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雪初狐疑的看了眼季玉澤:「這件事情,你早就開始計劃了?」

「你怎麼知道?」季玉澤一步一步走進林雪初。

林雪初都不知道應該把眼神往哪裡瞥了,「我知道!我就是你肚子裡面的蛔蟲!」

季玉澤笑了一下:「先吃早餐,吃完我們就啟程。」

「吃完就啟程?!」

不讓人緩緩嗎?第一次只有兩個人出門。

約會嗎。

「你沒發現你今天早上的問題特別多?」季玉澤把手裡的麵包遞給林雪初。

「多嗎?」林雪初拿起杯子。

季玉澤:「我也想喝。」

聽見這話,林雪初下意識的就把手裡面的橙汁遞給了季玉澤。

季玉澤在林雪初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把橙汁咽了下去,「味道不錯。」

林雪初慢慢把手放了下去:「你也不說一聲。」

季玉澤把杯子放到桌子上:「你嫌棄我?」

其實是怕你嫌棄我。

林雪初沒把這話說出來,看著季玉澤,既然他喜歡喝,那就讓他喝個夠。

緊接著,林雪初直接把桌上的一大罐橙汁拿起來,倒進了季玉澤的杯子:「你喝個夠吧。」

季玉澤舉起杯子:「乾杯。」

林雪初本來以為季玉澤要帶自己玩這件事只是開玩笑。

或許是他這兩天壓力太大,想稍

微放鬆一下精神。

但沒想到最後,季玉澤竟然真的把她帶到了一個充滿童趣的地方。

林雪初站在遊樂園的門口看著季玉澤。

「季總,我現在有點感冒。」

季玉澤:「感冒了挺好的。」

「您還是人嗎?」林雪初問。

季玉澤:「開始玩了就忘了。」

「我從來沒有來過這種地方。」林雪初神情變得嚴肅了起來,彷彿現在的她被季玉澤帶到了地獄門口。

「小時候也沒有?」季玉澤說著,就已經邁開了步子往遊樂園的大門走去,「我去買票。」

林雪初:「你等一下,我什麼都找不到。」

「也對。」

想起林雪初是路痴后,季玉澤停下了腳步:「還不趕緊跟上?」

之後,季玉澤一直帶著林雪初把票買了,期間時不時回頭看看。

「您放心,跟著您走我就丟不了。」

看著滿眼的娛樂措施,林雪初站到季玉澤後面。

季玉澤:「你真的沒來過?」

林雪初點頭,「我有輕微的人群恐懼症。」

其實這就是她隨口說的,她只是不習慣站在這個在她的認知里,只有兒童才會來的地方。

不好意思罷了。

季玉澤聽見林雪初的話以後愣了一下:「人群恐懼症?」

「對,小時候因為這個病,還休學了一段時間。」

季玉澤不說話了,站在原地,看著門口。

林雪初看著現在的季玉澤,覺得他很可能會浪費掉兩張門票。

林雪初道:「不過,現在已經完全好了!我很想來的!畢竟我是一個沒有童年的人。」

季玉澤又捕捉到一個信息:「沒有童年?」

林雪初:「……」

「你想玩什麼我陪你。」季玉澤道。

千面總裁的尤物 怕季玉澤再問自己別的事,於是林雪初趕緊回復道:「這裡面的,不是都很恐怖的?」

「你怎麼知道恐怖?」季玉澤轉身看著林雪初。

「雖然我沒有體驗過,但是我看過類似的節目。」節目里各種慘叫聲是林雪初對整個遊樂場的印象。

「跳樓機是哪個?」林雪初突然問。

季玉澤聽到「跳樓機」三個字,輕輕挑了一下眉,「你想去玩?」

林雪初點了點頭,「之前我聽說過跳樓機,但具體怎麼玩不知道。」

季玉澤:「體驗一下不就知道了。」

「那我們一起去……」

(本章完) 季玉澤直接把林雪初的手握緊,「做好準備。」

林雪初:「我天不怕地不怕,而且季總,我可是林姐。」

「也對,忘記你這個身份了。」季玉澤笑了。

林雪初發現今天的季總真的是特別能笑。

還是很想問一下季總為什麼會這麼笑口常開的,平時的他,可是給自己稍微揚一下嘴角都很難!

其實這個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季玉澤終於可以找到機會跟林雪初相處了。

之前的幾個月兩人分別的時間實在太久了。

所以現在季玉澤的這些行為,其實他自己也不知道他有多麼的開心。

季玉澤的開心主導了他,結局就是現在,他要帶著林雪初去造作。

跳樓機上。

季玉澤:「你準備好了嗎?」

林雪初:「時刻準備著!」

在林雪初旁邊坐著的人,聽到這兩個人像宣誓一樣,扭過頭來看了他們一眼。

「你們是第一次體驗嗎?」

林雪初:「是啊!」

「記得做好心理準備!。」

林雪初:「時刻準備著!我聽說還挺有意思的。」

「確實挺有意思的,我都已經玩七八次了。」

聽到這話,林雪初才轉了轉頭看了看旁邊坐著的這位仁兄。

跟仁兄對視后,林雪初覺得跳樓機也不是什麼害怕的東西了!

林雪初:「那我有機會去破你記錄。」

仁兄拍手:「有勇氣!」

此時季玉澤已經把自己的手跟林雪初的十指相扣了,就算他們兩個的手被安全防護妨礙著。

「季總,您體驗過嗎?」林雪初問。

季玉澤:「我沒有。」

林雪初:「那咱們兩個真的苦到一起了。」

「為什麼苦?」季玉澤直視前方。

「長這麼大都沒有玩過這麼好玩的東西啊!」林雪初說著,跳樓機啟動了。

啟動后,林雪初只覺得自己已經慢慢的飛起來了,雖然速度特別慢。

林雪初把兩條腿晃來晃去,季玉澤感覺到林雪初的腿會時不時的撞在自己身上。

「你這樣是會被狗咬的。」季玉澤道。

此時的林雪初已經被慢慢開闊的視野所吸引,回復季玉澤的話也很漫不經心。

「你現在怎麼這麼能開玩笑?而且,我不害怕,你說我現在的位置這麼高,狗是追不到我的!」

季玉澤:「但願如此。」

之後兩人開始一起欣賞遠處的風景。

這個遊樂園的規模非常的大,此時雖然不是晚上,燈光不鮮明。

但白天也有白天的美不勝收。

林雪初漸漸地被眼前的場景所迷,她感覺自己確實要飛起來了。

我的宮主大人 「季總!原來在上面的感覺這麼好啊!空氣都是新鮮的!」林雪初感嘆道。

林雪初話音剛

落,他們就已經到了跳樓機的頂點。

「季總,我覺得我現在好幸福啊啊啊!!!!!」

跳樓機猝不及防的下降。

林雪初:「啊!!!!!」

此處的尖叫不是興奮而是驚嚇。

林雪初覺得自己的嗓子都要喊破了。

「什麼叫做好心理準備! 總裁爹地,媽咪是我的! 我的心理準備已經到了地上了啊!!!」

妖女王爺衆夫君 季玉澤把手裡的力道加重,目前只能這樣給林雪初力量。

「季總季總季總!!!季玉澤!!季玉澤!季玉澤季玉澤!!」

「我在。」

「季玉澤季玉澤季玉澤季玉澤!!!」

在跳樓機下墜的過程中,林雪初一直喊著季玉澤的名字。

季玉澤會在林雪初喊完一個周期以後,回一句:「我在。」

林雪初邊喊邊對旁邊坐了七八次跳樓機的那位仁兄感到深深的敬佩。

「真是感人肺腑的愛情故事啊。」仁兄感嘆道。

「不過現在我們確實在飛啊!你感覺怎麼樣?」說完,仁兄把頭偏了偏。

林雪初完全沒有聽到旁邊的人說了什麼,她覺得她現在只會說三個字:季玉澤。

跳樓機機經過幾個來回歸位后,林雪初覺得自己的心已經留在了半空中。

「我再也不玩這個東西了。」林雪初帶了哭腔。

在林雪初的記憶里,自己來遊樂園這個場地的記憶是完全沒有的。

也虧得季玉澤童心未泯帶她來這個地方,不然她覺得不管自己在哪個位面,不管活到多少歲都不會踏進這個地方一步。

之前林雪初看到她身邊的人去遊樂場尋找童年,尤其是每年兒童節的時候。

這個時候林雪初總會覺得他們此舉非常的幼稚,都是從兒童時期走過來的!現在跟兒童搶什麼資源?

但當自己真的融進這個場景的時候,林雪初覺得自己之前的想法全是雞肋。

原來不管在什麼時候,童心都會存在的。

而童心也確實可以在一個場景裡面輕易被激發出來。

就算現在的自己被跳樓機傷害了,但林雪初完全沒有放棄之前的這個想法。

季玉澤把手中的水遞給林雪初:「你好點了嗎?」

林雪初搖了搖頭,然後繼續乾嘔。

季玉澤神色里已經帶了自責:「早知道不帶你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