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詩詩震驚的看向楊浩。

「你別管我是怎麼知道的,你只需要知道,按照我的訓練來,是提升你平衡性的最佳方式。」

楊浩的嘴角劃過一道弧度。

「繼續站上去,同時雙手同時伸出兩根手指出來。」

看到李詩詩重新站上木樁后,楊浩思忖片刻,竟然將手裡拎著的兩瓶空果汁瓶,分別放在李詩詩的併攏的手指上。

「平衡性不是身體某個部位的平衡,而是全身上下的肌肉平衡和記憶平衡,你要在保持下半身的平衡的基礎上,爭取不讓這兩個酒瓶掉下去。」

楊浩交代完畢,旋即就轉身,舒舒服服的躺在早就準備好的躺椅上。

加了兩個空瓶子后,李詩詩的平衡性更加難以掌握了,基本上每隔一分鐘,就要掉下來一次,手上的瓶子早就不知道摔了不知道多少次,幸好是塑料的,耐摔。

可一次次的摔下去,李詩詩都會崛起的重新站起來。

楊浩躺在椅子上,看著對面三位絕世大美女,心裡邊早就樂壞了。

兩位校花,一位警花,真可謂是花容月貌、環肥燕瘦啊,尤其是李詩詩和夏雨琪兩人發育得極其雄偉,可是讓楊浩過飽了眼福,唐佳怡也不差,姿色更為出眾,關鍵是清純啊!

「嘖嘖嘖,這小日子過得真舒坦啊。」

楊浩心裏面樂哉樂哉的想道,不過這些也只能暗暗想,若是說出來,怕是會被眾美女錘成麻瓜。

時間緩慢的過去,李詩詩小腿肚子明顯的都在發抖,可還是咬著銀牙堅持著。

而這個時候,夏雨琪和唐佳怡早就開始休息了,以她們的體能,還堅持不了太久。

唐佳怡和夏雨琪看向李詩詩的眼神,也是從敵對轉變為了同情。

「師傅……你這麼對這位大姐姐,怕是有些不好吧。」

夏雨琪湊過來,漲紅了臉悄聲說道。

「沒事,她的體能堪比一般的高手,這點訓練強度還不礙事的。」

楊浩看著李詩詩倔強的俏臉,笑著說道。

龍刺的考核,哪有那麼好通過的?

全華夏那麼多身體素質出眾的兵王,都想削尖了腦袋加入龍刺,可是又有多少個人能夠成功通過魔鬼般的考核呢?

若是以前,楊浩可能會對李詩詩加入龍刺有些不以為然,可是經過昨晚后,他卻是對李詩詩的願望認真起來。

血戰老將李炳榮的孫女,這性格自然是剛毅無比,而且李詩詩已經參加了兩次魔鬼考核,足可以看出她的耐心了,所以楊浩才會用這麼嚴格的訓練強度來要求李詩詩。

上午的時光很快過去。

「行了,今天就到這裡了,你回去后,記得用熱水泡泡雙腿以免靦腆酸痛,你要是真的想通過龍刺的考核,我建議你這半個月,什麼都不要干,專心扎我交給你的馬步!」

楊浩看著香汗淋漓的李詩詩,認真說道。

「這……半個月都是扎這樣的馬步?」

李詩詩神情一震。

「沒錯,而這只是開始,以後這木樁的高度,也會不斷上漲,什麼時候你能夠站在兩米高的樹樁上扎穩馬步,沼澤負重越野,對你來說就不是難題了。」

楊浩語重心長的解釋道,李詩詩若有所思。

……

……

接下里的這幾天,楊浩都在教導李詩詩,當然,夏雨琪和唐佳怡兩人也跟著打醬油。

只不過後來學校要上課,楊浩就讓李詩詩回去練了,有什麼問題再來找他。

這天早上。

唐佳怡帶著心事來到學校,早上扎馬步的時候就有些心不在焉了,上課的時候更是時不時的走神。

「大小姐,你這是怎麼了?跟失了魂魄似的。」

楊浩詫異問道。

唐佳怡在他的印象中,一直是一個神經大條的姑娘,很少看到她這幅模樣啊?

「楊浩,你……你這幾天都是住在學校里的對吧?」

唐佳怡趴在課桌上,懷著心事問道。

「額……算是吧,到底怎麼了?」

楊浩敷衍說道,這段時間龍魂商會以及猛虎幫有些事情需要處理,所以晚上他都是護送唐佳怡回別墅后,就再出來和邵兵他們辦事。

當然,唐佳怡是有精英龍衛守護的。

「楊浩,你……你今晚跟我回別墅好不好,我有點擔心表姐,她最近很不對勁,可是我問她她又不告訴我……」

「可是我能感覺得到,表姐肯定遇到困難了,楊浩,離去幫幫我表姐好不好?」

唐佳怡美眸里充滿了憂慮,拉著楊浩的衣袖小聲說道。

聽完這話,楊浩不由得一愣。

沈姐出事了? 一直以來。

沈冰凝在楊浩的印象當中,都是知性優雅的絕色美女,沈冰凝的美,除了那精緻絕倫的身姿以外,她身上的那種氣質,才是吸引楊浩的最主要原因。

在楊浩認識的所有美女當中,也只有二師姐秦洛,才能和沈冰凝不相上下。

而且楊浩還知道,沈冰凝獨自支撐起一家公司,沒有靠著半分外在的關係,所有的一切,都是這個女人一步一個腳印拼搏下來的。

此時聽到唐佳怡的憂慮,楊浩開始還不信,可是想著這段時間,美女總裁回家的使勁越來越晚,而且早上天還沒亮就去到公司……

「難道是遇到什麼大麻煩了?否則以沈姐的辦事能力,不該忙工作忙得這麼過分啊。」

楊浩若有所思,微眯著的眼眸閃爍著一抹冷厲。

「放心吧,不會有事的,我晚上回去看看。」

楊浩安慰唐佳怡說道。

時間過得很快。

今天晚上唐佳怡又大課,她本來是想逃課跟楊浩一起回去的,只不過被楊浩拒絕了。

獨自回到別墅,黑漆漆的房間沒有絲毫燈光,顯得有些幽靜。

「時間不早了,看來沈姐今晚又在加班……」

楊浩看看手錶,發現時間已經到了晚上十點鐘,以往的這個時間點,沈姐就算有工作要忙,也會帶回家來忙……

想到唐佳怡的擔心,楊浩眸光一閃,旋即轉身,開車前往沈冰凝的公司。

以前的時候楊浩來過一次,還當過沈冰凝的專職司機,所以並不陌生。

半個小時后。

楊浩驅車來到了中海市中心,這裡高樓林立,縱使到了晚上,不少大樓里也是燈火通明,這裡就是商貿大廈最為集中的商貿大街,沈冰凝的公司就在這裡。

「雅詩萊……找到了,就是這!」

楊浩放慢車速,好不容易終於是看到了幾個熟悉的字樣,這才停在一幢大廈面前。

沈冰凝的公司是專門做香水銷售以及研發的,所以公司名字「雅詩萊」這幾個大字五光十色,很是充滿現代化的感覺,楊浩對這個招牌有印象。

從樓下往上看,整幢大樓幾乎都是燈火通明,不時可以看到巨大落地窗前的忙碌人影。

「也不知道沈姐在不在上面……」

楊浩抬頭仰望著大廈嘀咕道,他剛才打了沈冰凝的電話,可是卻沒人接聽。

沒辦法,楊浩在路邊停好車,便準備上去打聽打聽。

可是剛進大樓內部,就被人攔住了,這裡可是中海市的商貿大街,全市的大集團都聚集在這裡,所以安保也是很嚴格,沒有公司配發的門禁卡或者是內部人員打招呼,是進不去的。

「咳咳……這位老哥,我是進去找人的,能不能通融通融?」

楊浩笑著朝安保大叔說道。

「你沒有門禁卡,又沒有公司人員帶你,我們也不可能讓你進去的。」

安保大叔無奈攤攤說:「你在公司裡面有認識的人嗎?先登記一下我幫你去問問吧。」

「行,行,那就多謝老哥了啊。」

楊浩禮貌笑了笑。

「小李,過來登記一下這位先生。」

安保大叔招呼一個年輕的安保過來,這位名叫小李的安保立馬拿著一本厚厚的記事本過來。

「你要找誰?那個公司的?這大樓上面可是有著好幾家公司。」

小李懶洋洋的詢問道,看向楊浩的目光充滿了不屑。

常年在這商貿區混,他練就了一雙毒辣的眼睛,誰是員工誰是老闆誰是有錢人,這些都能一眼就瞅出來在,可是面前這個人,身著普通,一套西裝都穿不起,肯定是鄉巴佬!

想到這裡。

小李更加的無精打采了,準備趕人走了。

「你好,我是來找『雅詩萊』公司的沈冰凝的,我打她電話沒人接,可是又有急事,所以……」

楊浩淡漠的看了這個小李一眼,但還是開口說出此行的目的。

誰知——

小李原本還是無精打採的記錄著楊浩說的話,可是當他聽到沈冰凝三個字的時候,卻是稍微愣住,隨後嗤笑出聲。

「啪!」

小李將記錄本合上,將手中的筆一下拍在桌子上轉身就走。

「切!我還以為駛來找誰的了,原來又是找咱中海市有名的冰山女神的啊?」

「小子,我看你還是回去吧,來找女神的人,每天數都數不過來,你算老幾啊。」

小李譏諷說道。

他的話語聲不小,所以周圍的人也都聽到了,可是反應都是和他一樣,不屑的打量著楊浩。

的確。

來找沈冰凝的人,基本上都是這商貿大廈附近的所謂精英人士,甚至還有不少富家公子和公司老總,這些人誰不是打扮得一表人才,這個年輕人一套西裝都穿不起,就這樣的還想吃天鵝肉?

不少人捂著嘴巴,偷偷笑著斜視楊浩。

卧槽?

小爺這還是被個看門的鄙視了?

楊浩嘴角一抽,正要發作的時候,最開始那個慈祥的安保大叔卻是悄悄湊過來。

「我說小兄弟,我們這裡實在是不能放你進去,主要是沈總早就吩咐過,不能讓人隨便上去打攪她,抱歉了哈!」

「還有啊,老哥作為過來人要提點你一句,天涯何處無芳草,別在一棵樹上弔死,沈總是漂亮,可是追她的人可以排一條長龍,你這又何苦自討沒趣呢?老哥不是嘲笑你,是提點你啊,快回去吧。」

安保大叔語重心長的悄聲說道,一邊說一邊還安慰的拍拍楊浩肩膀。

噶!

看著這麼熱心腸的的大叔,楊浩內心鬱悶無比,就是想發作也發作不起來啊。

就在這時。

大廈的門口卻是傳來一陣喧嘩聲。

楊浩下意識的回頭一看,只見這幢大廈的外邊,竟然停著一輛超級豪車,不一會兒就被興奮的觀眾圍住觀看。

「卧槽,這可是勞斯萊斯幻影加長版啊,我只在電影里看到過!」

「太彪悍了,你們看車前那標記,是真金打造的啊!」

「媽的,我都忍不住掰下那車標了,就這車標,都很值錢吧!」

周圍的觀眾興奮議論,口中更是不斷發出驚嘆的聲音。 此時雖是大晚上,可是商貿大廈這邊都是加班的白領,這麼一輛極其拉風的豪車停靠著這裡,不一會兒就圍了很多人!

豪門通緝令:老婆,你站住 人一多,各種驚嘆聲就愈加嘈雜,都是驚嘆於這輛豪車的豪邁。

就在這時,人群里一個尖銳的聲音,驟然響起。

「你們這些土鱉,讓哥來告訴你吧!就這一輛勞斯萊斯幻影加長版,價值六千萬美金,而且全世界也僅僅製造了十輛,就連中東那邊的土豪,也僅僅有兩個大鱷買了!」

「裡面的空間更是奢華,全是真皮和金銀打造,剛才說掰車標那人,你特么是傻子吧,勞斯萊斯的車標是裝了感應系統的,有人一觸摸到它,就會自動縮回去還帶攝像的功能,你要是不怕和土豪打官司,你就去掰!」

一名西裝革履的青年男子,鄙夷般說道,不過也正是因為他的訴說,周圍的人更是目露驚奇!

「六千萬……美金!就這一輛車?」

「貧窮真的限制了我的想象,我的天啊……」

這是在場所有人的的內心想法。

而這個時候。

勞斯萊斯幻影加長版的門已經被推開,剛一推開,外面的人更是紛紛響起一陣倒吸涼氣的驚嘆聲,隨後就是寂靜一片!

除了是被你們奢華的金光閃閃布置所震懾,更讓人震驚的是!

寬敞的車廂內部,竟然擺滿了一朵朵晶瑩剔透、飽滿鮮嫩的玫瑰花,這些玫瑰花每一朵都是嬌艷動人,上面還有著滴滴晨露,一股濃厚的清香立馬就飄散而出。

伴隨著玫瑰花的展出,隨後一名帶著金絲邊框眼鏡的英俊青年,穿著一身高檔定製西裝,漫步下車!

有錢!很有錢,超級有錢!

這是所有人見到這個英俊青年的第一反應!

身上穿著的的定製西裝,沒有絲毫褶皺,奢華卻不張揚的布料讓人眼前一亮,髮型更是梳理得極其規整,比臉上的金絲眼鏡更是貨真價實的真金,而且這青年下車的時候,不經意間微抬手臂,一塊奢華界代名詞的世界名表,更是顯露出來。

更重要的人,這個人是從裝滿玫瑰花的勞斯萊斯走下來的啊!

袁子軒面帶微笑,整個人就如同徐徐春風,溫暖迷人。

人群里不少女性,都是雙眼冒出金星的看著這位高富帥。

「諸位,我是華南集團的少董事袁子軒,今晚上過來是表白我心愛的一位女士,到時候還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啊。」

「若是今晚上那位女士答應跟我交往,你們就都是我袁子軒的朋友,我會給每個人送出五萬元的現金紅包!」

袁子軒微笑著看著眾人,一種貴族的氣質顯露無疑。

轟!

他的這句話,宛如雷鳴之聲,轟擊在所有人的心頭。

若是成功,沒人五萬元?

現在被豪車吸引過來的觀眾,起碼也有上百人……那這就是五百萬元?

五百萬元說送就送?還是送給路人?只要待會幫他起鬨幾句?

我的天,到底是我瘋了,還是這個世界瘋了?

聽到這話的人,全部呆若木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