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羽卻是不知道劉強與陸良兩人的小心思,此時的他正被兩個女人賣了豬仔,剛才三人一同進了學院,旋即剛走了不久,盧月與黃小雙便欲見了其他幾個熟人,然後就讓林羽自己去找寢室,她們則自顧著做她們自己的事情去了。

「見友望色的傢伙!」獨自走在魂師學院青石板鋪就的小道上,林羽低罵了一句,無奈之下,只好朝路過的學長問清楚寢室的方向,自個兒去慢慢尋找。

一路上左尋右問,林羽終於是在天黑之前趕到了自己的宿舍。

在之前黃小雙便是與他介紹過學院的一些情況,學院的宿舍分成兩種,一種是單獨的兩層小型公寓,是給那些有身份有背景的學院居住的,當然,一些天賦絕佳的學員,也可以申請單獨的兩層公寓,但從學院創辦至今,僅有寥寥三五個申請了。

另一種便是連排的院落,比起那些小型公寓,這些院落看上去卻要簡樸得多,而林羽的宿舍便是在這連排的院落中。

宿舍編號——1988

站在這些連排的院落前,林羽稍稍有些無力感,只見一眼望過去,根本望不到邊,要在這裡便找到自己的宿舍,那都不知道得找到什麼時候。

所幸,在尋找了一小會之後,終於是讓他尋到了一些門道,這些聯排別墅的編號還是有一定的規律的,林羽照著自己摸索出來的規律再次尋找了許久,終於是出現在了1988號院落的面前。

長時間的尋找,饒是林羽現在的身體也微微有些吃不消,不禁在心裡偷偷感嘆,這世界上的學院可真大,噹噹這個宿舍區,就幾乎佔據了一座小山包。

「你們別攔著我,明天我就要去挑戰那幾個混蛋,不給老三報仇,我不甘心!」

剛剛想推門進入宿舍,林羽便聽見一聲怒吼聲傳了出來,那伸出去的手停下,倒是不急著進入了,看來這宿舍里倒也不是很平靜。

「大哥,我們也想報仇,但是現在我們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如果貿貿然去挑戰的話,別說報仇了,恐怕到時候又給他們一次逞凶的機會。」宿舍內傳來一道略顯尖細的聲音。

「大哥,老四,你們別吵了,仇我們是一定要報的,但問題是怎麼報,現在我們實力根本不如他們,隨著上次的對抗之後,很多人都已經靠到他們那邊去了,現在我們人手又少,單個的實力又不行,要不然還是再等等吧,先積攢實力再說。」一聲嘆息傳了出來。

「我等不及了,這個假期我勤加修鍊,實力已經突破到高階魂師,就算打不過,也能跟他們收點利息了,你們要麼跟我一起去,要麼我就自己去!」那最先的怒吼聲再次傳了出來,這一次顯然要冷靜了許多,林羽隱隱能從他的話語中聽說一些無奈。

前世在學校中的恩恩怨怨林羽也經歷過不少,所以對於裡邊三人正在討論的事情倒是沒有多大的興趣,無非就是學生間打打鬧鬧罷了,至於什麼報仇不報仇的,更是與他林羽無關。

想著,林羽也就不再門外繼續聽下去,直接推門而入……

給讀者的話:

明天開始每天三更,絕不食言!另外,大家可以去百度極品魂仙吧,與眾多書友一起聊聊天哈! 半個小時后,陳衛國背著大包小包的回到家。

「爸!」陳宇叫了一聲。

「爸!」陳雨高興的叫了一聲,又問道:「爸,你有沒有給我買玩具?」

「衛國,你還沒吃飯吧?」夏雨關心的問道。

「在車上吃了一點,還不是很餓。」看著老婆和兩個孩子,陳衛國笑容滿面的說道。

「衛國,你回來了?」聽到動靜的趙紅,穿起衣服走了過來。

「媽,這是我給你買的衣服。」陳衛國拿出一件衣服,然後說道:「你試一下。」

「爸,我的玩具呢?」陳雨急切的問道。

「都有,都有!」陳衛國拿出一件件衣服,然後拿出一個小皮球。


「衛國,快吃飯吧。」夏雨把熱好的飯菜端了過來。

吃完飯後,陳衛國問道:「建房子的錢可能不夠,能不能找你幾個哥哥借一點?」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那幾個哥哥都沒什麼錢。」夏雨無奈的說道。

「爸,建房子需要多少錢?」陳宇突然問道。

「回來的時候,我在車上算了一下,大概需要八千塊錢,我身上只有四千多,還差三千左右。」陳衛國咬了咬嘴唇說道。

「家裡還有一千八。」夏雨說道。

「爸,我們把房子建在鎮上,怎麼樣?」陳宇提議道。

「建在鎮上吃什麼?家裡的地怎麼種?」陳衛國沒好氣的問道。

「爸,我都想好了,把房子建在鎮上,你就不用出去打工了,你和媽開個麵館,妹妹以後也能在鎮上讀書。」陳宇說道。

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子,陳衛國心中詫異,又道:「我們在鎮上又沒有地,怎麼建房子?」

「今天我問了一下老闆,他說鎮里準備擴充城鎮建築面積,只要不是農業用地,給當官的一兩百,就能換個宅基地……」陳宇說道。

「老闆?什麼老闆?」陳衛國驚疑的問道。

「小宇星期六和星期天,以及每天下午五點半至七點半,都在鎮上的王氏維修店打雜……」夏雨連忙說道。

「長能耐了啊?書不讀,跑去給人打工,你才多大?賺錢的事,輪得到你嗎?」陳衛國揚手欲打,又把手放了下來,神情憤怒的訓斥道。

「爸,老師教的東西,我都學會了,這事,媽可以作證。」陳宇說道。

「衛國,這事是這樣的……」夏雨解釋道。

陳衛國怎會輕易相信?自己的兒子,每次考試也就七十分上下,怎麼可能把所有題都做對,拿齣兒子的數學練習冊,他翻了一道題,然後說道:「把這道題做了。」

連續做了十幾道題,陳宇問道:「爸,你這下該相信了吧?」

「那個王老闆說的是真的?」陳衛國問道。

「爸,我們還是把房子建在鎮上吧。」陳宇說道。

陳衛國考慮一番后說道:「只要弄得到宅基地,我們就把放在建在鎮里。」

「爸,媽,王老闆說,我們家建房如果缺錢,可以找他借一點。」陳宇說道。

「他能借多少?」陳衛國問道。

「他說兩萬之內沒問題,不過,我覺得,找他借三萬塊錢,應該沒什麼問題。」陳宇說道。

「你以為你是誰?他能借你兩萬塊錢?」陳衛國質疑道。

「要不,我明天請假,帶你們去店裡,到時候,你們有什麼問題,都可以問他。」陳宇說道。

「那好吧。」陳衛國點了點頭。

「爸,我去跟寧缺說,讓他明天幫我請假。」陳宇說道。

「早點回來。」陳衛國說道。

「嗯!」陳宇點了點頭,拿著手電筒走了出去。

「兒子好像變了。」陳衛國說道。

「我也覺得他變了,變得更聰明更勤快了。」夏雨說道。

一條條看家護院的土狗,看見電筒光之後,汪汪汪的叫了起來。

來到寧缺家門外,陳宇敲了敲門,叫道:「寧缺。」

「什麼事?」寧缺打開房門問道。

「我有點不舒服,你明天幫我請個假。」陳宇說道。

「好的。」寧缺點了點頭。

回到家,見父母他們還在說話,陳宇說道:「爸,媽,我去睡覺去了。」


「嗯。」陳衛國應了一聲。

次日,一家人吃了早飯,便朝鎮上走去。

「哥哥,我要坐自行車。」陳雨叫道。

「你太小了,坐不穩。」推著自行車的陳宇說道。

「爸爸騎,媽媽在後面抱著我。」陳雨雙眼閃爍的說道。

「小雨,爸爸不會騎自行車。」陳衛國尷尬的說道。

「媽,你抱著妹妹坐後面,我先把你們送到鎮上,再回來接爸。」陳宇說道。

十幾分鐘后,一家人來到王氏維修店。

「小陳,這是?」王正新好奇的問道。

「王叔叔,這是我爸,這是我媽,這是我妹妹。」陳宇介紹道。

「兄弟,嫂子,進來坐。」王正新笑著招呼道。


眾人走進裡間,客氣一番后,便開始談論宅基地的事。

「王哥,你說的都是真的?」陳衛國問道。

「我騙你幹什麼?鎮裡面想增加城鎮建築面積,只要一兩百塊錢,就能置換到一塊宅基地,相關的規劃圖都有,照著要求建房子就行了。」王正新說道。

陳宇覺得鎮裡面的規劃,有點像地球那邊的新農村,就是把各鄉各村的房子,集中建在馬路兩邊。

「王哥,我在鎮裡面沒有熟人。」陳衛國尷尬的說道。

「這事簡單,只要把地看好了,我幫你們疏通關係。」王正新大包大攬的說道。

「王哥,明年行不行,我們的錢不夠。」陳衛國底氣不足的說道。


「我可以借兩三萬塊錢給你們。」王正新說道。

「爸,就在鎮上建房子吧,等房子建好,開個麵館,再把奶奶接過來幫忙。」陳宇說道。

「嗯。」陳衛國咬牙點了點頭。

「王叔叔,爸,媽,我去幹活了。」陳宇說完之後,徑直走進裡間,折騰那些壞電器。

「衛國兄弟,中午在這裡喝兩杯,我去買點菜。」王正新說道。

「不用麻煩了,家裡還有事。」陳衛國說道。

「什麼麻煩不麻煩的?你要是瞧得起我,就留下來喝兩杯。」王正新說道。

「那就麻煩王哥了。」陳衛國說道。

「小宇,你真的會修電視?」見兒子把一台電視修好了,夏雨感到匪夷所思。

「小陳給我幫了不少忙……」王正新口若懸河的稱讚道。

「王哥,你是不知道,我買了三個錄音機,都被這混球拆得稀爛。」陳衛國心中欣慰,但言語之間還有一些怨氣,每次他買回家的錄音機,管不到三個月准壞!

兩個小時后,陳宇停了下來,一行人四處轉了轉,最後選了一處交通便利的空地。

「衛國兄弟,你打算建多大的房子?」王正新問道。

「村裡的人,都是兩層樓房,而且每層五間,我也這樣建。」陳衛國想了想后說道。

「鎮裡面規定,房子最低三層。」王正新說道。

「鋼筋多用一點,地基挖深一點,先建個兩三層,以後再往上面重。」陳宇提議道。

「這主意好!」王正新笑著附和道。

看了看能說會道的兒子,陳衛國暗自感嘆:「兒子長本事了啊!」 「你是?」林羽的到來,讓得宿舍裡邊正圍坐在桌子邊上的三個年輕人皆是一愣,旋即一個看起來得有十七八歲,長得極為清秀的年輕人站起身來,朝林羽皺著眉頭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