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他們已經退無可退。

絕望!

不禁湧上心頭。

「炎爆!!!」

焦急中的蘇衾馨眼淚不受控制的往下流淌,突然間滾燙的熱浪從遠處噴吐而至,滾燙到好似要將天地都融化似的地獄岩漿,被地獄三頭犬如機關槍似的掃出。

「炎爆!」

「炎爆!」

還在嘗試着炎爆術的蘇衾馨並沒有感受到危險的襲來,然而這一幕已全然落到江佳的眼中。

「衾馨。」

江佳凝聲高呼,眼看着蘇衾馨即將被地獄三頭犬的岩漿濺到,哪怕是考慮的時間都沒有,江佳一個撲身將他撲倒。

滋!!!!

岩漿濺落在地面,炙熱的岩漿將街區的路面瞬間融化。

「江佳。」被撲倒的蘇衾馨滿眼驚恐的看着那片被融化的路面,緊緊將蘇衾馨抱在懷中壓在身下的江佳臉色蒼白如紙,臉上的汗水更是不停的向外流淌,可是她的臉上卻滿是笑容,「沒事吧?」

「我很好,江佳,你沒事兒吧,你流了好多汗!」

蘇衾馨緊張的詢問著,突然間從她的眼角好似看到了什麼,她下意識的僵住,緩緩將目光挪向江佳的小腿。

她的小腿處,正被地獄三頭犬噴出的岩漿濺到。

整條小腿,都消失不見。

「江佳,你……你的腿……」

「呵……」江佳就好似早就已經知道似的,笑吟吟的抬手在輕撫著蘇衾馨的臉頰,氣若懸絲的低語,「以後,一定要小心啊。」

話落,江佳就好似耗盡了最後的一絲力氣倒在了蘇衾馨的身上。

看着倒在脖頸上的江佳,蘇衾馨凝聲大喊。

「江佳!!!!」 葉寒的一巴掌,打的趙嘯風世界觀都崩塌了。

他以前真的是打遍天下無敵手,誰都要求饒,才能從他手底下活下來。

可是今天,葉寒只用一招,就把他給打趴下。

而且現在他被葉寒高舉著,想要掙脫,卻軟弱的像只螞蟻。

「我警告你,我可是趙家的趙嘯風!你要是敢把我怎麼樣,我媽絕不會放過你!」趙嘯風艱難的說出這句話。

葉寒譏諷道:「你不是高手么,用得着喊媽媽么!難怪你不吃這裏的東西,原來你還沒斷奶啊孩子!」

說着,葉寒把他甩到地上。

「媽的敢嘲笑老子!找死!」

趙嘯風以為葉寒剛剛是趁他不備才偷襲成功的,現在正面對決,自己施展出最為狠毒的拳法,定會讓葉寒跪地求饒!

誰知他的打出的拳頭,被葉寒打着哈欠的拍掉,隨後葉寒轉身一巴掌抽在他臉上,直接抽的他轉了兩圈才停下。

「你媽……」

「啪!」葉寒再次抽了他一巴掌,「老子教教你什麼叫尊重別人!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

「啪!」隨即再是一巴掌。

還沒有打多少下,葉寒的一巴掌意外的落空了。

原來趙嘯風是個軟骨頭,下跪的速度之快,讓葉寒始料未及。

剛剛的服務員跟店主,還在一旁悄悄譏笑,叫你嘚瑟,踢到鐵板了吧!

「寒哥我錯了!我有眼不識泰山,放過我吧!」趙嘯風哀求的神情中,還夾着在一絲絕望。

葉寒也不多廢話,抬腿道:「從老子胯下鑽過去,再學三聲狗叫!」

趙嘯風哪裏還有剛剛的囂張氣焰,想都沒想,就要往裏鑽。

不過快要行動時,被保鏢攔了下來。

「葉家主見笑了,他從小被夫人慣壞,家裏人都讓着他陪他演戲。所以不知道天高地厚。還請葉家主看在他年少無知的份上,別跟他計較。」

這句話不說還好,說的直接讓趙嘯風癱坐在地上,哭了起來。

他還以為自己很牛逼!

搞了半天,全家人都拿他哄著玩呢!

「年少輕狂是常有的事,但做錯事不受到點教訓,怎麼長記性!」

保鏢自知趙嘯風侮辱曹悅,又惹怒葉寒,今天想要無事走出這家店是不可能的。

可是趙嘯風出門在外,就是代表着他父親的臉面。

老爺對自己有再造之恩,他明知不是葉寒的對手,卻還是伸手將趙嘯風從胯下拽出來。

隨後擺出架勢道:「小可不才,願領教葉家主高招。」

「你不是我對手!」

「我知道!但……職責所在!」

「好!我敬你是條漢子!」葉寒欣賞道。

隨即,兩人同時出手,只是瞬間,就拳拳到肉過了數招。

趙嘯風這時才知道,保鏢說的話一點不假,以前都是他們讓著自己。

葉寒因為敬佩此人,反而認真對待,這樣也是對對手的尊重。

從他的招式路數可以看出,他也有軍人背景。

只可惜,差距還是太大了!

葉寒的拳頭,他不是都能躲開或者格擋。

不過幾個回合下來,他已經口吐鮮血,並且被葉寒單手撐地掃過來的一腳,踢的單膝跪地。

可他卻堅強站起身,緊握拳頭,此時還在思考如何能取勝。

這樣的精神,讓葉寒眼前一亮。

「還撐得住嗎?」

「能!」

葉寒也是一時興起,出拳大開大合,打的本奔放,這讓他想起跟刀王交手的情形。

保鏢也豁出去了,完全是不顧自己的性命出手回擊。

只是傷勢過重的他,在準備施展全力,以為自己要得手,終於能傷到葉寒時,內息紊亂,這一拳無論砸到哪裏,他都會遭受很嚴重的內傷。

葉寒見狀,左手纏住他的拳頭旋轉,讓他泄力,右手抽出銀針穩住他的內息。

直到他平靜下來。

保鏢見狀感激道:「多謝葉家主手下留情!」

「我念你是條好漢,今天這個面子給了,讓他滾吧!」葉寒說道。

保鏢謝禮道:「小可趙柱,今日之恩,我定會報答!」

說完,趙柱把趙嘯風用公主抱抱起,然後走出店鋪。

一場激戰,柳紅魚倒是沒有受到任何影響,她反而選了一個好的角度,邊看戲邊享用早餐。

完事她還不忘替葉寒把打爛的東西賠了,引得店主含淚感謝。

「我送你回去吧,現在不太安全。」葉寒見柳紅魚吃好,於是說道。

柳紅魚則是擺擺手,揉了揉太陽穴道:「不了,再過一個小時,要開峰會。你要不要參加?」

「峰會?」

「嗯,商界很重要的峰會。不是大家族,可是沒有資格參加的。」柳紅魚介紹道,「這樣的峰會匯聚商界精英,還牽扯到上面。一座城市的GDP,需要這樣的峰會洽談項目。」

「難怪你也會參加。去看看也好。」葉寒說道,「不過我主要的目的還是出於保護你。」

「我又不是家主,怕什麼。」

「誰知道呢。對手很聰明,保不齊他連家主有利繼承者一起除掉,到那時你找誰去說理。」

柳紅魚覺得葉寒說的不無道理,於是笑着說道:「那就讓葉家主屈尊,當一回我的護花使者了。」

「樂意之至!」葉寒笑道。

葉寒開車,讓柳紅魚眯一會兒。

兩人來到峰會現場。

雖說是有資格的人才能參加,不過還是來了不少人。

柳紅魚向葉寒介紹道:「那邊那些人,代表上面,代表京城。他們的主要任務,就是拉來投資。而這邊這些人,不光是有七大家族的,還有很多京城商界裏的名流。」

「都是大人物。」葉寒說道。

可隨即,葉寒看到還有很多外國人。

「還有東瀛人呢?」

「你怎麼看出來的?」柳紅魚很好奇的問道。

葉寒笑道:「這不是很直觀么,明顯比正常人矮一截。」

「咳~」柳紅魚輕咳了一下說道,「別小看他們,他們都是東瀛的財團世家,在電子領域,還有高端科技,以及手工業上都有雄厚底蘊。」

「齊家的那幫人,倒是跟他們很熟。」葉寒從人群中,認出了齊家的代表。

柳紅魚稍稍靠近葉寒一些道:「齊家跟東瀛這些財團有着扯不清的關係,不只是齊家,還有林家張家江家,還有趙家。」

「趙家都牽扯在其中?」

「是的。不過不是東瀛一國。」。 第一章來人啦,二小公爺又瘋啦!

張揚不斷的眨着眼睛,一臉懵逼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身上搭著朱紅錦被,上方是羅帳秋幔,床前還放着個古色古香的香爐,一道若有若無的煙霧便自裏邊緩緩飄起,在滿是雕花格窗吹進來的微風吹拂下香消四散滿室皆香,遠處則是一方圓木青川紫案以及一張四方靠背檀木椅……以及一張賊眉鼠眼臉都笑成花的臉。

「鬼啊!」

張揚後背一涼,手裏不知道從哪兒就抓到了一個青花小碗,聞着還有股子藥味,朝着那張人臉就砸了過去。

那人臉頓時就一臉驚懼,一邊伸手抱頭,一邊大聲呼道:「二小公爺,別打了,我是旺財啊!」

瓷碗終究是沒有砸到人,不過也把這個賊眉鼠眼的傢伙嚇的不輕,哆哆嗦嗦又驚又怕的退到了門口,想要進來又害怕挨砸……

「旺財?」張揚一頓,這個名字有些熟悉,可最關鍵的是怎麼也想不起來。

聽張揚這麼一問,那賊眉鼠眼的傢伙正一臉歡喜的走了過來,不住地點頭哈腰笑道:「是我,是我!二小公爺,你可算醒了!」說着,他便趕忙撿拾地上散落的碎片,繼續道:「二小公爺,你的頭還疼嗎?要不,我讓小翠過來幫你揉揉?」

隨着二小公爺、旺財、小翠…..一系列名詞在腦海中逐漸加深,張揚終於漸漸地有了一些印象,待想到深處他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叫小公爺不好嗎?

為什麼要在前面加個二字?

難道哥們看上去就那麼二嗎?

不過他心裏也清楚,這樣叫還真沒錯,他在張家這一輩排行還真是第二,乃是堂堂英國公張輔的嫡傳三世孫當代英國公張侖的第二子。

當然,正所謂立長不立幼,張揚以後繼承國公爵位是指望不上了,然而即便如此,那也足以富貴一生,吊打無數紈絝富二代。

那自己豈不是以後終於不用努力了?

他這樣想着,心裏就不住的狂喜。

尼瑪啊!

哥們竟然穿越到了明朝,竟然成了一名極品官二代!

想到這兒,張揚就瘋狂的哈哈大笑起來。

神馬房貸、花唄、借唄…..通通都去死吧,哥們以後終於不差錢了!

然而張揚沒有想到的是,看着他如同白痴一樣瘋狂大笑的模樣,旺財忍不住就打了個激靈,一邊朝門外跑,一邊扯開嗓子就喊了起來。

「來人啦,二小公爺又瘋啦!快叫郎中,快叫郎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