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他原來想像的還要有才。

確實稱得上學識淵博、才高八斗。

只是平生不得志。

一直到三十二歲了,還只中了個秀才。

無寸許功名,鬱郁不得志。

但有一點,這吳用雖然是個讀書人,為人卻一點也不迂腐。

相反的,還挺接地氣。

不但滿腹經文、才華橫溢,還是個武林高手。

精通拳腳,善使兩條銅鏈,幾十人近他不得。

得空時,喜歡行走江湖、廣交朋友。

只是家道中落,錢財散盡,連父母指腹為婚定下的親事,也被對方退掉,至今仍舊孤身一人。

平日裏靠在財主家任私塾先生,掙得幾個錢過日子,生活較落魄,經常靠晁蓋周濟。

家裏只有一個老傭人張媽,不忍離去。

吳用嘆了口氣,自己前世看的「水滸傳」裏面,並沒有這方面的描述。

但吳用現在的大腦信息庫里,卻有此記憶。

吳用無奈的搖了搖頭。

再次嘆了口氣。

又看了許久,感覺有點困。

便起身,剛想洗把臉,休息一下,卻看到櫃架上有一面銅鏡。

便拿起銅鏡,照了下自己的臉。

這一照,把個吳用驚的目瞪口呆。

雙手一抖。

差點把銅鏡掉到地上。

吳用看到鏡子裏的自己,心裏一驚。

渾身一陣發軟。

噗的一下,跌坐在凳子上。

銅鏡中的自己,雖然眉清目秀,長著一張白凈的臉龐。

但卻留着很長的鬍鬚,略顯憔悴,一副老學究的模樣。

用現代人的眼光看,起碼有五十歲的樣子。

吳用睡意全無,起身走到院子,用冷水沖了把臉。

見張媽已經備好早餐,便胡亂扒了幾口。

提起兩條掛在牆上的銅鏈,束在腰上,穿上長袍,從抽屜里拿了些銀兩,走出門去。

吳用準備到鄆城縣縣城去走走,緩口氣,熟悉一下環境。

爭取多結交一些英雄豪傑、仁人志士,助自己日後上梁山泊,施展宏圖大志。

既然來到北宋,成為歷史名人,吳用絕不甘心,自己將來只是一個山寨的軍師。

他要改寫歷史,創造一番偉業,成為大宋朝的一方霸主。

這才不枉重生一回,來到遙遠的北宋。

鄆城縣縣城離東溪村不遠,吳用雇了輛馬車,一個時辰左右就到縣城。

鄆城縣雖然只是個縣城,但卻貫通南北,地理位置優越。

城門壯闊、城牆高聳,端的是高城深池,威武壯觀。

進入城內,又是一番熱鬧景象。

街道兩旁屋宇鱗次櫛比,開着許多茶樓、酒館、當鋪、小作坊。

街上人頭攢動,人流熙熙攘攘。

有挑着貨擔,沿街大聲吆喝,也有坐着轎、騎着馬,沿街看熱鬧的達官貴人、富家子弟。

更有趕着毛驢運貨,挑着擔子、推著獨輪車趕路的客商……

剛剛獲得重生,穿越到北宋,由吳天佑變成吳用的吳用,根本沒有想到,這宋朝的一個縣城,竟然會有這麼熱鬧。

吳用邊走,邊看着街道兩旁的景觀,感覺就像前世在看小說一樣,充滿著濃厚的歷史感。

不知不覺,走到一處大橋的橋墩邊。

看那橋墩下,卻又是另有一番熱鬧。

有買茶水、有看相算命、有耍把戲、有打拳賣藝。

還有一些沒有錢租店面,在這裏擺攤位的小攤販,貨攤上擺着些刀、剪、鍋盆、碗筷等日常用品。

因價格比大街上門店裏便宜,所以圍觀的人很多。

就在吳用閑逛到一處茶水坊,準備進去喝杯茶時,卻聽邊上一陣喧鬧。

吳用轉身,走近一看。

卻是一伙人正圍住一個賣藝的中年漢子,大聲叫罵着。 「你偷跑出去,母親很生氣。」聲音清冷。

傳到愛哭鬼的耳朵中,卻讓帶着白色面具的愛哭鬼打了一個哆嗦。

愛哭鬼抬頭,不遠處有一個身着黑色哥特風的人,正打着和黑傘站在黑暗中,因為傘檐的關係看不清楚那人長什麼模樣,只能看到修長的身形。

「我……」愛哭鬼也沒敢反駁,低着頭走了過去。

「我見到他了。」

帶着黑傘的人腳步微微停頓,並沒有接話。

愛哭鬼抿了抿嘴唇說道:「感覺他有些變了,卻又好像還是老樣子,什麼都沒變。」

「記憶的復甦,總會給人帶來影響,你不該去見他,你去見了他,憑他的智商,應該已經發現了蛛絲馬跡,他會懷疑曾經,懷疑曾經的一切,甚至是我們。」黑傘哥特風的人聲音更加的清冷了。

愛哭鬼從自己的背包中拿出了紅蘋果遞給打着黑傘的人。

「既然知道他還活着,他的東西你也敢吃?」

儘管那麼說,打着黑傘的人還是露出一隻白皙的手,將愛哭鬼遞過來的蘋果接了過去,沒有吃,只是隨手放進了自己的口袋。

「當年一個蘋果要八個人分著吃,我……。」

「至少現在不一樣了。」

「因為我們獲得了力量。」愛哭鬼沉默了半晌,還是說了出來。

打着黑傘的人影輕聲的說道:「擁有力量不一定是好事,沒有力量也不見得是壞事。」

「該走了。」哥特風的人回頭看向了學校的方向,因為黑傘的緣故也看不到他的神色,只剩聲音之中似乎有些難以言述的惆悵。

兩人變成了黑色的光芒消失。

……

「還不錯。」姜夜點了點頭,最終的收穫在他意料之中的。

以姜夜現在的屬性強度,如果把這些異常全部吃掉的話,也就只加壽命,並不會獲得屬性點。

但是當他開啟了遊戲之後,不說壽命的收穫怎麼樣,至少封魂珠的壽命回本了。

還獲得了屬性點,以及一件優秀~精良的獎勵物品。

「開啟獎勵。」

界面中的盒子漸漸的放大,最後落在了姜夜的手中。

拆開禮物盒,裏面靜靜的躺着一張邀請函。

【綜藝邀請函】

【類型:通行證】

【品質:精良】

【備註:我們誠摯邀請姜夜先生參加本期的綜藝。】

邀請函上一片漆黑,隱約看到似乎有黑色的人影隱藏在裏面,而最下方還有一處需要被邀請者簽名的地方。

通行證這種東西姜夜接觸的也不算少,不過有些意外的是竟然能夠從程序的獎勵中開出通行證,姜夜還以為這種通往劇情世界的通行證只能通過外界獲得呢。

姜夜也不嫌棄進入劇情副本的通行證多,反正這種小型劇情副本世界,用不了半個月的時間就差不多了,換算成現實的時間,最多也就三個小時。

姜夜現在想找個辦法把自己進入大劇情世界的入場方式換一換,他既不想被泛世界意識注意到,也不想封印自己的一身戰鬥力,更不想帶着拖油瓶。

上次帶二狗子,他正搏殺蛟龍來着,出來一看,二狗子人丟了。

最後好歹是推理出二狗子應該是去了屍陰宗的大會,不然的話,吃的那些壽命,估計都得吐出來。

凌晨兩點鐘的歌談市,剛剛結束了喧囂,正是城市需要冷靜的時間,霓虹燈開始熄滅,酒吧也開始關門,路邊上還有喝醉了倒在地上的人。

也好在是醉倒在花壇里,要是橫在路上,再碰到晚上的大掛,在有視野盲區的情況下,只一下就能將人碾成兩半。

小風一吹,路邊的楊柳微微晃動。

姜夜的影子被道路旁泛黃的路燈拉的有些長,遠遠的吊在了姜夜的身後。

熟悉的衚衕,幽深的道路。

「別動,不想死的話就老實一點。」鐵塊的冰涼頂在姜夜的後腦勺。

趴在姜夜肩膀上的鬼嬰當即露出憤怒的神色,腦袋擰了一個圈,微微晃動,紅彤彤的大眼睛盯着舉槍的人,只要一個跳躍,鬼嬰的小手就能抓爛那人的腦袋。

「不礙事。」姜夜輕聲的安撫著鬼嬰,臉上甚至露出了些許意味深長的笑容。

還真有人活膩歪了,連他都敢綁架。

當然,這世道看起來年輕的好下手的。晚上還喜歡出去走夜路的,不是碰到鬼就是碰到劫匪。

碰到鬼其實還有生還的機會,碰到持槍的歹徒,估計生還幾率就小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