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洋來得快,去得也快,趙長空大長劍直指蘇豪道,「你不是想看我的【長空裂斬】么,現在如你所願,希望你待會不要後悔。」

「不看過怎麼知道后不後悔!」蘇豪笑道。

趙長空的大長劍上突然有白光蔓延,沒一會就超出劍身數米之長,遠遠看去就像是一把超長的大劍,凝如實質的劍氣外放,非洗丹境武者不能做到。

大長劍當空斬落,當蘇豪做好迎接準備的時候,大長劍距離他數米遠的地方便愕然停止。

正當蘇豪疑惑之時,大長劍又再次斬落,這一次依然在他身前突然停止,蘇豪敏銳地觀察到大長劍這一次落下的距離與他更近了,劍上的氣勢也更強了。

依此反覆十次,大長劍上的氣勢已經積攢到巔峰,而且無論蘇豪如何後退,大長劍都會距離他越來越近。

「雖然大長劍每一次都沒有碰到我,但是並不代表大長劍徒有虛表,恰恰相反的是,大長劍覆蓋的那一方天地全部在趙長空的掌握之中。不說是我,換了是另外一個和趙長空同等修為的人一樣也無法靠近他,唯有眼睜睜地看著他把【長空裂斬】的威力積攢到最大。」蘇豪內心暗道。

「呼呼,每次使用【長空裂斬】都要耗費我的大量真元和體力,所以我不輕易使用,現在【長空裂斬】已成,接招吧,希望你能保住性命!」

大長劍落下的那瞬間,彷彿這片天地都被撕裂了,天空也因它而失去了所有顏色,所有人的眼中就只剩下那把緩緩落下的大長劍。

「既然躲不過,那就把你擋住,六倍威力【斬鋼閃】!」蘇豪用只有自己聽到的聲音說道。

劍氣縱橫,劍光閃耀,凡是被大長劍籠罩住的青石剎那間成為碎沙碎石,漫天沙礫中,眾人聽到了一聲刺耳的聲響,那是出劍的聲音。

塵埃落下,劍光消失,蘇豪的身影也跟著消失了,唯有趙長空氣喘如牛地站在擂台上。

「蘇豪人呢?」眾人臉上同時露出疑惑。

這時他們見到趙長空走到蘇豪原先站立的地方往下看,先是露出驚訝,而後露出苦笑,「你是怎麼做到的?」

「是挺疼的,還好接住了!」下面傳來蘇豪的聲音。

柳煙兒等人立即飛到半空中往下看,映入眼帘的是蘇豪站在一個巨大的坑洞之中抬頭往上看,衣衫有些狼狽,但似乎並沒有受傷。

「不可能!」申屠光無法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幕,趙長空的【長空裂斬】換了是他也不敢硬接,但是蘇豪偏偏接住了。

毫無疑問,這個大坑是趙長空的【長空裂斬】造成的,整個大坑唯有蘇豪腳下的青石地面保存良好,唯一解釋就只有蘇豪硬生生接下了這一擊。

「還打不打?」蘇豪臉色平靜道,彷彿站在大坑裡的那個人不是他一樣。

「你剛才硬抗【長空裂斬】的力量還能再次發揮出來嗎?」趙長空問道。

「我說隨時可以你信么?」

「我信,那就這樣吧!」

趙長空說完便扛著大長劍走下了擂台,然後頭也不回地離去,乾脆利落無比。 蘇豪的攻擊力已經達到800,【斬鋼閃】本身的攻擊力也有100,所以蘇豪用【斬鋼閃】打出的一記攻擊已經不低於900,不考慮暴擊的情況下,六倍的【斬鋼閃】攻擊力至少也有5400,對於煉脈境的武者來說,這是一個非常恐怖的數據,洗丹境初期的武者也會為之汗顏。

蘇豪幾乎可以肯定趙長空的【長空裂斬】是玄級武法,十次蓄力打出來的攻擊力比他的六倍【斬鋼閃】還要高。

他估計趙長空普攻打出的攻擊力在1500左右,【長空裂斬】對上他的六倍【斬鋼閃】要略佔優勢,所以【長空裂斬】的攻擊力不會超過6000,也就是說,【長空裂斬】能讓趙長空發揮出本身四倍左右的攻擊力。

趙長空之所以乾脆利落的認輸,是因為以他的修為最多只能打出兩次【長空裂斬】,而蘇豪竟然還可以繼續打出六倍【斬鋼閃】,所以就算他把剩下的一次【長空裂斬】打完,最後也還是落敗的結果,還不如趁早認輸,留點力氣應付其他人,這個妖孽就留給其他人對付吧。

蘇豪沒有騙趙長空,【斬鋼閃】隸屬於劍豪模版技能,並不需要消耗真元來支撐施放,理論上只要他的體力撐得住,完全可以連續打出,而有【生命藥水】的他還會怕體力不足么。

總決賽第一輪共有六場比賽,六場比賽打完后,結果有些出人意料,弈劍門最被看好的雪刃輸給了花落花,申屠光更是意外的輸給了璇甄,王殞則輸給了天劍閣一個名為君天歌的人,讓人大跌眼鏡。

所以進入總決賽第二輪的人有蘇豪、璇甄、柳煙兒、花落花、明鏡以及君天歌六人。

第二輪依然是蘇豪第一個上場,只能說是造化弄人,這場比賽他要和柳煙兒分出個高低。

「師姐,安好!」蘇豪對柳煙兒九十度鞠躬道。

毫無疑問,柳煙兒是蘇豪這一世遇到的第一個貴人,從試煉谷到鐵竹林,無論柳煙兒出於何種目的維護他,他心裡都非常感謝柳煙兒,沒有柳煙兒的幫助,他今天也未必能站在這個擂台上。

柳煙兒一如既往的光彩靚麗,還是那條長長的馬尾,還是那雙會說話的大眼睛,只是這大眼睛此時看向蘇豪充滿了複雜,她沒料到蘇豪的天賦如此驚人,只用了三個月的時間就成長到現在這個地步,堪稱妖孽。

「很好,小師弟想怎麼打?」柳煙兒從上到擂台開始,看向蘇豪的眼睛就還沒眨過。

「打不還手!」蘇豪斬釘載鐵道。

「果真?」

「果真!」

「那我就不客氣嘍!」

「無需客氣!」

一個個顏色各異的雷球突然出現在柳煙兒身前,只見她長劍一揮,這些雷球便魚貫撲向蘇豪。

蘇豪手中沒有任何兵器,面對兇猛而來的雷球,他只是不斷躲避,哪怕偶爾有來不及閃躲的也絕不還手,生生硬吃。

強烈的麻痹感敢升起,蘇豪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不敢想象被這些雷球全部打中的後果。

這些雷球宛如一個個調皮的小精靈,速度很快,猶如電光掠閃,飛行軌跡更是難以捉摸,讓他躲避的非常辛苦。

「你自己說的,打不還手!」半空中的柳煙兒笑道。

「師姐難道還不相信我的為人么!」蘇豪的氣息開始變粗。

「在這弈劍門中,最了解你的人可以說是我,別以為你那一肚子壞水能瞞得過我!」柳煙兒哼哼道。

柳煙兒自認接不了趙長空的【長空裂斬】,所以這場比賽的結果還未開始其實就已經註定了,不過她必須對自己的父親和師尊有個交代,把這場比賽繼續下去。

划船中的花落花面露思索地看著這場比賽,「不出所料的話,這個蘇豪應該就是我的最終對手了,那個璇甄也很不錯,真是期待啊!」

「長空,你有什麼看法?」花落花對一旁的趙長空問道。

「或許是錯覺吧,我感覺蘇豪當時還留有餘力!」趙長空目光深邃地看著擂台說道。

「哦?是嗎,那就更好了!」花落花笑的更高興了。

雷球不過拳頭大,威力卻十分驚人,每一次砸到青石地面都能轟出一個磨盤大的坑洞,從上空俯瞰,這種坑洞已經密密麻麻不下幾十個了。

「看來普通的攻擊奈何不了你呢!」柳煙兒笑道。

蘇豪毫無形象地坐在青石地面上說道,「師姐,能不能讓我休息一會,我的腿都快被跑斷了!」

「這可不行,先吃我這顆五色雷再說!」不知什麼時候,柳煙兒身邊的雷球已經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顆人頭大的五色雷球。

當時試煉谷搶奪朱果的時候,蘇豪曾經見過柳煙兒使用過這五色雷球對付金背猿,後來才知道那是飲雷鋒的玄級武法《五雷劍訣》。

柳煙兒長劍猛地一揮,人頭大的五色雷球彷彿帶著萬鈞之力落下,所過之處空氣猶如被煮開,更是發出啪啪的連綿爆響,聲勢異常浩大。

蘇豪臉色一緊,趕緊撐起【青光盾】,甚至還在【青光盾】中使用了風之意境,準備硬抗這一擊。

彷彿一顆隕石落下,五色雷球沒有絲毫猶豫落在【青光盾】上,隨之一聲巨大的爆炸聲響起。

有了風之意境的加成,【青光盾】的防禦力提升了數倍,但也沒能堅持到最後,蘇豪被爆炸捲入,還好他及時使用了【中亞沙漏】的凝滯,化身金人這才得以倖免。

「剛才這顆五色雷算是你還我之前的人情。」柳煙兒肅穆道,「如果你尊重我,那麼接下來就用你打敗趙長空的那一式戰技來和我的【五雷轟頂】決一高下吧。」

柳煙兒說完便劍指天穹,晴空中忽然有烏雲快速凝聚,不過一會便有數畝之大,其中有雷光閃現。

蘇豪深出一口氣,【無盡之刃】早已被他拿在手中,六倍【斬鋼閃】頓時進入蓄勢待髮狀態。

高塔中的飲雷峰峰主中年道姑目光欣慰地看著天空中的柳煙兒,心想,「煙兒果然天賦異稟,初入洗丹便能使出出【五雷轟頂】,有你好瞧的了,奸詐下流的小子。」

「天雷!」

柳煙兒嬌喝一聲,彷彿一道命令,一條灰色的雷鏈出現在烏雲的下方,電光火石之間便落到了蘇豪的頭頂上空。

蘇豪臉色平靜,【無盡之刃】自下而上刺出,伴隨著一聲刺耳的鏘鳴,灰色雷鏈被【無盡之刃】轟碎消失在虛空。

又一條雷鏈落下,這次是紅色,依舊被蘇豪擊碎,蘇豪驚訝道,「威力要比灰色雷鏈高出一些。」

紅色雷鏈之後是銀色雷鏈,再之後是紫色雷鏈,一鏈比一鏈威力強,最後的金色雷鏈更是厲害,雖然最終被蘇豪擊碎,但是蘇豪的手臂也被震得酥麻無比。

柳煙兒落回擂台上,整了整稍有凌亂的發梢笑道,「不要讓我失望!」

「定會竭盡全力!」蘇豪知道柳煙兒的意思,無論如何也不能讓花落花拿了大比第一,否則這次弈劍門的臉就要丟大了。 接下來的兩場比賽中,璇甄擊敗了君天歌,花落花則拿下了明鏡,弈劍門這次外門大比終於進入最終決戰階段。

依然是抽籤定對手,花落花抽動了輪空簽,蘇豪則對戰璇甄。

「蘇師弟果然沒有令我失望!」璇甄雙眼直勾勾地看著蘇豪笑道,不知道的還以為她在勾引蘇豪。

「師姐見笑了!」蘇豪當然清楚璇甄不是勾引他,準確來說應該是璇甄遇到讓她感興趣的事情了。

「怎麼樣,我幫你解決了申屠光,是不是應該感謝我!」璇甄依然直勾勾地看著蘇豪。

璇甄不同慕靈這種大蘿莉,恰當一點的比喻就是熟透了的水蜜桃,這種成熟的氣質對於大多數男人都是具有巨大的誘惑力的,蘇豪感覺自己有點受不了,只好苦笑道,「多謝師姐!」

「口頭謝不算,要不你認輸?」

「這是不可能的,璇甄師姐!」蘇豪無奈道。

「難道你真的這麼狠心?你知道我打不過你的!」璇甄忽然失魂落魄道。

「演技太差,是人都不會相信!」蘇豪當然不會把這句話說出來,否則璇甄不當場發飆才怪。

「好吧,那就來吧,蘇師弟你可要好好憐惜師姐!」璇甄彷彿下了很大的決心。

「拜託,還能不能好好打一場了!」蘇豪內心頭疼道,「果然是套路無處不在啊。」

「璇甄師姐,請!」蘇豪擺出架勢道。

璇甄不再說完,只是笑吟吟地看著蘇豪,正當蘇豪疑惑之時,忽然發現腳下有些不對勁,臉色頓時一驚,連忙一蹬跳起,下一秒就看到一根寒芒畢露的尺長冰錐從他原來站立的地方鑽出。

「這個套路讓我想起了玄冰三傑!」蘇豪心裡想道。

這些冰錐很陰險,蘇豪落到哪裡它們就出現到哪裡,有時只有一根,有時三根圍襲,有時候甚至更多,除非能上天,否則只能疲於躲避。

蘇豪也嘗試用【無盡之刃】掃碎這些冰錐,冰錐雖然很堅固,但是也耐不住他的攻擊力橫掃,只是就耽誤那麼一會時間,密密麻麻的冰錐已經把他包圍住了,不得已蘇豪只能用【浮空術】飛到半空中。

「真是令人羨慕,你師姐我到現在還飛不起來呢!」璇甄懊惱道。

說來奇怪,說璇甄的修為是煉脈巔峰又遠遠不止,說是洗丹境也不像,這個女人果然藏的很深,蘇豪心裡如是想到。

「只能說是浮空,遠遠算不上飛行。」蘇豪回道。

「不會飛,那再好不過了,打靶子什麼的我最喜歡了。」

也不見璇甄如何動作,擂台上密密麻麻的冰錐就突然離地而起飛射向半空的蘇豪,一時間整片天空彷彿都是晶瑩剔透的冰錐。

蘇豪長劍往下一揮,密密麻麻的風刃出現撲向冰錐,同時施放出風牆,在風刃和風牆的阻擋下,這些冰錐沒有一根能碰到他。

璇甄腳下不知何時已經凝聚出一大塊寒冰,只見璇甄大腳一抽,寒冰塊便如離弦之箭飛向天空,而璇甄自己則是踩在寒冰塊上迅速接近蘇豪。

從一開始蘇豪就發現璇甄手中的長劍很特別,竟然是一把寒冰劍,和慕靈的冰晶之劍不同,璇甄的這把寒冰劍看起來很純白,彷彿是用那化不開的千年之冰雕琢而成。

兩人在半空中迅速鬥了上百劍,蘇豪的劍還是一如既往的快,但是臉上卻毫無得意,反而有些驚訝,因為每碰一劍,【無盡之刃】上都會傳來一股透徹心扉的極寒,讓他難受之極!

「那把劍有古怪!」蘇豪立即把注意力放到璇甄手上的寒冰劍。

「蘇師弟,你走神了呢!」璇甄突然抽身。

「什麼?」蘇豪一時沒有明白璇甄的意思。

天空突然暗了起來,蘇豪迅速抬頭一看,一顆仿若小山的巨大冰球正在急速落下,蘇豪尚未來得及躲閃便被冰球產生的爆炸捲入。

無盡冰屑落下,露出蘇豪化成金人的模樣,已經落回地面的璇甄用只有自己聽到的聲音說道,「雖然不知道你這能變成金人的是什麼武法,但總算是逼出來了。」

魅惑:嬌妻難寵 「璇甄修鍊的似乎並不是玄冰峰的《玄冰劍訣》,反而很像當日玄冰三傑使用的武法,但是這威力就算是慕靈的《玄冰劍訣》也比不上,是怎麼回事?」蘇豪心裡十分疑惑。

「蘇師弟,你聽說過玄冰么?」璇甄突然問道。

蘇豪搖頭,「《玄冰劍訣》倒是聽說過。」

「那試煉谷的玄冰窟你總該知道吧。」

「這個我知道。」

「今天師姐就讓你見識見識什麼叫玄冰!」璇甄柳眉一豎道。

璇甄持劍沖向落回地面的蘇豪,還是同樣的攻擊,還是同樣的極寒,不過蘇豪發現隨著璇甄揮劍的速度加快,一縷縷寒氣憑空出現把他包圍。

「這寒氣似乎有些不同。」慕靈揮劍的時候也帶著寒氣,雖然寒冷,他卻還可以忍受,但是璇甄的就不同了,是深入骨髓的寒冷,沒一會他就發現他拿劍的右臂被凍得僵硬,出劍都很困難。

蘇豪想立即抽身離開,卻發現自己的雙腳也被凍得僵硬,完全無法發揮出原本的速度,移動起來慢的像蝸牛。

「很難受是吧!」 總裁艱難追妻路 璇甄笑道。

「你這…寒冰劍有些奇怪。」蘇豪此時說話都很吃力。

「這把寒冰劍不過下品靈器,但是煉製的材料卻是來自玄冰窟的玄冰,當然不一樣。」

「據說玄冰窟的玄冰奇寒無比,里內更是有恐怖的玄冰爆流,化晶境以下的修為很難阻擋,你是怎麼成功拿到這玄冰的,而且還煉成了劍!」蘇豪疑惑道。

「這是我的秘密,當然不會告訴你。」璇甄笑靨如花道,「放棄吧,蘇師弟,繼續下去的話你會被活活凍死的,到時候可就不要怪我了!」

「說放棄還為時過早,你也接我一劍!」

蘇豪全身發力打出六倍威力的【斬鋼閃】,在這股強悍無匹的力量作用下,璇甄直接被劈飛,但是由於寒冰劍的阻擋也安然無恙。

「你這一式戰技的威力果然十分驚人。」落回地面的璇甄忍不住吐出一小口血,蘇豪方才那一擊差點讓她五臟移位,「既然不肯認輸,那我就讓你看看什麼才是真正的【玄冰爆流】。」 【玄冰爆流】是玄冰峰的標誌性戰技,玄冰峰的先祖曾用它在天闌州打下了赫赫威名,但因為《玄冰劍訣》的修鍊要求太過苛刻,現在玄冰峰能夠真正使出【玄冰爆流】的人一個手掌都數的過來,所以玄冰峰其他人修鍊的大多是弱化版的【玄冰爆流】——【寒冰爆流】。

剎那間,璇甄身上爆發出洗丹境的氣息,無盡的寒氣從她的身體中迸發而出,豐滿的身軀也被寒霜覆蓋,宛如傳說中的雪女。

「果然是洗丹境!」蘇豪內心暗道。

擂台下的人也受到了寒氣的影響,面露驚色地往後挪了數米遠才感覺寒氣減弱,原本他們以為蘇豪贏定了,誰料到璇甄竟然如此強悍。

冰霜迅速向前蔓延,就連無形無色的空氣都被凍結了,當漫天的冰渣落下時,寒流猛然從璇甄的寒冰劍上爆發而出,所過之處就像在半空中鋪出一條寒冰之路,威勢驚人至極。

蘇豪雖然冷的發抖,但也不會坐以待斃,六倍威力的【斬鋼閃】轟然打出,寒冰之路直接被他打爆近半,然而並沒有什麼卵用,寒流似乎無窮無盡,寒流不消失寒冰之路也不會消失,反倒是他的【無盡之刃】被寒流黏住了,沒一會就被凍成了冰條。

蘇豪見狀急速後退,然後眼睜睜地看著【無盡之刃】被凍裂,最後化為碎片掉落在地上。

來不及心痛【無盡之刃】,蘇豪手中又拿出一把血紅色的長劍,正是【飲血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