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兩個人嘻嘻哈哈的,漸漸的文靜忘了過去,也忘了那個曾經在她心裏住了很久的男孩兒。

時間就是這樣的有魔力,它可以使人忘記一切,改變一切。

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都能在歲月的流逝中慢慢的被洗掉。每個人要是都能把在他身上發生的所有事情記住的話,那他不就成地地道道的老古董了嗎?

一來二去陳青便輕車熟路了,做業務其實不難的。他積累了大量的客戶資料,這對於一個做業務的人來說,是一筆巨大的財富,也是他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源泉。

他的筆記本也買上了。每天都收拾的油頭粉面的,皮鞋擦得鋥亮,都快能照出人影來了。

他剛從外地出差回來。這幾天一直在家裏休息。

他又坐在電腦前玩起那些瘋狂的網絡遊戲了,平時他的qq就在電腦上掛着。

突然,有個qq頭像不停閃動。絕望的生魚片,那不是馬馳的網名嗎?

(本章完) 他點了一下那個頭像,桌面上立刻蹦出來一個對話框。

“忙什麼呢?最近怎麼樣啊?”對方問道。

“在家呆着呢!我剛從外地出差回來。你最近怎麼樣啊?在公司嗎?”陳青回覆道。

不一會兒嘟嘟聲傳來。

“我在公司,我這段還可以,我都要準備買房子結婚了!咱們公司的公積金名額批下來了。你媳婦兒那兒賣的房子怎樣啊?幫我問了嗎?行不行啊?”馬馳問道。

哎呦,瞧我這個豬腦子,記性不好忘性強。陳青狠狠的拍了一下自己日見發福的豬頭。

“這段時間總出差在外,也沒倒出工夫來呀!我今晚上就給你問問這事。你小子挺有本事嘛,我他媽的全是商業貸款,利滾利吶!”他快速的敲擊着鍵盤。

“你小子是貴人好忘事兒,你可給我抓點兒緊,到時候能不能特殊特殊照顧照顧我啊?我那也叫本事呀,我那都是拿人民幣喂出來的。人情份往堆出來的。”馬馳的口氣裏明顯裝着不滿和不忿。

“別發牢騷了,你就得着便宜賣着乖吧!哈哈哈哈。”陳青發過去一串笑聲。

“你還有點兒同情心嗎?我說。我要是不出血,這好事能砸到我的頭上。想的美,別做白日夢啦!爲什麼同樣一個問題你我會有天壤之別的看法呢?真搞不懂你啊!”馬馳發着感慨說道。

“我可不跟你扯皮了,我還得忙着打件升級呢!有時間咱們一起吃個飯吧!怎樣?”陳青最後問道。

“好的,好的,一定賞臉!哈哈哈哈。允許帶家屬嗎?”馬馳繼續問道。

臭小子他到是不吃虧,淨佔別人香香。

“行啊,說定了咱這就!”陳青肯定的說道。

是該好好聚聚了,自從上次婚宴結束以後他們還沒舉家帶口的在一起正式吃過飯呢!

“時間定下來,我再通知你。那我可要砍我的遊戲了。拜拜嘍。”陳青又發過去幾行,算作補充。

“那就這樣,別忘了我交代你辦的事兒。拜拜!”馬馳臨了臨了還不忘提醒陳青一句。

陳青隨即關上了對話框。

剛要開始他新一輪遊戲的當口上。

又有一個頭像劇烈閃動着。

他立即點了一下,桌面上蹦出個對話框。

“寶貝,想我了嗎?”對方上來就不客氣的扔了一句。

誰呀這麼肉麻,聽得他直起雞皮疙瘩。

不對!這不是他自己的qq號啊。

原來是林雪的qq號。

難道她昨晚忘記關了嗎?

平時兩人都有上網聊天的習慣。

但他們之間有一個君子協定,各聊各的,誰也不能侵犯對方的絕對隱私,更不能打聽這打聽那的。

糾纏 林雪一般聊完天,都關掉自己的qq。

事情真就這麼湊巧,還真有一個不知深淺不知天高地厚不知半斤八兩的傢伙給她發過來這麼一句幾近曖昧的話。

“你他媽是誰,找死啊!”陳青被徹底激怒了。

對方沒有反應,可能也知道自己問錯了人。很快就下線了,那個頭像瞬間也跟着變黑了。

還他媽的善良的大灰狼,大灰狼有善良的嗎?他只聽說過有兇惡的大灰狼。

陳青再也沒心情玩他的遊戲了。

他去廚房的冰箱裏摸了一瓶

啤酒,用牙狠狠的咬開瓶蓋。

“咕咚咕咚”的喝下去幾大口。

這個人是誰呢?看來跟林雪的關係很不一般。難道她揹着自己約會過情人嗎。他對這樣的事情是深有體會的。自己就經常揹着老婆去跟別人的老婆約會。他可以和別人的老婆胡來,但絕對不能接受自己的老婆跟別人胡來。他不能讓別人給自己帶上綠帽子。

他越想越窩火,越琢磨越生氣。他的眼前晃來晃去的,他彷彿看到了自己的女人正在別的男人身下嬌豔欲滴,嬌喘連連。

隨着文靜和那個男同事越來越深入的交往。她感覺他愛上自己了。

那個男同事姓秦,單位裏大家都管他叫小秦。小秦是公司技術部的一名普通員工。

通常公司要是電腦出了什麼故障的話就非他莫屬了。不管是什麼棘手的電腦問題只要遇上他都能化險爲夷化干戈爲玉帛。

小秦在公司裏的口碑相當好。是一個十足的熱心腸。只要同事跟他吱一聲他就能隨叫隨到,欣然前往,樂此不彼。

從私底下文靜也瞭解到不少有關他的事情。

小秦每天都掛着燦爛甜蜜的微笑,細心的人不難發現,這種改變是從上次與文靜吃過飯以後纔有的。

“文靜,你忙什麼呢?”小秦總時不時從樓上跑下來問道。說起他們公司的辦公區域,主要集中在十六十七兩個樓層裏,文靜所在的內勤部是在十六層的,而小秦的技術部則是在十七層的。他不遠萬里來造訪她爲了什麼呢?她心知肚明。

“我還能幹什麼啊,打資料唄!你沒什麼事兒了嗎?”文靜歪過頭問道。

“我沒事兒,就是,就是想過來看看你。”小秦面帶幾分羞澀的說道。

“看我幹嘛?我有什麼可看的!真有意思!你這個人!”文靜說完格格的笑了起來。

“你笑起來可真美,我就喜歡看你笑的樣子。文靜,我最近報了一個電腦方面的學習班,想提高提高我的電腦水平,你支持我嗎?”小秦認真誠懇的說道。

“我當然支持你了,誰讓我是你的好朋友呢!你能有這種想法很不錯。積極要求上進呀,值得表揚一下!”文靜繼續調侃着他。

小秦陶醉的看着她。

“你那樣看着我幹什麼啊,討不討厭啊,去去去,上你的樓!”文靜小聲嗔怪道。

“你就沒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小秦岔開話題說道。

“暫時沒有,你快上樓吧。一會讓經理瞧見咱倆肯定挨批的。”文靜煞有介事的說道。

“我就說你電腦出了毛病找我維修來了,不可以嗎?看他還敢批咱們!”小秦胸有成竹的說道。

“小秦,小秦,總經理辦公室的電腦又不好使了,你快上樓給看看!”技術部的經理扯着嗓門喊道。

小秦戀戀不捨,意猶未盡的轉過身走向了電梯間。

小秦剛從她的視線裏消失,文靜就犯起了嘀咕。

她可能是誤會自己了,把她說的朋友當成了男女之間的朋友。

這人怎麼這樣呢?真是自作多情。

一個同事從後面用手捅咕捅咕她。

“我看他是對你有什麼想法了,呵呵!”同事鬼鬼祟祟的說道。

“你這個人有沒有勁呀!”文靜不高興的甩出一句。

那個同事自知討了一個沒趣轉過身忙

手裏的工作去了。

他們都知道文靜的脾氣秉性。

談對象色變。這個小女孩在他們眼裏很怪。

他們根本搞不明白她的葫蘆裏到底賣的是什麼藥。

文靜噼裏啪啦的敲擊着電腦鍵盤。

但心裏七上八下來回翻騰着。

晚上,林雪下班從外面走了進來。

她一面換着拖鞋一面和老公打着招呼。

“沒出去啊?在家呆了一整天呀?”她沒話找話的說道。

“沒有,今天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餓沒,飯我都做好了,就等着恭迎老婆大人打道回府了!”陳青笑嘻嘻的說道。

陳青在心裏是這麼想的。

這種事情最好先別打草驚蛇。畢竟他手裏沒有真憑實據。俗話說的好,捉姦捉雙。另外眼下還有一件重要事情要求她呢?

林雪剛要上手幫老公忙活。

“你別動,我來,我來,你只需要去廚房洗洗手就足矣了!我馬上就好!”陳青帶着圍裙在廚房客廳提溜爛轉。忙的是腳打後腦勺不亦樂乎。

林雪也感覺出有什麼不對,她一邊在水池旁洗手一邊犯着尋思。

“老公,你今天有點兒反常。你是不是有什麼事兒要求我啊?”林雪生生的問道。

“我能有什麼事兒啊,你別瞎琢磨了!洗完了嗎?洗完趕緊過來吃飯,嚐嚐我的手藝,給我點評點評!”陳青趕緊招呼道。

稍晚,陳青還是張開了尊口。

“我跟你說個事兒?”還沒等他把話說完。

“看看看,鬧了半天還是有事兒吧!我感覺你是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什麼好心嗎?叫我說中了吧!說什麼事兒?”林雪未卜先知的搶話說道。

“那我可說了,馬馳他公司的住房公積金批了下來!”還沒等陳青把話說完。

“真的嗎?他也太牛了,當領導的就是跟普通員工有區別!看出來了吧這就是差距!做人的差距!”林雪大發感慨的說道。

“你還能讓我把話說完了嗎?老搶話,不說話也沒人把你當啞巴了。”陳青嗔怪着老婆。

“好好。你繼續繼續。我有點兒激動嘛!”林雪噘着嘴不滿的說道。

“人家公積金批下來了你激動個六啊!聽我把話說完,公司的公積金批了下來,他就和對象開始計劃起買房子的事兒了!”陳青說到這裏用筷子夾了一口菜送到嘴裏,

“不會和咱們借錢吧?”林雪小聲的唏噓道。

“哪有啊,這些年倆人首付早攢的差不離了,他想買你單位銷售的樓房,還想通過你能給他們打折優惠呢!你看這事兒行嗎?”陳青心裏沒底的說道。

他觀察着老婆的表情。

“我還以爲多大的事兒呢,小意思!我肯定給他最低價,而且樓房質量叫他保管放心。這點兒忙我還是能幫上他的!”林雪拍着胸脯說道。

“那要是跟咱們借錢呢?”陳青繼續問道。

“那得看他借多少,如果在咱們能力以內,二話不說。但是最近手頭挺緊!恐怕不行!”林雪說着含糊話。

“老婆,我謝謝你了!”陳青充滿無限感激的望着林雪。

“跟我少來那一套,沒勁!快吃飯,我今天想早些睡,明天還得早起呢!公司正籌備參加冬季房地產交易會呢!”林雪趕緊扒拉扒拉幾口飯。

(本章完) 這天,又到了下班的時間。

文靜剛走到門口。

“文靜,等一下!”小秦從後面攆了上來。

“你有事兒嗎?”文靜問道。

“我我我想和你吃個飯,好不好?”小秦誠懇的邀請道。

“總吃總吃,你還能不能弄出點別的出來嗎?秦工程師!” 重生之安素的幸福生活 文靜編排道。

“要不今個我請你去電影院看電影,有好多都是新片呢!特別好看的!怎樣?”小秦以爲她可能是對自己千篇一律沒有創意的約會不滿意才這樣說的,於是找補道。

“你就別費心了,我不去,不去!你聽到了嗎?我們只是普通朋友!你要是再這樣下去,恐怕我們連最基本的朋友都做不成了! 此生不負你情深 我走了!拜拜。”文靜說完轉身直愣愣的走開了。

小秦木然,一臉的茫然與委屈。

幾天過去了,小秦也不來找文靜了。這讓她很好奇,難道是自己的話說重了,傷害了他的感情,還是他明白自己對他說的話了。

就在文靜百思不得其解的檔上,小秦突然又找她來了。而且態度極其正式莊重。

那天,文靜都走到了公交車站了。

“文靜,你等一下。我有幾句話想問你!”小秦熟悉的聲音從後面傳了過來。

文靜還是很緊張。

“你想問什麼,快問吧!我還着急回家呢!”文靜不冷不熱的說着,然後繼續探着頭望着汽車駛來的方向。

“在這裏不好談的,走去附近的一家茶館,我們一邊喝茶一邊聊怎樣?”小秦建議道。

“在這裏不能說嗎?你這個人怎麼這麼磨叨呢!”文靜很不高興的看了他一眼。

小秦的眼睛溼溼的,像要來臨一場瓢潑大雨。

“我和你還有幾句話要說,我不想就這樣遺憾終身!走吧!”小秦近乎乞求的說道。

“好吧,可別耽誤我太多的時間啊!去哪家?”文靜終於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的說道。

這時小秦的臉上浮現一絲甜甜的微笑,只一絲而已。

附近的茶館裏,兩個人面對面坐着。

沉默還是沉默。

“你知道我爲什麼要報那個學習班嗎?”小秦忽然問道。

“那是你的想法,我怎麼會知道啊!你這個人可真逗!”文靜苦笑道。

“是你給了我奮鬥的動力,以前我根本不知道上進努力什麼的。直到碰見你以後,我才真正弄懂了人生的意義。也在心裏定下了一個目標。爲了你我必須不斷奮鬥拼搏。”小秦一番發自肺腑之言說出來,文靜被鎮住了。

“我說出來你可能不會相信,可這些都是我的心裏話。 騙愛成婚:純情嬌妻太不乖 怎麼想的我就怎麼說的。這也許就是愛情的力量吧!”小秦也苦笑了一下。

“我今天只有一個問題要問你,你要如實回答,你愛我嗎? 你可以叫我魔王 或者說愛過我嗎哪怕一分一秒也行!”小秦不錯眼珠的望着她。

“沒有,或許有那麼一丁點想法吧!”文靜只能這樣說了,如果她實話實說,她怕小秦根本承受不起,這樣一來,就那麼一丁點你也想不出別的

來。

“這麼說你愛過我,我知足了,我這輩子都知足了。我們還能繼續發展下去嗎?”小秦又問道。

“我想我們還是做好朋友吧!你應該能找到一個比我更好的女孩兒的。”文靜說着話低下了頭。

“怎麼做才能讓你愛上我呢?你說!”小秦情緒激動的說道。

“這不是可以做得來的,兩個人在一起靠的是感覺。”文靜關上了愛情的大門。慢慢的小秦站在了門外。

“我會一直等下去的,我相信我一定打動你的!”小秦憤然的推開大門。

文靜也沒有了辦法。

“那你就按你說的那麼做吧!我管不了你那麼多的!沒別的事兒了吧?那我可走了!”文靜說完挎着自己的包站起身走了出去。

那一刻對於兩個人的心情都是相當複雜的。

小秦的淚水從眼角流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