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岳心裡一凜,當下握住劍嚴陣以待。

黑光散去,爆破重新出現,不過此時他的模樣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黝黑的皮膚,慘白的頭髮,空洞的眼睛,這是爆破的無雙狀態。

「現在這種環境,就算是帝俊老大也不會責怪我開『無雙』,土豪哥,你受傷吧!」

話音剛落,爆破「嗖」一聲消失,下一秒又出現在林岳的背後,原本被擊飛的大劍已經回到他手中,並且同時裹著黑色的光芒和赤紅色的火焰。

「無雙——超.鳳舞輪迴!」

劍還沒落下,林岳身周便遭到爆破身上恐怖的力量輾壓,腳下的地面在一陣「噼啪」的響聲中如紙糊般脆弱碎裂,空氣中的水分更是被高溫的烈焰所蒸發,發出「嗤嗤」的響聲。

然而,面對如此兇猛的攻擊,林岳的神色卻前所未有的平靜。

沒有不安,沒有焦躁,更加沒有惶恐,不知道為啥,反正就是突然進入了那種說不清楚的狀態。

短短的零點零幾秒,林岳腦海里閃過各種奇怪的想法,對爆破的攻擊完全無視。

不,或者不能說無視,應該說是覺得沒有威脅才對。

是的,沒有威脅。

一開始還擔心自己有點應付不過無雙狀態下的爆破,但是實際上卻並非如此,當爆破變成那個姿態的時候,林岳發現自己根本不用擔心。

因為……

「噗!」

「噗!」

兩聲劍刃劈入骨肉的聲音同時響起,爆破的劍完全鑲入林岳的胸口中,幾乎把林岳劈成兩半。但同時,林岳的劍也刺入爆破的胸膛,將他的身體貫穿。

「因為,你太弱了!」

林岳咧嘴一笑,在爆破因震驚而扭曲的表情中發動技能。

颶龍劍-強化!

無數的風刃以劍身為引,從爆破的身體中爆發,最後化作一道綠色的龍捲從他的背門后透體而出。 青瞳目光變得冰冷之極,說罷,右手虛空一抓,接著藍光一閃,一根通體深紅的狼牙棒落入手中。

「他可是我的,你不要插手。」爆破看來完全沒有要跟青瞳合作的意思,不等青瞳出手,人已經扛著大劍沖向林岳。

與此同時,林岳也出手了,腳下綠光閃現,人化作一抹殘影迎上爆破,「風火山林——風斬!」

「鏗鏘!」

兩人的劍狠狠砍在一起,不過下一秒,爆破卻以比剛才衝出去時快兩倍的速度倒飛回來。

「轟!」

爆破被擊飛,人好像炮彈一樣砸入地面。

影帝你還缺妹妹嗎 交手的第一招,林岳以壓倒性優勢佔據上風。

官欲纏綿 「怎麼可能?」正要出手的青瞳呆了一呆,大概沒想到才一交手爆破就會吃了個大虧。

雖然平時兩人互相不待見,但是有一點青瞳是沒辦法否認的,那就是爆破的實力,青瞳自問自己不可能這麼輕鬆將爆破打倒。

-1763

頭上飄起一個相當大的傷害,爆頭頭上的血條瞬間下降了近半,突然被擊飛,他自己同樣愣住了,完全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被林岳一劍砍倒,站起來的時候還沒有回過神來。

「雷龍劍-強化!」

眼前突然出現一道刺眼的紫色雷光,爆破抬起頭的時候,渾身纏繞這電弧的林岳化成紫色的雷龍再度欺身而來。

一股莫名的怒氣浮上心頭,爆破紅著眼吼道:「別少看老子!」

「鷹之視覺,金剛強化,聚氣!」

掄起手中的大劍,爆破連接給自己加持了三個buff,然後發動了技能迎上眼前這條擇人而噬的雷龍。

「超.鳳舞輪迴!」

爆破同樣拿出了自己的殺手鐧,身體被烈焰裹著,變成一隻火鳳狠狠跟林岳撞在一起。

「轟隆!」

以兩人為中心,一個夾雜著火光和雷光的衝擊波往周邊擴散開來,巨大的衝擊力和破壞力就好像一台無情冰冷的絞肉機,將大地撕裂摧毀。

附近一些正在圍攻boss的怪物大軍被捲入其中,連發出慘叫的機會都沒有直接被秒殺掉。

青鹿撫子遠遠看著,眼中儘是擔憂之色。

「啪啪……」

無數的石塊和冰粒從空中落下,爆炸的煙塵逐漸散去,一個不規則的深坑邊上,林岳和爆破遙遙相對。

「林岳……同學!」

青鹿撫子掩住嘴,眼中露出一絲的喜色,只見站在右手邊的林岳看上去毫髮無損,頭上的血條還是滿滿的。

不遠處的青瞳則露出一絲駭然之色,因為此事爆破的樣子實在太慘了,全身被電得焦黑焦黑,持劍的右手和那把大劍不翼而飛,胳膊位置也被削掉了大半,胸骨暴露在空氣中。

雖然系統在不斷修復爆破身上的傷口,可是失去的生命值沒有因為這樣而恢復,頭上的血條此時赫然只剩下一絲的血皮,而且因為傷勢過重還觸發了重傷狀態,隨時都有死亡的危險。

僅僅是兩招,爆破居然被打成頻死的狀態,青瞳回過神后當下不再猶豫,提起手中的狼牙棒就要衝上去,可就在這個時候,爆破卻突然吼道:「不要動,他是我的。」

「笨蛋,你看你現在的模樣,還逞強?」青瞳雖然皺了皺眉,不過衝出去的動作因為停了下來。

「誰逞強?」爆破用手抹了抹黑乎乎的臉龐,露出一抹興奮的獰笑道:「老子玩得正嗨,誰敢打擾這場戰鬥,老子不會放過他的。」

「這個傢伙又來了。」青瞳發出一聲呻吟,他很清楚爆破的脾性,尤其他現在的眼神,如果他真的插手,爆破絕對說得到做得到。

該死!

雖然有些焦急,不過青瞳還是選擇繼續靜觀其變,一來是現在這個狀態的爆破惹不得,二來是他認為爆破不可能這麼輕易敗給林岳。

事實上也是如此。

「看來我真的小看你了,土豪哥。」爆破對自己現在不聽掉血的頻死狀態毫不在乎,反而看著林岳一臉興奮道:「來吧,讓我們盡情的享受這場廝殺吧,哈哈!」

爆破發出瘋癲般的笑聲,手中不知何時拿出一個黑色的光團,把它狠狠按到胸口中去,下一秒,他整個人被一股黑光包圍。

「世界密碼?」

林岳看見手中的黑色光團,頓時知道爆破要幹什麼,當下雙腳一蹬衝上去狠狠把劍插入地面。

風火山林——山撼!

「轟隆隆!」

山嶽般高聳的岩壁破冰而出,將爆破整個人給包圍住,林岳還覺得不保險,又發動了神器能力不治之症,想將爆破永久暈住,並封鎖在岩壁之中。

然而就在林岳打算一口氣把爆破幹掉的時候,那厚厚的山壁中突然傳來一下巨震,無數的火柱透體而去。緊接著,一個被黑光和火焰交錯纏繞的身影緩緩飄出。

不治之症居然對他沒有效果?

林岳心裡一凜,當下握住劍嚴陣以待。

黑光散去,爆破重新出現,不過此時他的模樣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黝黑的皮膚,慘白的頭髮,空洞的眼睛,這是爆破的無雙狀態。

「現在這種環境,就算是帝俊老大也不會責怪我開『無雙』,土豪哥,你受傷吧!」

話音剛落,爆破「嗖」一聲消失,下一秒又出現在林岳的背後,原本被擊飛的大劍已經回到他手中,並且同時裹著黑色的光芒和赤紅色的火焰。

「無雙——超.鳳舞輪迴!」

劍還沒落下,林岳身周便遭到爆破身上恐怖的力量輾壓,腳下的地面在一陣「噼啪」的響聲中如紙糊般脆弱碎裂,空氣中的水分更是被高溫的烈焰所蒸發,發出「嗤嗤」的響聲。

然而,面對如此兇猛的攻擊,林岳的神色卻前所未有的平靜。

沒有不安,沒有焦躁,更加沒有惶恐,不知道為啥,反正就是突然進入了那種說不清楚的狀態。

短短的零點零幾秒,林岳腦海里閃過各種奇怪的想法,對爆破的攻擊完全無視。

不,或者不能說無視,應該說是覺得沒有威脅才對。

是的,沒有威脅。

一開始還擔心自己有點應付不過無雙狀態下的爆破,但是實際上卻並非如此,當爆破變成那個姿態的時候,林岳發現自己根本不用擔心。

因為……

「噗!」

「噗!」

兩聲劍刃劈入骨肉的聲音同時響起,爆破的劍完全鑲入林岳的胸口中,幾乎把林岳劈成兩半。但同時,林岳的劍也刺入爆破的胸膛,將他的身體貫穿。

「因為,你太弱了!」

林岳咧嘴一笑,在爆破因震驚而扭曲的表情中發動技能。

颶龍劍-強化!

無數的風刃以劍身為引,從爆破的身體中爆發,最後化作一道綠色的龍捲從他的背門后透體而出。 -2019,-728

兩個不同的傷害數字分別從爆破和林岳頭上飄起,顯然在攻擊力方面,林岳佔據絕對優勢。

不僅如此,林岳受傷的同時,神族不死身的效果發動,之前扣掉的生命值不到半秒又恢復過來。

「哇!」

爆破吐了口血跪在地上,眼中儘是不敢相信的表情,原以為自己變成無雙狀態應該可以很輕易將林岳解決,沒想到被打倒的人反而是自己。

剛才要不是提前用掉一個血瓶,估計真的死了。

「怎麼可能,我居然會輸?」爆破雙眼赤紅,馬尾在狂風在飛散,慘敗的頭髮沾上鮮血粘在臉上,讓他的視線變得模糊。

他無法接受自己會輸得那麼慘。

「不,我不能輸!」

爆破仰天大叫,左手高舉,藍光一閃,一個盛著一滴銀色液體的玻璃瓶落入手中,他毫不猶豫拔掉瓶蓋,將裡面的液體喝掉。

「蠢材,居然在這個時候用掉老大給的神祗之血?」看見爆破喝掉那滴銀色的液體,青瞳震怒不已,可是想阻止已經來不及。

只見爆破在喝下銀色液體后,全身爆發出一陣刺眼的銀光,下一秒,他黝黑的皮膚表面上浮現出一片絢麗的銀色符文。

看到這個,青瞳頹然收住了腳步,他沒有忘記出發前帝俊對他和爆破說的話。

不到萬不得已不要用那瓶神祗之血。

青瞳不知道帝俊從哪裡找到的遊戲道具,但是青瞳曾經看過一名「諾亞」成員在喝下一滴神祗之血后的恐怖樣子,自然也清楚其後果。

媽咪:爹地說你是混蛋 現在,爆破也喝下了神祗之血,青瞳明白自己已經沒有插手這場戰鬥的餘地了。

「是……銀聖文?」

林岳正被爆破這一變化嚇了一跳,頭上卻突然傳來一陣尖叫聲,一個小東西飛了出來落到他的面前。

「白痴妖精?」

林岳定睛一看,卻發現那小東西居然是克里斯丁娜,這個傢伙是什麼時候跟他回到遊戲里的,她之前不是一直在現實中待著?

林岳正納悶,克里斯丁娜卻一直在哪裡激動叫道:「銀聖文,這個傢伙為什麼會有銀聖文?」

說到這裡,克里斯丁娜有點失魂落魄,落到林岳頭上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嘀咕道:「神祗們明明已經沉睡於天界彼岸,為什麼會有神祗之血?不可能,不可能……」

林岳完全沒聽懂這傢伙在說什麼,也沒時間去問,因為這邊的爆破已經徹底完成脫變了。

全身覆蓋著銀色符文的爆破氣勢徒然一漲,原本因為重傷狀態在不停掉血的血條居然定住了,不增也不減。

「噼啪!」

爆破無神的雙眼閃過一抹銀色的電弧,下一秒,他的人消失在原地處,帶著一抹殘影眨眼來到了林岳面前。

林岳反應也快,抬手也揮出一劍。

「轟!」

明明只是看上去隨意的一次斬擊,可是當兩劍相碰的時候,恐怖的力量卻將兩人身處的空間給撕裂。

爆破似乎因為喝下神祗之血的關係變得狀若瘋狂,雙手持劍不停朝林岳斬擊,連技能都沒有用。

林岳皺了皺眉,現在的爆破攻擊力比普通的無雙狀態還要強悍,每揮出一劍他雖然還能抵擋,可是由於力量過於巨大的關係,兩人之間互相揮劍斬擊造成的震蕩傷害依舊非常嚇人。

-281,-291,-271……

林岳和爆破的頭上都不停串出這些傷害數字,如果換著一般玩家估計不用幾秒生命值就會歸零,可是林岳和爆破都不是一般的玩家。

林岳就不說了,他的神族不死身擁有超強大的恢復能力,每秒50000點的回血速度讓他的血條幾乎保持著紋絲不動的狀態。

但是令人無法理解的是爆破,頭上的血條明明只剩下一絲血皮,但是很奇怪,不管頭上飄起再多的傷害數字,生命值卻一直不會減少。

「真麻煩,是因為喝下那種銀色液體的關係嗎?」

看著眼前瘋狂攻擊自己的爆破,林岳眼中閃過一絲的不耐,他可不想把時間浪費在這個瘋子的身上。

正要反擊,頭上的克里斯丁娜卻喊道:「小心……」

話音剛落爆破突然大喝一聲,雙手持劍狠狠劈下來,只見他那般大劍的表面不知何時也纏繞了一層銀色符文,此時宛如神兵一般散發著耀眼的銀光。

林岳心裡一頓,知道爆破這一劍不同以往,當下收起輕視之心。

「神威附體-海神塞東波!」

林岳發動技能,四周圍的溫度驟降,一片冰霜在林岳的腳下快速蔓延,緊接著,一個手持魚叉的半人魚神像從林岳背後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