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如說掌控了時間加速的修士,給你來一個時間加速,強大的修士能夠瞬間讓你衰老而死,還做什麼攻擊和反擊,那全然無效。

再說掌握了時間倒流的修士,一個時間倒流打在你身上,讓你一個中年,瞬間打回兒童時期,你還有多大的力量可以進行反擊?

不過這時間屬性,在天武大陸上已經有足足千年沒有出現過了。

所以當魔神學院副院長和戰神學院副院長見到海潮擁有空間屬性時,這才極為妒忌。

一個千峰的實力就極強,是罕見的煉體者,實力更是一打二處於下風,但看那架勢,依舊能夠堅持許久許久。

現在又出現了一個空間屬性的海潮,也幸虧這海潮是空間屬性內力,而不是空間屬性的魔力,不然空間之刃一出,誰與爭鋒!!!

不過就算只是空間屬性內力,千峰實力極強,也自認為無法百分百單獨戰勝這海潮。

就更不用說封天和莫落了。

要是他們沒有其他手段,根本沒有一絲戰勝海潮的可能性。

不過震驚會震驚,現在下方那千峰竟然向著海潮殺去。

一瞬間下面兩個人已經打起來了,其他地方的修士,此刻也終於再次戰鬥,也在爆發小規模的團戰。

霍炎院長和風簫子副院長只觀不語,這是千峰必須經歷的過程,他們要知道,努力才能拿到最好的,失敗者註定低人一頭。

同時千峰這戰鬥,也是讓眾人能夠認清海潮的實力,為之後做出一定的計劃,好保護自己學院之人,或者爭取利益。

而且這場戰鬥,就是其他學院的副院長等等,也絕不會制止,而是任由他們去戰鬥,去爭奪優先進入的全力,也算是對他們的一種考驗。

所以其他學院的副院長,宗派的長老,也很有默契的看著下方的戰鬥,畢竟他們也想知道這空間屬性內力的海潮的真實實力。

而在另一個地方,天豐此刻正在做什麼呢?

此刻的天豐赫然也正在戰鬥。

不久前天豐背著那劍鞘和生鏽的古劍一路向著無盡之森深處走去,然後在昨天,天豐竟然發現了人類的痕迹,於是天豐一路追蹤,煩的最後,天豐終於追上,而令天豐無奈的是,這人類,竟然是一頭帥級三階中期魔獸吃了化形草而化成的人類。

而在天豐和他接觸之時,二話不說,竟然戰鬥起來。

天豐全神貫注的看著這化作人形的魔獸身上。

那人形魔獸瞬間沖向天豐,一雙白皙的拳頭之上,那股屬於帥級三階中期的力量顯露無疑。

二者快速的在古樹間交鋒,強大的攻擊和內力的撞擊將這片山林無情的摧殘。

那古樹破碎,山石坍塌。

然後就在天豐再次向著人類形狀的魔獸殺去之時。

這魔獸不知道從哪裡取出一把大刀,向著天豐砍來。

俗話說功夫再高,也怕菜刀,所以天才從背後的劍鞘之中,快速的取出那炳古劍,迎著大刀就是一劍。

聽「當、當」兩響,空中爆開兩團耀眼的光,那古劍在天豐驅動下勢如破竹,連挑人形魔獸百招。

只見得火星四濺,亂風迭起,然而這人形魔獸依舊束手無策,面前的這個人熟練的的揮劍套路,人形魔獸一時間無從下手。

是的,現在天豐的劍術已經不在是剛剛用劍時的一頓亂揮,而是逐漸有了屬於自己的劍術攻擊。

可見這麼長的時間,天豐一邊修行內力,一邊也沒有閑下來,將這劍術也琢磨了不少。

就在天豐和這人形魔*手的時候。

樹葉發出嗚咽之聲徐徐倒飛,不僅光華黯淡,更是蹤影皆無。

突然在雙方交手數百回合,天豐將這人形魔獸的手段連接了個清楚。

同時天豐藉此獸鍛煉自己劍術的目的也已經達到,所以天豐破了這人形魔獸的絕招去勢不休,劍化作人,人直如劍,如經天長虹直掛人形頭頂,頗有一股想要斬殺人形魔獸的趨勢。

這人形魔獸顯得也不簡單,就在天豐衝過來的一瞬間,人形的魔獸的雙腳剛落到坍塌的石頭上,險險的躲過天豐的攻擊。

然後人形魔獸接著就見到天豐席捲而來,危機感應之下心頭如遭重鎚,尚未緩過這口氣來頭頂心上劍氣縱橫,竟是天豐再次殺到。

好在他的修為比天豐也只是相同,並沒有被壓制太多,所以只見人形魔獸雙手一翻對上天豐古劍,奮起全身硬接天豐的劍。

「當「的悶響,這人形魔獸抗下的巨大衝擊將他直接打入了碎石堆中。


令天豐苦惱的是,這人形魔獸在進入碎石的一瞬間便鑽入地下,那速度,比起天豐當時鑽地的還要快上三分。

然後天豐見此,也無法在進行追擊,於是只能站在原地苦笑。

自己也沒有打算殺他,也就是想要個他交談而已,沒想到這人形魔獸竟然如受驚之鳥,飛速的逃了。

天豐呵呵一笑,自己還成全他了,緊隨其後開始追擊。


在烈日炎炎一個孤獨的身影走在滿眼翠綠的無盡之森裡面,靜悄悄的森林中回蕩著他一個人堅定有力的步伐,他心裡莫名的平靜下來。

天豐在無盡之森里跋涉了又好幾天,但是卻一無所獲,連一根普通草藥都看不到,真是白白浪費精力。

突然在自己的正前方冒出陣陣寒氣,精神之力的大網一展開,天豐發現這裡有人!立刻警惕起來。

這幾天的天豐雖然沒有收集到靈藥等,但卻遇到許多魔獸,戰鬥次數也十分多,其中最危險的就是天豐遇到的那一頭王級三階巔峰的虎形魔獸,天豐更是用出了一道金色的符印,這才從他的手中逃掉。

就是這樣,天豐也受了輕傷,修養了兩天才恢復過來。

同時之前的打鬥已消耗了功力,但是由於精神之力的強大他可以明顯感覺到那個人不如他。

不過就在天豐仔細觀察之後,天豐笑了,這人形竟然正是之前那個人形魔獸!

於是天豐緩緩接近,像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那人一直盯著寒氣外冒的地方,絲毫沒有察覺自己的出現。

天豐走進一些才看清!好傢夥,這麼大的太陽地下居然有方圓五米的一片是寒冰,冒著的寒氣逼人,天豐才靠近就開始覺得自己身上寒冷起來,那個人形魔獸是什麼來頭,幾乎爬在冰面上,還沒有被凍住。

「喂,你……」那人形魔獸突然轉過頭來,一張白皙的臉,寒氣在他臉上凝結成水珠滴了下來。

天豐也不想在和這人形魔獸戰鬥,於是想著和這傢伙隨聊吧!只要不讓這人形魔獸覺得自己對他有惡意就好了!


「我太熱了,來乘涼!」

「哦…那你坐那邊樹下吧!」那人形魔獸指了指離冰面不遠的大樹旁邊。

「多謝!」天豐小心翼翼的走過去。沒想到這麼簡單的一句話他也相信,小心為上。

一坐下來覺得周邊冒著舒服的溫度,離冰面不遠不近,寒氣熱氣剛剛好在這裡交匯,舒服啊!

天豐多日沒有睡覺,困意漸漸襲來,「喂,不要睡!會死!」那人形魔獸突然如此提醒著天豐。

天豐戰戰兢兢的起來,「為什麼會死!」換來一陣沉默……

「哧哧……」冰面下傳來的聲音逐漸擴大開來,整個冰面都在顫動,天豐精神之力探查到冰面下的巨大動靜,也感覺到面前這個人形魔獸在用自己的力量壓制著下面的什麼。

「糟了!」那人形魔獸突然說,緊張的,雙手合十壓在冰面正中,「你快過來幫我一把!!」

天豐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這個人形魔獸第一次交戰後,竟然給了自己很信任的感覺,腳不自主的朝他走去。

與他站在同一點,天豐發現自己居然沒有感覺到冷,反而很適宜,和剛剛完全不同,不對,一定有古怪。

天豐上下左右,全身看遍發現自己腳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個寒冰鏈子。

「因為它嗎?」銀色寒冰的鏈子上泛著光,是它在吸收。是那個人形魔獸放到自己腳下的,給自己的!天豐無比確定。

「需要我做什麼!」天豐面前的人形魔獸頭上冒出細密的汗珠,於是天豐的善心再次發了出來,同時天豐也知道這樣的壓制他堅持不了多久。

「將自身內力同我一起灌注進去,下面的東西出來,天地不寧。事後我會送你,你想要的任何東西!」這人形魔獸這麼說,那一定在無盡之森很有點收藏,而且自己這幾天,自從見到這人形魔獸后,便沒有收集到任何有價值的東西,而且所遇到的魔獸,一見到自己,就瘋狂的殺向自己,天豐就有懷疑,在聽著人形魔獸如此說道,心中的便有了答案。

於是天豐決定賣個人形魔獸一個人情也無妨。

天豐和面前的人形魔獸一樣,雙手合十,扣在冰面上,內力源源不斷的被吸入進去,天豐覺得自己開始疲乏,想抽出自己的手已經不可能了,內力在大量流失,但是反饋回來的是一股更加精純的內力。

天豐感覺到奇異。這樣子大約持續了一個時辰左右,下面突然傳出一聲怪物嚎叫,然後便重新歸於沉寂。


「呼……」

兩個人同時看了對方一眼,笑了出來。

天豐自己也不相信自己居然會做這樣的事情,太瘋狂了,自己出來修習,很久沒有這麼相信一個人了。

不對,是從來沒有如此相信一個人形的魔獸了!!

「謝謝你!」

「不必客氣!」天豐說。

陷入沈默……

「我本體是冰神獸!」

面前的這個人形魔獸突然在沉默之後爆發了驚人的一句。

天豐長大的眼睛。「冰神獸!」我沒聽錯吧!上古神獸!原生長與北方極地,極少與外界接觸,最早一次是在千年前,大陸驟然爆熱,上萬畝糧食被蒸發,死亡人數高達千萬。

那是它全身銀光席捲寒氣而來,雨一連下了十天,氣候重新恢復,被人們認為是祥瑞的預兆,小時候自己還畫過他的樣子,只是那是自己畫的是個怪物,與現在面前這個人完全不同。

銀光閃耀,白衣飄飄,粉裝玉石,在無盡之森這麼熱的地方,看見他就清涼了下來,但他來幹嗎?

「是!冰面下是我的死對頭。」

「死對頭?」據說那次乾旱是因為火神獸所為,莫非,下面就是?

「你想的不錯,下面正是火神獸。」

說道火神獸,就不得不提這火神獸的性格,他雖然叫做火神獸,同冰神獸一樣,擁有最巔峰的魔獸血脈。

不過冰神獸性格平和,而且時常幫助乾旱地帶。

而火神獸也不同,火神獸性格暴虐,喜歡殺戮。

所以一個地帶一旦火神獸出現,那麼這個地帶就必定會受到一定的損傷。

千年前那次,一頭火神獸出現,將一個小城市連同周邊的一切都焚燒乾凈,更是令那裡寸草不生,後來還是一頭冰神獸過去拯救的那塊土地。

「你會讀心?」天豐突然沒有安全感,心思被人看透的感覺不好,不,很煩。

「不,只是見人多了,他們想法我也能猜七七八八。」冰神獸哈哈笑了起來。

然後這冰神獸便和天豐交談起來,說起自己和這火神獸之間的事情,天豐聽的也是極為認真。 「哎這事說來話長。」

這人形魔獸,也就是冰神獸仰天長嘆一聲,然後看著天豐那沒有絲毫惡意的臉,心中最後一縷擔心也終於消失,開始自顧自的向天豐訴說著自己的過去。


那是一個寒冬,天空中雪花不斷的飄落,還有刺骨的寒風不斷呼嘯,而這天氣,卻正是冰神獸最喜愛居住的地帶。

這也正是無盡之森中的一處。

也正是冰神獸的老家。

那時的冰神獸,巨大的水晶般的藍色翅膀包裹著自己如龍般的頭顱,強健有力的四肢盤卧而下。

顯然是在睡覺。

突然之間,這冰神獸猛的張開眼睛,疑惑的看了一眼自己所在的洞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