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言落定,妙玉突然一陣感動。

而就是這一刻,顏凝玉鄙視地看着黑修羅,“你這卑鄙小人,你這麼說的意思,是要我對那個嬌滴滴的小美人出手麼。那我實話告訴你,我偏不!”

“哈哈!”

黑修羅大笑,“你最好說到做到,否則的話,終有一天,我一定要將你碎屍萬段!”

顏凝玉聞言,無趣地搖搖頭,“喂喂喂,你這傢伙,就沒有新的臺詞了?左一句碎屍萬段,右一句碎屍萬段,你自己不覺得無聊,我耳根子都長繭了好嗎。”

“你!”

黑修羅無言以對。

而正是這一刻,虛空中飄下玫瑰雨。

“呼呼!”

微風習習,曜日當空。

那景色,充滿了浪漫,唯美。

花香十里,整個花仙洞,在片刻以後,鋪上了厚厚的紅玫瑰。

而無論地面上的玫瑰數量有多少,始終沒有一朵,可以比顏凝玉手中那一朵血玫瑰更加嬌豔。

眼看玫瑰雨就要停下來了,虛空中出現一個坐着荷花的美麗少女。

少女凌駕於空,卻充滿了隨和之氣。在花仙洞裏每一個人的臉上,快速地掃視一眼,最後,將目光定格在顏凝玉的手中的血玫瑰,“顏凝玉,你的任務已經完成了,還不把血玫瑰呈上來!”

“是,主人!”

顏凝玉白了黑修羅一眼,將血玫瑰叼在嘴裏,化身爲烏鴉,快速飛到那坐着荷花的美少女身邊,將血玫瑰交給那位美少女。

同時,再一次化身爲人,坐在那美少女的旁邊,恭敬說道:

“主人,您終於回來了。百花洞多年無主,如今闖入了許多閒雜之人,小玉請求出手,將他們這些無事生非的小人全部清理出去。” “無事生非的小人?”

百花仙子審視地看着地面上的四個外來人。

“除了那個全身黑不溜秋的傢伙,其他三個人,倒也看得順眼。小玉,你確定他們來此,都不是無心之舉?”

“當然!”


顏凝玉一臉認真,尤其是在看着地面上的黑修羅之時,兩隻眼睛都快冒出火光來。

“主人,小玉所言句句屬實。他們三個大男人,爲了追求那個女人,用了整整三年的時間來破壞花仙洞裏的花草。你看,現在的花仙洞,早已失去從前那種豔麗的光彩了。”

百花仙子看着滿地的殘花敗葉,也沒有多問,眉頭緊鎖,緊攥着手裏的血玫瑰,平靜地俯視着妙玉。

“姑娘,本仙不知道你們因何之故毀壞我花仙洞裏的花草,但本仙向來處事寬宏大量,只要你們在花仙洞裏再多住三年。在這三年的時間裏,用你們的真誠和愛心,幫本仙培育出新的花草,那麼本仙就可以放過你們,否則!”

“否則怎麼樣!”

妙玉顯得不太高興。

百花仙子從容一笑,“否則的話,我將讓你們四個人,有來無回。”

她的聲音雖然不那麼銳利,但她作爲仙子,說出來的每一句話,甚至是每一個字,都頗具分量。

妙玉卻是一臉固執,“如果我們不從,你將如何處置我等?”


“呵呵。”百花仙子乾笑一聲,看向身邊的顏凝玉。

妙玉冷笑,“你以爲就憑那隻小烏鴉,真的可以將我們四個人清理出去?”

“呵呵。”百花仙子又笑了,“姑娘真是一個性格頑劣之人,不過這也無妨。我這隻小烏鴉看起來雖然不是特別能幹,但她的鬼點子的確不少。你們不妨聽聽她的提議。”

“我!”

妙玉想要反駁。

而正是此間,和顏凝玉冷眼相對的黑修羅,大步站了出來,雙手環抱胸前,冰冷冷地說道:

“我倒是想要看看,這小烏鴉到底有何鬼把戲,不妨,說出來讓他們笑話笑話!”

“你!”顏凝玉聞言,面上的肌肉氣得發抖,很想發作,但見身邊的百花仙子,正用詢問的目光盯着自己,便是老老實實地說道:

“主人,我知道,他們三個人都喜歡那個女人。而且他們用了三年的時間來數我的叫聲,說是我叫了多少下,他們就要等多少天,來等那個女人的選擇。可是,他們都覺得這個時間太長,所以,我們作爲這裏的主人,不妨給他們一個大大的人情,如何?”

百花仙子聞言,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小玉,都按你說的辦。”

“真的?”

顏凝玉懷疑地看着百花仙子,“如果我說出來,主人真的不會感到生氣?”

“保證不會!”百花仙子想都不想,“我的命是你救回來的,雖然我是你的主人,但我們的關係,卻超越了尋常的主僕,不是麼?”

顏凝玉聞言,感動地說道:

“主人,你這麼說的話,小玉還真的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都是自家人,有什麼不好意思的。”百花仙子突然一把拉住顏凝玉的手,用最肯定的目光看着顏凝玉。那模樣,就像是一個慈祥的長者,看着自己心愛的孩子一般。

這樣的目光,給了顏凝玉足夠的勇氣,“那好吧,主人,我的意思是,如果他們有人能夠從主人的手裏奪走血玫瑰送給那個女人,那麼,就算他贏了。”

“這…”百花仙子頗有一些爲難,“你知道,血玫瑰是我的命根,如果它受到了損壞,那麼我可能會再一次昏睡下去,而且極有可能,是永久的昏睡。”

“我當然知道了,不僅如此,我還知道,主人法力無邊,舉世無雙,根本沒有人是你的對手。所以,他們根本不可能從你的手中奪走血玫瑰。”顏凝玉的目光中,盡是對百花仙子的崇敬和信賴。

百花仙子一陣遲疑,俯瞰着地面上的三大修羅神,猶豫了片刻,終於還是將這個提案,向三大修羅神說了一遍。

黑修羅第一個表示贊成,“但我有一個要求。”

“什麼要求?”百花仙子問。

白修羅和金修羅,也無比好奇地看着黑修羅。

黑修羅面無表情地說道:

“素聞百花仙子法力無邊,我等三人,說到底還只是凡人境武者,我們無論如何努力,恐怕也很難傷及仙子一根頭髮,更別說要從仙子的手裏,拿走任何物品。所以,我希望仙子能夠爲我等設定一個時限,在規定的時間內,無論我們採取何種方法,只要我們能夠從仙子的手裏奪走血玫瑰,就算是仙子輸了。而妙玉,也必須…”

“等一等!”

言盡於此,妙玉突然反對道:

“我可不是你們打賭的籌碼,你們要打賭是你們的事,可不要把我算進去!”

“就是!”金修羅也認同妙玉所言,“我們是人,不是物,仙子既然不懂得尊重他人,我們又何必跟他講那麼多。”

“誒,我們畢竟是做了錯事,是我們理虧在先。”白修羅道:“這樣吧,仙子,如果我們能夠在限期內幫您恢復花仙洞往日風貌,還希望仙子可以不計前嫌,放我們安然離開。”

此言落定,百花仙子也算是送客口氣,“如果你們真有此心,本仙也可以任性地放縱你們一次。但你們一定要記住,三年以後,若是你們無法恢復花仙洞往日之風,那麼你們就必須要接受本仙設下的懲罰。”

“什麼懲罰?”白修羅問。

百花仙子不答。

顏凝玉便是出言答道:“當然是你們必須有一個永遠留在此洞,永生永世效忠花仙洞,不許離開!”

“這…”白修羅看看周圍一片狼藉的模樣,“這些可都不是普通的花草,要在三年內將他們培育出來,而且還要跟往常一樣,只怕是…”

“如果你們不願意,我們也絕不勉強。”百花仙子冷眼說道。

白修羅呵呵一笑,“不是不願意,只是我們需要一些方法,還請仙子不吝賜教!”


“這個容易,顏凝玉會教你們。”百花仙子一臉慷慨大義。

黑修羅卻斷然拒絕,“那可不行,我和這小烏鴉有些過節,要她叫我,我可不放心。”

“這…”百花仙子一臉爲難。

顏凝玉憤怒地站起身來,怒指這黑修羅,狠狠說道:

“你這個不識好歹的傢伙,如果你信不過我,你大可以就地自裁,那麼我也可以省心了。”

“哼,你覺得我是那種蠢貨?”黑修羅狠狠瞪着顏凝玉,“實話告訴你,我不是信不過你,是看到你我就感到噁心!”

“你!”顏凝玉氣得脖子都紅了,“好你個死黑鬼,如果你不退出,我發誓,一定要叫你好看!”

“哼!”

黑修羅犟着脖子,已經不想正眼看到顏凝玉。

現場的氣氛顯得有些尷尬。

這是,向來和氣生財的金修羅,出言說道:

“大家都別吵了,的確是我們闖入了別人的地盤。是我們不對在先,仙子寬宏大量,只需要我們用三年的時間幫他打工,這已經是最大的寬容了。我們欣然接受!”

“切!”黑修羅斜了金修羅一眼。

金修羅滿不在乎,繼續說道:

“但如果真的有人要退出,那麼請自便。”

“呵呵,你是在針對我。”黑修羅側臉看着金修羅。

金修羅扭扭脖子,“隨便你怎麼想,但是老黑,你自己好好掂量掂量自己的實力,你真的有把握可以戰勝百花仙子?”

“不好意思,並不能。”黑修羅倒也誠實。

惹得旁邊的妙玉,真是又好氣,又好笑,“既然不能,黑哥哥,你就不能服一次軟嘛,就當是爲了我,這還不行麼?”

“當然行!”黑修羅聞言,眼前一亮,喜愛地看着妙玉,“爲了你,我什麼都願意。不就是留下來三年時間嘛,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

“那好,我們一言爲定!”妙玉說出這句,顯然也是接受了百花仙子的安排。

而這時候,金修羅不屑地瞥了黑修羅一眼,喃語道:

“真是一個幼稚的傢伙。”

“你說誰幼稚!”黑修羅聞言,立時暴怒。

金修羅也不示弱,“當然是說你了!”

“呵呵,難道聽你的話就是成熟,聽妙玉的話就是幼稚?原來你一直都是這樣想的?”黑修羅再次反咬金修羅一口。

金修羅也是有些忍不住怒氣。

好在白修羅突然開口,“別吵了,仙子給了我們三年時間,這世間可算不上充裕。我們最好還是要通力合作的好。”


“切!”

“哼!”

黑修羅和金修羅,似乎在這一刻以後,變得連表面的尊重都沒有了。

也正是此間,百花仙子將血玫瑰放入懷中,小心珍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