曼兒也不強求,但是告訴女孩要對自己說的話負責任。

女孩點了點頭,說:「我知道我在說什麼,我也不會說假話。」

沈曼兒說道:「那你都看到了什麼?」

女孩說道:「那天下午的大課間,我看見王麗和余西在商量事情,不過我一過去她們就不說話了。」

沈曼兒問道:「你聽見她們在說什麼嗎?」

女孩搖了搖頭,說:「沒有。我問她們在說什麼,兩個人支支吾吾的。我覺得自己被排除在外了,有些生氣,就直接回教室了。」

女孩說到這還是有些生氣,說道:「王麗本來是我的好朋友,結果不知道什麼時候認識了余西,兩個人老是躲在一起,也不知道在說什麼。」

沈曼兒知道余西幾乎每天都待在教室里,除了特殊情況之外,根本不會出教室門。

女孩說的余西和王麗老是在一起,那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沈曼兒問道:「你見過幾次,她們什麼時候在一起?」

女孩說:「我在學校見到不多,不過放學回家的時候見過幾次。我不知道她們為什麼要躲著我。」

小王有些疑惑不知道為什麼女孩會用「躲著」這兩個字。

女孩說:「我也是在偶然之間看到她們兩個一起走的。我和王麗關係好,我們放學會一起走一段路,不過我家比較近,王麗還要走一段路才能到家。」

「有一天我們一起放學回家吧,我到小區門口,想起我的作業還在王麗的書包里,就去追她。結果就發現她和一個女生一起走。」

「當時我也沒有想太多,就跑過去找他要作業本,結果她倆好像嚇了一跳。我當時還覺得奇怪,王麗什麼時候交的新朋友。」

「當時我看她穿的校服是我們學校的。就想交個朋友,王麗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結果王麗催著我回家。我覺得奇怪,第二天回學校就打聽了,原來那個女生見余西。」

「我也知道了,余西在學校里沒有朋友,他們班裡的人很多都不知道班裡還有這麼這個人。我覺得余西挺可憐的。」

「後來我跟王麗說,我也和余西當朋友,這樣余西就有兩個朋友了。結果王麗讓我不要多管閑事,她和余西也不熟,沒必要當朋友。」

沈曼兒聽到這,真的覺得越聽越莫名其妙。

女孩說:「自從那天以後,我感覺王麗開始疏遠我,放學也不和我一起回家了。我以為她會和余西一起回家,結果也沒有。」

「但是後來我偷偷跟著王麗,才發現她們只有一小段距離是一起走的。她們兩個是一個小區,但是兩個人非要分開進,還要假裝誰也不認識誰。」

沈曼兒聽到這,心裡一驚,她已經有些明白了,為什麼余西離家出走,卻沒有在小區門口拍到她的身影。

她根本就沒有離開小區。

沈曼兒說:「你還知道什麼?」

女孩說:「我知道的都告訴你了。我本來失去了最好的朋友,有些生氣。後來聽說有警察來了,余西好幾天沒來上課。」

「我在新聞上也看到了她們家的消息,所以才想把這些告訴你們,我也不知道有沒有用。」

沈曼兒說道:「謝謝你了,你告訴我們的很有用。」

女孩猶猶豫豫的想說些什麼。

沈曼兒說:「你想說什麼就直接說吧。」

女孩說:「你們能不能不要說,是我告訴了你們這些事情,我不知道我這樣做對不對。是不是對不起我的好朋友。」

沈曼兒知道這樣想會很掙扎,但是女孩還是決定站出來。

沈曼兒說道:「你不要想太多,你已經做得很好了。不過我們得把你的存在告訴我們的同事,但是不會在你們學校宣揚的。」

沈曼兒想了想,說道:「你說的這些對我們很有用,這個案子結束以後,我們會給你送一個小錦旗,你家人會為你驕傲的。」

女孩聽了情緒好了很多。

沈曼兒知道孩子都是渴望被表揚的。

沈曼兒說:「你放心吧,我們會把錦旗送到你家裡去,讓你爸爸媽媽知道就好。」

女孩好奇的問了一句:「那你們送我的錦旗上面會寫什麼呢?」

沈曼兒想了想說道:「熱心小市民。」

女孩被逗笑了,說道:「我不想,我已經上了五年級了,已經是個大人了。」

沈曼兒點了點頭,說道:「是呀你已經是個小大人了,感謝你的幫助,不過快去上課吧。」

女孩意識到已經上課了,頓時有些懊惱。

沈曼兒知道這個年紀的小女生臉皮都比較薄,上課遲到,都不好意思進去。

沈曼兒說道:「你介不介意再幫我們一個忙?」

女孩說道:「你先說,我得考慮一下。」

沈曼兒說:「你跟我們指一下路,余西和王麗一般都是在哪一段路會一起走。你放心,我們會跟你的老師給你請假的。」

女孩兒頓時開心起來。

沈曼兒是從這個年紀過來的,知道這個年齡段的孩子,能少上一節課就像中了大獎一樣。

女孩說:「那好吧。」

沈曼兒說:「謝謝你了。」

沈曼兒跟女孩的班主任請了假,也偷偷知道了女孩的名字,夏陽。

沈曼兒想真是一個好名字,她的家人是希望她能像夏天的太陽一樣燦爛熱烈吧。

夏陽領著沈曼兒和小王走了那一段神秘的路。

沈曼兒心想,余西就連交個朋友都要偷偷摸摸的,這是早就計劃好了要離家出走吧。

那麼王麗為什麼要幫助她呢?

沈曼兒問夏陽:「王麗最近有什麼異常嗎?她是突然和余西一起走的?還是一直都是,只是你沒有發現而已?」

女孩想了想說道:「我記得有一天我發燒沒有來上學,也就沒有陪王麗放學。過了兩天我病好了,王麗就有些疏遠我了。」

「不過當時還沒有那麼明顯,所以我也沒有在意。知道我撞見了她和余西在一起,王麗才徹底不和我一起了。我也不知道我做錯了什麼。」

夏陽垂頭喪氣,看來失去了王麗這個好朋友,對她打擊很大。 懷念

沈曼兒注意到夏陽帶她走的那一段路,距離余西她們小區還有一百米。

余西是想避開誰?交一個朋友為什麼要這樣偷偷摸摸的?

沈曼兒和小王把夏陽送回了學校,剩下的要他們自己來了。

小王找了這個路段的監控,兩個人又緊鑼密鼓的排查監控。

沈曼兒和李隊報告了當下的情況。

李隊讓小錢和趙中來幫助沈曼兒他們。

沈曼兒發現幾乎每天余西和王麗都會一起走,但是畫面上又顯示兩個人,並沒有過多的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