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帝一臉茫然,「何意?」

安瀾道:「不想和你打了,能不能讓我跟在你身邊!」

楚帝微眯眼睛,淡聲道:「這樣不好,留在我身邊,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事情結束之後,你還是回去摩柯城吧!」

聲音落下。

二樓道:「帶着她,對你有好處,她可是刑氏一族,千年來資質僅弱於本帝之人,或許未來能夠成為你的一大助力。」

楚帝神情一凌,側目看向安瀾,喃喃自語道:「刑氏一族,那她應該叫刑安瀾才對。」

二樓道:「沒錯,為了保住她,所以你懂得。」

楚帝道:「明白了,朕可以考慮留他在身邊。」

「距離姬氏一族尚有一段距離,你還是趁機熟悉下玄帝印,對你很有幫助。」二樓緩緩道。

玄帝印?

楚帝想起先前天玄一交給他的巨印,面色一沉,轉身離開甲板。

返回到樓閣之內。

他盤膝而坐,掌中玄帝印出現。

此印有點類似於玉璽,方方正正,之上並沒有雕刻龍紋,鳳形這些神物圖案。

很簡單。

看上去平淡無奇。

須臾。

楚帝體內真龍之氣進入到玄天印中,倏然,一道無量的氣息迸射而出,竟然將楚帝徹底吞沒。

下一秒。

他身影出現在一處奇異的空間里。

入目,遍地狼煙,無數殘屍戰傀,宛若殭屍一般向楚帝包圍上來。

這是什麼地方?

楚帝看着眼前戰傀,神情戒備起來,人數太多了,一眼無垠,根本看不到邊界。

戰。

這要殺到什麼時候?

就算將這些戰傀全部斬殺,楚帝擔心倒是他怕也力竭而亡。

這時。

二樓的聲音傳來,「你小心點,這裏是玄族的異空間戰場,這些戰傀的實力非常強大,並且人數會不斷增加。」

「為何?」楚帝沉聲問道。

「因為此處也有一道禁忌之力,非常強大,助你好運!」

語落。

二樓直接陷入沉默,彷彿這玄族異空間戰場內,有他非常懼怕的東西。

可楚帝還有很多疑惑想問,玄帝印既然由天玄一保管,應該是姬氏一族的至寶才對,為什麼卻是玄族?

還有這玄族異空間,要怎麼破?

沒有答案,難道要一直困於此地?

就在楚帝沉思之際,正前方戰傀已經距離他咫尺間,一道道散發着腐蝕之氣的兵戈,朝着楚帝身上穿刺過來。

於此同時。

攝魂奪魄的嘶吼聲響徹空間,讓人毛骨悚然,頭皮發麻。

楚帝不敢有絲毫的大意,背後萬道劍光出現,倏然間飛出,向前疾沖飛出,宛若一道道閃電。

砰砰!

砰砰!

劍光撞擊在戰傀航身影上,漫天璀璨的光輝迸射,刺人瞳眸。

楚帝微眯眼睛看去,臉頰上神情勃然大變,萬劍齊飛居然對戰傀造不成任何傷害。

好恐怖的防禦力。

念及此。

楚帝背後九道神火出現,雙臂之上火龍之影纏繞,「烈焰焚天,破!」

伴隨着巨聲傳開,無窮的神火席捲而出,火龍嘶吼咆哮,瘋狂向前方戰傀吞噬過去。

就在這個時候。

一道低啞的聲音傳來,「人類,休傷它們!」

聲音傳來,一股強大的威壓籠罩在楚帝頭頂之上,但是並沒有束縛他。

楚帝心裏深知,這是在警告他。

如果再有異動,這股力量會瞬間將他鎮壓。

轟!

楚帝身影傲立,雙臂一揮,滔天火焰瞬間沒入體內,眼前戰傀也停了下來,警惕的注視於他。

「人類,你為何會出現於此?」

聞聲。

楚帝沉聲道:「前輩,我要是說走錯了,你會信嗎?」

「要不,你送我出去吧!」

那人道:「既然來了,那便是緣分,本帝等候千年了,豈會讓你離去?」

「過來!」

語落。

一股無量的神力將楚帝包裹,他的身體根本不受自己控制,倏然向前飛去,出現在一座巨型石像面前。

「你是人族,卻能獲得本帝巨印的認可,一切冥冥之中皆有緣分。」

「來吧,本帝的傳承交給你如何?」

那人聲音傳來,楚帝一臉茫然。

這時。

一股力量將楚帝束縛,緩緩升起懸浮於空中。

楚帝試圖掙脫,卻感覺在這股力量面前,自己很渺小。

「前輩,你這是要用強?」

那人沉聲道:「你可以這麼理解,放輕鬆,本帝不會讓你很痛。」

這話,怎麼如此熟悉?

楚帝口中喃喃自語着,只感覺一股浩瀚如海的力量進入到他奇經八脈中,下一秒,體內的血液躁動起來,變得異常瘋狂。

並且一股無窮的凶戾之氣出現,彷彿要控制楚帝。

這是什麼力量?

「滴,提醒宿主,掃描到修羅玄力,正在奴役宿主的神識,請宿主保住本通明,切勿被這股力量控制。」

「否則,宿主將淪為這股力量的傀儡!」

「什麼,這力量居然要控制朕?」

楚帝劍眉上挑,目光森寒,怒聲道:「誰也別想控制朕!」

須臾。

他開始催動體內信仰之力,兩股力量瞬間交錯在一起,彷彿打在了一起。

少時。

信仰之力竟開始吞噬修羅玄力。

這一刻。

楚帝身上的氣息,已經磅礴到了一個極限,肉身彷彿隨時都會爆炸。

那人看着楚帝,驚駭道:「他體內竟暗藏如此強大的信仰之力,這人族乃是千年難於的紫微星主?」 「不知道啊,去黑市看看就不就清楚了嗎?」

「不過話說回來,這段時間確實沒看到清理隊去找黑市麻煩,說不定是他們早就收到消息才沒去黑市的。」

「聽說沿海城市已經開放了個體戶經營,現在已經有好幾個萬元戶了!」

「真的假的?下海經商能成萬元戶嗎?」

在人們的印象中投機倒把朝不保夕、收入不穩定、風險太高。

現在整個社會大風向都是求穩,誰都是削尖腦袋擠破頭地想擠進工廠或者單位,所以即使開房個體戶經營,大部分人仍舊是嘴上熱鬧熱鬧,等熱度下來繼續無動於衷。

畢竟,誰想要一份朝不保夕風餐露宿的工作?

只有一小部分人是真正的激動,他們高興得無與倫比,那就是黑市的老闆們。

所有人聽到消息的第一時間什麼都不管不顧,立刻衝到黑市裏互相確認消息的可靠性。

而此時,遠在郊外紡織廠的趙青葵也很激動。

畢竟,她一直在盼這一天的到來,本以為還要再等兩年,畢竟在她的世界裏邊,夜海就比白晝更早開放了兩年。

趙青葵也搞不懂為什麼在3880年這個時空裏,白晝城卻是和夜海同步開放的,難道,這裏和她認知的世界是平行空間?

她所在的世界沒有同步,而這裏是另一個方向?

不過,這個推測註定沒有答案,這個世界上沒有人能回答她。

但不管如何,提早開放對她來說是一件百利而無一害的大好事。

只要做生意是合法的,她就不用限定於周末去擺攤,畢竟之前沒有密集地出現一個是貨不夠,第二個則是為了躲避清理隊。

現在生意能夠拿到明面上來了,那她每天下班后都可以大膽地去擺攤了。

等這一批貨賣完,她就要實施三步走計劃,租房、買設備都要提上日程!

趙青葵越想越激動,恨不得立刻辭職回家好好搞小葵花工作室。

但是理智告訴她現在還不是時候,畢竟政策剛剛下發,還有很多不確定和不穩定性,她得等時機再成熟一點點。

這一個月就當是緩衝吧。

趙青葵決定下班就去黑市轉轉,看看情況。

另外也要抓緊時間去春風家裏溜達一圈,看看有沒有機會幫春風解決問題。

多虧春風嫂子給了她靈感,原本趙青葵單純地想着辭職,但經過春風嫂子的事她猛然發現,這個崗位還是很多人稀罕的。

她就這麼乾脆利落地走了好像不太好,畢竟廠里正是用人之際,怎麼着也得為廠里再找回一個人才對。

趙青葵決定先從春風嫂子下手,看看她有沒有興趣接盤自己的崗位,如果可以春風和她嫂子一同來上班是再好不過的結局。

她也能如願擺脫這個崗位。

當然,如果春風嫂子不同意也沒有關係,反正她有一個月的時間,她不相信往外振臂一呼,會沒有人看得上這個崗位。

考量好一切退路,趙青葵又淡定從容起來,讓一切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

嘿嘿!

。 這些話齊母以前就跟齊妮婭說過,可是當時的齊妮婭一頭扎進愛情的深淵裏,誰的話都聽不進去,齊母見她太執著,也沒有再阻擾,畢竟感情這種事情只有自己經歷過了,才會明白那個人究竟是不是適合自己的人。

齊妮婭很後悔,如果當初她聽了母親的話,是不是現在就沒這麼痛苦了。

不想再提關於段瀟南的事情,齊妮婭咬着唇轉移了話題,「對了媽,我記得爸有一個日記本,你把它放在哪兒了?」

一聽到「日記本」齊母的臉色變得很難看,「你怎麼會突然問這個……」

果然,那個日記本真的有問題。

「也沒什麼,我就是太想爸爸了,所以想看看他留下來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