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飛煙擼起袖子抹了抹嘴,眼睛還是意猶未盡地盯著那口還在冒泡的鍋,眼神中透出的渴望顯而易見。

邪魅男子被步飛煙這不拘一格的作風給逗笑了,柔聲說道:「別客氣,吃吧,鍋里還有。」

步飛煙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最後還是吃飽肚子的本能佔了上風,連忙又盛了一大碗野菜糊糊吃了起來。

小黑眼見女主人這副饑渴的模樣,擔心自己的份兒也被她給吃光,著急地「嗯昂嗯昂」叫了起來。

邪魅男子伸出手拍打了一下小黑的腦袋,笑著說道:「別急,有你的份!鍋里還有好多呢!」

狼性總裁:嬌妻難承歡 步飛煙驚奇地看著與小黑親密融洽的邪魅男子,心中暗生疑惑:小黑這頭犟驢子怎麼和一個陌生人這麼熟稔?她也是花了好久,在張子祥的幫助下,和小黑熟悉起來的。就算是這樣,小黑有時候還是不太聽話,驢脾氣一上來,什麼話都不聽。難道真是有奶就是娘?小黑這也太好收買了吧,一鍋野菜糊糊就搞定了?

兩人一驢,圍坐在一起,將一大鍋的野菜糊糊分食乾淨,連湯汁都被小黑給舔地一滴都不剩。

步飛煙抱著吃飽的肚子舒服地坐在火堆旁,這才想起來辦正事,詢問邪魅男子道:「你是誰?怎麼會被那些臭道士給追著……那個的!」

邪魅男子的臉上頓時暗了下來,聲淚俱下地說道:「小生姓白,在四個兄弟妹妹中排行老三,姑娘稱呼小生一聲白三即可。至於那些龍虎山的臭道士,因為貪圖在下身上的那個……東西,對小生窮追不捨。今日若不是姑娘施以援手,小生恐怕就不能倖免了!」

「那些龍虎山的臭道士最可惡了!」步飛煙怒氣勃發,恨恨地罵道,「一個個外表道貌岸然假正經,其實一肚子男盜女娼,負心薄倖!他們……他們全死了才好!省的留在這個世上害人了!」

「好!」白三立刻起身鼓掌,對著步飛煙的言論大聲叫好,「姑娘真是女中豪傑,若是世上多一些像姑娘一般人人物,那該有多好啊!」

步飛煙本來只是因為張子祥遷怒於龍虎山,現在聽到白三的稱讚,有些不好意思,羞紅了臉,搖了搖頭,小聲說道:「我沒有你說的那麼好……」

白三笑著問道:「還未請教姑娘高名。」

弟妹金安 步飛煙回道:「我……我叫步飛煙。」

經過了一連串的事件后,步飛煙知道了人心險惡,也留了個心眼,沒有將她身為花妖的事實說出來。

「煙籠寒水,步步生蓮。好美的名字!」白三挑眉讚歎,一派風流儒雅的公子風範。在火光的映照下,他的那張邪魅狂狷的臉顯得十分誘惑。

步飛煙臉色更紅,雙眼不敢看他,慌張地偏過頭去,不知該怎麼應對。

白三似乎有種獨特的魅力,能讓人不由自主地被他所吸引。

不過是不到一天時間,步飛煙便感覺自己塵封的心開始鬆動了,對白三產生了一種若有似無的情愫。

火堆里的火焰還在「噼啪」作響,兩人之間的氣氛慢慢變得有些詭異……

小黑抬起頭,瞄了瞄那圍坐在火堆旁的兩人,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感受著唇間那遺留下的芬芳,偏過頭不去理會。

主人啊!不是小黑不幫你,而是敵人太強大了啊!你自求多福吧!(張子祥:……)

……

張子祥不知道自己頭上就快要戴上一頂帽子了,還在不斷地應付著各方窺探的人馬。

腹黑寶寶養成計劃 因為之前的「靈獄毀滅事件」,張子祥在北周境內的威望大起,可謂是一朝成名。

各方心懷鬼胎的朝中勢力都把目光投向了這個如同明日之星,熠熠生輝的新興高人,紛紛派出手下,試圖拉攏他為自己效力。

但是張子祥自己心裡清楚,自己最多也就是一個元嬰中期,能達到「徒手拆靈獄」的效果也只是依靠身體里的一股神秘力量,根本沒有眾人想象的那麼神通廣大。

說起來也是奇怪,自從那天之後,那股神秘力量就潛伏在他的身體里,再也沒有出來過。張子祥自己也搞不清楚,當時的情況是怎樣的。

再加上步飛煙失蹤,他就更沒有心思捲入這些權貴之間的鬥爭了。這些天,他什麼也沒幹,就忙著拒絕這些權貴派來邀請他赴宴的手下。

就比如說眼前的這一位——

楊大無奈地跪張子祥面前,都快哭了,內心中好像有一萬匹馬兒奔騰而過。

這些天他來請張子祥赴宴已經請了十幾次了,但是對方都是毫不留情地拒絕。這次他連下跪都用上了,張子祥還是不肯答應,回去后該怎麼交代啊!

主人楊堅還比較好說話,但是那個新來的五老爺,也不知是不是因為不是同一個娘生的,性格跟楊堅那是大相徑庭啊!

喜怒無常,陰冷深沉,最近犯到他手上的下人,沒一個有好下場的!

若是這次再無功而返,指不定下一個被弄死的就是他了! 蘇薇兒點了幾樣小點心:芒果派,酸奶布丁,魔芋小圓子等等。

“好了!就這些!”

服務員將單子拿在手上,再次問道:“幾位就點這些嗎?”

蘇薇兒下意識看了一眼對面的男人,那臉色看的真的像是誰欠他錢還他糠了一樣,收回視線看向服務員:“你問問他吧!”

這倒是讓服務員一陣的尷尬,這看上去真的像是小夫妻兩人吵架了一樣,不過還是好羨慕她,有這麼帥氣霸道的老公。

“先……先生請問您要點點什麼?”

服務員禮貌笑着問道,內心是忐忑的厲害,這男人雖然帥的人神共憤,但是真的太冷了。

陸少宸沒有回答服務員的話,那凝冰的雙眸定盯着蘇薇兒。

“你看着我做什麼?我臉上沒菜單!”蘇薇兒也是不爽的道,這男人天生八字和她不合嗎?!

“媽咪要不你幫粑粑點了好不好?”

寶寶甜甜的嗓音開口道。

這話真的是讓蘇薇兒沒有辦法拒絕,看在寶寶的面子上,蘇薇兒多點了幾樣點心,也不知道這個男人喜不喜歡吃,反正就隨便點了。

點好之後。

爲了避免尷尬蘇薇兒拿出手機和寶寶玩着消消樂,完全就當對面的男人不存在。

寶寶像是第一次有人陪他玩遊戲,看到水果和動物一個個消掉,寶寶都開心笑的咯咯咯聲,這開心幸福的小模樣真的是暖化人心。

這會兒不知道多少人注意到這個可愛的寶寶,簡直太萌太可愛了,真的抱在懷裏狠狠親着。

玩到下一局。

蘇薇兒坐直身體,不禁擡眸看了一眼對面的男人。

不知道何時,陸少宸側頭望着窗外,俊美如古希臘神像剛毅的側顏,完美的不像話,可以說這個男人真的是她見過最帥氣俊逸的人,這會兒男人的臉色倒是平和了不少,沒有方纔那樣冷的咄咄逼人。

這時。

陸少宸收回視線,一眼對視而上。

蘇薇兒一怔尷尬的反應過來,忙的收回視線,當做什麼都沒有看到,繼續和寶寶玩着遊戲。

小吃點心被送上來之後,蘇薇兒就照顧着寶寶吃着點心,貼心小心翼翼的模樣真的像是在照顧自己的兒子一樣,毫無違和感。

“寶寶好不好吃?”

寶寶點頭恩了一聲,“媽咪點的就好吃!寶寶都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以後寶寶還要和媽咪來!”

蘇薇兒揉了揉寶寶小腦袋,這一看這男人就不是什麼普通人,看這男人的樣子都不像是會帶寶寶出來“吃喝玩樂”的人。

只是點了一桌點心和小吃,她和寶寶也吃不完,對面的男人一動不動一尊佛像一樣,生怕這些凡塵之食傷了他的嘴一樣。

蘇巍兒伸手直接將他面前點心端過來,“既然先生不吃,你開口就是,我也不會點這麼多。”

卻沒有等陸少宸所什麼,只聽到寶寶直接開口道:“媽咪!粑粑不是不想吃,粑粑只是不好意思吃,粑粑也會害羞的。”

話一出。

只見陸少宸驟然陰沉而下的俊顏。

一旁坐着的客人更是不禁一笑出聲,這還會有害羞不好意思吃東西的人?難道長得帥的人會不吃不喝不拉粑粑保持形象?!

就連蘇薇兒控制不住,即使強忍着還是差點笑出了聲,就看了看對面“敢怒不敢言”的男人。

陸少宸看着蘇薇兒,那俊顏更是難堪的厲害。

而寶寶是被陸少宸嚇得朝蘇薇兒懷裏拱着,“媽咪!粑粑要兇寶寶!”

蘇薇兒護着寶寶,安撫到小傢伙,“好了!沒事了!寶寶剛剛該早點說的,就不用點這麼多了。”

“寶寶也以爲粑粑要吃的!” 「張公子,老奴也是為了生活,求求您大發慈悲,就跟老奴回去赴一次宴會吧!」楊大跪倒在張子祥面前,抱住他的大腿涕淚橫流道。

張子祥這個心塞啊!你哭歸哭,鼻涕不要抹在我身上好不好!老子這條褲子新做的,還沒穿過幾次啊!

不過,一個年紀足夠當他爺爺的老人一把鼻涕一把淚地懇求他,模樣也著實是有夠凄慘,再加上隋國公楊堅曾經對他有恩,就這麼拒絕,好像也有些不太厚道。

「好了好了!怕了你了!」張子祥無奈,只好答應下來,「不過,我事先說明啊!吃飯可以,要有別的什麼事兒的話,我可沒空搭理啊!」

楊大對著張子祥連連磕了幾個響頭,之後好像是害怕張子祥反悔,留下請柬就起身興高采烈地回府報信兒去了。

張子祥看著桌上的請柬,感到一陣頭疼。飛煙還沒找到,真有點不想去啊!

這些日子以來,他都快要將長安城翻遍了,都沒找見步飛煙的下落。北周境內也沒有她的消息。那小妮子生的如此美貌,不會是出什麼意外了吧?

北周找不到,難不成是去了北齊?抑或是南陳?

張子祥的心也很塞啊!他現在無比後悔當時勸步飛煙離開長安,結果現在搞得他們天各一方。

不過這世上沒有後悔葯可以吃,自己裝的逼就算含著淚都要裝完。現在只有早點找到飛煙解釋清楚才行。

可是這個時候又得應付這些權貴……望著桌子上的請柬,張子祥搖了搖頭,看來得去隋國公府一趟了。

……

隋國公府,楊堅書房。

楊爽聽過管家楊大的報告之後,端起茶杯小小地啜了一口,輕描淡寫地說道:「知道了,下去吧。」

楊大擦了擦頭上的汗水,千恩萬謝地退下。

楊堅坐在一旁,從剛才開始就一言不發,只是神色古怪地看著楊爽。直到楊大出去把門帶上之後,方才出聲問道:「什麼時候我府中的下人都對「弟弟」你俯首帖耳,甚至比對我這個主人還要尊敬?」

楊爽依然是那副風輕雲淡的模樣,聽到楊堅的問話,只是微微一笑,放下了一直端在手中的茶杯,望著楊堅的眼睛說道:「大哥,你這是——嫉妒了?」

「我嫉妒?我嫉妒什麼?」楊堅怒極反笑,猛的站起來,連上前幾步逼近楊爽,直視著他的眼睛,「你到底想要做什麼?為什麼要假借我的名義,去找張子祥赴宴?你難道不知道,現在張子祥已經成為這長安城中各方勢力追逐的目標?他若是進了隋國公府,第二天我楊堅結交高人,預謀造反的奏摺就會呈上陛下的桌案!為什麼要為了他冒這麼大的險?這跟復興大業有關係嗎?」

「有!」楊爽毫不畏懼楊堅身上爆發出來的氣勢,更為堅定地直視回去,「復興大業若要成功,必須要有他的幫助!沒有他,一切都是空談!」

「他到底是誰?」楊堅終於逼出了楊爽的真話,恢復到原本的模樣,坐回原來的位子,眼睛微微眯起,但是視線卻是一直集中到楊爽的身上。

楊爽神秘一笑,不置可否,又端起了放置在桌上的茶杯,輕輕嘬了一口苦澀的茶水。

「告訴我!我命令你告訴我!」楊堅被楊爽的態度再度激怒,雙拳緊握,身上爆發出強烈的氣場,在他身後,一條虛龍猶如實質般張牙舞爪。

「不愧是天命之子,只是在這短短數日之間便能夠將真龍之氣練至由虛進實,假以時日必定會修鍊大成,成就千古一帝之偉業!」楊爽不驚反笑,完全沒有將楊堅的威脅放在眼裡,「但是,大哥難道忘了,是誰教給你這煉化真龍之氣的功法了?」

楊堅身後的虛龍立刻消散,化成一片片真元光斑飄落四方。而楊堅則是面色蒼白,座下的椅子四分五裂,猛然驟動,倒退了好幾步才穩住身形。

「大哥不安分了,小弟只好讓大哥張張教訓。以大哥現在的實力,還不足以稱霸天下!想要成就大業,必須要找幫手。而這張子祥,唉……」楊爽嘆了一口氣,收回了剛才結出的手印。

「咳咳咳……你……噗!」楊堅想要說話,剛開口就忍不住吐出了一大口血。

楊爽身形驟動,一下子出現在楊堅身後,抬起手按在了楊堅身後。

楊堅大驚失色,還以為楊爽要對他痛下殺手。剛想反抗,背後便傳來了一陣真元,暖洋洋的非常舒服。

楊爽痛惜地話語也從他身後傳了過來:「大哥為何要如此逞強,硬要壓下那口氣,惹得真元翻騰,氣血倒涌。」

楊堅掙脫了楊爽的手掌,神色複雜地看著他。

「既要傷我,為何救我?」

楊爽直視楊堅探究的雙眼,坦然說道:「大哥只需知道,小弟現今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大哥好就夠了。這個世界上最不希望大哥你出事的人,是我!我是絕對不會害你的!」

楊堅笑了,一開始只是淺淺的笑,繼而是瘋狂大笑,最後變成完全瘋狂的怒吼:「因為我的命格是真龍天子?還是因為我手握北周虎賁軍二十萬人馬?或者是因為我離中樞最近,最有可能發動兵變?因為我,生為漢人?」

楊爽就這麼靜靜地看著楊堅發瘋,一言不發,等著楊堅累了,累得軟到在地,累得沒有力氣再發出瘋狂的嘶吼,這才幽幽地問道:「羽林武士,為國羽翼,如林之盛,生為漢人,死為漢鬼。羽林郎楊堅,你,忘了嗎?」

「楊堅沒忘!」楊堅打了個激靈,下意識地大聲應道。

「三百多年了!羽林郎楊堅,你忘了歷代羽林武士驅逐韃虜,恢復華夏的大業了嗎?」楊爽接著面無表情地問道。

「楊堅一刻也不敢忘!」楊堅回過神來,神色複雜地看著眼前已經化身為魔的男子,黯然低頭。

「很好!」楊爽終於露出了微笑,對著楊堅柔聲說道,「聖教若要完成光復大業,只有依靠你。現在離那天已經只有一步之遙了,只要跨過去,就能夠完成歷代先輩勵精圖治所為之奮鬥的目標。只要能夠達到這個目的,其他的一切都只是手段而已!」

「能告訴我,你的真實身份是什麼嗎?」楊堅癱軟在地,望著楊爽的目光也沒有了之前的敵意,轉而是一種複雜難明的目光。

楊爽微微一笑,起身走出書房:「我的真實身份並不重要。對於一個魔來說,這些根本沒有任何意義。正如同我現在一般,成魔之後的我已經換了無數個身份。現在大哥只要記住,我是你的幼弟楊爽,這就夠了!」

夜色已深,天上的群星晦澀難明。

楊爽出了書房,抬起頭望了一眼黑色的天空,口中喃喃自語:「天命,呵呵……」

他低下頭,眼中的火焰再次被他壓在眼底:「可惜時機未到啊……」 成瑾繼續道:“不過郭子珉和方雪嫣小姐鬧此前鬧過不小的緋聞!”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他總感覺先生好像很在意這蘇小姐已婚的事情,不過方纔先生不還是對這蘇小姐不屑一顧,照理說先生應該不會敢興趣啊。

話落,陸少宸眼眸一沉,“這女人是誰?”

成瑾忙的解釋着,“方雪嫣小姐是陸琳夫人的女兒!目前也是LK品牌首席代言模特!”

他倒是忘記了先生是連自家親戚都認不全的人,更別說這只是陸氏分支一個小家族的女兒。

“你去查查這兩人到底什麼關係?”冷聲命令道。

“是!”

獨家專寵:撲倒吸血鬼老公 先生這真的是對八卦消息感興趣。

就在這時,一聲奶聲奶氣聲音突然傳來,“粑粑!粑粑!”

陸少宸看到小奶包,順手將手裏的平板遞到成瑾面前,大步上前,彎身直接抱起寶寶,雖然這小東西剛剛讓他丟夠了面子,但始終都是他兒子。

“粑粑快帶媽咪去醫院,媽咪腳都腫了!”

寶寶急慌擔憂道。

這會兒蘇薇兒坐在長凳上揉着腳踝,真的不應該穿高跟鞋,這會兒真的是疼的厲害,走一兩步就疼,胖咚正蹲坐在一旁守着,真的是把蘇薇兒當做自己的女主人了一樣。

陸少宸抱着寶寶走過來,寶寶掙扎就要下來,“媽咪!媽咪!”

蘇薇兒一擡眸就看着走過來的男人,沒有要說什麼,收回視線。

“媽咪!粑粑帶媽咪去醫院!”

蘇薇兒揉着寶寶的腦袋,一笑道:“沒事的寶寶!阿姨坐一會兒就行!”

正說着。

只見男人突然蹲聲而下,蘇薇兒着實被嚇了一大跳,還沒有等她驚慌緩過神來,只見陸少宸突然伸手握住她的腳腕。

嚇得蘇薇兒忙的收回腿來,“你……幹什麼?”

但是男人沒有要鬆手的意思,視線落在她高腫的腳腕上,看樣子的確是扭的不輕。

被這個男人捏着腳腕,蘇薇兒真的全身的毛孔都在抗拒着,這個男人吃錯什麼藥了。

只見陸少宸放下手來,擡眸看着蘇薇兒,依舊萬年不變的冰山臉,只是那眼神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倒是比之前好了不少。

“去醫院看看!”

話落,蘇薇兒下意識直接拒絕道:“我自己知道去!”

瞬間,陸少宸愈沉的俊顏,沒有等他開口,只聽到寶寶嘟囔甜甜的嗓音道:“媽咪還是跟粑粑去醫院好不好?媽咪受傷了,寶寶會心疼的,寶寶小心臟難受。”

面對這個小萌萌包子,蘇薇兒真的是毫無抵抗力,她怎麼忍心讓這萌萌小寶寶難受。

到最後,蘇薇兒只有跟着這個男人去醫院,寶寶更是小心翼翼的模樣拉着蘇薇兒,那萌萌的大眼睛掩飾不住的疼惜,那心疼的小模樣簡直讓人心快暖化成了一灘水。

“媽咪上粑粑的車!粑粑送媽咪去醫院!”

蘇薇兒還想自己開車去,畢竟自己的車還停在這裏。

“上車!”

男人直接開口,雖然臉色和語氣好不到哪裏去,但是這態度明顯比方纔好了不少,剛剛甚至還要帶着寶寶直接扭頭就走的。

這男人到底在搞什麼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