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士一直盯著她們,見此,縱聲大笑。

「原來真的是神道教的蟲子!」笑著,笑著,他突然冷下臉來,「你們四個,上衣全脫了。」

「什麼?!」

「啊——」馬臉的右手拇指,被武士太刀輕鬆划斷。

「馬臉!」兔子、優花、鯉魚大喊。

猴子、胖子、和尚,憤怒地睜大雙目。

他們躺在地上動彈不得,神力被一道青褐色神力死死壓著。

武士用帶血的太刀,輕挑馬臉斷掉的手指,丟在四名女性身前。

「脫。」他又把太刀,放在馬臉的左手拇指上。

「別聽他的!有本事殺了我!」馬臉靠著痛苦,怒吼出聲。

「嗯?」武士低下頭,「也好,反正有四個人,死一個也不要緊。」

武士一邊打量四名女性,一邊將太刀,慢悠悠地挪向馬臉脖頸。

「等等,我脫!」優花喊。

武士上下打量優花,舔了舔嘴唇:「豐胸,細腰,我喜歡。」

「優花!」兔子和鯉魚擔憂地看著她。

優花朝她們搖搖頭,手放在大衣的衣襟。

「等等。」武士歪著頭,「先脫褲子。」

「你媽的!」馬臉大罵,隨後又是一聲痛吼,左手拇指被割斷。

「住手!」兔子沖了上去,武士連刀都沒用,抬腿一腳,就將她踹飛。

「砰!」旅館櫃檯被砸斷,木屑淹沒了兔子的身軀。

「兔子!」鯉魚趕緊跑過去。

「繼續。」武士盯著優花。

優花臉色蒼白,手伸向褲子。

這時,糸見雪一把拉住她的手。

「沒用的。」迎著優花的目光,糸見雪語氣平靜,「就算你脫了,他也不會放過我們。」

優花當然知道,但她能怎麼辦,憑她的實力,又做的了什麼。

「可愛得讓人著迷啊,嘿嘿,我早就發現你了。」武士肆意地笑著,視線轉向糸見雪。

突然,他像是想起什麼似的,說:「對了,我會跟蹤你們,就是因為你,是你害了她們。」

見糸見雪臉色白下來,武士又是一陣噁心的大笑。

「我如果出事,你只有死路一條。」糸見雪冷聲說。

「哦?」

「我是源清素的妹妹。」

武士愣了一下,上下打量糸見雪:「源清素的妹妹?我想起來了,你是九組組長的妹妹?」

「我姐姐是神道教,我不是。」糸見雪說,「我來這裡,也是被她們擄來的。你要殺了我,源清素不會放過你!」

「那也要他能找到我。」武士冷笑。

「你用了神力,留下痕迹,還想躲到哪兒去!」兔子在鯉魚的攙扶下,爬起身,厲聲說。

「神力?」武士青褐色的神力一晃,變成了草色,又一晃,變成綠色,又一晃,變成棕色。

「你們猜,」他露出貓捉弄老鼠似的笑容,「我進來之前,用的是不是本來的神力?」

兔子臉色一白。

「好了。」武士收起笑容,一張臉格外陰沉狠毒,「脫吧,美人們。」

優花臉色凄慘,手放到褲腰上。

嗚嗚的風聲中,隱約聽見牛仔褲扣子鬆開的聲響。

「還有你們。」武士轉向另外三人,「對了,你們兩個,互相給對方脫。」

「……」兔子和鯉魚怒視著他。

「還有你。」武士轉向糸見雪,揮刀直接砍下馬臉一隻手時,大喝道,「都給我脫!」

糸見雪雙手握拳,雙眸死死瞪著這個畜生。

「太有意思了,太有意思了!」武士狂笑道,「這種感覺真是好久了,上一次還是在白馬山,對一個年輕太太說,『給我叫,要不然殺了你女兒』,哈哈,她居然真的叫了,真的叫了,明明在女兒面前,明明一點都不爽!哈哈……」

「終於,找·到·你·了。」

突然響起的聲音,讓眾人下意識看去。

一個穿運動服、戴狐狸面具的少年,旁腿坐在大廳窗欞上。

他右手手肘支撐在膝蓋上,掌心托著臉頰,雙眼看似漫不經心地打量眾人,眼裡的溫度卻十分冰冷。

青色的神力,在他周身搖曳、燃燒。

「鶇?!」兔子大喊。

「鶇!」優花、鯉魚驚喜在胸膛炸開,高興得快要發狂。

馬臉忍痛出聲:「鶇,殺了他!」

糸見雪咬著嬌嫩的嘴唇,晶瑩的雙眸閃爍,緊緊盯著那個高中生模樣的少年。

武士臉沉下來:「你是誰?」

「將人類從邪惡手中解放出來,為眾生造福,將理性的枷鎖,套在所有人脖子上,他們要是不接受,就強迫他們接受,這是我的責任——烏鴉給我帶路,我是邪惡最後的災厄,也是即將到來的新世界之神,【鶇】。」

源清素冰冷地凝視對方。 見完了微軟的負責人之後,江山下一個見的,就是蘋果公司。

對此,江山不免有些期待。

如果說微軟的負責人,比爾蓋茨,是個極具戰略目光的天才程序員,那蘋果公司的靈魂人物喬布斯,便是一個改變世界的天才創造者。

曾幾何時,這些人物,都是江山只能夠仰望的存在。

但現在,江山不僅能見到他們,還能面對面和他們交談,更可以通過投資入股,讓他們幫自己賺錢。

這是一種複雜的感覺。

後世的經歷,讓江山對這些人,是帶著強者濾鏡的。

但真正面對面交談的時候,江山發現,這些人確實異於常人,有著不俗的能力和目光。

但他們的成功,並非不可複製。

嚴格說起來,他們也都是踩在了時代的風口上。

冷戰促進了白頭鷹國和毛熊老大哥的科技發展,在這個科技基礎上,他們看到了商機和未來的市場前景,這才造就了一個又一個的商業巨頭。

一秒記住https://m.net

他們固然厲害,但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江山滿懷憧憬之際,他和蘋果公司的負責人見面了。

但遺憾的是,對方並不是喬布斯。

打聽過後才知道,喬布斯在85年,因為理念不合,被董事會趕出了公司。

會面草草結束。

江山投資了三十億,獲得了百分之三十的股權。

之後,江山又相繼面見了英特爾和高通的負責人,成功投資入股,佔據了不少於百分之三十的股權。

成功投資入股之後,江山開始了下一步計劃。

他和李瀟瀟取得了聯繫。

將國內大量的對口人才,都派遣到了白頭鷹國,然後統一安排,讓他們進駐到微軟高通等公司工作。

明面上,江山是以培養人才,幫助企業未來開拓市場為由,把人塞進去。

但他真正的目的,是讓國內的對口人才,掌握微軟高通等企業的核心技術,未來好另起爐灶。

他雖然投資入股擁有了股份,但就他的那點股權,根本掌握不了決策權。

換而言之,他可以參與分錢,卻參與不了決策,完全陷入被動。

他當然不甘於此,他要掌握主導權。

用投資入股的方式打入對方內部,然後培養自己的勢力,一旦時機成熟,就另立山頭。

江山這邊一路順利,陳霜兒那邊也接連傳來了好消息。

前前後後用了不到半個月時間,投資入股的事宜,就全部辦妥了。

江山的所有資金,兩百多億美刀,也全部花了出去。

但這筆付出,是值得的。

他用兩百多億美刀,先後入股了白頭鷹國,絕大多數的科技企業。

只要白頭鷹國的經濟發展不停滯,江山就是穩賺不賠的。

這兩百億,未來帶給他的,是百十倍的收益!

來到陳霜兒的公寓,兩人就投資入股的事情,進行了匯總。

「你一口氣把所有的錢都砸了進去,就不怕賠個血本無歸嗎?」

陳霜兒很佩服江山的膽識。

江山無論做什麼,一旦認定了,那都是不計成本的,死命往裡砸錢,一點退路也不給自己留。

這種做法,可是商業大忌。

一個不小心,可就玩完了。

上次她就是這麼玩砸了的,為了賺錢,不惜加槓桿炒股,結果,一敗塗地。

「我不會賠的!」

江山有絕對的把握。

「真搞不懂你是那裡來的自信。」

若是換了別人,陳霜兒是不會相信的,畢竟,眾所周知,投資有風險。

但江山這麼說,陳霜兒還真不好反駁。

之前江山在霓虹國炒股,她就是持反對意見的,但結果,江山賭對了,賺了個盆滿缽滿。

「這次你要賺了錢,可以把我的債抵消了嗎?」,陳霜兒問道。

「你欠我那麼多錢,這麼快就想抵消,天底下那有這種好事。」

「好好工作吧,打工抵債!」

江山一口回絕了。

「你不是吧,打工抵債,那我得干到猴年馬月啊!」,陳霜兒抱怨道。

「這事兒能怪我嗎?還不是怪你太敗家!」

江山一本正經的說道。

要是陳霜兒不亂搞,靠著江山給她的獎金,她現在完全可以過得很滋潤的。

「要不,換種還債方式吧。」

「一邊給你打工,一邊肉償,怎麼樣?」

陳霜兒湊近到江山身邊,看著江山的眼睛,饒有興緻的說道。

江山笑了起來,開玩笑道:「算了吧,白頭鷹國的男女關係那麼開放,誰知道你有沒有染上毛病啊,我可不想以身犯險。」

聽到江山這麼說,陳霜兒白了他一眼,一臉認真的說道:「你把我想成什麼人了,雖然我在海外留學,但我可沒像那些外國人一樣亂搞男女關係。」

「我可是正兒八經的黃花閨女,不信你可以試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