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飛拿着手機,照着前面的路,拉着白薇向着彷彿深不見底的巨洞繼續走下去。

洞中十分的安靜,安靜到兩人的呼吸聲都能夠互相聽的清清楚楚。

白薇顯然有些害怕,緊緊的靠着林飛,大大的眼睛中滿是恐懼。

“這麼害怕還要留下來,不知道會有危險嗎,真是傻。”林飛感覺到自己握着的手一陣的冰涼,打趣的問道。

“我,我覺得把前輩一個人丟在這裏不好。”過了一會,白薇細微的聲音才傳出來。

雖然聲音很小,但是在這靜寂的山洞中,經過迴響,林飛也聽的清清楚楚,心底不由得嘆息一聲,真是個傻丫頭。

同時林飛也決定,自己一會一定要保護好白薇。

走了十分鐘,兩人動作很難,所以也就走了幾百米的路程,洞穴中突然傳出了滴滴答答的水聲。

“竟然有水聲,這可能是通往一條地下暗河的,你會游泳嗎?”林飛晃了晃握着白薇的手問道。

“會的,我們村那邊就有條大河,小時候經常跟妹妹去那裏邊玩,不過大了就沒再去過了,可能有些生疏了。”經過一路上與林飛的交談,白薇也不再這麼害羞,沉吟了一下,答道。

“那就好,一會可能還要游泳,你會的話能夠剩省下很大的力氣。”

林飛點了點頭,帶着白薇繼續向下走去。

越往下走,水流的聲音也越大,地面上也變得更加溼滑。

兩人走路也變得更加的小心翼翼,白薇更是緊緊的靠在林飛的一個手臂上,將一半的重量都壓在他的身上,這才能勉強的保持平衡。

走着走着,兩人突然發現前面有一陣亮光,趕忙轉頭對視了一眼,都看出了對方眼睛中的疑惑之色。

這種事情詭異極了,白薇的俏臉上已經露出了驚慌的神色,林飛能夠清晰的感覺到握着自己的手在輕微的顫抖着。


“別怕,有我在,不會讓你受傷的。”林飛安慰了一句,然後咬了咬牙,硬着頭皮向着下面走了過去,他不想走到這一步再放棄。 兩人走到下面,眼前豁然開朗,之間眼前是一個巨大的熔岩洞,而且有人爲使用的痕跡。

而林飛剛纔經過的暗道則更像是通下來的樓梯。

洞的四周,有一顆顆鑲嵌進岩石的巨大夜明珠,一顆要有籃球大小,看起來亮的驚人。林飛數了數,總共要有十五顆。

不禁吸了口涼氣,心中感嘆,到底是什麼人這麼燒,拿着籃球大的夜明珠當電燈泡用,而且還暴殄天物的直接塞進了周遭的石壁中。

要知道這一顆夜明珠拿到外面拍賣,保守估計一顆能賣兩個億,這十五顆可就是三十億啊!縱使他現在錢多,但也不是這個法兒啊。

白薇則是驚訝的捂住了小嘴,他沒想到下面竟然別有洞天,這麼漂亮,她到是沒有注意到夜明珠,只是感覺這裏的意境太浪漫了。

在兩人的對面,隔着百十米的距離。有一個洞府樣子的石門。

不過中間有着深不見底的河流阻隔在兩人的面前。

甚至在洞府石門的旁邊,林飛看到了一叢藍色的小草,開着一朵紫色的小花,正是林飛需要的水蠍草!

想要過去,無疑需要遊過這百十米的河流。

林飛拿起手機向着河流下面照了照,發現黑漆漆的,什麼也看不見,不過河流流速很緩,這點值得林飛高興一下。

“準備一下,咱們游過去吧。”林飛轉過頭去對好奇的看着四周的白薇開口說道。

“好。”白薇將腳下的鞋子脫下,放到了岸邊,然後一隻手抓着林飛,一隻白皙嬌嫩的小腳觸碰了一下水面。

林飛也趕忙脫了鞋子,拉着白薇慢慢的走下了水。

在水中,白薇適應了一下,然後向着林飛點了點頭,示意自己可以了。

兩人手拉着手,快速的向着河對面遊了過去。

林飛有種不好的預感,自從他修煉之後,預感的事情還從來沒有錯過。

“加快速度。”林飛沉聲說道,然後身體發力,帶着白薇快速的向着河對岸衝去。

“前輩,怎麼了?”白薇歪頭看向林飛,有些不解,不明白林飛爲什麼突然這麼着急。

“我有種不好的預感,這水裏面可能有什麼東西,靜得有些詭異。”林飛回答道,然後一頭扎進了水中,藉着牆壁上夜明珠的亮度向着水底下望去。

他眯起了眼睛,修煉後他的視力要比常人好很多,眉頭一皺,只見遠處一個巨大的黑影甩着尾巴,正慢慢悠悠的向着兩人遊了過來。

雖然看着緩慢,但是速度卻十分的快,距離兩人已經不許千米。

林飛眼睛瞪得大大的,趕忙腳下用力,一下子竄出了水面。

“快走,麻煩來了!”游上水面,林飛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焦急的向着看着自己的白薇喊道。

兩人加足了馬力,快速的向着河對岸游去。

好像注意到了,這邊加快了速度,水下的不明巨大生物也一甩巨大的尾巴,向着這邊衝了過來。

本來平靜的水面頓時像是發起了海嘯一般,不過兩人藉助着水的推力也距離岸邊越來越近。

“抓住我的手,我先送你上去。”看到一道極速的激流向着這邊衝了過來,林飛面色大變,還沒等白薇回話,抓着她的手,一用力,直接將白薇拋了出去。

看到白薇被拋到距離河岸還有十幾米的地方,林飛鬆了一口氣,衝着岸邊喊道:“你快上岸,我引開這個東西。”

說罷,林飛便轉過頭去,一個猛子扎進了水中,這次他看了個真真切切,只見一條像巨大的水蟒正瞪着燈籠大小血紅的眼睛,向着這邊極速的游來。

“我……”林飛心中暗罵一聲,沒想到遇到這麼棘手的東西,即使他是個修煉者,在水下無處借力,根本不可能鬥得過這水蟒。

林飛腦子飛速的想着,在水下自己是絕對鬥不過這水蟒的,只能儘可能的拖着它,等到白薇游上岸去,他在想辦法逃離。

水蟒已經想開了血淋淋的巨口,林飛甚至能夠看到它那長長的獠牙,估計能把人扎個透心涼,心飛揚。

“小爺跟你拼了。”林飛一蹬腿,藉着水的推力,快速的避開了水蟒咬過來的血口,然後藉機抱住了水蟒,騎在了他的背上。


騎在了水蟒的背上,林飛才真是的感覺到了這水蟒的巨大,自己展開了手去環抱,竟然都抱不下,估計三個林飛才能夠剛好抱住。

爲了不讓自己被湍急的激流衝下去,林飛手指用力,向着水蟒的身上摁去,想要摁穿水蟒的皮,好給自己找個固定的把手。

五指用力摁下,讓林飛意想不到的是,自己全力摁下去,竟然都摁不透,水蟒的身上的鱗片。

水蟒吃痛,慘叫了一聲,震得林飛耳朵差點失聰,然後從水中一躍而起,想要將林飛甩出去。

衝出水面,林飛趕忙藉機深呼一口氣,雖然他能夠閉息十分鐘,但是不知道這場仗要打多久,於是趕忙換氣。

剛爬上岸的白薇,正焦急的含着林飛,就看到林飛騎着水蟒從水中衝了出來,瞪大了眼睛。

“白薇,找地方躲起來…”話還沒說完,林飛就又落入了水中,隔絕了岸上的一切聲音。

水蟒好像很有靈性,知道林飛不能在水中呼吸,於是擺動着巨大的尾巴向着河底游去,想要活生生的憋死林飛。

“遭了!”林飛心道不好,但是也不敢鬆手,自己現在趴在蛇頭上,所以水蟒沒法纏到自己,要是一鬆手,巨蟒就會立馬纏住自己,把自己勒死。

他大腦飛速運轉,想要找到一個好的辦法。

水蟒帶着林飛很快就來到了河底,然後開始往河牀上蹭,想要吧林飛從自己的頭上蹭下去。

林飛自然不會讓它得逞,不停的變換着方位,而且意外的發現不遠處有一道巨大的鎖鏈落在河牀上,而且有很大的一部分已經深深的埋進了河牀中,只露出了一小節,一環就要走林飛的頭一般大小。 “只有把他引到那裏,再用鎖鏈拴住他,我纔有活命的機會。”林飛一咬牙,抓住時機,趁着巨蛇一頭撞在了河牀上,正撞的暈乎乎的時候,腳下用力,向着鐵鏈遊了過去。

踩在河牀上,抓住鐵鏈,林飛用力一甩。

頓時鐵鏈上的泥土都被甩了起來,再加上巨蟒剛纔在河牀上不斷的撞擊,本來清澈的河水頓時變得渾濁不堪,林飛的身影也隱藏了進去。

巨蟒反應過來,向着林飛消失的地方看了一眼,緊隨其後鑽了進去。

林飛拿着手中的鐵鏈,只感覺有千斤重,他認爲,這個鎖鏈一定是用來拴住巨蟒的,但是時間太長可能繡化了,於是巨蟒也掙脫了出來。

順着鐵鏈,他快速的向着鐵鏈的源頭尋去。

有了鐵鏈作爲借力點,林飛遊得很快,不一會就感覺到自己距離水面越來越近了,不知不覺之間自己竟然已經爬到了河中間深度的地方。

感覺了一下背會傳來的一波一波洶涌的水流,林飛趕忙加快了速度,抓着鏈子,蹬着石壁,向着鎖鏈的源頭跑去。

來到近前,林飛臉上露出驚疑的目光,之間鎖鏈的源頭,正是一個環狀的把手,嵌入到了石壁之中。

上面還畫着一些奇異的符號,林飛看到這些奇異的符號,腦子突然轟鳴一聲,瞪大了眼睛。

根據在意識海中搜索到的結果顯示,這個鐵鏈上面刻的正是一個低級法陣。

法陣不僅能夠佈置在家族或者洞府周邊,還能夠刻畫在物體上,使物體具有一些奇特的變化。

不過這很難,就算是是專業的煉器師,窮奇一生也只能煉製出幾件法寶來。

所以看到這法寶的一刻,林飛差點激動的跳了起來,抓在環上,催動靈力,只見環上的字符竟然慢慢的亮了起來,發出了綠色的光芒。

“有戲”林飛心中大喜,自己的靈力沒有阻礙的進入到了環中,這說明這個法寶是無主之物,或者上一個使用的人已經煙消雲散了。


“快啊,快!”他加大靈力的輸出,看着環上一個個奇異的字符慢慢的變亮,心中既激動又焦急。

“嗷!”水蟒從渾濁的河底衝了出來,就看到林飛正在催動着法力收穫着法寶,嚎叫了一聲,猛地一抽尾巴,向着林飛衝了過來。

它恨急了那條鎖鏈,被鎖鏈栓了十幾年,現在看到林飛竟然在試圖收穫這個法寶,頓時急了。

“孽畜,你等等啊!”林飛看着衝過來的水蟒,心中焦急,照這麼個勢頭下去,自己還沒有收穫法寶,就要被巨蟒吞進肚子裏了。

就在他準備鬆手逃離的時候,已經亮了一半多的靈鎖好像被激活了,從中傳出了一道強烈的吸力,快速的吸收這林飛體內的靈力。

環上的奇異字符一個一個的快速亮起,就在水蟒的巨口快要一口將林飛脫下的時候,終於完全激活。


“束靈鎖,原來你叫束靈鎖。”收服了束靈鎖,林飛只感覺自己的身體好像多了一部分,這個法寶也成爲了自己身體的一個器官一樣,可以作用自取,就像用自己的手一樣。

但是剛上手,還有些生澀,他管不了這麼多了,直接作用靈力,拿着鎖環,狠狠的向着巨蟒抽了過去。


本來長約千米,重逾千斤的鎖鏈,在他靈力的催動下,轟的一聲從河底拔了出來,狠狠的向着水蟒抽了過去,整個河流都沸騰了,水花四濺。

一鞭子狠狠的抽在了水蟒的身上,水蟒傳來了一聲驚天的哀嚎,黑色的濃血從傷口處噴發一樣的流出,瞬間就染黑了大半的河水。

“不好,靈力耗盡了!”剛纔那驚天一擊,差點就把林飛給吸乾了,他現在靈海中沒有一絲的靈力,全被吸進了束靈鎖中。

“收!”林飛控制着束靈鎖中的法陣,將法陣變換位置,束靈鎖一陣亮光後本來千米長,千斤重的巨大鎖鏈直接消失了,束靈鎖也變成了一個精緻的手環,套在了林飛的手上。

趁着水蟒還在哀嚎着在水裏打滾,林飛趕忙蹬着腿游上了河岸,途中還沾染了被河水稀釋的蛇血,只感覺自己身上像是火燒一般。

沒了靈力護體,林飛只好硬撐着,還好他的身體加強了,不然這一下子就能讓他疼的叫出聲來。

游到了河岸,本來焦急的躲在石頭後面的白薇趕忙跑了過來,扶住了林飛。

“前輩,你沒事吧!”白薇驚慌失色,她還從來沒有見過這種生物,就算電影裏演的,也沒有這個恐懼的效果。

“我沒有大礙,咱們快點想辦法打開這個洞府的門,不然一會水蟒反應過來,就沒有活路了。”林飛焦急地說道,然後走到石門面前,用手推了推,卻發現石門紋絲不動。

他眉頭皺了起來,趕忙在是門上敲打了起來,想要找找有沒有什麼暗道。

“前輩,你看這個是什麼?”白薇指着一個凹槽,轉頭看着林飛問道。

林飛扭頭看了一眼,發現是一個環狀的凹槽,臉上露出一絲驚疑的神色,趕忙走了過去。

取下自己手腕上的鐲子,林飛看了一眼身後洶涌的河水,咬了咬牙,將束靈鎖摁了上去。

“哄~”石門上傳來了一陣轟隆隆的聲響,林飛趕忙拉着白薇向後退去,卻看到石門慢慢的打開了,露出了後面的景象。

石門後面好像是一個洞府,裏面明亮無比,周遭的石壁上竟然還點着燈火,將石洞照的通明。

快進去,將白薇一把推了進去,林飛也趕忙取下了卡在凹槽裏的束靈鎖,然後看了一眼還在激盪的河流,轉身走進了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