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輝扭頭看了看妙渡與瞿文靜,曲文、段平一眾人等的臉上也閃過一絲異樣神色。

許玉揚也已猜出,看來石門前的這滕壁之上顯然是被啟照寺的照航大師與瞿府祠堂的瞿姥姥聯手下了符咒。看來這兩個人應該都曾經到過這裡,如此一來,再要找尋他們的下落應該不難了。

此時梁健上前兩步只將手中長劍疾揮,一道劍氣疾馳而出,「轟」的一聲兩扇石門立時而動,一陣飛沙走石之後塵埃落盡,兩扇石門向內開啟。

眾人向內觀瞧卻見石門后卻是一片黑寂,片刻后隨著空氣的湧入,石門后亮起一支支火把,接著那不斷晃動的火光眾人這才看清原來石門之後乃是一間三四米高,數十米大小的空曠石室。

眾人相顧,想來此時距離那藏寶之地已然近在咫尺,雖然眾人心中覺得自己已然得寶無望,然而卻在那一絲僥倖的貪念與好奇的驅使之下仍邁步進入了石室之中。

許玉揚只覺一陣封閉已久而形成的霉臭伴隨著塵土的氣息撲面而來,不免用手在面前微微擺了擺。

石門對面一條不足一米寬的甬道在兩側火把的掩映之下通向前方。

眾人相顧,想來只用順著用到繼續前行方才能夠到在最終的藏寶之地,曲文、段平二人急不可耐的便向甬道中走去。於廉、徐繼兩人緊隨其後,其餘眾人亦盡數魚貫而入。

梁健回頭看了看那兩扇石門不免微微皺眉,許玉揚見勢也明白了其之所思:這若是有人再來,將這師門關上,一眾人等豈不是要被活活困死在這山洞之中?

雲舒冷笑一聲開口道:「梁管事不必擔心,不會有事的。想來應該不會在有人來了。何況門外桃林之中的那位風兒仙子修為了得,一般人也到不了這裡。」

東方輝也微微點頭道:「玉揚大師說的對,想來是梁健多慮了。」言畢之時便與梁健、何俊一併走入甬道。許玉揚、胡慧娘、黃三郎走在最後。

甬道兩側的石壁上插了無數支火把,眾人借著晃動的火光晚宴前行只覺得越走地勢越高。

雖然走在隊伍的最後面但是許玉揚依然能夠感覺到陣陣陰風吹來,不免身上發寒,鼻息間霉臭的味道也是越來越重,一眾人等彎彎轉轉的走了十多分鐘后許玉揚終於在雲舒元神的幫助下隱約瞧見了前面現出一道亮光。

許玉揚心中不免歡喜,看來前面不遠處應該就是出口了,於是一眾連海玄修紛紛加快了腳步,向著前面的那處光亮行去。

燈筆 老柳頓時有些尷尬,咳了一聲,這才道:「這名兄弟不知道怎麼稱呼,出自何門何派?」

葉雄將面罩脫了下來,為了混進殺手群之中,他剛才把面罩帶上,這裡的人都脫了面罩,自己還戴著就有些不禮貌了。

脫掉面具之後,葉雄把變聲器也扔掉,這才道:「我叫葉雄,不屬於任何門派,不知道這位前輩怎麼稱呼?」

「我姓柳,叫柳生,我們是隱世門派,至於是什麼門派,門派有規定,不能擅自出身份,還請見諒。」柳生道。

「門有門規,反正我對隱世門派也不認識。」葉雄回道。

「葉兄弟原來年輕如此之輕,真難讓人相信,你不是隱世門派就突破內功三層境界,真是讓人大開眼界!」看到葉雄容貌之後,柳生驚嘆道。

二姐也愣住了。

她開始聽葉雄聲音,還以為他是個三十四歲的中年人,畢竟葉雄用了變聲器,她萬萬沒想到,這傢伙居然這麼年輕,還長得這麼帥。

臉上稜角分明,五官端正,眼裡隱隱斂藏著霸氣,不卑不亢,氣度如虹。實在話,如果不是葉雄剛才了,她還真以為是某隱世門派之中的少主呢!

她忍不住多看一眼,哪知道被發現,連忙扭過頭去。

葉雄想還一句『又是一個色女』,想想不妥,跟一個沒教養的少女計較,太沒風度了。

「我是僥倖才突破內功三層而已,柳先生,言歸正轉,我想知道,你們有沒有辦法離開這個島?」

老者臉上頓時露出為難之色:「我們來的時候,倒是帶著信叫器,只可惜在來的時候,對手把所有東西都搜走了,所以現在是破釜沉舟。」

葉雄沒想到他們跟自己處境一樣,都讓人把東西搜走,嘆了口氣。

正在這時候,二姐從身上掏出一顆細的儀器,道:「我還有一顆。」

看到那指甲大的儀器,老者頓時大喜,急道:「二姐,原來你還帶著信號器,我們的東西都被搜走了,你的東西是怎麼留下來的?」

邪王霸寵:特工皇妃要逃走 「二姐,你的東西是藏在哪的?」

「我藏在肚臍里都被發現了,你怎麼還帶帶出來?」

幾名手下奇怪地問。

二姐臉上飛起一片雲霞,怒道:「帶不進來是你們沒本事,問那麼多廢話幹什麼?」

周圍的人全都不敢話,很顯然這二姐平時在家是很霸道的主。

葉雄腦補出一副邪惡的畫面,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歪了。

「太好了,有了這信號器,就可以讓門派找到我們,我們有救了,不用再困在這個鳥地方。」一名弟子激動地道。

「二姐,快把信號器打開。」柳生急道。

二姐頭,將信號器按了下去,半晌之後,她眉頭皺了起來。

「二姐,怎麼了?」柳生問。

「信號發不出去,估計洞里信號不好,我出去試試。」

二姐走到洞口試了一下,顯示信號接通的顯示燈還是沒亮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父親大人這是衛星信號,無論在哪裡都能收到,怎麼可能會發不出去?」二姐急道。

葉雄走過去,奪過信號器看了一下,眉頭皺了起來。

半晌之後,他急道:「馬上離開這裡,這裡估計會有危險。」

「為什麼?」柳生急道。

「這島是肯定有屏蔽信號的裝置,所以信號是發不出去。 美人病嬌 羅門想將這裡建成一個最原始的地方,沒有槍,沒有信號,別人就查不到這裡。如果我猜得不錯,他肯定還有監測信號設備,剛才信息器發出的時候,對方一定知道我們躲在這裡。」葉雄解釋。

「有道理,二姐,快把信號器關了。」柳生急道。

二姐把信號器關了,一行人飛快離開。

果然,幾分鐘之後,一支隊伍就進入了那個石洞,如果不是一行逃得快,肯定又要有一場撕殺。

「葉兄弟,你又救了我們一次,如果不是你,我們早就全軍覆沒了。」柳生感激地。

「大家先找個地方落腳,再想想辦法吧!」葉雄道。

二姐看了眼葉雄,想什麼,但是葉雄目光一直都沒落到她身上,彷彿把她當空氣一般,頓時把她心底的傲氣惹了起來。

她哼了一聲,扭過頭去。

接下來,一行人找了很久,都沒找到合適的落腳地上。

強婚奪愛:總裁的祕妻 這島雖然大,方圓有幾十里,但是也經不起幻門的殺手搜索,再不想辦法離開,遲早會被發現。

幻門已經開始動用車子,一行人看到好多車子搜查經過。

「島上沒食物沒水,再這樣下去,就算沒被對方抓到,留我們在這裡自生自滅,我們也撐不了多久。」

走了半天,什麼都沒找到,有一名手下開始沮喪了。

九個人每天單是吃食,就要一大筆食物,在這孤島上,要去哪找吃的才是?

又走了片刻,還是沒能找到食物,這裡除了海鳥,連野獸都沒幾隻,再這下下去,真是餓死的節奏。

眼見就要夜幕,一行人心情越來越失落。

剛開始二姐還在為手下打氣,但是漸漸地,連她自己都沒信心。又累又餓,精神開始頹廢起來。

看到他們這熊樣,葉雄不由得冷笑起來。

這些所謂的隱世門派弟子,表面上很強,實則內強中干,這苦都受不了,比起叢林作戰的特種兵差遠。

以前葉雄出任務的時候,在冰川,沙漠這些地方几天沒能找到食物,都沒他們這麼頹廢。跟當時的情況相比,現在這些事情,算得了什麼?

「大家就在這裡睡一晚上,明天再想辦法。」想見夜幕降臨,葉雄當下道。

「在這裡?」

看著亂糟糟,沒有一處可以躺下睡覺的地方,二姐頓時急了:「這地方怎麼睡,還不如睡路邊呢!」

「隨便你,不過我事先聲明,這裡是最安全的地方,在其它地方,很有可能你在睡夢中就被人幹掉了。」

葉雄完,不再理會她,弄了塊尖銳的石頭,磨成一把石刀,趁著天黑之前弄些野藤過來,很快就在兩株樹之間搭了一張吊床,然後在上面鋪上樹葉。

剛剛弄好,二姐走過來,指著他的床:「我今晚要睡上面。」(未完待續。) 過不多時眾人終於從甬道中走了出來,來到了另外一個石洞之中。

許玉揚抬頭觀瞧卻見頭頂的石壁之上有一個直徑一米左右的山洞,一縷耀眼的光芒通過那個小山洞射入洞中,在洞中留下一道明亮無比的光柱,而光光柱之外卻是一片黑寂,眾人之前所見的亮光便是那縷射入洞中的那道光柱。

許玉揚還在觀察那個能夠射入光芒的小洞之時,卻忽聞耳畔傳來一陣沉重無比的呼吸之聲,隨即一陣惡臭迎面撲來,許玉揚一驚未曉之時,身邊的胡慧娘抓著許玉揚的手臂向前竄去,落在光柱之中,隨即石洞之內發出陣陣驚呼之聲。

一眾連海玄修此時也已有所驚覺,紛紛拔出長劍,揮舞法杖,整個石洞之中立時亂作一團,「叮叮噹噹」兵器撞擊之聲此起彼伏,叫罵之聲更是不絕於耳。

許玉揚目光所及卻見一眾連海玄門彼此間正在激斗,許玉揚心中不免起疑:剛剛攻擊自己的分明不是這些連海真修,因為剛剛分明有一陣惡臭向自己撲來,那分明不是這些人的氣味,但是現在打在一起的卻是這些人。

黃三郎此時也已躍身到在光柱之中,與此同時將左臂舉起,白金鐲上立時閃出一道奪目光輝,「呼」的一聲將整個石洞照的亮如白晝。

至此眾人方才發現原來是在與身邊之人爭鬥,於是急忙助手,眾人細細觀察,卻見一眾人等正身處一個十四五米高,百餘平米大小的天然石洞之內。

此時又有一陣低沉急促的喘息之聲由頭頂傳來,許玉揚急忙抬頭觀瞧,卻見一到黑影四爪著地就像只壁虎一樣倒掛在洞頂的石壁之上。

許玉揚不免大吃一驚:這究竟是什麼東西。許玉揚正在驚愕之時,所有的人也都已經發現了趴在洞頂的那道黑影眾人無不驚愕。

然而這一眾人等畢竟皆為連海城的玄修大德,這一路行來又是經歷了不知多少艱難險阻,此時面對這樣一個妖怪縱使心中驚愕卻也實在不足為懼。於是紛紛提劍在手,或是將法杖緊握。

那道黑影四肢在洞頂的石壁上用力一撐,便由石壁上翻飛而下,「砰」的一聲落在了石洞之內。

直至此時許玉揚方才看清楚,原來落下的是一位身材高大卻略顯纖瘦的男人,蓬頭垢面,滿臉的絡腮鬍子,顯然已是常年未經修剪,身上一件斗篷又臟又臭,手中一根法杖,一雙眼睛卻是兩個黑洞顯然已經盲了。

「哈哈哈,三年了終於有人來了,太好了哈哈哈。」其聲如雷,震得整個山洞中都是他說話的迴音。「你們是什麼人?」

梁健答道:「在下映日城……。」

梁健還沒等將自己名號報出來卻聞盲目野人一聲斷喝,「映日城竟然來了這麼多人,呵呵呵太好了爺爺就叫你們一個個有來無回。」說話之時身形一晃,手中法杖立時便向梁健砸來,其速又急又快,法杖落處正是梁健頂梁,當真又穩又准。

此等情形之下許玉揚甚至都不相信眼前這野人究竟是真盲還是假盲。

而梁健卻已握劍在手,揮臂向上一架,「叮」的一聲脆響,梁健向後連退數步,東方輝道:「這位兄台且慢動手我映日城與閣下有何深仇大恨,還請閣下說的明白。」

盲目野人厲聲問道:「又一個映日城的?」

東方輝答道:「在下映日城主東方輝。」

盲目野人冷哼一聲:「沒想到鼎鼎大名的東方城主今日也來了,哈哈哈真是太好了,在下便來討教東方城主高招,只是以你這身份以明眼人欺我盲眼人,未免有失公允。」

言畢之時左臂一揮「呼」的一聲撤下身上那件披風,抖手將其拋出,那披風盤旋而出,「呼」的一聲正落在了光芒射入的那個山洞處。

盲目野人手勁又穩又准,將洞中唯一的那縷光亮遮得嚴嚴實實,黃三郎赤金鐲上的光華立時不再,整個山洞也隨之陷入了黑暗之中。

許玉揚不免驚嘆:這個人真的看不見嗎?

然而黑寂之中那位盲目野人卻已再次晃動法杖向東方輝撲來。東方輝一邊持劍相迎,口中一邊說道:「這位兄弟,有什麼事咱們好好說不行嗎?」

盲目野人冷哼一聲,「與你這道貌岸然的偽君子還有什麼話說。」言畢之時一邊發出陣陣咆哮,一邊揮舞手中法杖向東方輝身上砸落。

正在此時人群中卻聽聞一個女子的聲音傳來:「大師兄是您嗎?」

那盲眼野人頓時停下手中法杖,側耳傾聽,口中斷喝「剛剛說話的是什麼人?」

甄珍上前兩步不無驚愕的說道:「大師兄真的是您嗎?是我,我是甄珍呀。」

那盲目野人的臉上立時閃過一絲驚愕:「七師妹是你嗎?你怎麼來了?」說話之時哪裡還顧得上追打東方輝,拄著法杖向甄珍的方向邁出兩步。

甄珍急忙快步迎上,緊緊的握著盲目野人的手臂道:「大師兄!」

顯然這位盲目野人便是五環城寨的大弟子徐志輝,此時五環城寨的其他五名弟子幾乎同時圍了上來:「大師兄。」

「大師兄真的是你嗎?」

「大師兄我是志遠呀。」石洞之中馬上充滿彼此的問候與陣陣哽咽。

許玉揚也被眼前的一切驚呆了:真沒想到在此絕境之中竟然還能遇到這位五環城寨的大師兄?呵呵真是意想不到。

雲舒在其心頭說道:「有什麼意想不到?三年前瞿府祠堂、啟照寺都來了,那五環城寨來了位大師兄也在情理之中呀。何況也已記不記得臨行之時九姑娘也曾來找過玉揚。」

玉揚微微點頭,心中暗想:是這麼回事呀,當日九姑娘來找自己的時候直說要我幫忙照顧她的這一眾師兄師姐,卻也不說其中緣由。

原來是她們五環城寨之前也已經來過此地,而且來的人就是他們的這位大師兄,同樣也是有來無回因而九姑娘也已猜出此行兇險。故而才求自己幫助他照付她這幾位師兄師姐,卻又不說出緣由,想來一是涉及師門之事不好言說。二來也是不想讓自己知道他們三年前就已經知道這份所謂的藏寶圖了。

雲舒在許玉揚心頭微微一笑:「沒錯,玉揚同學就是這麼會是。」

許玉揚呵呵一笑心中卻是歡喜無比:如此說來拿照航大師與瞿姥姥以及瞿二姨是不是也還活著?看來自己答應的事都在向著好的方向發展呀。

正在此時黃三郎卻已懸身而起,向洞頂的那處小洞中掠去,身形一晃便已由石洞中鑽了出去,隨即胡慧娘挽著許玉揚手臂也已飛身洞外。

燈筆 「抱歉,這床只能承受一個人重量,我不習慣跟陌生女人一起睡。」葉雄淡淡道。

「你故意的是不是,你以為本姐會陪你一起睡?」二姐激動得滿臉通紅。「我的意思是,我要一個人睡這床?」

「這床是你搭的?」葉雄問。

二姐:「……」

「我是你男朋友?」

二姐:「……」

「我是你僕人?」

二姐無言以對。

「你又不是我的誰,我又不是你的誰,憑什麼我要讓給你?」葉雄繼續問。

「我可以給你錢,五百萬睡一晚上。」二姐用錢收買。

夜少的二婚新妻 「行,只要你給我五百萬,我讓你睡一晚。」

葉雄完,把手一伸。

「幹嘛?」

「拿錢來啊?」

「你腦子有病啊,我身上什麼東西都沒有,現在去哪給你五百萬?」

「是我有病還是你有病?我們能不能活著離開這裡都是問題,在這裡你給一億都沒用。」葉雄像看傻子一樣看著她:「模樣長得倒是不錯,這腦子怎麼就有不正常。」

二姐氣得肺都快爆了,從到大,她什麼時候被這樣羞辱過。

但是人家得沒錯啊,這裡給人家再多錢,有用嗎?

「我可以出去給你錢。」

「我出去還給你一個億呢!」葉雄翻翻白眼:「我出去一下,別占我的位置,不然揍你。」

葉雄警告完,這才從吊床上下來,大步離開。

二姐走回自己隊伍之中,見手下在地上鋪著樹葉,沒有一個人像葉雄那樣做吊床,當下就不爽了。

「你們就不能做個吊床在半空睡嗎,夜裡有蛇啊螞蟻什麼的鑽進來怎麼辦?」二姐急道。

「二姐,我們沒兵器,弄不了。」

「你們不會用石頭做一把石刀,我你們怎麼就這麼廢物,一生存技能都沒有,帶你們出來有個屁用。」二姐怒道。

一幫手下面面相覷,臉上全都十分尷尬。

「二姐,你今晚睡中間,我們把你圍起來,如果有蛇有蟲子也是先從我們身上爬進來。」一名手下道。

「算了,不睡了。」二姐完,怒氣沖沖地走了。

一幫手下頓時十分尷尬,柳生想了一下,對一名手下道:「洪天,你去看看葉兄弟的吊床怎麼弄的,給大姐弄一個。」

洪天了頭,對兩名手下道:「你們倆跟我一起去找藤,剩下的去找食物,來,大家分頭行動。」

一行人領命而去。

不多久,一個吊床做了出來,就在葉雄隔壁。

沒辦法,兩株樹靠得比較近,只有這附近兩三顆樹了。

一個時之後,葉雄回來,已經天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