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天成道:「今天我要施展出按摩絕學,需要耗費極大的精力,我不能保證,這樣的絕學在短時間內還能夠再次施展。你們都是我帶出來的,不管我幫誰按摩,對其他兩個人都不公平,所以,我就決定讓你們三個人一起,這樣才能不厚此薄彼。」

聽到林天成如此解釋,三女心中釋然。

佟寶兒用擔憂的目光看着林天成,「教官,三個人一起,會不會吃不消啊?」

周雨萌也道,「是啊,教官,你腿上的傷還沒有痊癒。」

「實在不行,我們等一等也可以的。」冉冬夜道。

林天成自若一笑,「不試一試,又怎麼知道行不行?你們放心,我自有分寸。開始準備吧。」

見林天成很有信心的樣子,三個女人遲疑了下,相繼寬衣解帶。

林天成想了想,上前把門打開一條縫,對外面的夏雪道,「小雪,今天我要幫她們進行最後一次提升,不要讓任何人打擾到我,否則可能造成嚴重的後果。」

交代完畢,林天成鎖了門,目光掃視了下冉冬夜三人。

哪怕不是第一次看見,此刻林天成也不由心跳加速,「你們三個,站成一排。」

冉冬夜三人乖乖站成一排。

佟寶兒臉上的表情很羞澀,她什麼事情都跟着周雨萌。

周雨萌平日裏嘻嘻哈哈,有點大膽調皮,這時候也滿臉嬌羞,不敢直視林天成的目光。

冉冬夜臉上的嬌羞更甚。

只是,林天成發現,就算是這個時候,三女竟然都相互打量了下對方胸口,果然女性對胸圍都很在意。

林天成走到三個女人面前,「不要擔心,和平時按摩的感覺,不會有太大區別。放鬆,我要開始發功了。」

「左右游龍!」低吼一聲,林天成雙手並用,一手抓住一個,開始按摩。

看見林天成在開始動作,三女大氣都不敢出,深怕影響了林天成發揮。

林天成本來就有中醫基礎,加上這段時間每天都練習按摩,手法極其嫻熟,堪稱行雲流水。

他或按,或摩,或揉,或捏,動作時而輕柔舒緩,時而大開大合。

同時,他口中還念念有詞,「天池穴!」

感覺到林天成和平時按摩手法沒有很大差別,三個女人漸漸放鬆起來,周雨萌甚至還敢偶爾偷看一眼。

事實上,哪怕是林天成一本正經,要不是林天成確確實實幫助她們提升了實力,她們都不敢相信林天成的按摩手法有用。

有電!

短短時間,林天成的電量,就從19上升到了20。

這個發現讓林天成精神一振,繼續施展絕學按摩。

…… 別看龍國民眾平日里遇到事情罵罵咧咧的,可在有些事情上那絕對是沒毛病。

論壇上,

關於乾生院線的帖子是一道接著一道,為此,直接將這件事送上了熱搜。

到了早上十點,

乾生院線抵制戰狼的詞條已經衝到了熱搜前三。

好傢夥….

如果說一個小時前關於這件事的議論是山洪的話,現在就是海嘯。

「乾生院線為啥要抵制秦導的《戰狼》?動機是什麼?之前不是還信誓旦旦的放出公告說會保證排片的公正嗎?」

「應該是為了票房吧!乾生院線和秦導之前好像有過節。」

「呵呵,單純的為了票房?戰狼可是一部有著家國情懷的電影!再看乾生院線這邊推崇的《黑暗世界》滿滿的西方元素不說,影片的主題也是那種比較陰暗的。」

「沒錯,有過節歸有過節,可你連家國情懷都不要了…..」

「啊?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這個乾生院線的動機就不純了!」

「所以大家都在抵制!」

「抵制?必須抵制!」

「呵呵,剛才有個腦殘大v還給乾生院線說話,勸我們民眾要理智!簡直笑死。」

「那個大v?」

「叫什麼雲的,已經被網友噴的關閉了賬號。」

「活該!」

「還有更可笑的!」

「更可笑的是啥?」

「就在剛才,乾生院線這邊還發布公告說,事情根本不像網友猜的那樣!是真的伺服器那邊出了問題,現在依舊還沒有恢復。」

「哈哈哈,這真是把觀眾在當傻子玩。那麼大一個院線連這點小故障都修復不了?我懷疑就是故意的!」

「已經有程序員證實了,這種小毛病分分鐘就能搞定。」

「乾生院線真的是噁心他媽給噁心開門,噁心到家了!」

「等著吧,我敢打賭,這次乾生院線絕對要被收拾。」

「別打賭,這是肯定的。」

……….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線上抵制很快就變成了線下抵制,龍國的九千家影城門口聚集了大量的觀眾,現在已經不是退票不退票的事情,而是乾生院線還能不能繼續開門的問題。

對此,昨天晚上還在奉勸觀眾換票的服務員急的不行,

但有什麼辦法?

昨晚上笑的有多開心,今天就註定哭的有多難看。

津門電視台,

台長辦公室,程伍看著電腦屏幕,臉上除了佩服還是佩服。

「秦團長真的是太厲害了!過幾天《炊事班3》就會正式在津門電視台上星,收視率肯定不會低!可惜他的下一個項目是個央視綜藝頻道合作的綜藝節目,不然…..一定要找機會再和文化團合作一下。」

靠在椅背上,

程伍忍不住感慨道。

叮鈴鈴…..

就在程伍打算喊總編過來再聊聊這件事的時候,辦公桌上的私人電話忽然響了起來。

「嗯?」

拿起手機一瞧,程伍頓時皺起了眉頭。

猶豫了片刻,

他最終還是接通了電話。

「老程,這次你真得幫幫我……」

才一通,手機里就傳來了一道急到不行的聲音。

「幫你?」

程伍的聲音淡到不帶一絲絲的感情。

原來電話是發小李旭打來的。

猶記得《唐伯虎》的時候,李旭還公開質疑他收了秦川的黑錢,最後直接撤資退出了那個項目,結果呢?

唐伯虎的票房大爆。

也就是從那件事之後,二人幾乎就沒再怎麼聯繫,直到現在。

「老程,咱兩可是穿開襠褲一起長起來的,你真的這次得幫幫我……求求你給秦川說句好話,讓他放過我吧,我錯了…..還不行嗎?」

下一刻,李旭再說道。

原來,早上乾生院線按照李旭的種種公關計劃執行后,不但沒有收到效果,反而激起了更大的憤怒。

尤其是故障還沒修好這個說辭,直接將民眾的情緒推到一個高點。

至此,

李旭是徹徹底底的慫了。

倒不是擔心乾生院線這邊的事情,畢竟這個是大傢伙集資控股的,虧不了多少錢,他是擔心萬一有關部門注意到了輿情倒查他的煤礦的話,那問題就大了。

思前想後,他決定給程伍打個電話,希望程伍能給秦川說個好話。

如果秦川願意,這事說不定還有轉機。

「老李…..有句話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聽到這裡,

程伍已經弄明白了所有原委。

「老程,我們之間還有什麼不能說的?只要你能出手幫忙,條件任你提!」

「這個忙我還真幫不了!」

「啊?幫不了?」

「當初你來找我,說想搞電影項目,我將人家推薦給你,結果呢?項目拍完都快交工了,你毀約了…..還狠狠的在網上帶了一波節奏!」

程伍說這句話的時候,聲音很冷。

「後來呢?你又覺得《唐伯虎》票房大爆打了你的臉,所以你又利用乾生院線來找事…….」

「老程,這都是過去的事情了!我錯了,真的錯了…….只要你能幫我和秦川見一面,三千萬怎麼樣?」

電話另一頭,李旭急的不行。

「三千萬?呵呵…..有些事錯了就得承擔後果,實話告訴你,別說我根本就不會幫你,就算幫你…..你以為你是誰?就一個煤老闆而已,人家秦川一個正兒八經的廳級幹部會鳥你?是不是有錢了,就以為自己行了?」

本來程伍一直再忍,此時聽到三千萬這個數字后,終是沒能忍住。

這傢伙開口閉口就將錢掛在嘴上,

感覺他能用錢擺平所有事情。

「老程…..」

………

魔都,七星級酒店,李旭聽著電話里傳來的盲音,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氣噗通一下癱坐在了地上。

連程武都不幫他了,現在還有誰能幫他?

平時日生意場上結識的那些地方領導今天早上打電話的時候,一個個跟碰見了瘟神似的,有的更是直接掛斷了電話。

後悔?鬱悶?失望?難過?

「怎麼腦子當時就糊塗了,非要和秦川過不去!」

李旭已經無法用詞語來形容現在的心情。

「怎麼辦?」

咚咚咚!

這時,敲門聲響起,同時還有一道聲音傳來,

「李總,剛才公司那邊打電話過來說,市場監管局要在下午例行稽查……」

「啊?」

李旭本來就已經處在奔潰的邊緣,一聽,徹底失神。

………

魔都,龍國的超級大都市,有錢人的天堂。

市中心,

一家七星級的酒店前,忽然停下了一輛勞斯萊斯,很快,有保鏢將車門打開,

一個穿著花襯衣的青年下了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