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特森覺得自己就是一個大傻逼。當初他放棄了中國人的善意而選擇了堅定的支持荷蘭,可現在倫敦傳來的意思是什麼?議會竟然有傾向將荷蘭人逼入到戰爭中去——不是站到大不列顛王國的一幫,而是站到倫敦的對立面。沃特森都要想崩潰了。

“哦,我可憐的丈夫。”美豔的伯爵夫人的安慰也不能讓沃特森有半點的開懷。 貼身女王 他現在已經能想到現在倫敦高層對於自己的嘲弄了。一切都可以公開的時候,他簡直會變成整個歐洲的笑談。

可這又怎麼能真正的怪他呢?

自從荷蘭人徹底放棄武力威脅之後,英荷之間已經持續了太長時間的同盟關係。大批的英國國債被荷蘭人攥在手中。他們兩邊簡直是天生一對!

——一個有錢,另一個有拳頭。

可是眼下的這一場戰爭,是北美真正的太重要了?還是有自己不夠資格的考慮?倫敦竟然想要把荷蘭逼到自己的對立面。歐洲到底生了什麼呢?

千百個念頭在沃特森的腦子裏翻轉,他頭都要炸了。

勃朗特和羅伯特一樣是懵逼,匯聚到南京使館中的三個人對於這一事實膛目結舌的同時,同時大了腦袋。

一個問題擺在他們的面前,如何將他們與中國的關係重新拉近?如何能夠自然的把倫敦的這一意思轉遞給中國?

總不能直截了當的告訴中國人,你們現在可以放心大膽的去進攻巴達維亞了……

倫敦態度的18o°大轉變,實質上就是一個戰略的堅持。

北美戰爭已經打成了持久戰,法西的參戰並沒有迅將戰爭的天平傾斜到大6軍這裏,兩邊都已經戰爭長久持續下去的可能。那麼,英國人和法西兩國就要爲自己取得勝利而創造有利的條件了。

戰爭當中,在爲達到某種目標而進行的一場戰爭當中,即使這個目標就是要佔領某個具體的領地或陣位,直接進攻覬覦的這個地方,從軍事觀點來能不一定就是得到它的最好方法。所以啊,軍事活動所指向的目標可能不一定就是交戰國政府希望達到的目的,特別是在一場堪稱全面戰爭的戰爭中。

這是任何一個站在戰略高度的人都能意識得到的事情。

於是,爲了贏得最終目的而去進攻的這樣的目標就有了自己的名字——攻擊目標。

在對任何戰爭進行評論性研究時,先必須向人講清楚每個交戰國覬覦的目標;然後,必須考慮所選擇的軍事攻擊目標,如果攻擊成功的話,是否最有可能達到交戰國政府的目的。

——就比如小鬼子臨近滅亡的時候所進行的豫湘桂戰役。那一戰是直接打在了中國身上,可那一戰的最終目的卻是打通南下的大6交通線,企圖聯繫被切斷海上交通的南洋日軍,以保護本土和東海海上交通安全。並且打掉可以對日本本土動空襲的盟軍在中國的諸多空軍基地。

中國的豫湘桂那就是一個攻擊目標。

1778年之戰的主要參戰國,以大不列顛爲一方和以控制着法國與西班牙兩個大王國的波旁王朝爲另一方。英國現在在自己最強的海軍方面都隱隱處在了劣勢,倫敦爲什麼又要將荷蘭人逼上自己的對立面呢?

那就是因爲荷蘭人的軍事力量完全無足輕重。法西聯盟加上荷蘭人後也沒有顯著的增強。而通過迫使荷蘭參戰,英國卻可以得到一個有利的軍事條件——因爲其對手的力量在沒有增加的情況下,其對手方面卻多出了好幾個戰略重地,荷蘭人的本土安危不需要過分的擔憂,但海外殖民地呢?那幾個重要的但防禦薄弱的軍事和商業陣地就對大不列顛王國的武裝部隊開放了。

一句話,英國人把荷蘭肥羊,自己的補償目標。

一旦荷蘭人蔘加戰爭,荷蘭在海外的諸多殖民地就會成爲英國的艦隊的進攻目標,這不僅可以牽制調動法西的軍隊,這還可以讓英國哪怕真的丟失了北美大6上那塊最有前途的殖民地,也能從荷蘭人身上得到足夠的補償。

以大不列顛王國的實力打敗法西聯盟很難,代價要很慘重,可是要打敗從海上馬車伕退化成大風車的荷蘭卻不困難。荷蘭人現在介入戰爭,那就爲以後的英荷再次開戰提供了最好的理由。倫敦有絕對的把握將大風車摁倒地上摩擦摩擦,那麼荷蘭人手中握着的大把英國國債就會無限的貶值中,阿姆斯特丹的金融地位也會受到絕大的打擊。

英國不管最終是否在戰爭中失去北美十三州,倫敦都可以從荷蘭人身上撈回自己失去的一些!

沃特森他們三人中沒有一個擁有戰爭天分的人,他們這一點,現在內心裏的苦澀感都要把整個人給湮沒了……(未完待續。)公告:本站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衆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 安南,鴻基市港口。

三艘運奴船緩緩地靠上了碼頭,南洋勞務公司的鐮刀鐵錘旗迎風招展。爲廣大客戶服務麼,鐮刀鐵錘寓意工農,就是南洋勞務公司的最大銷售市場。

咳咳,沒人知道這其中蘊含的陳鳴多麼濃郁的惡趣味。

鴻基港口上,一個個當地勞務輸出公司的高層都用熱切的目光看着靠上港口的三艘大船,這對於他們來說就是金錢啊。

帶着藤帽,拎着短棍,腰間的武裝帶上配着一把雙管手銃的林阿海帶隊維持着港口的秩序,這一旬輪到他當值。

“往後往後,不知道規矩啊……”

“你這麼積極是也想跟着進隔離區的是不是?”

吐沫橫飛,這些胳膊上帶着紅袖章的人都表現相當的蠻橫。林阿海嘴中銜着口哨,眼睛瞪得圓大。

約莫有十幾分鍾後,舷梯搭好,先是一批南洋勞務公司的保安人員,一個個荷槍實彈的,然後三艘船上就開始源源不斷的有人下船了。他們身上穿着明顯不同於安南的服裝,有男有女,還有小孩,但就是看不到老人。

每湊夠百人就會被領走一批。

整個過程持續了半個小時,一共下來了十一隊人,最後一隊缺了一小半,然後此次帶隊的經理出現了。

“嗶嗶嗶……”林阿海吹響了口哨,可是哨聲直接湮沒在了喧譁的人潮中。

整個鴻基市都嚴重的缺乏勞動力啊,不僅僅是煤礦,還有水稻種植,以及將勞動力繼續往金邊萬象輸入的,奴隸是有價無市,嚴重短缺。

隨着中國在中南半島上的權威越來越重,越來越多的華人也開始走出鴻基市,向着金邊萬象琅勃拉邦滲透,他們那那邊普遍從事着開礦和伐木行業。

柬埔寨老撾在陳鳴的前世中,雖然是世界上最不發達的地區之一,但兩國均存在豐富的林業資源,出產柚木花梨紫檀黑檀等名貴木材,柬埔寨有着不少可以開發的金礦與寶石礦,老撾也有着金礦和錫礦。

先婚後愛:老公輕點寵 如果是從國家的角度出發,這些地方並不值得陳鳴大動干戈,可是對於民間資本來說,還是非常的有盼頭的。

那特別是中國製止了暹羅準備出兵萬象的舉動之後,華人在當地的地位是更高了。

這兩國封閉落後,很多采礦手法都是中國被拋棄了很多的老方式,華商跟那些佔據金山礦產的貴族達成協議,每年上繳他們多少多少金子,然後剩下的歸屬於自己,以此牟利,到現在已經成爲了很普遍的一種方式了。很像是當初在西婆羅洲上給當地土著貴族開採金礦的華人礦產公司牟利的辦法,只是這裏的華商擁有着比當初的華工更大出許多的權利和保障。

所以勞動力是十分匱乏的。

中南半島上的華人最大聚集地——鴻基港也就是半島上的最大奴隸集散地。南洋勞務公司在這裏非常的受歡迎,因爲他們每個月都能向這裏投入至少一千人的奴隸。

有着皇后和皇長子爲首的一干貴人們的支持和背書,黑冰洋安保和南洋勞務的發展速度超乎想象。誰讓這個時候中國就缺乏‘用死了沒事’的勞動力呢?

朝鮮農奴現在都已經在市場絕跡了,日本農奴好歹有國家作保障,連朝廷都對他們高看一眼,也不能太過分。而旗奴的所有權都握在朝廷的手中,出現在市場上的只是零星的幾個。

東北的移民但凡抓到旗人的,那所屬權就歸本人所有。這也是爲了鼓勵當地移民跟逃入山林的旗人幹仗的法子。

國家又禁止豢養黑奴,這就造成了諸多密集勞動型產業生產成本的大大提高。所以你就完全能夠想象黑冰洋和南洋勞務撞到了多麼一個完美的時機了。

爪窪島總部的蘇拉卡爾塔。

一片綿密上百公里的的熱帶雨林的邊緣,瘋長的溼地草澤中。在幾門輕型臼炮的掩護下,上百名身穿黑綠色條紋作戰服胸前掛着藤甲,頭戴大檐藤帽手執燧發槍的黑冰洋安保隊士兵,排着前後兩列拉開了有十幾米的橫隊,相互間拉開四五米的距離,彷彿兩道漁網,緩慢又小心翼翼地朝着南面的雨林中推進。

這些士兵的身後不遠,還緊緊跟着二三百名衣着雜亂的華人,一個個或拿刀槍,或執火器,神色興奮地四下打量。

炮擊還沒有停,不斷有小型開花彈在前方的雨林中掀起一片片煙塵。越是靠近樹林,黑冰洋保安們的步伐就越緩慢,不時的有士兵停下來對着某個方向扣動扳機,一個指揮官模樣打扮的矮個還舉起了手,示意部隊提高警惕。

炮聲不絕,槍聲起伏,戰線不斷朝着目標雨林推進。

突然,一排槍聲從樹林中響起,正在行進中的兩道人列裏立刻就有人倒下,然後是一連串的驚呼和槍聲。後方的臼炮組立刻調整炮口和角度,然後一連串的炮彈就飛出出炮膛,砸向那槍聲和白煙傳來的地方。

樹林深處的爆炸此起彼伏,還伴隨着隱約的哭喊,不久樹林邊緣有了動靜,幾名黑冰洋的安保士兵弓腰跑了去,他們都配着武士刀,手中握着雙管手銃和手榴彈。片刻後,手榴彈的爆炸聲響起,哇哩哇啦的聲音也跟着響起,幾百個衣衫襤褸的爪窪土著揮舞着各式各樣的破爛武器衝出了樹林,一個個眼色赤紅,表情猙獰。

“轟轟轟……”

手榴彈炸響,然後槍炮聲響起,打空了手銃的幾個安保士兵立刻趴下身子。

“射擊!”

黑冰洋保安士兵舉起了手中的火槍,就見前後兩排火光硝煙噴涌而出。衝出樹林的爪窪土著紛紛中彈,奔跑的身體在槍林彈雨中扭着各種動作倒地。

前排的安保士兵紛紛丟掉了手中的火槍,拔出了攜帶的武士刀,嗷嗷叫着向着土著們衝去。

“殺嘰嘰……”

而後排的安保隊人員則開始重新裝填子彈,同時跟在他們後頭的華人們也紛紛揮舞着兵器殺上去。

在這熱帶雨林地區,這個時代的火槍並不是一點作用沒有,如果只是想戰勝敵人,黑冰洋的保安只需要留在原地裝填彈藥射擊,那些土著極可能是衝不到跟前的。但是黑冰洋他們需要的不是這個,而是殲滅敵人,最好是活捉敵人。火槍的威力太大,被打中了不死也重傷,所以黑冰洋的安保們爲了獲取更多的利益,更喜歡用手裏的武士刀來教土著們做人。

只需要狠狠地劈殺衝在最前面的一些人,剩下的土著士氣就會瞬間大降落。然後就是追擊和俘虜的節奏了。

作爲日惹蘇丹國的敵人——梭羅蘇丹國的傭兵,黑冰洋安保公司的武力進攻日惹人,那是順理成章。

“上刺刀!繼續前進!”

後排的指揮官向前一劈手中的武士刀,四五十名黑冰洋安保快速向前挺進。這必須要快,不然的話就吃不上肉了。

這些爪窪土著打仗的手藝真的是臭到了家了,情緒就像閃電,來的迅烈,消散的也神速。

衝出樹林的土著被紛紛擊斃和殺傷,面對黑冰洋安保們的武士刀,他們幾乎一觸即潰,一如之前。而那些拿着火槍的人,則只會躲在雨林中不露頭。

荷蘭人爲日惹提供了不少武器,熱兵器冷兵器都有,不然的話他們會被黑冰洋打的更慘。不看連當地的華人都開始賺取外快了嗎?在黑冰洋安保擊潰土著之後,這些來自泗水二寶壟的華人就衝上去幫忙抓人,抓到一個給多少多少錢,受傷殘疾和死亡者,還都有撫卹,這吸引了不少華人來參與。

這些華人倒不是純粹爲了錢財,很有一批是處於報復心理。

可不管怎麼說,他們的出現大大的方便了黑冰洋安保公司的行動。

“大哥,這些黑冰洋兵真的是厲害啊,看上去個子不高,但真的是能打。不過一個月時間,這蘇拉卡爾塔的土著就土崩瓦解了。咱們兄弟也跟着喝口肉湯。才幾天時間就掙了那麼多錢……”

跟在黑冰洋保安隊身後的華人隊伍裏,一個穿着整齊的漢子對着身邊被七八個人簇擁着的中年人說道,而更多地華人此刻正一邊奔跑追擊,一邊舉着手裏的刀槍發出了誇張的吶喊聲。

“那是。也不看看這些日本小矮子背後是誰在支撐的?那是皇后娘娘。國舅爺當初在日惹吃了這麼大的虧,皇后能忍得下才怪。”老大想着這一個月裏自己手裏落到的錢財心裏也樂開了花。

“不是這些小矮子能打,那是人家黑冰洋保安公司厲害,再爛的歪瓜裂棗,人家越能操練出來精兵……”

……

自從去年黑冰洋成立開始,陸陸續續的日本武士就開始進入黑冰洋。雖然這種擴建速度很緩慢,與正規的軍隊根本不能比,規模達到一定程度後黑冰洋自己也要收手,但後者的人數還是迅速擴充到了五百人,組成了五個安保隊。

其業務在對付日惹的同時,也真正的開始進入安保業了。

荷蘭人控制的地盤裏,很多華人聚集地需要這樣業務。爲此南京的外交部還專門派代表前往巴達維亞與荷蘭人磋商,荷蘭人不答應不行啊。

但後者的主要任務還是在對付日惹上,自從進入爪窪,連續的幾次戰鬥,黑冰洋把日惹人打的人仰馬翻。然後整個捕奴體系的建立,就順理成章了。

……

陳鳴在南京城裏正翻看着南洋勞務公司的賬冊,對比去年的收益,今年上半年的獲益是更高了。

陳鼎一臉自豪的站在旁邊,昂頭挺胸,一副等待表揚的架勢。

今年上半年,只是上半年,他從南洋勞務公司獲得的純利潤就達到了六十萬元,也就是說整個公司的上半年利潤高達兩百五十萬。這完全就是一個暴利!

去年總資本只有一百萬的南洋勞務公司,今年上半年的純利潤就高達二百五十萬,那麼一年下來就是五百人,那就是500%的收益,這是多麼驚人的數字啊。

販奴果然是一項好買賣。

雖然東方的人口買賣遠沒有西方那麼高的價值,也不知道是不是西方一直都人口緊張,一個強壯的男性黑奴在美洲的價格竟然高達上百英鎊,也就是三百兩銀子,這在中國完全是不可想象的。

在十多年前的滿清時候,一個有手藝的大丫鬟只需要十來兩銀子,沒啥手藝的價錢更是要攔腰砍半。而男僕的價格也幾乎不比女性高了,甚至有些時候還要更低。

這也怪不得幾百年時間裏,歐洲人把上千萬的黑蜀黎送到了美洲土地上,純粹是利益的驅使啊。

“這筆錢你想怎麼處理?”

南洋勞務公司已經不需要資金的繼續投入了,所以今年上半年的利潤就分紅了。六十萬華元也不算一個小數目了,陳鼎要怎麼去花銷呢?

陳鳴很好奇又很有期待的問道。

“孩兒準備把這筆錢分做三部分來用,這第一部分是二十萬,孩兒決定交給母后用於慈善。”

“第二部分是三十萬,孩兒準備成立一風投公司。”風險投資資金的概念當然是陳鳴點出來的,陳鼎當初聽了後始終記在心裏,並且越品越覺得是一個好門路。

“近兩年越來越多的專利發明被申請,可報紙上也越來越多的爆出了發明人因資金原因而中途前功盡棄的消息。孩兒覺得這風投很值得做。而且如父皇當初所言的那樣,這風投不僅可以資助發明,還可以投資公司。

十單裏只要能成功一單,那就有得賺。”

“這最後的十萬塊,那就留作孩兒自己花用了。”

陳鼎高高興興的從乾清宮出去了,陳鳴大大的表揚了他一番,這讓陳鼎非常的高興。

“大哥,大哥……”

回到自己住處,陳鼎的院子裏已經匯聚了n多個小不點。一看到陳鼎來了,全都簇擁了上來。

“大哥,這是我的錢。”

“這是我的……”

“還有我的,我要那種高高的滑滑梯……”

“我要旋轉木馬!”

“我要蹦蹦牀,我要蹦蹦牀……”

“水上自行車纔好玩。大哥你一定要叫人把水上自行車造出來,不然我去告母后,你騙人騙錢!”

被一幫弟弟妹妹用憧憬的目光看着熱烈的簇擁着的感覺是很好地,只不過告母后這是什麼鬼?什麼又叫騙人騙錢?

陳鼎的臉色一下子僵了,可是看着一幫瞬間變臉的弟弟妹妹……

“對,告母后,沒有高高的滑滑梯,我也告母后。”

“還有我!”

“大哥,一定要有旋轉木馬哦……”

陳鳴臉色更僵硬了,“在皇宮外頭修一座遊樂園都是給你們這些小屁點玩耍的,好不好?”陳鼎他自己部隊裏都下過好幾次,已經大了,纔不需要去遊樂園玩耍呢。

這羣小屁孩總共才籌了兩三萬塊,“我花這十萬塊是爲了啥啊……”陳鼎很懷疑自己當初的選擇。自己怎麼就那麼嘴欠把遊樂園的設想告訴這些小傢伙呢?

還秉着當大哥的自豪感,對他們許諾一定爲他們造一座讓他們滿意的遊樂園。

自作孽啊。“這可是十萬塊。”亞洲第一美女,**翹臀,火辣身材完美身材比例!!關注微信公衆號:meinvlian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秦淮河邊的一處宅院,一輛裝飾簡單的馬車優哉遊哉的行到了大門前。..

皮埃爾親自在門前迎接來客。這是他在中國多年的貿易伙伴,重要的貿易伙伴。

兩人就像是很普通的會面拜訪一樣,在門口做足了樣子。但是等兩人到了小花廳,端茶送水的僕人都下去後,皮埃爾的臉色就變了,貿易伙伴的神情也變了,兩邊都嚴肅了起來。

皮埃爾帶着一絲堅定的樣子面的老朋友,就像一個做下了一件大事後尋求最後生路的亡命徒。

“這是一件非常非常機密的事情。“皮埃爾說。

“皮埃爾,你是知道我背後的人的規矩的,我們之間有着長期的聯繫,有着朋友一樣的友誼,他們是不會虧待朋友的。“

作爲軍情局的一名老手,皮埃爾對面的人坐直了身子,他很瞭解皮埃爾,所以他敢肯定這一次自己會有大收穫。皮埃爾真的有可能拿到了一份a級情報。

“戴克爾瑪昨日與佩裏埃進行了祕密溝通,然後我獲得了他們二人具體的談話細節。我可以向上帝誓,荷蘭在向巴黎靠近!“

皮埃爾對面的軍情局情報人員整個人驚訝的都失色了。

“是的,不要表示驚訝。荷蘭真的在向巴黎靠近!“

“英國人採取的封鎖政策極大地損害了荷蘭人的利益。阿姆斯特丹向倫敦尋求解決方案,但結果並不理想。“

“而且英國人堅持要求荷蘭退出武裝中立同盟,並且要求荷蘭參戰和禁止向法美西提供借款。“

再具體的事情皮埃爾就不知道了,連戴克爾瑪和佩裏埃都不知道。可是就這短短的兩句話,其中透漏出的信息就是無比巨大和重要的。

英國人嚴重的損害了荷蘭的利益,大風車要蹬掉約翰牛這個好基友,和高盧公雞一塊愉快的生活了?這開什麼玩笑?

“皮埃爾,你真是做了一筆大生意。只要我們證實了這份資料的正確性,你會獲得自己夢寐已久的那個東西的。“

不就是一個黃本本麼,只要上頭不追究,就連皮埃爾的聯繫人都能給皮埃爾辦妥了。

送走了來着的皮埃爾重新回到了只有自己一個人的臥室,他渾身都在顫慄,雖然他已經不是第一次跟那個老朋友做交易了,但皮埃爾很清楚這一次的意義。

不管是東方,還是西方,都有一個通敵賣國的罪名,那是一律都要砍頭的。

他現在所做的事情,那就是紅果果的叛國。

可他沒辦法,再有一個來月的時間,他就要離開中國了。離開這個他生活了許多年,又給他帶來了巨大財富的地方。乘坐着一艘裝滿軍火的法國籍商船,遠渡重洋,突破英國人在海上的一道道封鎖線,抵到印度的邁索爾,將所有的軍火教給邁索爾蘇丹海德爾·阿里汗,然後返回歐洲,返回巴黎。

只要一想想期間的危險性,他就要忍不住瘋。

所以他迫切的需要一個黃本本,需要獲得一家人在中國的永久居住權。

拿到這一消息的軍情局如獲珍寶,如果荷蘭人突然的跟英國人鬧蹬了,陳漢的海6大軍可以瞬間席捲巴達維亞,徹底摧毀歐洲人在東方的最後一塊殖民地,然後靖海的水師直撲錫蘭,爲中國下一步滲透入印度大6,打下堅實的基礎,提供最好的方便。

這件事的意義可以說是牽扯到了戰略大局也不爲過。

陳亮立刻就把這個消息傳到了陳鳴這裏,雖然皮埃爾提供的情報還沒有得到證實。

“朕記得佩裏埃跟後勤部簽署了一份軍火協議,一次性取走了兩萬杆燧槍和一百門五斤炮,還有相應的彈藥?“

“盯緊了這批軍火。“

如果荷蘭人跟法國人真的有默契,這批軍火在通過馬六甲行到錫蘭的時候必然會受到方便。按照法國人的交代,這批軍火他們是要販入邁索爾的,那麼如何越過英國人的封鎖,把軍火安全的轉到邁索爾的法國非武裝港口去,那就要人給他們多少方便了。

荷蘭究竟是不是要跟巴黎勾搭,瞅準了這批軍火,就能跡。

“陛下英明。“陳亮忙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