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塵目露柔和之色,輕道:「我記得小時候我總是粘著你。」

「嗯。」夏傾月。

「那個時候覺得你是我未婚妻,但我知道我的天賦,我也知道林源接近我,實則是為了接近你,那個時候我就知道,現在你是我的未婚妻,但,以後就未必是了,所以我總是粘著你。」

林塵目露回憶之色,輕道:「過了這麼久,沒想到已經是真正的夫妻。」

夏傾月安靜的聽著,腦海的記憶回到從前,當年的自己只是小家族的千金,本以為今生最大的成就就是當個流嵐宗的宗主,或許能達到武宗的層次。

然而。

現在已經是武尊了。

如今,父母健在,也嫁給了喜歡的人,人生已經沒有遺憾。

林塵摟緊了夏傾月,輕輕解開她的稀少,夏傾月身子微微顫抖,並未反抗,閉上眼睛,有些羞澀。

……

凌晨時分,天還未亮。

初經人事的夏傾月變的嫵媚動人,安靜的不說話,都充斥著極大的魅力。

林塵微微笑著,現在都有過夫妻之實,後面也是時候用帝術造人了。

帝族聯煙計劃里。

大多數帝族的聯煙計劃已經泡湯,帝子帝女死的都差不多了。

帝族聯煙計劃是想造個最有潛力的孩子,林塵不這麼想。

作為父親,怎麼能將重擔都放在自己孩子的肩膀上?

作為丈夫,又怎麼能將重擔放在自己媳婦的肩膀上?

他現在只希望能儘快領悟陰陽道,成就最強的大帝。

葉族老祖說過,世間皆有陰陽二字衍生,陰陽道,是世界的根本,也是最強的大道。

葉族老祖說過,林溪隱隱觸碰到了陰陽道,他曾細想過林溪為何觸碰到了陰陽道。

無非就是喜歡研究男女之事。

女為陰,男為陽,林溪應該就是從這方面接觸到了陰陽道。

林塵看著已經入睡的夏傾月,女屬陰,男屬陽,女人的身體跟男人的身體構造,簡直就是天作之合。

能夠完美的契合在一起。

最為神奇的是,陰陽交泰時,能誕生出新的生命。

也就是說,陰跟陽融合,才是完整的。

就好像,女人跟男人都是一根筷子,兩根筷子組合在一起,會變的更實用。

單一的一根筷子,能做的事太少。

且。

男人跟女人有種異性相吸的特點,或許,這是老天為了讓生靈繁衍。

林塵相信,絕大多數人都不會思考為什麼男人跟女人在一起能誕生新的生命。

究其根本,要追溯到陰陽大道的根本。

鑽研了一段時間,林塵隱隱能接觸到陰陽大道的門檻。

直至天亮時。

夏傾月睜開了眼睛,看了一眼身旁的林塵,俏臉通紅,心裡害羞。

她沒想到做那種事情會抑制不住的發出聲音,她想極力控制,但卻怎麼也控制不了。

可以說,昨天她醜態百出,覺得很丟臉。

一直以來,她的形象都是很正常的,沒想到昨天已經的形象徹底毀了。

她不知道的是,她所認為的醜態百出,在男人的眼裡卻是多麼的誘人。

「醒了?」林塵笑著道。

「嗯……」夏傾月發出如蚊子般的聲音。

「天亮了…」林塵。

「嗯……」夏傾月。

「再來一次。」林塵。

「不要……」夏傾月嚇得連忙要起身穿衣裳,大白天的,多尷尬。

林塵沒放過她,接著又是一段高昂的歌聲。

……

院子里。

林溪對柳青璇說道:「都中午了。」

「嗯。」柳青璇。

「青璇姐,你能聽到裡面的動靜嗎?」林溪問道。

每個房間都被隔音陣法籠罩,帝境之下根本聽不到裡面的聲音,就連大帝想聽,都難。

「能。」柳青璇。

「我也想聽。」林溪嘿嘿笑道,還沒聽過夏傾月的聲音。

「你聽什麼?你沒叫過那種聲音?」柳青璇白了一眼林溪。

「青璇姐不也叫過。」林溪。

砰!

柳青璇送了一個彈指,彈在林溪的額頭上。

「哎吆……痛……」林溪捂著額頭,叫痛道。

……

時間慢慢過去。

獨寵萌妻:老公別惹火 很快便到了晚上。

林溪心下好奇,直接推門進入了房間……

……

第二天。

中午時分,太陽高高升起。

四人在院子里用著午餐。

林塵說道:「我打算研究陰陽道。」 「怎麼研究。」林溪。

「多做點那些事。」林塵說道。

林溪白了林塵一眼,這就是研究???不過好像挺好玩的樣子。

柳青璇看著林塵問道:「你不是要九種屬性融合么?」

「葉族老祖說九種屬性融合雖然強,但沒有陰陽道更強,我也對比過,追溯本源的話,陰陽道確實更強。」林塵。

「隨你吧,不過我沒空陪你研究,最近我要出去一趟。」柳青璇說道。

「去哪?」林塵挑眉道。

「不告訴你。」柳青璇賣關子道。

「多久能回來?」林塵也沒追問。

「不清楚,不過不會太久。」柳青璇想了想說道。

「嗯。」林塵也沒擔心什麼,只要柳青璇在九界內,就不會有什麼危險。

夏傾月俏臉微微通紅,柳青璇不在,這是要跟她還有林溪一起研究?

好奇怪的感覺……

這種事情竟然拿來研究。

怎麼有點像邪宗的那種道?

……

之後,林塵幾人便回往葉族。

柳青璇去了葉族老祖的住處,在海灘邊,葉族老祖仰躺在椅子上,望著藍海,曬著太陽,看起來很愜意。

葉族老祖的左側,也躺著一道身形,很小的身形,看起來約莫四五歲的樣子。

柳青璇看到葉凡仰躺在椅子上,很無語,怎麼跟個大爺似的。

「娘…你準備好了嗎。」葉凡下了椅子,望著柳青璇問道。

「準備好了。」柳青璇有力道。

葉凡輕點頭,目光望向葉天凌三人,並沒說什麼。

柳青璇打量著葉凡,已經是巔峰武聖了,這修鍊速度,未免也太快了……

「你是不是要成帝了?」柳青璇好奇問道。

「差不多吧,不過還得過一段時間。」葉凡說道。

「嗯。」柳青璇輕點頭,她雖然不知道葉凡的真正來歷,不過也無妨,不管葉凡曾經是誰,她只知道葉凡今生是她的兒子。

柳青璇目光望向葉天凌三人,問道:「若是我境界越高,是不是就能控制自己的命星?」

「能。」葉天凌。

柳青璇眼神閃過堅定之色,為了掌控天煞孤星,只能不斷的提升實力。

影後有雙,初心唯一 她知道還有一種辦法能降低自己的命星克制能力,那就是廢掉自己的修為,這樣就沒有能力剋制林塵。

但,她不願做個普通的女人,被人守護的女人。

「走吧。」葉凡開口道。

柳青璇輕點頭,母子向著海水走去,這海水綻放了光芒,猶如傳送陣一般,直接將母子兩人傳送至了天塹外。

天塹外是黑暗的地盤。

黑暗盤踞在其中。

葉天凌對葉佛、葉魔淡聲道:「你們怎麼看?」

「提升實力總歸是好的,我們做不到改變天煞孤星命格,實際也是因為不夠,若是實力足夠,什麼事情做不到呢?」葉佛淡聲道。

葉魔輕點頭道:「柳青璇的實力能提升多少算多少。」

「也只能這樣了。」葉天凌。

……

葉宮東院里。

這段時間林塵一直在研究陰陽道,隨著漸漸的研究,對陰陽道領悟的更進幾分。

他漸漸發現,世間為陰陽衍生,陰陽又是誰衍生的?

林塵很好奇。

天地萬物的出現都由陰陽衍生,那創造陰陽的存在呢?

是誰創造了陰陽?是誰創造了陰陽法則?這個人莫非就是傳說中的老天爺?

在以往,諸人以為老天爺指的就是蒼天,但隨著對大道的理解,越發覺得這老天爺非彼老天爺。

或許,這需要追溯到遙遠的時光。

林塵大概有了想法,探索的方向。

只要領悟陰陽道,應該就能順藤摸瓜尋到最根本的本源。

在九幽界里。

任天行眼睛閃爍興奮光芒,就在剛剛,他的實力更進了幾分。

雖然他不知道現在的實力能排帝榜多少,但…

應該能進前十了吧?

任天行身形一閃,前往周族,當落入周族后,周帝出現,警惕的望著任天行。

任天行是最有可能殺害歐陽帝跟諸葛帝的人,尤其是之前任天行展露了絕強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