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不其然,那手持骷髏頭柺杖的老巫婆,正在翻找着經書,看樣子好像是在尋找着什麼東西,旁邊刻有金鐘罩的絕學,對於她而言,沒有絲毫的吸引力。

我一看是這樣,趕緊收回法力,畢竟巫師的本事我還不太清楚,不知道她們到底是怎麼修煉的。

收回法力,我對詩韻說道,果然是那老巫婆,情況緊急,我暫且一試,看看能否將你吞入腹中!

詩韻點頭,隨後閉眼。

我掐起法決,心中默唸當初祖師爺教過我的神通,這種神通對於祖師爺而言,能夠吞食人,也能吞食鬼,而我不行,以我的法力,頂多就是吞食鬼魂一愣的,若是改變活人的體質,直接吞入腹中,我還做不到。

這神通叫做關魂術,以前一般是用來對付鬼魂的,要是不想滅掉鬼魂,但身上又沒帶什麼法寶一類的東西,就能讓鬼魂暫且吞入自己的腹中,回到道觀之後,再釋放出來,屆時要以道法來感悟其身。

不過對我而言,不管這關魂術是用來幹什麼的,只要好用就行,畢竟有位偉人曾經說過,白貓黑貓,抓得住老鼠就是好貓。

等我念完了咒語的一瞬間,我猛然一睜眼,呼的一聲張開嘴,頓時從我口中刮出一道青風,青風圍繞着河神詩韻轉了一圈之後,瞬間她的身體開始變小,下一刻就被收入我的腹中!

我靠!我還真行!雖然不知道河神詩韻是什麼體質,但我確信,她應該不是凡人,所以我就真的做到了。

此時此刻,我心說那老巫婆法力高深,若我與她直接對打,她再召喚出什麼操蛋的鬼魔老祖,我仍然是傷她不得,不如就耐心的等待着,看看她想幹什麼,若是在這裏找到了她的弱點,也可一擊必殺!那樣,豈不爽哉?

我就蹲在這螺旋樓梯上,靜靜的等候着老巫婆的出來,她只要不從藏經閣中出來,我就一直蹲在這裏悄悄的看着藏經閣的出口。

就在百無聊賴之際,河神詩韻在我體內小聲對我說道,公子,我發現你的心臟很特別啊。

我在心中哈哈一笑說道,是不是跟至尊寶一樣,很像一顆大椰子?

河神一愣,隨後問我,至尊寶是誰?我笑着說沒事,然後繼續問,我的心臟怎麼不一樣了?你說說看唄。

河神詩韻小聲說道,公子啊,你的心臟完全跟常人的不一樣呀,這心臟的模樣看起來像是一條火龍,而且一直在盤旋遊動。

我靠!

我當即差點就叫出聲了!特麼的我的心臟竟然是一條龍?!此時此刻我不由得想起了游塵師傅曾經對我說過的話。

人的心,其實分爲很多種,就像商周時期的比干,他的心就是八寶琉璃心,師傅還說,若是正常人的心臟,在得到了天材地寶或者修煉了什麼功夫之後發生了變化,那就註定這個人,一生不凡,或許他命中註定多苦多災,或許他命中註定大富大貴。

就像祖師爺的心臟一樣,游塵師傅就跟我說過,祖師爺的心臟乃是一片金光,就好像八寶琉璃心一樣,看似金光是美好的寓意,美好的象徵,但祖師爺創辦開天教之後,就遭到下邊的高手的圍攻,開天教受到了致命性的打擊,九大弟子,死的死,逃的逃。

我以前一直沒注意過這事,心說我自己的心臟怎麼可能會是一條龍呢?平時我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啊,好像就是與正常人沒什麼區別。

我心說回去之後問問游塵師傅吧,看看這條龍代表的是什麼意思,最好不是多苦多災吧,若是我命犯太歲,或者命犯天煞孤星,那這些女人跟着我,絕對沒有一個好下場的。

剛想到了這裏,那老巫婆就從藏經閣中顫顫巍巍的走了出來,看她走路的樣子,極爲不穩當,我趕緊縮了一下腦袋,靜靜的藏在螺旋樓梯的後邊。

而她從藏經閣中走出來之後,左右四看,最後順着螺旋樓梯朝着大佛的頭部爬了上去!

我心說,好機會!今日就在大佛頭頂與她開戰! 蓋因那老巫婆走路極慢,而且腿腳很不利索,我不敢跟的那麼近,而且木質的螺旋樓梯走在上邊的時候,還會發出輕微的噠噠聲,所以,我遠遠的跟在了巫婆的身後,而且我上樓的姿勢,是手腳並用,慢慢往上爬的,這樣,就可以減輕很大的聲音了。

等老巫婆顫顫巍巍的爬到了頂端,進入了大佛頭頂內部之時,我悄悄的展開大黑天神翼,快速而又無聲的飛行,眨眼間來到了大佛脖子附近,此時順着那通道口,猛的一下就竄到了大佛頭顱的內部!

此時老巫婆,正雙眼冒光的看着正南方向桌子上的那個鎏金小木盒,見我撲騰一聲飛了上來,她大驚失色,用着那鋸木頭似的聲音喝問我,你是什麼時候跟上來的!

尼瑪,我看着老巫婆的臉,我就想吐,這貨的長相真心不敢恭維,昨夜天黑,我沒看太清,如今這白天,再透過大佛鼻孔照射進來的光芒,我看那老巫婆滿臉的皺紋,而且眼珠子全部都是純黑的,根本沒有眼白!

她的鼻子朝下有一個小彎鉤,簡單點說吧,就是長了一個鷹鉤鼻,一看就特麼的不是什麼好鳥!

我收起了翅膀,冷笑道,你個老巫婆,老子跟隨你至少兩個小時了,沒想到吧?

老巫婆也冷笑道,你認爲你能殺掉我?

我哈哈大笑,隨後就堵在了門口說道,殺掉你?簡直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昨天晚上只因我事先身受重傷,不然你能跑得掉?草!

我發現我吹牛逼的功夫更上一層樓了,老巫婆似乎也被我嚇到了,她站在原地,死死的盯着我,一句話也不說。

而我的表情也是一臉的隨意,好像今天弄死她,就是板上釘釘的事了,其實,我心裏也沒底,我知道自己不一定打的過她,但我一點都不害怕,因爲,我知道這尊大佛可以打的過她,還有那尊金光佛也可以打的過她,所以我選擇在這裏與她交手,那他媽的真是再好不過了!

老巫婆不敢擅自動手,因爲我剛纔的話已經嚇到她了,我指着老巫婆振聲道,老子行走江湖上千年,什麼人沒見過?就你這點修爲,我今天就站在這裏,接你三招!若是在這三招之內,你撼動了我,你就可以走了,以後我不會找你麻煩!怎麼樣?

無意間,我想起了宋帝王與四師叔說過的話,我並非擁有宋帝王那樣的實力,但我確實故意這麼說的。

在這大佛的頭顱內,我肯定不會動手,畢竟我很顧及那尊金佛,但那老巫婆可能還不知道金佛的事情以及威力,我說讓她三招,她肯定心中竊喜,然後用上自己所有的法力來襲擊我,屆時..

嘿嘿嘿嘿,不用我動手,大佛就能幫我收拾她!

我的小算盤打的很溜,果不其然老巫婆上當了!她眯眼看着我說,你這小子,口出狂言,你真能接我三招?

我笑着說,哎哎哎,別廢話了,你出不出手?不出手我特麼直接上你了啊,呸呸呸,不是上你,你不出手我直接開打了啊!

老巫婆冷笑道,既然你這麼說,那我恭敬不如從命了,接招吧!

她一聲冷喝,隨後竟然跪在了地上,舉起手中骷髏柺杖,高高的舉過頭頂,口中還唸唸有詞道,忠誠我的子孫們,快快出世吧!

說完了這一句,她那乾枯的臉上開始劇烈抽動,她嘴角喃喃自語,唸叨着我根本聽不懂的古怪咒文,慢慢的,整個大佛頭顱內部,陰風大震,竟然隱隱傳來鬼哭狼嚎之時!

爲了刺激她,讓她使出最強的法力,我還刻意笑道,就這點本事?你別丟人了行不行?

她也不理我,只是一個勁的念着咒語,唸到最後一句的瞬間,她豁然而起,整個人在這一刻大變樣!

尼瑪本來充滿皺紋的臉上,慢慢的消失了所有的皮肉,此時脖子上頂着的,僅僅只是一個骷髏頭,而且還是一個冒着藍幽幽光芒的骷髏頭,而我順着她的柺杖看去。

草!她柺杖上的骷髏頭竟然消失不見了!難道這巫師修煉的時候,都會將自己的頭顱砍下來,製作成法杖,天天帶在身上,若是遇到了緊急情況,就會再次使出自己真身上的頭顱?

這也太怪了吧?

此時她高舉手中剩餘的骨棒,慢慢的漂浮在了空中,空中那些陰風裏,時不時的露出一個鬼臉,時不時的露出一個正在哭泣的女人,那些東西雖然都是以幻影的樣子出現,但讓人看在眼裏,還是覺得那麼恐怖。

就在巫婆徹底發動進攻,想要一擊弄死我的一瞬間,她高呼道,我的子孫們,去吧,殺掉他!吃了他!分享他的靈魂,他將成爲你們永遠的奴隸!這聲音迴盪在大佛的頭顱內部,久久沒有散去。

她一揮手中骨棒,瞬間風中萬鬼齊現!朝着我就撲了過來。

臥槽,我嚇了一跳!這特麼的要是全吧u撲到我的身上,那還不瞬間讓我的靈魂全部吞噬乾淨?

但我此時仍然是咬着牙,絲毫不動用任何法力,我在賭,賭這大佛到底出不出手!

本來大佛頭顱內部的空間就不大,眼看那鬼魂離我越來越近,可那尊當初一掌將我推出去的金佛卻還沒有現身。

我不由得大驚道,不可能這貨不打算幫我吧?眼看最前邊的一個女人,嘴角流着鮮血,而且嘴脣兩邊還長着尖牙立馬就要撲到我的臉上了,我心說耗不起了,直接動用大招!

我運起太歲中的力量,快速一轉身子,將這萬鬼的進攻瞬間躲了過去,此時此時,我朝着那鎏着金邊的小木盒衝了過去!

就在我剛要伸手拿那木盒的時候,河神詩韻在我心裏嬌呼一聲,公子,別碰!

我當然知道不能碰,我就是故意拿的,而且顯出很着急的樣子,讓那老巫婆以爲裏邊有什麼厲害的寶物,只要我得到了,就能弄死她。

她嚇了一跳,趕緊用盡全力指揮鬼魂,甚至直接從口中噴出一口黑血,噴在了骨棒之上,讓那骨棒追着我不停的攻擊,來阻撓我的動作!

我一看這貨上鉤,而且那骨棒確實快要打到我了,我便振動翅膀,飛在了空中,她則是快速的衝到那鎏着金邊的小木盒旁邊,伸手就去拿。

在她伸出枯槁的手掌之時,在她即將拿到那小木盒之時,我眼中都要冒出精光了!

我心裏不停的說,快拿,快拿,快拿啊!

就在巫婆枯槁的手掌觸碰到小木盒的瞬間,忽然一聲撕天裂地的暴喝在大佛的頭顱內部傳出來,尼瑪,這聲暴喝傳來,瞬間將那陰風中的妖魔鬼怪全部震死!不但如此,而且還震得我體內七暈八素,差點從空中掉下來!

何方妖孽,竟如此大膽!接招!

在大佛頭顱內部的正北方向,忽然從金光萬丈出現了一尊金佛,那金佛的造型與外邊這尊石佛是一模一樣的,只不過大小不同,金佛出現的一瞬間,擡手揮出一把降魔杵,降魔杵上金光大碩,朝着老巫婆就飛了過去!

老巫婆此時都愣住了,因爲她的腦袋就是一個骷髏頭,骷髏頭眼眶中那兩團藍幽幽的火光都嚇的差點熄滅,這降魔杵的威力有多大,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僅憑金佛剛纔的一聲暴喝,就破掉了老巫婆的所有鬼魂!我感覺,她今日必死無疑了!

但情急之下,老巫婆忽然高舉雙手大喝一聲,地獄之門,快快開啓,快快開啓啊! 大唐好大哥 剎那間,還未等降魔杵砸在老巫婆的頭上,她的面前就出現了一扇黑漆漆的大門,那大門上佈滿生鏽的大鐵釘,而且在門框的四周,還纏繞着許多冒着黑氣的藤蔓以及一些不知名的黑色小花朵。

在那兩扇大門上,則是印着兩個惡魔的頭像!

在這扇所謂的地獄之門打開的一剎那,巫婆臉上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快速的鑽入大門之中,看樣子這法術類似於空間遁逃一樣。

可就在她的腦袋剛伸進去,身子還未進去之時,那尊金佛猛然誦唸佛號,在金佛的後背之上,瞬間金芒刺眼,光照萬丈!在金佛的後背上升騰出一個金色的卍字!

那卍字出現之後,快速飛到了這所謂的地獄之門的門前,從天空中以迅雷之勢轟然而落,將這扇所謂的地獄之門,徹底的擋了一個嚴嚴實實。

巫婆嚇了一跳,趕緊縮回了腦袋,驚恐的看着面前的這個卍字!

可還沒等她來得及從驚恐中平復過來,下一刻,金光閃爍猶如曠世神兵一樣的降魔杵,就朝着她砸了過來!

降魔杵上閃爍着金光,猶如一道金雷豁然而至,老巫婆已經到了窮途末路之際,我漂浮在空中冷笑道,你個傻逼,敢在佛祖面前對我動手,真是茅坑旁邊打地鋪,離死不遠了!

就在降魔杵即將砸在老巫婆頭上之際,老巫婆快速回縮身子,並且長大了嘴巴,伸出了長長的舌頭,從她的舌頭上飄出很多黑霧,那些黑霧一出來,就讓她包裹的嚴嚴實實!

轟!

降魔杵對準老巫婆的頭頂,就砸了下去,這一擊之力,瞬間將老巫婆打的神形俱滅,連骨灰都他孃的找不到一絲!

隨後,整個大佛頭顱的內部慢慢的歸於平靜,金佛消失不見,地獄之門以及那個金色的卍字也都消失不見,我驚魂未定,此時從天空落下來,看了一眼那個鎏着金邊的小木盒,心說裏邊到底裝的是什麼東西啊?

不管是正義之士,還是邪魔外道,誰碰誰死,不過我還好點,至少佛祖手下留情,沒有直接弄死我,那巫婆就難說了,直接被佛祖一擊之力轟成齏粉!

我心有餘悸,趕緊離開了這裏,走出了大佛身體內部的時候,我吐出河神詩韻,她立馬對我說道,公子,剛纔那小盒子,你以後可不要打他的主意。

我一愣,拉着她來到了瀑布的對面,此時坐在河邊的岩石上,問道,爲什麼不能碰?

河神詩韻說道,那裏邊裝着的東西,十有八九就是傳說中的佛骨舍利,你要是伸手去拿,佛祖肯定不高興的。

我靠,舍利子?

這可真讓我嚇一跳,我仔細想想,不管我還是那個巫婆,誰碰那小木盒,誰就得捱打,難道真的是舍利子嗎?

衆所周知,舍利子乃是高僧圓寂之後遺留下來的東西,而且舍利子分爲三種,白色的爲骨舍利,黑色的爲發舍利,紅色的爲肉舍利,這舍利子就好比是高僧或者佛祖的肉身,也可以理解爲他們的遺物或者屍體,仔細想想,人家都已經昇天了,我要是去動他們的屍骨,那豈不是有點不太道義?

如此一來,我倒是漸漸想通了,那鎏着金邊的小木盒中,百分之八十就是裝的舍利子!那可是佛祖圓寂之後,遺留下來的萬世珍寶。

不管怎麼樣吧,我反正是沒有賊心,我就是想知道盒子裏邊裝的什麼是東西而已,此時我正要拉着河神回到帳篷附近之時,忽然我兜裏傳來了一陣陣跳動的感覺。

我一愣,心說怎麼回事?然後就把手伸進了兜裏,掏出那會動的東西一看,我靠,我嚇了一跳,直接就給扔到了地上。

那玩意竟然是當初我撿到的蛇骨項鍊,此時就像是一條小蛇一樣,不停的在地上游動,我驚訝的看着那項鍊,真心想不明白它怎麼會變成活物?

河神詩韻也是傻傻的站在原地,並且還有些害怕,她稍稍的往我後邊躲避了一下,不過那蛇骨項鍊在地上爬行的方向,是朝着河水中去的,並且爬行的越來越遠。

我疑惑道,這蛇骨項鍊,怎麼莫名其妙的就復活了?你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嗎?

河神詩韻搖了搖頭,還沒來得及說話之時,忽然對面山峯上傳來了一陣呼呼呼呼的聲音..

我和詩韻同時擡頭看去,詩韻又嚇了一跳,不過我卻是滿臉的興奮之情!

站在對面山峯上,發出呼呼呼呼聲音的東西,正是野人!而我這次來神農架不爲別的事情,也只爲了抓住這野人!

當下我二話不說,抱起詩韻,撲騰一聲展開雄鷹翅膀,快速朝着對面山崖飛去,那野人本來得意的看着我們,以爲我們離他那麼遠,況且還隔着一個山崖,肯定追不上他的。

可一看我竟然直接肋生雙翅飛了過去,野人直接嚇尿了!

他嚇的眼珠子差點掉在地上,此時轉過身子,撒丫子就跑,那跑的真叫一個快,我冷笑道,你跑的再快,也快不過空軍戰鬥機的,老子今天就讓你跑,我看你能跑多久!

野人很聰明,他奔跑的時候,特意往那樹枝多的地方跑,我也不傻,我降低飛行速度,死死的在他後邊跟着他,經過這麼長一段時間的操控,我對神羽太歲已經是瞭若指掌,隨時在空中翻跟頭,隨時表演花式飛行,那都是小意思。

野人跑的氣喘吁吁,但回頭一看,我就在他身後,眯眼笑着緊緊的跟着他,他嚇的再次提速,可不管他跑多快,我始終跟在他的身後。

由於衝擊速度過快,河神詩韻死死的抱着我,閉着眼睛不敢觀看,這場景就跟那阿凡達似的,在深山野林當中,在這縱橫交錯的樹枝裏,我不停的穿行,這可是需要高端技術的。

下方的野人都特麼的跑急眼了,不管怎麼跑都跑不過我,此時竟然直接趴在了地上,連雙手都用上了,四肢一起奔跑!

我心中好笑,心說你就是用上褲襠裏的那條腿,我也照樣追的上!就在我洋洋得意之間,忽然,在我頭頂傳來一陣濃重的陰氣,下一刻我大叫一聲不好,還沒來得及躲避的瞬間,頭頂上空猛然暗了下來!

從天空之上轟然落下一道東西,朝着我就蓋了下來!

那是一頂巨大的官帽!沒錯,那造型絕對是官帽,很像清朝時期的那種,上邊有頂戴花翎的帽子,就像是一個倒立的漏斗一樣!

我根本沒來得及躲避,瞬間就被那巨大的官帽給蓋在了地上!

這官帽真他媽大,我左右四看,這官帽能比得上一間大房子了!看樣子應該是一件法寶!

當我被籠罩進官帽的瞬間,我趕緊打開法眼,朝着官帽外邊看去,這一看不打緊,瞬間我差點嚇尿!

在官帽的外邊,站着一個身形威武,流着小辮子的殭屍,他身穿四品武將服,但氣質絕不輸於一品武將,那野人此時就瑟瑟發抖的站在原地,也不敢逃跑了。

這殭屍朝着野人冷冷的笑道,過來!

靠,竟然還會說人話?這多少有點讓我驚訝,在我的印象中,好像只有贏勾等人,那種殭屍王等級的才能說出人話吧?

不過我面前的這具殭屍,雖然能夠說人話,但卻聽起來有些舌頭短的感覺,野人瑟瑟發抖,站在原地根本不敢過去,這殭屍一揮手,野人的脖子上頓時被一隻無形的大手給拖了過來,下一刻,他的腦髓被這殭屍吸的一乾二淨!

而殭屍吸食完野人的腦髓之後,他本來黑色腐爛的臉上,竟然慢慢的開始蛻變! 不一會,殭屍的臉上慢慢的變的有血色的,大致看去,就像是一箇中年人一樣,只不過皮膚還略顯黝黑,臉上的肌肉也少,有種瘦骨嶙峋的感覺。

他吸食完野人的腦髓,隨後來到我的身邊,隨手這麼一揮,官帽頓時變的猶如透明的玻璃一樣,我怒聲喝道,咱們素未蒙面,你就這麼偷襲我,不太好吧?

那殭屍冷冷笑道,咯咯咯咯,我偷襲你?我沒直接殺掉你,已經夠給你面子了!

說話間,他撩起袖子,舉起了自己的左手,在他的手腕上,那條正在緩緩蠕動的蛇骨項鍊,就圍繞在他的手腕上!

尼瑪!那手鍊竟然是這殭屍的?可爲什麼會出現在我的帳篷附近?難道是他偷了我的事物?

我故意不認賬的說道,你舉個手鍊幹毛?賣手鍊啊!

他冷然說道,雉婆是你們殺的吧?那是我的原配夫人!爲了救我,修習巫術,這蛇骨鏈告訴我,就是你們殺了她,對嗎?

話說到了這裏,意思已經很明顯了,我殺了他老婆,他現在要幹掉我了。

我深知這殭屍的厲害,當下爲了拖延時間恢復法力,我就說道,此言差矣吧?你老婆是佛祖殺的,跟我有關係嗎?

他冷冷的看着我,眼眶中沒有一絲神情,過了一會,直接飛身進入這頂官帽的內部,朝着我就撲了過來!

河神嚇了一跳,我趕緊運起關魂術,讓我吞入腹中,隨後大叫一聲,天地無極,乾坤劍法!

從我手中幻化出了一把光劍,我登時運起真幻劍訣,與這殭屍戰在一起!

說實話,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這種殭屍的進攻套路,我以前真心沒見過,別的殭屍都是身形僵硬,非常不靈活,用符咒一類的法寶就能對付,可這個殭屍他媽的功夫可真高,我的真幻劍訣第一重,根本就砍不到他的身上!

沒辦法,我知道自己不能和他耗,當下直接運起真幻劍訣的第四重,瞬間我周身上下,劍影萬千,讓他分不清哪一把是真的,哪一把是假的!

噹噹噹!

我連續三劍,劈砍在他的頭顱上,以及兩肩上,可並沒有出現我想象中的結果,他的頭顱硬的像是玻璃鋼一樣,而且肩膀上似乎還穿有鎖子甲一類的東西!

我的劍刃能明顯感覺到,我砍到的東西不是肉,至少那是一個不平坦的東西,就像鎖子甲或者護心鏡。

第四重真幻劍訣一試出來,頓時打的殭屍連連後退,雖然無法重挫與他,但至少打的他沒有還手之力,這還是比較出乎意料之外的。

殭屍似乎也明白在武學套路上,他根本就打不過我,此時身影一閃,直接退出官帽之外,他雙手交叉與胸前,慢慢的默唸咒語,不一會整個官帽中黑暗了起來,我開啓法眼竟然也看不穿外邊,好像我就是身處在宇宙當中最黑暗的地方,四周渺無人煙,連一丁點的星光都看不到!

撲騰撲騰撲騰..

我的四周隱隱傳來了這種振動翅膀的聲音,這種聲音我很熟悉,因爲我使用過這種翅膀!

蝙蝠翅膀!

等我擡頭一看,靠,黑暗的夜空當中朝着我飛過來了成千上萬只蝙蝠,我知道這些都是那殭屍幻化出來的東西,但這東西若是全部咬在我的身上,那也能瞬間把我吸成肉乾!

我大叫一聲,頓時開啓大黑天神翼,在光翼上涌出法力,不停的朝着空中扇動,每扇一次,蒼穹之上必有雷電落下,那黑色的紅眼蝙蝠,被我這大黑天神翼召喚出來的雷電瞬間劈落了大半!

就在我專心致志針對着蝙蝠之際,忽然後背上傳來一陣鑽心的刺痛,只聽噌的一聲響,我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胸口!

我的胸口上,插着一把黑色的劍刃!從後背一直插到身前,直接給我刺了一個透心涼,此時劍尖上正在往外緩緩的滴落着深紅色的鮮血!

這一刻,官帽再次變成了透明之色,那殭屍對我笑道,你殺我夫人,便是用的計謀,如今我殺你,也給你來一招聲東擊西,怎麼樣?離心劍的威力還可以吧?哈哈哈!

我感覺頭暈至極,嗓子眼也忍不住一甜,頓時吐出了一口猩紅的鮮血,我落在了地上,重重的跪在了這裏,這一刻,我感覺自己真的要完蛋了。

虎神鏈的恢復時間還沒到,此時的我,根本沒有第二條命,若是這般被殭屍弄死,我這一輩子也就活的太齷齪了!

河神詩韻在我身體裏不停的大叫,公子,公子,你怎麼了?你怎麼了啊!

我沒有吭聲,因爲我已經沒有說出話的力氣了,我半跪在地上,感覺自己真的不行了,我的眼皮很重,我很想閉上眼睛,此時此刻我感覺我的爸爸媽媽都站在我的面前,微笑的看着我,婷婷還有周璐璐以及小師妹,還有伏牛山的小狸子,她們都圍繞在我的面前,不停的對着我笑。

我心說,我張亮這一生,屌絲半世,最後遇到這麼多的女人,也算是值得了吧?若是再加上我身體裏的河神詩韻,那我也就真的不枉此生了。

我用盡身體裏的最後一絲力氣,小聲對河神詩韻說道,詩韻姑娘,若我不死,你嫁給我,可好?

詩韻能夠明顯感受到我的氣息正在逐漸變弱,或許那把插在我身體裏的黑色離心劍她已經看到了,她瞬間淚雨滂沱,哭着對我說,公子,若你離去,我定然不會獨自苟活,若你此番能夠生還,我這一生都將隨你而去!

河神詩韻說完這句話,我滿意的點了點頭,此時眼皮不由自主的開始慢慢的耷拉下來,我小聲對她說道,我累了,我要睡一會,詩韻姑娘,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