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天連續躲避,可有一回,狡猾的魏一恆竟然引導兩根長劍去到林天的下方。

突然間,朝林天的腿部飛射過去!

林天爲了躲避下面那突然飛射過來的兩根,就沒有能夠完全躲開身後的那幾根,手臂被其中一根劃傷。

回頭看過去一眼,魏一恆很輕鬆地跟在林天身後。

而且,越來越近。

林天要是使用龍獅之力,絕對能夠前衝出一大段的距離!

但是,林天不想使用!

身上的好東西每用掉一樣,就相當於打出去了一張好牌,如今還沒到可以脫離的時候,好牌一旦用盡,到時候休想逃離的了!

林天掃視了周圍一眼,看到前面不遠處就是一片山林。

突然間,林天一個緊急轉向,猶如雄鷹撲兔一般,猛地朝那一片山林猛紮下去。

魏一恆差點沒有剎住飛行的速度,他轉頭看向林天,朗聲道:“你以爲能夠甩的掉我嗎?天真的小子!”

而後,他再一次跟了上去!

林天搶了剛剛的一步,已經先一步降落在山林之中。

他迅疾地往前面奔跑起來。

這種被追着跑的感覺有些狼狽,不過,林天倒也比較坦然,眼下打不過,自然是要跑了,傻子纔不跑!

魏一恆落地後,一眼便鎖定了林天的方向,馬上就追了上去。

只用了不到兩分鐘,魏一恆就追上了林天,並且在空中兩次縱躍,踩再一棵大樹上,一個翻跳,落在了林天的面前。

林天立即停了下來。

“林天,還不乖乖束手就擒嗎?”魏一恆依舊是微笑。

這笑帶着吃定了林天的自信。

但,林天從來就不是一個向命運低頭的人。

林天聽到了附近有河流的聲音,當即,從小葫蘆裏祭飛出來六張火爆符,而後直接朝魏一恆飛射過去。

在火爆符的後面是四張千針符。

“小兒科!”魏一恆看着火爆符飛射過來,繼續朝林天走過去,他絲毫沒有要躲避的意思。

“開!”火爆符瞬間爆炸。

魏一恆雙手動都沒有動,身體主動涌出邪氣擋住了爆炸。

這一次,林天微微一笑!

魏一恆微微皺眉,感覺不對勁。

就在那一剎那,四張千針符一起爆射而出。

千針符裏的的全都是細小的靈氣銀針,如果說魏一恆體內涌出來的邪氣可以擋住爆炸的衝擊力,可如果涌出來的邪氣密度不夠,是無法將靈氣銀針給擋下來的!

魏一恆沒有辦法,只能是站住,雙手“啪”的一聲,拍在一起,整個身體邪氣涌出,形成了三百六十度的防護。

靈氣銀針全部飛射過去。

林天爭取出來了這麼一些時間,馬上衝到了河流那一邊。

魏一恆看着林天的背影,馬上追擊過去。

是一個瀑布,瀑布下面是一個深潭和一條疾速流動的河流。

林沒有任何的思考,直接往深潭裏面跳了下去。

而跳下的一瞬間,他感覺到身後有一招極其強橫的攻擊襲來。

回頭一看!

林天吃了一驚。

魏一恆爲了追殺他是真的拼命,直接跳了下來,而且,他雙手結印後,一掌拍向那瀑布。

竟然將瀑布直接給拍開了,改變了瀑布的衝擊流向。

巨大的水流直接衝向林天。

林天還沒有反應過來,整個人就被衝到,身體往旁邊的的牆壁衝撞過去。

“砰”林天的後背砸在牆壁上。

雖然及時用掉了金剛符,可林天還是感覺到身體裏的骨頭都有些疼痛起來。

而魏一恆腳下一動,直接衝到了林天的面前,他出手竟然是要去掐林天的脖子。

“開!”林天瞬間用掉一張隱身符。

同時用掉三張聚靈符在封印符上面。

封印符有了聚靈符的加持,效果大增,貼在魏一恆的身上,讓魏一恆的速度減緩了一秒鐘!

高手過招,一秒鐘能夠決定很多事情!

尤其是在眼前的生死關頭。

這一秒種,林天用出了龍獅之力,龍獅之力讓林天的速度提升了十倍左右,他猛地扎進了下面的深潭之中。

“砰!”魏一恆的速度慢了一拍,沒有抓到林天,手住在了牆壁上的石頭。

石頭被捏的粉碎!

因爲是隱身的關係,林天墜入深潭之中,只有水花飛濺起來。

魏一恆當即一掌轟下去。

這一掌,魏一恆用了七成的功力!

瞬間,彷彿往深潭之中投入了一顆炸彈一般,巨大的水花飛濺而出。

很多魚兒都被炸飛起來!

但,就是沒有見到林天的身影。

魏一恆皺起了眉頭,他有些不解,因爲林天剛剛的速度,林天的實力已經都在他的瞭解之中了,這傢伙是怎麼做到沒有被他這一巴掌給打中的!

天庭小獄卒 “難道這小子還有隱藏的寶貝?”魏一恆也是見多識廣的人,很快就猜到了這一個可能。

不過,猜到歸於猜到,他現在要再追殺林天已經不可能了!

魏一恆擡頭看向那一條河流,他知道,林天一定就在河流下方,這會兒,林天甚至可能在盯着他。

天很快也就黑了,等到那時候,林天再從水裏出來,他更加沒有辦法找的到。

“有意思!”魏一恆微微一笑,而後轉身,飛走了。

林天的確是在河流之中,他跟着河流下面的流動,往前面走了一大段的的距離。

一直到了河流經過的一片深林之中,這才爬了出來。

這一次和魏一恆的交手很是狼狽,不過林天卻是一點不喪氣,因爲,他已經知道了一些魏一恆的實力。

而他的全部實力,尤其是龍獅之力,魏一恆還沒有完全知道。

只要實力提升上去,到時候完全可以用龍獅之力打敗魏一恆。

在山林之中略微休息一會兒後,林天便即起身,準備回去了。

不知道葉婉清的情況如何了,還有羅山海,他去往天王府,能否在這一次將天王府給拿下。

林天琢磨着這一些事,離開了深林。

葉婉清趕到處決臺的時候,林天已經不在那裏了。

只有柔兒在。

“門主!”柔兒見到葉婉清立即快步跑了過去,她將林天和魏一恆的對決跟葉婉清說了。

葉婉清不放心,馬上就要去找尋,但是,柔兒拉住了葉婉清。

我是旺夫命 “怎麼了?”葉婉清問道。

“門主,我們的一批弟子被玄蛇門的人給圍攻了,就在隔壁的一個城市裏!”柔兒道。

原來,柔兒上一次出了楓葉谷後,一隻在等,可沒有等到林天和葉婉清的消息,反而是接到了手下打來的電話。

他們的另外一批人在幫助一些農民的時候,被玄蛇門的人給盯上了,雙方交火,已經有十多個人被抓走,玄蛇門點名要葉婉清過去。 葉婉清萬沒想到,玄蛇門會在背後捅七殺門一刀。

她知道玄蛇門也一直想要對付她,可過去的日子裏,她還沒有和玄蛇門真正交手過。

七殺門,一個剛剛成立不久的門派,但卻是聲名鵲起,尤其因爲是修魔者,可卻是做着懲惡揚善的事,一直被所有門派針對。

以靈山派爲首的名門正派,認定七殺門就是魔教,他們是藉着行善的名聲來做壞事,不應該存在於這個世界上。

而那一些魔教,一直被七殺門阻撓各種行動,自然也是恨不得將七殺門除之而後快。

所以,過去的兩個月,葉婉清帶着七殺門跟很多門派交手,一直在苦心經營。

但,他們唯獨沒和玄蛇門有過對決!

曾經,葉婉清以爲,玄蛇門是急於找五仙珠。

如今,她才明白過來,玄蛇門一直按兵不動的真正原因是在等時機。

這一次,七殺門在楓葉谷遭遇重創,玄蛇門嗅到了機會,暗中偷襲。

“之前我以爲他們的目的是五仙珠,現在看來,他們還是很想要《幻魔訣》,他們要我過去,無非是想要《幻魔訣》。”葉婉清看的很透。

柔兒道:“我悄悄去過玄蛇門的總部中神堂,但那裏守衛嚴密無法進入。 報告聖上,皇妃有點傻 後來我從劫持的一箇中神堂弟子那裏得知,中神堂將我們的十五個人,全部關押在中神堂的後山裏。”

“那裏的情況如何?”葉婉清問道。

“柔兒的實力太弱,嘗試了幾次,都沒能夠進入到他們的後山,兩次差點落入他們的手上,他們也就是那時候提出要求,一週之內,要是見不到你,就要對他們下手!”

其實,柔兒沒有說全,當時,玄蛇門的人給的時間是三天,是柔兒藉口葉婉清下落不明,爭取到了七天的時間。

她不是一個喜歡邀功的人。

“柔兒,這一件事不能讓林天知道。”這是葉婉清的第一想法。

雖然,林天的實力正在以超乎她想象的速度在精進,可,玄蛇門的中神堂可不比七煞門的弱,林天過去,幫不上她的忙。

她必須想另外的辦法。

柔兒點了點頭。

“我先去找林天,柔兒你去城郊的酒店等我。”

“是。”

葉婉清邪氣從體內涌出,如魏一恆般,飛了上去。

天王府。

羅山海帶着人直接將天王府的守衛拿下。

天王府的人原本要反抗,但是,他們接到了林佑善的電話。

這是林佑善聰明的地方,眼下,塵封二十多年的醜事已經曝光出來,在這個時候,他要是不表現的坦蕩一些,任由羅山海去查,只會是招來更多的非議。

羅山海直接在天王府四處搜了起來。

雖說天王原本有着至高無上的權力,但是,朝堂之上,一旦天王出現犯錯,老將軍完全可以進行調查。

爲什麼羅山海即便在朝堂之上沒有形成團體,也能是一個大員,也能被人人敬畏?

重要的原因就在於,他是資格最老的將軍!

在天王犯錯的時候,他有權組織起來其他將軍,甚至單獨帶着人馬進行調查。

每一次換選,天王,大將軍還有大相國,一般都是分成三批勢力,如今的朝堂之上,歐陽雄相當於大相國。

在平時,天王有着至高無上的地位和大權,大相國其次,大將軍並未有太多的實權,可一旦天王犯錯,大將軍的實權就來了!

羅山海已經坐穩了大將軍的位置有三十來年,並不是其他勢力喜歡他,而是其他勢力看着別的勢力坐穩了天王,都會推選羅山海坐上大將軍的位子。

即將到來的換選,按照林佑善的設想,原本是準備將羅山海給拿下,換成自己的人馬,可他沒想到,自從林天進入京城開始,這個林家的棄少,將他的計劃全部打亂了。

p;在迴天王府的路上,林佑善越想越憤怒!

“全都是林天!造成如今的局面全都是那個孽障!”林德寶坐在林佑善的對面,也在發火。

“我絕對不會讓他好過。”林佑善緊緊捏着手上的珠子。

到了天王府,林佑善剛剛下車就聽到裏面有爭吵的聲音。

“怎麼回事?”林德寶看林佑善面色不對,立即怒吼一聲。

前面一個下人立即慌張跑了過來道:“老爺,羅山海那個老不死的,帶着人要搜查你的書房,我們攔着他,不讓他進去。”

“這個老不死,真拿自己當一回事了啊!”林德寶馬上就要衝進去。

“慢着。”林佑善攔住了林德寶。

“爸,這個時候,還要忍嗎?這裏是我們的地盤,反正現在朝堂在我們的掌控之中,要不然,我們就乾脆在這裏把羅山海給殺了……”

“住口!”林佑善怒喝一聲。

林德寶愣了一下,而後也意識到說錯話了。

“我教你多久了,羅山海在朝堂是光桿司令,你真以爲他在外面也是光桿司令嗎?其他的不說,就說他在東海的那一支隊伍,距離京城如此近,一旦衝過來,你能對付的了?”

林德寶沒敢說話。

“哼,你不要以爲我們有靈山派在,就可以不用怕,你要知道,靈山派真正厲害,能夠做到一招殺千人的,只有那些老怪,可那些老怪是那麼輕易利用的了的嗎?”林佑善喝道。

“爸,您息怒,我知道了。”林德寶立即頷首。

“記住,只有等我們真正能夠掌控靈山派勢力的時候,我們才能夠爲所欲爲。”

林佑善眼睛眯了起來,道:“既然如今我們的計劃全被那個孽障打亂,那這些代價就要讓那個孽障來付,策動靈山派的計劃也要提上日程了。”

“爸,還是您考慮的周到。是我太過沖動了!”林德寶低頭道。

林佑善看着林德寶,內心還是有些失落。

他在這時候想起了林文寶,也就是林天的父親,曾幾何時,林文寶是他全部的希望。

多少次林德寶沒有辦好事情的時候,他都會想着,要是有林文寶在,何愁大事不成!

只恨,那個傢伙心裏面只有陸家的妖女!

可惡!

“砰”後院響起來了槍聲。

林佑善眉頭皺了起來,快步往後院趕了過去,一到後院,他還沒開口,林德寶便厲聲吼道:“誰敢在天王府開槍,不想活命了嗎!”

所有人立即退到了一旁,目光全都落在了舉着槍的羅山海。

“天王府?哼,過了今天,這裏還能不能是天王府,可是要另說了!”羅山海轉身看向林佑善和林德寶。

“羅山海,你什麼意思!”林德寶剛剛壓下去的怒火又涌了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