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殤就坐以後,和段羽閒聊起來,兩人彷彿非常有默契一般,隻字不提林傑森…… 段羽和林殤閒聊一刻有餘,黃力終於帶着白傲霜,秦琴,孔明等人來到了包間裏面。

幾人就坐以後,並沒有在意林殤這位不速之客,而都是目光特別怪異的看着段羽,然後扭頭瞧着身邊的秦琴。

段羽感到特別莫名其妙,沒有理會這些人怪異的目光,而是繼續跟林殤攀談起來,進過更深一步的瞭解,段羽發現自己跟林殤有太多的相同之處了,都是意外接觸了鬥氣,然後深深的愛上了修煉,目標更是一致,爲了成爲最強者!

段羽沒有任何表示,但是秦琴卻被他們瞧的臉上一陣羞紅,擡頭稍稍瞥了一樣段羽,卻發現段羽正在跟林殤攀談,好像絲毫不在乎幾個人奇怪的目光一般,不禁嘴巴一厥,不再說話,兩個腮幫鼓鼓的,氣呼呼的撇過了頭,賭氣不再看段羽一眼。

還是孔明比較直接,半彎着身子,朝着段羽笑着問道:“小羽啊,昨天晚上,做了什麼對不起我們秦琴的事情?”

段羽停止了和林殤攀談,一下子就給愣了過去,久久沒有出聲。

聽着孔明這樣說,林殤都是有些驚奇的看着段羽,指着段羽長長的“哦~!”了一聲。

段羽有些迷茫,學着黃力撓了撓自己的後腦勺,不解的問道:“你在說什麼啊?”

孔明佯裝大怒說道:“你把我們溫柔可愛,嬌小玲瓏,落落大方的秦琴小美女給睡了,現在翻臉不認識了是不是?”

段羽咳咳兩聲,然後說道:“小明子,你能再虛僞一些不?你說小琴可愛,我不反對,你說他溫柔?再給你一次機會,你摸着自己的良心說小琴溫柔!”

孔明一時語塞,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能改口說道:“溫柔說錯了,行不行?但是我們小琴她開放啊,你說是不是?可惜啊,就是因爲我們小琴開放,才上了你這個小色狼的當啊!天理不容啊,天理不容!”說道最後,孔明一陣痛心疾首的拍着自己的胸膛,演的好像自己遇到了什麼天大的冤枉事一樣,可是這件事,從頭到尾,都跟孔明沒有半毛錢關係……

段羽倍感無奈的搖了搖頭,苦笑了幾聲,沒有說話。可是,孔明卻以爲段羽默認了,蹬鼻子上臉,得寸進尺的說道:“交友不慎啊,交友不慎!”

結果很顯然,段羽直接怒了,就在包間裏面,一個跳躍就抓住了孔明的脖領子,然後就是暴打一頓。

段羽打着孔明,黃力還在旁邊爲段羽加油吶喊,好像兩人正在進行什麼生死大戰一般。林殤也是被這種愉悅的氣氛給感染了,還在不聽誇着段羽好身手,然後段羽有些地方做的不足,林殤還會現場示範兩下,讓段羽現學現用……

鬧了一陣兒,幾人都坐在了椅子上,正好服務員把飯菜都給端了上來,幾人就好像一個個中規中矩的小大人一樣,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不時告訴服務員這個菜改放到那裏,那個菜該放到這裏,好像是這裏的熟客一樣。


林殤暗暗吃驚,段羽幾人的臉皮,還不是一般的厚,剛剛還鬧的火熱朝天,現在就變的這麼的中規中矩,更重要的是,他們做的還非常的像,臉不紅氣不喘的,好像真的是那麼一回事兒一樣,這臉皮,林殤只能用佩服二字來形容。

等服務員走後,幾人纔是露出了自己的狐狸尾巴,孔明開始嗷嗷的亂叫起來,一邊叫着,一邊罵着街,當然,罵街的對象是段羽。

“操,小羽你哥混蛋,下手那麼重,怎麼滴,你想打死我怎麼的?”孔明扶着自己的腰,喋喋不休的猶如老母雞一樣的罵着段羽。

段羽只是特別淡定的說了一句話:“傻逼!如果不是飯菜都上來了,而且價格不菲,我絕對再次胖揍你一頓!”

“怎麼了?我說錯了?昨天晚上,你是不是和小琴睡了一晚上,有種摸着自己的良心說不是!”孔明大聲嚷嚷着。

段羽一拍桌子,大聲的說道:“是,但我們什麼事情都沒有做!”

“屁啊,誰信啊?孤男寡女,深更半夜,共處一室,什麼事情都沒有做,你騙三歲小孩子呢!”孔明不滿的反駁道。

“不相信你問小琴啊,小琴可以幫我作證!”段羽指着孔明大聲的說道。

聽着段羽這麼說,大家的目光同意集中在秦琴的身上,可是秦琴的眼圈不知道爲什麼直接就紅了,還怨恨的看着段羽,頗像一個小怨婦…… 這下子,段羽有十張嘴也解釋不清楚了,秦琴的目光已經表達了她想要表達的一切……

忽然,孔明大喊一聲:“揍他個沒良心的!”接着第一個就衝了上去,其他人也是跟着就衝上了段羽,包括段羽身旁的林殤,也是直接撲到了段羽的身上,嘴中還罵罵咧咧的怪叫着:“我林殤這輩子最恨對不起自己女人的男人!”下手還特別的狠,結果很明顯,段羽再強,也敵不過這麼多人啊,俗話說的好,猛虎架不住羣狼啊,更何況,羣狼裏面還摻雜着林殤這樣的猛虎呢?

被林殤這麼多人胖揍了一頓,段羽迫不得已,指天發誓道:“我發誓,昨天晚上,我沒有跟小琴做那些事情,如果做了,天打雷轟!”

段羽一發誓,明顯聽見了包間中有兩道舒氣的聲音,同樣,一道是君莫雨的,一道是白傲霜的……

鬧都已經鬧夠了,事情也已經證實了,段羽是清白的,秦琴也是清白的,二人並沒有做那些讓人難以啓齒的事情,但是孔明仍舊不相信,還是罵罵咧咧的說這不能相信,這不可能,最後被段羽飽飽的收拾了一頓,纔是閉上了自己的嘴巴。

之後,幾人就開始海吃海喝,氣氛十分的融洽。

酒過三巡,林殤和段羽的臉龐都是有一些微微泛紅了,林殤摟着段羽的肩膀,好像說着醉話,但是又好像沒有醉,開口說道:“小羽啊,這次比賽,你們棄權吧?”

林殤的話,就像一枚**,讓段羽幾個人都是停下了手中的動作,不約而同的看向林殤。

PS:【今天停電了,這是筱秋慌忙之間碼出來的一張,見諒!】 “爲什麼這樣說?”段羽有些玩味的看着林殤,靜靜等待林殤的下文。

林殤的話一說出來,包間裏面的氣氛變的微妙起來,像王浩然和石破這些沒對林殤有什麼好感的人,都有些劍拔弩張的感覺,好像隨時準備出手一般。

秦琴,白傲霜,君莫雨等人也是用着奇怪的眼神看着林殤,原本和睦,愉悅的氣氛已經不復存在,現在的空氣中,已經瀰漫着淡淡的硝煙味兒,好似林殤如果說錯了話,王浩然一行人會直接上去將林殤給擊殺到這裏一樣。

被這麼多人圍觀着,林殤沒有絲毫不適,反應平淡至極,拿起筷子夾了一口一盤子就需要幾萬金幣的裏脊,放進了嘴裏咀嚼起來,將裏脊嚥下以後,林殤又端起了酒杯,遞給了段羽。

段羽看着林殤,微微一笑,沒有說話,但伸手接下了酒杯,林殤對着段羽爽朗一笑,拍了拍段羽的肩膀,然後伸手從桌子上又滿上了一杯酒,端了起來,與段羽的酒杯碰了一下,然後一口氣喝了下去。

段羽看着林殤,也是一口氣將酒杯中的烈酒給喝了下去,然後將酒杯扣在桌子上,示意自己先不喝酒,讓林殤準備倒酒的動作尷尬的停止了一下。

“爲什麼?”段羽再次開口詢問道,嘴角上還掛着淺淺的笑容,好像一點也不急躁一般。

段羽雖然顯的很平靜,但是內心早已翻江倒海,其實,最想揍林殤的,不是別人,而是段羽!

林殤說這樣傲慢的話,讓段羽十分的窩火,這不是看不起人嘛!誰不知道棄權就相當於投降,投降的話,那他們之前拼命戰鬥從而進入決賽的所有事情都白做了,不但得不到加納帝國的獎賞,反而會因爲損壞加納帝國的榮譽而被懲罰!

林殤無奈的看着段羽,然後輕輕的問道:“小羽,還有煙嗎?”

段羽看着林殤,眼睛都沒有眨,取出一根香菸遞給了林殤,自己也取出來一根,叼在了嘴裏。

黃力也是取出來香菸,給孔明,石破,王浩然分了分,然後紛紛點着,吐着菸圈。黃力自從段羽製作出來香菸以後,就非常喜歡抽菸,但是他從來不當着段羽的面抽,而是不和段羽在一起的時候,煙基本上就不會斷。

很快,包間馬上就被濃重的煙氣所充斥,但是林殤還在靜靜的抽着,菸頭燒到了他的手,但他好像沒有知覺一樣,繼續抽着。

段羽又取出了兩根,遞給了林殤一根,林殤看着段羽,有些艱難的笑了笑,然後將手中的菸蒂扔到了包間的角落,又點着了一根。

而段羽從頭到尾都沒有說話,而是靜靜的看着林殤抽完了兩隻煙,然後準備再遞給林殤一根。

林殤一推手,示意自己不要,然後擡頭看着段羽,說道:“我讓你們棄權,是爲了你們好!真的,相信我!”

“放你媽的屁!讓我們棄權還算爲我們好?你這是哪門子的好?啊?”王浩然其實內心深處壓根沒有想過與林殤和睦相處,他們最終只能淪爲敵人,所以,不管是林傑森還是林殤,王浩然都抱有很大的敵意!

林殤瞥了瞥王浩然,嘴巴張了張,但沒有說話,如果換做以前的林殤,一定會出手狠狠的打上王浩然幾個耳光,然後再放句狠話,最後揚長而去,可是,現在的林殤,比以前的林殤要成熟的多。



“我知道,這樣的結果你們接受不了,但是,你們必須棄權,不然的話,你們會有生命威脅!”林殤解釋說道。

“你……”王浩然直接站了起來,指着林殤的鼻子準備破口大罵的時候,段羽打斷了他想要說的話。

“胖子,坐那!別給我動!”段羽大喝一聲,直接讓王浩然的身形定在了那裏,愣了幾秒種,王浩然纔是憤憤不平的坐在了椅子上,撇開了頭,不看林殤一眼。

段羽喝退王浩然以後,看着林殤淡淡的說道:“告訴我,爲什麼?”

林殤苦笑一聲,搖了搖頭,又輕輕的嘆了一口氣,纔是平淡的說道:“林傑森要殺你們!”

“什麼!”孔明驚呼一聲,急忙問道:“爲什麼?難道就因爲我們是萬森帝國隊的對手嗎?”

“或許,有這麼一層的原因!但是,根本原因不是因爲你們,而是因爲你!”林殤伸手指着段羽,淡淡的說道。

“我?因爲我什麼?我好像沒有得罪過林傑森吧?”段羽略微有些驚訝,但還算平靜,淡淡的說道。

林殤苦笑一聲,搖了搖頭說道:“你並沒有得罪林傑森,但是,破天掌,是林傑森心中的一個陰霾,你會破天掌,所以,林傑森懷着寧可錯殺一千,不肯放過一個的心,來殺掉你。”

“小羽那破天掌根本不是戰天尊者使用的破天掌啊!戰天尊者的破天掌是地階高級武技,而小羽的破天掌,只不過是地階低級,兩者不能相提並論啊!”王浩然也不再罵林殤了,他也被林殤帶來的消息給震驚了。

“所以說,林傑森寧可錯殺一千,不肯放過一個!”林殤再次重複這句話,淡淡的說道。

忽然,段羽發出一陣爽朗的笑聲,並沒有震驚或者恐懼,而是笑着說道:“林傑森說的這句話,讓我想起了曹操。”

“曹操?”所有人都是疑問的看着段羽,他們壓根都沒有聽說過曹操這個人。

“曹操,像林傑森一樣,是一個帝皇,一個梟雄!”段羽解釋道。

但是幾人明顯都沒有聽到心裏,而是緊張的問向段羽:“小羽,林傑森既然有心殺你,那我們就棄權吧?加納帝國的榮譽抵不上你的一條命啊!”王浩然說道。

聽王浩然這麼說,段羽的心裏生起了濃濃的暖意,身爲加納帝國的三皇子,能夠說這樣的話,已經是非常不錯的了。

“就是,小羽,不如,我們明天就走,不參加比賽了。”石破也在一旁煽風點火着。

黃力沒有說話,他只聽段羽的,就算他們都走了,段羽說了一句留,黃力都會捨命陪着段羽留下來,就算只剩下兩個人,只要段羽說參加比賽,他們兩個人都敢上!

孔明同樣沒有說話,身爲血天使成員的他,沒有任何顧忌,同樣也是不會懼怕林傑森的主兒。

段羽忽然哈哈一笑,對着林殤說道:“放心吧,後天的比賽,我們還要參加!我們還要大戰三百回合呢!”

林殤緊皺的眉頭終於舒展開來,他其實一直在試探段羽,如果被這樣的困難就給嚇住的男人,就不配成爲他林殤的對手!林傑森要殺段羽是林殤無意間聽到的,但他故意說的嚴重了一些,林傑森的原話是:“鬼面,放下手中的所有事情,給我監督段羽,如果有歸順加納帝國的跡象,立刻斬殺!”

林殤之所以說的那麼嚴重,就是爲了試探段羽而已。試探段羽,有沒有資格跟自己戰鬥!

林殤大笑一聲:“哈哈哈……果然,我林殤沒有看錯人!一日後,我們一定要大戰三百回合,誰也不能放水!”

“那是一定的!”段羽同樣哈哈大笑一聲,然後端起桌子上不知道什麼時候給滿上的酒。

林殤也是端起了酒,二人碰了一下,一口氣喝了下去。

喝完以後,林殤說道:“我還有些事情,先告辭了,下次在和諸位痛飲!”說着,林殤站立起來,準備往門外走。

段羽親自將林殤送了出去,回到包間以後,看到王浩然仍舊在那裏罵罵咧咧的,當然,這次的對象換成了林殤……

段羽無奈的搖了搖頭,走到王浩然身邊,從後邊拍了拍王浩然的肩膀,笑着說道:“胖子,你在這裏嘟囔什麼呢?”

王浩然仰頭一看段羽,然後無奈的說道:“林殤那個傻逼唄,要不,我還能嘟囔什麼?”

“你就那麼恨林殤?”段羽有些驚訝,他並沒有看到過林殤與王浩然發生過不愉快的事情,爲什麼王浩然對林殤的成見會那麼的大。

王浩然苦笑一聲,說道:“不知道,反正看見姓林的,我的心情就不好了!”


段羽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心中一時明瞭,加納帝國的三皇子,痛恨姓林的,也是自然,畢竟曾經加納帝國與這個第一帝國的稱號失之交臂,最後落到了萬森帝國的手中,這樣想想,王浩然做的就能理解了。


段羽幾人又喝了一會兒,然後就都回到自己的房間了,當然,付賬的時候,除了段羽以外,其他人仍舊大聲的說道:“老規矩!”

老規矩就是段羽結賬,這次就兩黃力都是興高采烈的大聲叫着老規矩,結果也就顯然了,段羽哭喪着臉,讓後心疼的取出了自己的金卡,然後跟着萬惡的服務員,來到前臺刷了卡,結了賬,又是幾十萬像流水一樣嘩嘩的流失了……

回到了房間,段羽將房門關好,躺倒了牀上,從懷裏摸出了林殤臨走塞給自己的紙條,打開一看,段羽再次陷入了沉思中。

紙條上赫然的寫着幾個字:“不要與加納帝國皇族有任何交際,不然,引火燒身!” 萬森帝國的皇宮,坐落在森林之城的中心位置。建造非常的華麗,投資巨大,在皇宮的外圍一圈,通通種滿了一行行的鐵甲樹,威武**,像一個個強壯有力的護衛一般。皇宮分爲四大區,正中間,是朝政的地方,林傑森上朝聽政所用;左邊,是禁衛軍練武所用,還包括禁衛軍的生活起居;右邊,是像鬼隊這樣的見不得光,專搞暗殺的成員所居住,平日裏,他們也是禁衛軍,但是需要做一些見不到光的事情,他們就可以大顯神威了,就像明朝的錦衣衛一般。

後邊,是林傑森後宮三千佳麗所居住的地方,但是,萬森帝國的後宮,就猶如冷宮一般,林傑森一年不見得會去一次,不僅僅是因爲林傑森忙於政事,更是因爲林傑森的身體……

看看現在的天空,已經快要進入子夜,林殤獨自一人行走在皇宮內的康莊大道上,周圍的侍女和護衛,見了都要頷首跪拜,大聲的叫一聲:“太子殿下!”

不過,林殤沒有心情理會他們,而是直接奔向了林傑森的御書房!

林殤知道,每逢子夜,林傑森一般都會在御書房裏面看書,而且一看就是一夜,他從不會去後宮花天酒地,現在想來,林殤以爲,是林傑森爲自己母親的死感到了愧疚,永不碰女人了,這樣想着,林殤的心情好上了不少,同時對林傑森的看法從心底發生了改變……

雖然林殤的腳步加快,但是仍舊花費了一刻鐘的時間才達到了御書房,可見萬森帝國的皇宮到底有多麼的大。

林殤擡頭看了一下御書房上邊的牌匾,是萬森帝國有名的書法家的收筆之作,氣勢磅礴,浩然正氣,看起來是多麼的大氣。

搖了搖頭,林殤不再多想其他,沒有敲門,而是直接推門而入,正好聽見了林傑森聲音有些低沉的說了一句:“殺!”字,林殤一驚,但沒有表現出來,而是直接走進了內房裏面。

御書房的內房佈置的十分的簡單,一排書架,上面擺滿了各種各樣的書籍;一張玉木製造的桌子,放置着毛筆,硯臺,紙張,還有的就是成堆的奏摺;一張椅子,椅子並非由木頭製作,而是由千年寒冰雕刻而成,源源不斷的冒着絲絲的寒氣,由於林傑森體內邪火從未除過,自然要用千年寒冰來抵抗體內的邪火。

此時,林傑森端坐在千年寒冰雕制而成的龍椅之上,面色有些陰霾,甚至有一些怒氣,那千年寒冰雕制而成的龍椅還在不停的冒着寒氣,刺激着林傑森的身體,試圖爲林傑森降降火。

鬼面單膝跪在玉木所製造的桌子前方不遠處,頭也沒有擡,好像正在接受林傑森的訓斥一般,兇名遠揚的鬼隊隊長鬼面,竟然還有如此一面,這如果讓世人知道,不知道會不會震驚的連話也說不出來。

很顯然,林殤的進來,讓林傑森和鬼面都是微微一驚,他們從來沒有想到,一年還不知道進不進一次御書房的林殤,竟然會在這種時候來到御書房,這讓林傑森已經到嘴邊訓斥的話,通通煙回了肚子裏面。

“太子殿下!”還是鬼面反應比較快,看到林殤以後,又連忙對着林殤頷首跪拜,施了一個禮。

林殤連忙扶起了鬼面,然後輕聲叫了一聲:“鬼叔叔。”林殤的鬥氣,從最開始的時候,就是由鬼面指導而來的,林殤原本是叫鬼面師傅的,但是,林傑森不準,所以,林殤就一直叫鬼面爲叔叔。

鬼面與林殤的感情極其深厚,在林殤沒有父愛的時候,鬼面甚至擔當了林傑森的角色,雖然只是一廂情願,但鬼面盡職盡責,只要林殤說的出,他鬼面就一定會爲林殤做到,在一定程度上,不算血緣關係的話,林殤和鬼面的關係,要比林殤與林傑森的關係親近的多。

林殤剛把鬼面扶起來,但是鬼面立刻又跪了下去,把頭深深的埋了下去,沒有再理林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