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學到了武道宗師巔峰和神境的層次,都已經是化繁為簡,只有最簡單的招式,才有最大的殺傷力!

沒有任何的花里胡哨,每一招,每一式,都是蘊含著天地至理的!

而趙千秋早就傻眼了!

在他看來,趙叔一出馬,那還不是手到擒來嗎?

居然還打的有來有回!

這說明什麼?

說明葉風的實力已經強大到了能和趙叔相提並論的層次!

他很清楚趙叔在趙家是什麼地位,他得罪了一個和趙叔相同層次的高手,後果……是難以預料的!

甚至,他都有可能要被家族嚴重處罰!

武道宗師巔峰,就如同人中龍鳳!

超越世俗,超然於外!

這種級別的死仇,要麼一擊必殺,徹底殺了他,如果讓他活下來,那以後的報復,誰也承受不了!

「嘭……」

就在趙千秋愣神的功夫,場中已經分出了勝負。

兩道人影分開,一道緩緩落下,一個激射而出,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之上。

等所有人看清楚之後,趙千秋傻眼了,不知所措。

因為,砸在地面上的人,是趙叔!

而葉風,則是緩緩落下,雙手放在背後,就跟一個世外高人一樣,渾身都是仙氣。

完蛋!

趙千秋看到這一幕,腦海里只有一個念頭:逃!

只有逃走,今天才能活命啊,連趙叔都攔不住這人,他呆在這裡還不知道是什麼下場呢!

想到這裡,趙千秋的身體已經動了,雙腳像是加了風火輪一樣,直接就往大樓外面跑,至於那些保安和趙叔的死活,他根本就顧不上了。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趙千秋是一個很現實的人,之前在乎的所謂面子和家族利益,早就拋在了腦後,活著,才是最大的本錢!

美漫之BOOS入侵 「咻……」

很可惜,他的如意算盤落空了。

只見葉風隨手拿起旁邊的一個礦泉水瓶,輕輕一扔,便像是一道閃電一樣,狠狠的擊中了趙千秋的後背。

「噗……」

別看只是一個礦泉水瓶,但上面蘊含了葉風的一道力量,這一擊,直接打的趙千秋身體前傾,狠狠的摔在地面之上,一口鮮血直接噴了出來。

短短的一瞬之間,趙千秋沒有任何的知覺,便直接昏死了過去。

這一手功夫,徹底將所有想要逃走的人都驚住了,再也沒人敢有逃走的這個念頭,想要在這種級別的高手面前逃走,幾乎是比登天還難!

整個大廳里,靜悄悄的,沒有人敢動,連呼吸都是屏住的,生怕引起了場中這個殺神的注意。 第620章

「啪啪啪……」

許太虎忽然拍起了手,說道:「我算是明白二叔為什麼見過你之後,便對我徹底不感冒了,你的實力,我服了,徹底服了!」

不得不服氣啊!

看了葉風和這趙叔激戰一場之後,許太虎像是明悟了一樣,之前許青山挑選葉風做他的接班人,他心裡還有一點疙瘩,但今天徹底消除掉了。

「哈哈!」

葉風忍不住一笑,隨口說道:「你在同齡人那裡也算不錯了!」

「是嗎?」

許太虎聽著葉風這十分敷衍的話,一陣翻白眼,要是安慰,起碼也找點好的話吧,就這麼說,也太敷衍和隨便了,一點誠意都沒有。

葉風也懶得再去說敷衍的話了,走到張玉和張雪寧面前,解開了她們的繩子。

「怎麼樣,都還好吧?」

葉風看著兩女的樣子,問道。

「能好嗎?」

張雪寧翻了翻白眼,這傢伙真的是不會關心人啊,一開口就問好不好,都被綁架了,還能好起來嗎?

額……

葉風一陣無奈,他就是隨口一說,張雪寧便懟了他一句。

張雪寧看樣子還沒什麼,而張玉的兩眼都已經紅了起來,明顯情緒有點綳不住。

「好了,有我來了,都沒事了!」

葉風一手拍了拍張玉的肩膀,安慰了一句。

「喂,你都不安慰我幾句嗎?」

張雪寧忍不住抗議了起來。

「你的精神狀態看上去還不錯,老實呆著吧!」

葉風直接說道。

「噗嗤……」

這話說出來,讓張玉忍不住笑了起來,情緒明顯也輕鬆了不少。

「葉先生,謝謝你!」

張玉認真的說道。

「沒事,你們也是我的朋友,出了這種事情,我當然要來救你們了。」

葉風擺擺手,十分的隨意。

「不得不說,剛才你落下來的時候真帥氣,有種天上的神仙下凡來了的感覺。」

一直不正經的張雪寧忽然一手拖著下巴,兩眼緊盯著葉風,十分認真的說了一句。

「早知道下凡這麼的累,我就不下來了!」

葉風也假裝十分認真的來了一句,搞得好像還真是神仙一樣。

「你看看你,誇你兩句還就喘上了!」

張雪寧沒好氣的說道。

「葉先生,別聽她的,你是真的帥氣,剛才打架那一會,我都看呆了!」

張玉激動的說道。

啥?

打架?

葉風一陣無奈!

這丫頭可真不會說話啊!

書穿成炮灰小侯爺 他那是打架嗎?

當然不是!

那叫對決!

兩個絕世強者之間的對決,到了張玉的嘴裡,就成了跟街頭小混混打架一樣的層次,那檔次一下子就掉了下來。

跌身份!

不過這種事情葉風也不好計較,跟一個普通人說這種,她也不一定能聽懂。

那就沒必要去糾結這種事了。

「沒什麼事就走吧,這大晚上的,我都還沒有睡覺呢!」

許太虎見葉風兩個美女聊上勁了,把他一個人丟在一邊,心裡一陣不爽,便走了過來,說道。

「那行,我們也走吧!」

葉風看一眼倒在地上的趙叔,不遠處的趙千秋,還有這滿堂的保安,像個沒事人一樣,帶著張玉和張雪寧走了出去。

進來有阻攔,出去再也沒有任何的障礙,四個人上了車子,直接開走了。

大廳里,安靜的可怕!

等幾個保安打了電話,找了救護車之後,才將趙千秋等人送往了醫院,太上俱樂部發生的事情,驚動了不少京城的達官貴人!

原本已經熄燈的趙家,也是燈火通明,不少人趕往了醫院裡。

當趙千秋從手術室里推出來的時候,已經是凌晨兩點了,但他的父親,也就是趙家現任家主趙無極陰沉著臉站在他的床前。

「父……父親……」

趙千秋心裡咯噔一下,有點慌,哆哆嗦嗦的喊了一聲,從小到大,他最怕的人就是自己的父親,他不光是自己父親,也還是趙家一家之主。

從小就沒有看到過他對自己笑一下,永遠都是冷著臉,站在他面前,壓迫力就特別大,要不是趙千秋母親特別寵著他,估計趙無極早就砍死他這個廢物兒子了。

「說吧,怎麼回事!」

趙無極直接問道,「老趙是怎麼傷成那個樣子的?」

趙千秋心裡一陣悲涼,作為趙無極的親生兒子,這個做父親的,第一口問的不是他的死活,而是更關心一個家族供奉,能不傷心嗎?

「是……是一個叫……叫葉風的人打傷的!」

趙千秋唯唯諾諾的說道,誰也不會知道,平時在外頭無比驕橫、殺人如麻的趙家大少,到了他父親面前,就跟個乖寶寶一樣,說話都不敢大聲!

啥?

葉風?

這又是什麼人?

愛情公寓之新的起航 趙無極在腦海里搜索了一陣子,怎麼也沒有找到在京城裡有姓葉的特別牛逼的人!

「他是誰?」

趙無極直接問道。

「是……是許太虎帶來的,好像他認識!」

趙千秋繼續說道,索性又解釋了一下,將所有的事情都說了出來,因為他知道,這種事情他根本就瞞不了自己的父親,與其讓他查出來更生氣,還不如自己說出來,還能有點好印象。

「混賬東西,跟你說過多少次了,生活作風要改,你改了嗎?」

不朽女 趙無極忍不住怒聲罵道。

他心裡很清楚,能和許太虎走的很近的人,肯定是軍方的人,能有這樣的身手,說不定又是和許青山有聯繫的,這種人,他即便是趙家家主,也不能亂來。

但話又說回來,老趙被打成這樣,沒有一個說法也是不行的。

「來人!」

趙無極喊了一聲,便有一個男子走了進來,這是趙家負責保衛工作的人。

「去查,把那個叫吳狼的給我抓起來,是誰授意他把那兩個女子送給少爺的,全都給我查,查清楚,我倒要看看,誰敢對我們趙家的人使絆子!」

趙無極冷冷的說道。

「是,家主,我這就去辦,天亮的時候給您一個滿意的答案!」

那男子一躬身,走了出去。

對於趙家的人來說,辦事是沒有黑夜和白天之分的。

即便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天,趙家想找一個人,依舊是輕而易舉!

吳狼在拿了陳馳的錢之後,便開著車子,準備跑路,這次,他一個人都沒有說,一個人開著車子就往高速公路上跑。

可惜的是,人有三急,還有永遠也滿足不了的慾望!

這一次出京城,他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能回來,從太上俱樂部出來,便開車到了自己的情人那裡,一番恩愛,又丟下幾萬塊錢,什麼也沒說,就往高速而去。

路上還去了一趟超市,買了點東西,剛上高速不久,便聽到了一陣直升機的聲音。

起初他還以為是路過呢,但一直跟在他車子旁邊,他就覺得有點不對勁了。

「這飛機……難道是抓自己來的?」

吳狼的心裡閃過一個想法,心裡十分的不安了起來。

趙家在京城有著什麼樣的實力他是清楚的,但來的這麼快,也是大大出乎他的預料!

很快,他便看到了前面一個收費站地方停著好幾輛警車,收費站也已經暫時關閉,那裡已經是天羅地網,就等著他衝過去了。

怎麼辦?

深夜裡,高速路上也沒什麼車子,索性停了下來,一個拐彎,又往回跑。

但還沒開一分鐘,後面直接上來四輛大卡車,將路給封死了!

完了!

吳狼的心裡閃過這個念頭,緊接著,收費站上的好幾輛警車開了過來,剛到近處,便衝下來幾個警察,粗暴的打破了窗子,將吳狼給拽了下去。

都已經到了跟前,吳狼也已經徹底放棄了抵抗!

……

陳馳昨天被葉風狠狠揍了一頓,臉上去醫院做了消腫,回到家之後,又得到了吳狼的好消息,自然是很高興的進了房間,早早的睡著了。

但很可惜,半夜被人澆了一盆冷水,從頭涼到腳的那種,立馬便從睡夢中驚醒了過來。

可一睜開眼睛,便看到了站在他面前的五個人,個個冷臉看著他,一言不發。

入室搶劫?

陳馳的腦海里下意識的便閃過這個念頭,他住的雖然是高檔小區,但真要有人盯上他,入室搶劫也不是不可能!

「各位兄弟,各位好漢,我那個柜子里有……有錢,你們都可以拿走,要是不夠的話,我可以再出去取點給你們!」

陳馳笑呵呵的指著旁邊一個柜子說道,「千萬別客氣,你們是求財,我都可以給你們!」

但一番話說完,對面那五個殺神一句話也沒說,依舊是這麼看著他。

「裡面有十萬的現金,你們先拿啊!」

陳馳狠狠的吞了一口口水,都不知道說什麼了,「那下面也有幾萬現金,都……都有!」

然而,不管他怎麼說,那五個人都沒反應。

要不是看到他們眼珠子在動,陳馳都以為自己遇到了五個假人呢。

不怕賊惦記,就怕賊不要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