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聖之地階級分明,普通人之上有世家,世家之上還有宗門。

邪尊當年禍害東聖的事情是每個人心中噩夢,無論是宗門還是世家都絕不會放任再有第二個邪尊出世,所以玉家如果真的是抱著這個念頭,自然會有比他們更厲害的人出面阻止他們。

酆丹青聞言頓時眼前一亮:「這辦法好。」

朱翊伯想了想也覺得姜雲卿說的對,他們能想到的,別人自然也能想得到,而且只是送些消息出去,這樣既不用冒著得罪玉家和他們翻臉危險,又不會讓玉家那邊留下禍患。

朱翊伯說道:「老七,這件事情你去辦。」

朱炳軍點點頭道:「好。」

姜雲卿和君璟墨其實並不是有意想要騙朱家和酆家的人,只是那古籍在他們手中的事情絕不能讓旁人知道,而且玉溪音之前既然給他們挖坑,他們自然也要報答他一二才是。

反正玉溪音和祝鴻儒這次來青滬的確是別有所圖,他們也是真的暗中聯繫過言耀,想要偷盜那本古籍,他們這麼說也算不上是說謊。

姜雲卿怕朱家將自己栽了進去,對著朱炳軍道:「朱七叔,言家剩下的人畢竟是你們在看管,而且青滬也落到朱、酆兩家手上,如果貿然傳出這消息,就算你們做的再隱秘,玉家那邊恐怕都會懷疑你們。」

而對於玉家這種等級的人家來說,只需一個懷疑,就足以給朱、酆兩家惹來傾天大禍。

朱炳軍顯然也知道姜雲卿的意思,聞言臉色微變道:「那你覺得該怎麼做?」

姜雲卿想了想說道:

「我記得之前其他幾大世家開口想要從你們這裡,買一批言家的族人回去為奴?」

朱炳軍點點頭:「是有這事。」

言家主支一脈中死傷了許多,可留下的人之中還有不少是修鍊過的,而且言家還有眾多分支,他們既然拿下了言家,自然也沒有放過言家分支,給他們捲土重來隱匿下去,將來找他們報仇的機會。

朱家和酆家已經派人過來前去接管言家的那些族人,而這些人除卻從未修鍊過的普通人外,但凡有修為的,都會被送去礦脈之中物盡其用。

那些世家想要買一批回去,只要打上了奴契之後,遠比他們去其他地方買回去的划算,而且也不必擔心他們會背叛逃跑。

姜雲卿開口說道:「其實朱家和酆家接管了青滬之後,又要兼顧你們各自族中,人手已有不夠,這麼多言家的人看管起來也頗為麻煩。」 「倒不如你們答應了其他世家,將其中一部分賣給他們。」

「我想玉家勾結言家的消息,如果是從言家自己的人嘴裡傳出來應該會更為可信,而且如果其他世家都已經知曉,就算是玉家想要追究也怪不到你們頭上來。」

朱炳軍他們聞言瞬間就明白了姜雲卿的意思,她是想要借著言家的那些族人,將消息散出去,而那些人被帶回了各大世家,天南海北的,玉家就算想要阻攔也根本做不到。

至於怪罪他們。

人的確是他們賣的,可消息又不是他們說的,玉家怎麼能怪到他們頭上?

酆震頓時笑起來:「這辦法好,比咱們自己派人去傳消息來的穩妥的多,而且言家的人咱們的確吃不下,讓一部分給其他幾家也是好事,免得吃獨食讓人眼紅。」

「三叔,朱前輩,你們覺得呢?」

酆丹青和朱翊伯聞言自然是沒有意見,這辦法既能坑了玉家,又不會給自家招來麻煩,遠比他們之前想要直接和玉家對上來的好。

朱炳軍見幾人都同意了下來,就笑著說道:「那我待會兒就去讓人準備準備,在跟其他幾家的人說一聲,等這兩天就將人交給他們讓他們帶回去,免得夜長夢多。」

朱卓突然說了句:「爹,玉家到時候恐怕也會買人,你可別將消息送去了玉家老巢。」

「啪!」

朱炳軍抬手朝著他腦袋上拍了一巴掌,沒好氣的笑道:「你當你爹是傻的,連這點事兒都想不到?放心吧,我保準兒讓這消息傳遍天下了,玉家那頭還什麼都不知道。」

朱卓被打的腦袋疼,揉了揉後腦勺嘀咕了聲。

酆丹青他們見狀都是笑了起來。

……

酆丹青和朱翊伯要療傷,酆震也閉關了,恐怕沒個十幾天出不來,而玉家和其他世家那邊自然有朱炳軍和酆家的人處理,輪不上姜雲卿他們操心。

等解決完後續的事情后,姜雲卿他們尚且還沒來得及去看那古籍,之前跟著言越去了海雲山礦脈的張集和柳驍,就已經從城外返回。

「人找著了嗎?」姜雲卿見到二人後就開口問道。

張集點點頭:「找到了,只是情況不是太好……」

姜雲卿和君璟墨聞言看著他,就聽張集低聲說道:

「我們那天跟著言越去了海雲山後,就直接進了言家的礦脈,只是那礦脈之中採礦的人足有好幾千人,而且又分別打散被人各自看管起來,有好些人挨不過一年就死了卻又未曾做過登記。」

「我們在那邊停留了一整日,將所有的人都查了一遍之後,才找到了當初被言家送過去的那幾百人的下落。」

張集低聲說道:

「當時言家送過去的時候,足有五百多人,可是這些年陸陸續續死了許多,只剩下不到二十人了。」

「言越的父母年邁,在進去后不到一個月就走了,而言越的妻子不過是後天境修為,根本扛不住礦脈中的勞作,也只堅持了不到兩年就沒了命。」 「言越妻子當年給他生下了一子一女,他妻子走時兩個孩子也才十歲出頭,還是那些和言越一起離開東聖的人的親眷偶爾護著,兩個孩子才勉強活了下來。」

「只是……」

姜雲卿皺眉:「只是什麼?」

「只是我們去晚了一步。」

張集臉色有些不好看,低聲道:「言越的女兒模樣出眾,被人看上了之後糟蹋了,她哥哥為了護著她被打的經脈盡斷氣海被毀,再也不能修鍊了。」

「我們去時他已經奄奄一息幾乎沒命,言越當時沒忍住發了瘋,殺了礦脈上看管的人,我們怕惹來麻煩,只能將礦脈上所有的人管事全部處理了,裡面的人也放了讓他們各自逃散。」

「公子和夫人原本吩咐直將言越的親人帶回來,可言越的女兒不肯,我們只能將當年那些人的親眷也一起全部帶回來了。」

姜雲卿二人想過言越的妻兒恐怕不大好,畢竟那靈晶礦脈是什麼地方,他們早已經知道,就算是先天境修為的人在裡面也未必能熬得下來,更何況一個後天境帶著兩個普通人。

可沒想到他父母妻子早已經去世,留下的兩個孩子也落到這般境地。

總裁溺愛請剋制 姜雲卿他們倒是沒怪言越出手傷人,他們也是為人父母的人,能夠體會言越的心情,若是有人敢這麼對待他們的兒女,他們恐怕會直接忍不住將人千刀萬剮舉族盡滅。

君璟墨開口:「他們人呢?」

柳驍說道:「其他的那些人暫時安置在城外了,我們留了兩個隱衛照看,怕這麼多陌生人突然入城會引人懷疑,只是言越的兒女情況不大好直接進了城,如今就安置在一處偏僻的院子里。」

「之前多是我們幾人跟著公子和夫人,言越鮮少露面,知曉他的人不多,所以他留在了那邊照顧,我們先回來稟告公子和夫人。」

君璟墨對於這安排沒覺得有什麼不對,那些人畢竟是言家的人,況且眼下青滬剛剛易主,城中又到處都是各大世家的眼線,貿然將所有人帶進城來就是明晃晃的靶子,將那些人安置在城外倒也正好。

只不過言越和那兩個孩子……

君璟墨想了想開口:「言越雖然露面的少,可朱家和酆家不少人都是見過他的,就連繁家那邊也曾打過照面,他離開太久恐怕會惹人懷疑,倒不如直接將人挪回蘅鄔清苑。」

柳驍驚訝:「可是那兩個孩子……」

「隨便尋個借口就是。」

姜雲卿說道,「他們雖然是言家的族人,可知道他們見過他們的根本就沒幾個,就算帶回來也不怕漏了身份,到時候如果有人問起,就說言越親戚家的孩子,因為受傷暫時在蘅鄔清苑修養。」

「朱家和酆家那邊不會有什麼意見的。」

朱家和酆家的人都是聰明人,他們如今是綁在一條繩上的螞蚱,只要不是危及他們兩家安危的事情,哪怕言越兒女的身份有什麼疑點,朱家和酆家那邊也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假裝什麼都不知道。 第七百三十九章底牌出動

再看那孫正道幾乎毫無反抗之力就被瞬間擊殺,足以證明隱匿在虛空中的那個怪物的強橫。

是以,剩餘三人心中根本就升不起絲毫反抗之意,直接就選擇了分頭逃竄,至於誰能成功逃掉,那就得看各自的運氣了。

羅無生冷喝道:「現在才想逃走,卻是晚了! 重生之嫡女傾國狠動人 殺、殺、殺!」

殺氣凜然的幾個殺字從他口中喝出,如同給那三人下了一道催命的咒語。

隨著羅無生話語的落下,一息之後,其中一人慘叫一聲,逃遁中的身體突然裂開成兩半向地面摔去。

又一息之後,另一人悄無聲息間就身首異處,他的腦袋向後滾落,身體還不由自主地向前飛遁了數十丈之遙后,這才摔落下去。

在第三息,最後那人護身的偽神器無聲無息地突然裂開,接著瘋狂逃遁中的身體轟地一聲就此炸開,如同他自己主動自爆一般。

三息過去,這片天地間,除了目瞪口呆的廣玉雙與氣定神閑的羅無生二人外,再無一個活人存在,氣氛一時寂靜得有些可怕。

誰能想到,僅僅幾息之間,四名強大的虛神境修士便莫名其妙地接連慘死,前一刻他們還在羅無生二人跟前耀武揚威,揚言要好好地「招待」他們,下一刻,就已成為地面的一具死屍,死得不能再死!

好片刻之後,終於回過神來的廣玉雙下意識地回頭看了羅無生一眼,咕咚地吞了下口水,有些畏懼地小心問道:「剛剛發生了什麼事?」

羅無生微微一笑,道:「剛剛發生了一件好事!某位前輩出手,將那四人給殺掉了。」

說話間,禁錮這片天地的封天鎖地大陣突然消失無蹤。

跟著,羅無生跟前的虛空微微一動,便有幾樣物品送到他跟前,那是四隻儲物戒跟一件殘缺得快要破碎的陣盤。

一揮手,羅無生便將這幾樣物品接過,然後取出其中兩隻儲物戒對旁邊若有所思的廣玉雙說道:「來,這是你的戰利品,快檢查一下,其中是否有那六欲迷神散的解藥!」

正要拒絕的廣玉雙聽到六欲迷神散之名后,立即反應過來,自己二人此時還身中奇毒呢,當下自然是解毒要緊,否則等那毒徹底發作之後,再找解藥可就來不及了。

片刻之後,廣玉雙便從其中一枚儲物戒中找到了六欲迷神散的解藥,二人急忙將解藥服下,又靜修了小半個時辰之後,方才徹底解了身上所中之毒。

恢復了全盛狀態后,廣玉雙這才長長地鬆了一口氣,目光有些複雜地看著羅無生說道:「謝謝你!今天若非是你在此,只怕我就危險了!」

羅無生搖頭說道:「不,我才應該給你道歉,這些敵人可都是為我而來,你只是受了我的池魚之殃。」

「我早說過,跟在我身邊可是一件危險的事,現在你相信了吧!我勸你啊,還是快點自行離去吧,我們可未必一直會有這麼好的運氣能化險為夷!」

廣玉雙聽到羅無生又在勸她離開,這一次她卻是認真地思考了一會兒。

經過先前險死還生之事,她才發現自己有些低估了這個世界的危險程度,當然她更低估的卻是羅無生這個人!

要知道,當前的羅無生不過區區偽神境啊!廣玉雙甚至懷疑,就算自己有著虛神境修為,真要與羅無生進行生死對決,到頭來死的很可可能將是自己。

此前,在面對四名同境界的虛神境修士的逼迫圍攻時,她首先想到的便是逃跑而不是死拼,因為她知道自己並不是那四人聯手之敵。

可是羅無生呢,以偽神境修為,就敢對拼虛神境修士,這是何等的天才!

雖然廣玉雙身為天之驕女,見慣了無數天才俊傑,然而像羅無生這麼天才的人物,她還是第一次見到。

最終要的是,羅無生最後到底是動用了什麼底牌,便一舉擊殺了四名虛神境修士?

難道說,有一名下神境的長老一直都暗中跟隨在羅無生身邊時刻保護著他?這樣的待遇,她自己可都沒有啊!

所以廣玉雙懷疑,羅無生很有可能是某個隱秘大派的隱秘傳人,否則不可能會有如此人物隨行保護。

思考片刻之後,廣玉雙抬頭說道:「不,我還是要跟著你,雖然很危險,便也會很刺激!而我缺少的,正是這種生死之間的磨礪!」

通過這一戰,廣玉雙也意識到,雖然自己有著虛神境修為,但因為一向養尊處優慣了,加之走到哪都受人追捧,便導致自己空有虛神境修為,而並沒有與之相匹配的戰力及心性。

她在考慮,如果自己能有羅無生這等臨危不亂、勇往直前的心性,那麼先前面對那四人的合圍時,絕不至於如此不濟,至少憑著自己的底牌,就算死也能拉上兩人墊背。

想清楚這個問題后,她就決定,繼續跟在羅無生身邊!

羅無生在聽到她這個回答后,頓時就有些無言以對。

事實上,最後能成功反殺孫正道四人,便是因為他早在發覺有人跟蹤自己時,便將自己從滅神宮降服的傀儡「猝」給暗暗地放了出來在一旁守護。

猝可是有著下神境的實力,封天絕地陣根本就不能禁錮住它。

直到性命悠關之時,羅無生這才讓猝動殺,滅殺了孫正道幾人。

但是,這回將猝的威能全數釋放出來,羅無生無奈地發現,僅僅片刻時間,為了維持猝的威能,便消耗了自己小半的靈晶儲存。

為了以防萬一,他將自己所有的靈晶都單獨放在一個儲物戒中,然後帶在了猝的身上,任由猝取用,以免關鍵時刻掉了鏈子。

如今僅僅是動用猝的全部威能片刻時間消耗就如此之大,以後更要省著點靈晶用了,不到關鍵時刻,還是不要運用那幾個傀儡比較好。

好在殺了孫正道幾人,雖然分了廣玉雙一半,但也從另外二人的儲物戒中收穫了不少靈晶,很大程度上彌補了自己的損失。 言越是夜裡帶著他一雙兒女回來的。

君璟墨提前讓張集去和朱卓那邊打了聲招呼,只說是言越的親戚,果然哪怕見著那兩人是被人抬進來的,蘅鄔清苑裡裡外外沒有任何一個人多問半句。

君璟墨留在屋中並沒出去,姜雲卿一個人去見的言越。

言越整個人好像老了一大截,短短几天時間,鬢間已見霜白,那眼邊的褶皺也深了許多。

姜雲卿見到他時就察覺到他身上氣息不穩,皺眉道:「你替人渡修為了。」

短短几天,言越原本恢復到先天中境的修為又跌回了初境,身上氣息格外孱弱不說,甚至整個人都顯的十分虛弱,而且那股精氣神更不斷從他身體里流逝。

言越聲音微啞:「真兒筋脈盡斷,我以修為替他續命,才保住他回到城中。」

他說話時眼睛通紅,突然「砰」的一聲跪在了姜雲卿面前,磕頭道,「夫人,我知道你醫術高超,與旁人不同,我求你救真兒一命,我求你……」

姜雲卿伸手拉著言越讓他起身,可言越只是跪在地上不肯起來,他如今什麼都沒有了,只有這一雙兒女,他沒有其他人可求,也只能求姜雲卿。

「你先起來。」

姜雲卿感覺著言越渾身發抖,強行將他拉了起來沉聲道:「能救我一定救,你先帶我去看看他。」

言越當年失蹤之後,言家未曾善待過他親人,他的妻子是個性子執拗之人,恨極言家,所以一雙兒女都是跟著她姓寧而不是姓言。

大兒子叫寧真,小女兒叫寧琦。

姜雲卿跟著言越進了房中之後,就見到躺在床上緊閉著眼,氣息孱弱的幾乎感覺不到的寧真。

他臉上極其消瘦,身上更是瘦的皮包骨頭,明明按著年紀今年應該已經十八歲,可他身材瘦小,看上去不過十、五六歲的年紀,而在他床邊的小榻上躺著的少女瞧上去還要更小一些,頭髮枯黃,臉色偏暗,可一張臉卻依舊能看的出來五官極好。

姜雲卿入內時,那女孩兒便驚醒過來,剛要睜眼便被姜雲卿一根銀針刺中穴位,眼前一黑便又再次睡了過去。

她上前看了看她后,對著言越解釋道:

「她心神太亂,而且等下要替寧真看傷,讓她在旁恐怕會受驚嚇,先讓她好好睡著。」

言越也知道女兒受了大罪,想起他去到那海雲山時,女兒衣不蔽體尖叫哭泣的樣子,他眼中就忍不住一片猩紅,「我真恨我當年愚蠢,竟然會把家人交給言家照顧,若不是他們,琦兒和真兒也不會落到這般地步。」

他在西蕪時,還滿心以為族中會照管他府中老小。

哪怕回了東聖,知道言家並沒有如他所想那樣善待他們,可終歸都是同一個家族之人,就算再差也總能周全,可他沒有想到,言家將他一家老小都送去了礦脈,熬死了他父母,熬死了他妻子,更讓得他一雙兒女落到這般地步!

若非言家已毀,他真想殺盡了言家所有人,替他們報仇! 第七百四十章強敵再臨

收拾一番后,二人便準備再次出發。

對於那突然出現,並在瞬間滅殺孫正道四人的存在,廣玉雙識趣地沒有多問,羅無生也沒有多說,二人在這方面還是很有默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