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葉天的身形也是在半空之中緩緩降落而下,天空之上的赤紅之色也是緩緩散去,而葉天此時的身形看起來也是更加高大的一分。

眾人看著那緩緩降落而下的身形,依然是獃滯在原地一動不動,甚至有些人已經再度做好了逃跑的準備。

在他們的眼中,蒼皓是天池城內實力最強的傢伙,可不知道怎麼回事,葉氏家族和國都突然散發出蒼皓是內奸的消息,這個消息,可謂是對天池城的百姓一個巨大的衝擊。

他們開始擔心自己的生活,擔心天池城接下來該何去何從。

可就在他們擔心的時候,葉氏家族卻再度宣告,葉天已經歸來,聲稱要擊殺蒼皓!

可是,對於那些百姓來說,這樣的事情,他們誰能相信?他們雖然不知道蒼皓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卻完全了解葉天的實力,雖然說之前的葉天成功的擊殺了魂覺境初期的楚肖,可依然無法讓他們相信,葉天能夠擊殺蒼皓。

所以,此時的他們看著那降落而下的身形,依然在不斷猜測,那可能正是蒼皓!

他們心中的那抹不安,直到此時,也依然存在!

終於,葉天的身形穩穩的落在了地面之上,此時,葉天的身旁正是那碎屍萬段的蒼皓的屍體。

從高空墜落而下,蒼皓的身體被摔成了肉泥,根本分辨不出他的四肢和身體,看起來,只是一團血肉而已。

葉天看著這一幕,也是徹底的鬆了一口氣,而後再度轉身,然而卻是發現,自己的四周居然一個人都沒有。

葉天也是有些疑惑的皺了皺眉,片刻之後,卻是發現,遠處的欄杆之後,突然站起來一個士兵的身形,定睛看去,方才發現,那是國都司徒秋的御前護衛。

當即,葉天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看來,大家還是不相信自己戰勝了蒼皓,依然是有著深深的恐懼心理。

那士兵發現了葉天的身形,自然是馬不停蹄迫不及待的對著葉天跑了過來。

「葉族長,真的是您嗎?」

士兵三步並作兩步,身形都是釀蹌不已,眼看著就要跌倒一般,可他依然是激動的對葉天喊道。

葉天也是微微一笑,旋即說道:「君王呢?」

「君王在國都,他害怕你失敗了,所以,不敢親自來看這一幕。」

士兵此時也終於是到了葉天的跟前,發現的確是葉天的身形之後,也終於是鬆了一口氣,如此說道。

「好吧……那我就親自去拜訪一下君王吧!」

葉天再度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旋即也是如此說道。

說完之後,葉天便欲踏出腳步離去,而就在此時,後方卻是突然傳來了一道聲音:「天兒!天兒!族長!族長!」

那聲音渾厚無比,是幾百人同時發出的,聽起來氣勢磅礴!

而葉天也自然是輕易聽了出來,那正是葉氏家族眾人的聲音!

當即,葉天也是再度轉身,對著那聲音傳來之處,走了上去,走出兩步之後,葉天卻是再度轉身,旋即看著那士兵說道:「你回去跟君王報了喜,就說葉天已經完成了任務!」

那士兵聞言,也是狠狠點了點頭,當即便是不敢有絲毫的耽擱,轉身對著國都奔跑而去!

葉氏家族的轟隆之聲在天池城內不斷擴散而開,那些獃滯在原地的眾人也終於是聽到了葉天的名字,當即,他們一個個驚喜之餘,卻又極為驚恐的面面相覷了良久。

「葉天……真的擊殺了蒼皓?」 準備朝遠方的密林中逃去,但是沐靈夕哪裡會讓它如願,只見手中的指訣飛快的變動著,頓時,一條粗壯的靈力繩朝那破滅綠蛛王逃跑的方向飛了過去。

紅色的靈力繩直接將破滅綠蛛王的身體給捆住了。

想逃卻又逃不掉的破滅綠蛛王,直接憤怒的開始嘶吼了起來。

那巨大的聲響在整個密林之中回蕩。

沐靈夕等人皆是有些無法忍受的雙手堵上了耳朵。

但是經過沐靈夕的阻攔,破滅綠蛛王卻是沒能逃出火鳥俯衝的攻擊。

龍魂戰尊 只見火鳥極速的朝破滅綠蛛王的頭顱上沖了過去,鋒利的尖嘴只是一下就衝破了破滅綠蛛王的防禦。

火鳥身體周圍的熊熊火焰,在剛一接觸破滅綠蛛王的身體時,直接朝他脆弱的身體內鑽了進去。

整個破滅綠蛛王瞬間被熊熊的烈火全都包圍住了。

火鳥似乎還不過癮,身體直接旋轉著將破滅綠蛛王從頭到腳給鑽了個透心涼。

破滅綠蛛王的身體從中間被穿透,體內的粘液被火焰灼燒之後發出一陣嗤嗤的聲響。

那難聞的氣味簡直讓所有人差點吐出來。

火鳥在從破滅綠蛛王的身體中鑽出來之後,就拍拍翅膀消失了。

只留下那在空地上嘶聲怒吼的破滅綠蛛王,熊熊的火焰沒一會兒就將破滅綠蛛王的身體燒成了焦炭。

直到破滅綠蛛王那龐大的身體化作了灰燼,原本炙熱的火焰,這才緩緩熄滅。

狂戰小隊的隊員,在看到這一幕的時候,終於鬆了一口氣。

沐靈夕來到破滅綠蛛王被燒成的那堆灰燼旁,伸手將夜元鈺的空暝巨劍拿了起來。

還好剛才那火焰並沒有將空暝巨劍給燒壞,否則的話,夜元鈺還不知道要怎麼心疼呢。

就在這個時候,原本照顧夜元鈺的辛輝忽然之間驚喜的出聲叫到。

「夜元鈺,你醒了,真是太好了。「

沐靈夕聞言也是連忙走了過去。

只見夜元鈺這時正從地上坐起身來,看著周圍一片狼藉的景象,連忙焦急的問道。

「破滅綠蛛王呢?」

路言以第一時間走到了夜元鈺的身邊,在看到夜元鈺確實已經沒事了之後,也是放下了心來。

「放心吧!破滅綠蛛王已經被隊長給消滅了,現在已經安全了。」

夜元鈺聞言卻是擔心的朝周圍看去。

「沐靈夕呢!她怎麼樣了。」

破滅綠蛛王那樣的難對付,沐靈夕一人就將它消滅了,也不知道沐靈夕有沒有受傷。

直到看到沐靈夕正拿著自己的空暝巨劍朝這邊走來,夜元鈺這才放下心來。

「你沒受傷吧!」

夜元鈺不由得出聲問道。

沐靈夕走到夜元鈺的身邊之後,將手中的空暝巨劍交給夜元鈺,這才說到。

「破滅綠蛛王哪裡是我消滅掉的,主要都是希亞的術法比較強大,我在邊上連掠陣都算不上。」

希亞在聽到沐靈夕的話后,卻是不答應了。

「神主才是出力最多的人呢!神主之前消耗了破滅綠蛛王不少的體力,再加上後來給我輸送的靈力,否則我根本做不到的。」 直到此刻,眾人的心中依然有這樣的一個疑問。

而葉天和葉濤眾人此時已經見面,看到葉天的一瞬間,葉濤也終於是徹底鬆了一口氣,看到葉天安然無恙,便是對葉濤最大的安慰,和欣喜!

「天兒,你成功了!」

遠遠的,葉濤便是激動的看著葉天的身形,喊道。

而葉天也是點了點頭,走到葉濤的面前說道:「父親,讓您擔心了。」

葉家眾人此時也是一個個欣喜若狂的看著葉天的身形,不由得都是漏出一抹崇拜之色,而林軒兒和葉允二人,自然也是猶如犯了花痴的少女一般,盯著葉天目不轉睛。

不僅僅是她兩個少女,此時此刻,只要是個女的,看到葉天的身形,都是不由得一臉的花痴相。

「父親,你們先回家族吧,我還要和君王稟報一下。」

紅塵蝶戀 交談了片刻之後,葉天也是再度面露認真之色,如此說道。

而葉濤此時也是整理了一下自己狂喜的心情,而後看著葉天說道:「如今,蒼皓已除,天池城的一個大患也算是徹底解決了,天兒,你稟報完君王之後,可要快快回來,為父有好多話要跟你說。」

葉天點了點頭,而後再度「嗯」了一聲,便是在眾人那一陣陣傾佩的眼神之中,對著國都行去。

此時的司徒秋已經從士兵那裡得知了葉天勝利的消息,司徒秋也是站在國都的大殿門口,靜靜的等待著葉天的到來。

果不其然,沒過多久,司徒秋便是看到了葉天的身形,當即便是對著葉天迎了上來,而後說道:「天兒,你做到了不可能的事!天越有你,方可度過劫難啊!」

葉天聽聞君王對自己如此高的評價,當即便是收回了臉上的笑容,而後面露凝重之色,雙手抱拳,躬身恭敬道:「天兒只是盡自己所能而已,在幕後工作的千千萬萬個天越人,都很了不起!君王您更是穩住局面最關鍵所在!」

槓上澀總裁 司徒秋看著葉天如此謙遜的樣子,也是再度欣慰的點了點頭,而後說道:「呵呵,天兒,快快進來!」

聞言,葉天也是微微一笑,旋即也是走了近國都的大殿之內。

對於『功高震主』這個詞,葉天有著深刻的理解,雖然別人可能還沒有產生這個想法,但葉天自己已經在努力的剋制這個問題的出現。

現在自己的實力達到了魂覺境後期,或許別人可能會認為自己對天越王位有所覬覦,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葉天認為自己更應該謙遜,恪守臣道,保持自己與君王之間的距離,只有這樣,才可能杜絕這樣的事情發生。

再說了,葉天對於王位,也的確沒有任何的興趣,那個位子,會讓人將所有的精力都花費在國事上,那並不是葉天想要的生活。

進入了大殿之後,司徒秋自然是極為興奮的了解了一下葉天和蒼皓戰鬥的過程,以及葉天之前修鍊的過程。

葉天也都大致的說了一遍,此刻,葉天看著司徒秋準備再度開口詢問的樣子,葉天當即也只好是說道:「君王,雖然蒼皓已除,可天池城內依然有大量的隱藏勢力,我們依然要格外小心,而且,此時的南境也不知道是什麼樣子了……」

聞言,司徒秋臉上的興奮之色也終於是緩緩收回,而後再度面露凝重之色,旋即說道:「那天兒,你有什麼想法?」

「君王,雖然我的實力有所增進,可畢竟一人難以穩住大局,我想,我更應該前往南境,幫助南境將士們,擋下風墟的猛烈進攻,至於這天池城內,則需要君王妥善安排了。」

葉天沉吟了片刻之後,便是堅定的如此說道。

「你要親自去南境?你去了,天池城內怎麼辦?只有你在我的身旁,我才能放心啊!」

司徒秋聽聞葉天刺眼,當即便是詫異的看著葉天,如此說道。

而葉天聞言,也是再度說道:「君王,既然之前召集強者的計劃失敗,那麼現在的南境一定岌岌可危,單憑之前安排的那些守境將士,完全不足以抵擋風墟的傾巢出擊,所以,眼下來看,守住南境,才是最重要的!」

「可是……」

「君王,您很清楚,即便我留在了天池城,南境若是淪陷了,那麼天越國的土地將會一寸寸的丟失,到了那個時候,我們依然什麼都做不了,等他們大舉進犯天池城時,我們也只能束手無策。」

葉天看著司徒秋依然要開口的樣子,當即便是再度打斷道。

說完之後,葉天沉吟了片刻,當即便是再度補充道:「至於天池城內,我會讓葉氏家族繼續召集強者,如今蒼皓已除,我們沒有了後顧之憂,只要有了強者坐鎮天池城,自然可以解此危機。」

聞言,司徒秋也是在地沉吟了良久,而後終於是點了點頭,旋即擔憂的看著葉天說道:「天兒,其實你知道的,我最擔心的,還是你的安危,南境遙遠,你只身前往,怎讓人放心的下呢?」

「君王請放下,我有黑翅妖獸,來回也只需一兩日便可,若是城內有任何異動,只要君王消息送達,我即刻便可返回!」

葉天聞言,也是再度對著司徒秋抱了抱拳,如此說道。

「好吧,我答應你,可是,你父親是怎麼想的,我可管不著了,你要去南境,只怕還要和他好好商量一番呢!」

司徒秋最後還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如此說道。

聞言,葉天也是微微一笑,旋即再度說道:「國家有難,豈能顧及兒女情長?待得南境平復,自是家人重聚之時,我相信,父親一定能夠理解我的!」

司徒秋看著葉天如此堅定的神色,也是緩緩站了起來,而後拍了拍葉天的肩膀說道:「你要知道,你是天越國未來的希望,誰都可以有事,可你不能!」

此時的葉天也是站了起來,極為凝重的對著司徒秋跪伏而下,鏗鏘有力的說道:「承蒙君王如此抬愛!葉天甘願為天越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神主才是出力最多的人呢!神主之前消耗了破滅綠蛛王不少的體力,再加上後來給我輸送的靈力,否則我根本做不到的。」

「要不是神主最後將破滅綠蛛王阻攔住了,火鳥的最後一擊也發揮不了那麼大的作用呢。」

眾人聽到希亞的話后,也是一臉認同的點著頭。

其他人可是都知道沐靈夕在這次的危機中,所作出的貢獻。

狂戰小隊的隊員們,在這一刻,無比的慶幸,自己能跟著沐靈夕這樣的隊仗做任務。

以後,他們一定要更加努力的修鍊,以後也一定要對狂戰小隊做出貢獻。

沐靈夕見狀卻是笑著說道。

「每一個人都毫無保留的為整個隊伍,獻出了自己最強的力量,所以,這一次的成功,離不開每一個隊員的努力。」

「所以,我們都是隊伍中不可或缺的一員,沒有誰的貢獻是特別的,因為我們是一體的,我們的名字叫『狂戰小隊』。」

一席話說完,狂戰小隊的隊員們看向沐靈夕的眼神卻是更加的崇拜了起來。

只是短短的一番話,卻是讓整個狂戰小隊變得更加的團結了起來。

從此,他們不再是單一的個體,他們是一個榮辱與共的團體。

為了這個團體,他們將付出自己所有的光和熱。

夜元鈺也是被沐靈夕那些話所感染。

在看到沐靈夕那站在眾人面前的身影之後,夜元鈺只覺得她天生就有一種凝聚力,那出色的領導天分,就連他這種內心孤傲的人,都開始努力的想要向她的身邊靠攏,更別說其他的隊員了。

所有的狂戰隊員,全都眼神堅定的看著沐靈夕。

嘴上卻是一起氣勢滂沱的吼道。

「狂戰小隊!狂戰小隊!狂戰小隊!」

就連旁邊原本閑的手癢不已的軒轅洛和影琦都被那幾聲吼叫,弄得莫名的熱血沸騰起來。

就在這時,又是一陣沙沙聲傳來。

沐靈夕連忙揮手,示意眾人安靜下來。

所有人在看到沐靈夕那謹慎的神色之後,頓時變得安靜下來。

那種沙沙聲,再次傳來。

只是這一次,那沙沙聲變得更加的清晰了。

聽到這裡,沐靈夕卻是苦笑一聲。

「狂戰小隊,集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