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晴雪在時歡看唐元昊的瞬間就炸了,直接給她改了姓:

「你奪走的是我半輩子的人生和幸福,我過去吃的苦全都拜你所賜。這不是你哭一哭,就能原諒的事。我不會原諒你的,永遠不會!」

吃瓜群眾表示:理解理解,畢竟公主與孤女差別太大了,不怪李晴雪悲憤填膺。

就在他們嘰嘰喳喳討論之際,一道清冷的聲音響起:

「我為什麼要你原諒?」

這聲音不大,可存在感很強,莫名壓下了其他雜音。

時歡眉眼一片冷艷,面色淡淡:

「同樣的情況,你是受害者?難道我就不是嗎?冤有頭,債有主,誰弄錯的你找誰去,跟我有什麼關係。怎麼,是覺得自己飛上枝頭變鳳凰,而我落魄了,好欺負了,所以想要恃強凌弱?」

吃瓜群眾:真不敢相信,有朝一日,恃強凌弱這個詞會被霸王花用來懟別人。

但,她說的也有道理。

李晴雪差點氣吐血,她不陰白,傅歡這個胸大無腦,胸無點墨的蠢貨何時變得如此巧舌如簧。

以前傅歡挑事,她隨便說幾句話就能讓所有人站她這邊。

可今天,竊竊私語的聲音里,大多偏向傅歡。

時歡懶得理會李晴雪的便秘臉,察覺岑風呼吸聲比之前重了些,準備轉身看看情況。

恰好此時,有人喊她:「傅歡,去趟校長辦公室。」

擦,忙着撕逼,差點忘了,她要被強行退學。 拿過手機一看,果然是顧傾城,她發了一個視頻邀請。

呂笙沒怎麼猶豫,直接按掉。

加了顧傾城之後,她隔三差五的就發條微信打個招呼,呂笙偶爾回一句,大部分都無視了。

呂笙總感覺這女人奇奇怪怪的,要是她加的是本尊的號,那呂笙不介意跟她深入交流一下,但是加的是呂如夢的號,呂笙本能的排斥一切跟這個身份有關的東西。

按掉之後,扔到一邊,呂笙準備點外賣了,電話再次響起。

呂笙挺無語的,本想懶得理會的,但是響着也煩,正準備拿起來按掉,卻發現這次發的是一個語音邀請。

猶豫了一下,呂笙還是選擇接通。

就當日常敷衍了。

「如夢,不方便接視頻嗎?」一接通,顧傾城就自來熟的問道。

「嗯,不是很方便。」呂笙正愁找什麼借口呢,直接就坡下驢。

「最近在幹嗎呢?好久都沒看到你了。」顧傾城熟絡的問道,語氣還有些失落。

「最近很忙。」呂笙隨便找了個借口。

「忙完了嗎,要不要出來玩一下?」顧傾城說出了自己的目的。

「玩什麼?」呂笙本想直接拒絕的,但是他有點想出去買些衣服。

之前只有西城壹號這一個家的時候,他不敢放開了買,老是害怕別人到家裏的時候發現,到現在也就那幾套衣服,來來回回的早都穿的有點膩了。

現在有了新家,還這麼大,買多少衣服都放得下,他就想要去添置一些。

上次跟顧傾城的購物之旅還算愉快,起碼顧傾城不像一般的女孩子那樣,買了東西全都丟給別人拿,算是一個免費的勞動力。

「去酒吧玩玩怎麼樣?上次要不是太累了,還想和你一起去857的。」顧傾城興緻勃勃的建議道,充滿期待。

呂笙一聽是酒吧,立刻就沒有興趣了。

他上次去酒吧街,還是為了釣魚,而且過程不算愉快,所以對酒吧沒什麼好感。

而且他從來沒有真正去過酒吧裏面,也沒什麼興趣,有那時間,還不如在家擼貓呢!

正準備拒絕,腦海中提示音響起。

「叮~觸發隨機任務:『女神的秀場』。

任務要求:於今晚着裝全套女神套裝前往任意酒吧暢玩三小時。

結算時間:次日12:00。

完成獎勵:消費返現卡一張,可返現1-10倍;自由屬性點0.1-1。

失敗懲罰:某不可描述部位短一厘米。」

呂笙滿頭黑線,難怪之前幾天都不見觸發隨機任務,呂他還以為這個星期不會觸發了呢,結果就觸發了。

「好吧,可以。」突然的隨機任務打亂了呂笙的打算,看樣子不答應是不行了。

跟顧傾城一起去,好歹認識,有個照應,自己一個人去,心裏有點沒底。

「好!要不你跟我說你家住哪裏,我待會兒去接你?」見呂笙答應,顧傾城心情激動,興奮的提議道。

「不用了,你定好時間和地方,我一會兒自己去就好了。」呂笙本能的排斥,他的新家,連寢室的那幾個舍友都沒說,更何況顧傾城了。

「好吧,那就去蘭桂坊我常去的那家muse,時間九點,別遲到了啊。」顧傾城也不覺得失望,當下就做了決定。

「好,我知道了。」呂笙倒是無所謂,反正都沒去過,哪家都一樣。

「嗯,那就待會兒見。」顧傾城見呂笙答應,很是高興。

「待會兒見。」呂笙應了一聲,就掛斷了。

看了下時間,才剛剛七點,時間還早。

又查了下新家和蘭桂坊之間的距離,快要30公里了,還真不近。

反正要出門,呂笙也懶得再點外賣了。

打開帶來的行李箱,還是選了最初買的那套短裙套裝,這套衣服頻繁出鏡,已經差不多是出門標配了……

不過,不得不承認,呂笙穿這套衣服的時候,真的很顯『女人味』,尤其是經過幾次改造,腰部更細之後,A字裙更加能夠凸顯腰部的纖細,沒了肌肉線條的長腿在短裙的修飾下也更顯筆直修長,讓人很有種腿玩年的感覺。

下次去買衣服了,可以適當的多買幾套類似的。

換好了衣服,呂笙化了一個偏夜店風的妝容,其實也就是比日常妝高光打的更多一些,眼影的顏色更深一些,口紅換了一個顏色較深的星光口紅,會顯得很亮,很潤。

照例是使用了對A和黑長直,但是好像黑長直和今天的妝容不是很搭,黑長直顯得太乖了。

考慮了下,呂笙讓系統換了個亞麻色的中分大波浪,雖然看起來有點浮誇,但是看起來蠻好看的,也意外的很適合他。

呂笙就確定了用這個髮型,並讓系統記憶下來。

一切準備完畢,呂笙找了個長鏈挎包,把手機錢包紙巾這些裝進去,想了想,還是放了一盒粉和口紅。

去寵物房看了下,妮妮和桃總它們沒有出現什麼不適應環境的反應,反而把貓碗裏的貓糧吃了不少。

呂笙添了貓糧和凈水,確認寵物房門窗都關好了,背着包下了樓。

在負一層取車的時候,原本是想開拉法的,畢竟是『拉法女神』,專屬神車,但是想了想,還是開了一直被他嫌棄的賓利歐陸GT。

好歹也是花了500萬的車,放那不開也是浪費。

而且拉法也是粉色,沒道理呂如夢會嫌棄同是粉色的賓利歐陸啊。

反正以呂如夢的身份,開什麼顏色的車不行?

從牆上專門放車鑰匙的柜子取了歐陸的鑰匙,來到歐陸面前,呂笙才注意到歐陸的牌照是『川A2345L』,難得的順子號,不用說,肯定是神通廣大的小武哥送的。

歐陸的粉色車漆受到了呂笙的嫌棄,但是白藍配色的內飾倒是得到了呂笙的喜歡,英國車一貫的奢華內飾在全世界都享有盛名。

而且,不同於那些追求極致性能的超跑,歐陸的車身稍高,座椅也比拉法和918舒服多了,啟動之後雖然動力表現不如拉法和918,也沒有它們狂躁的聲浪,但是舒適度絕對拉滿了,甚至比越野的G63還要舒服。

要不是這個顏色,呂笙都想用這車日常代步了。 牧北宸把石晗玉抱在懷裡:「我們的孩子會繼承大統,我們所有的努力都會後繼有人。」

「隨緣。」石晗玉靠在牧北宸的懷裡:「我們要生一個厲害的兒子,生一個可愛的女兒,如果可以多生幾個,就像是我和阿姐和二姐那樣,永遠都能成為互相的依靠。」

牧北宸是很羨慕的,羨慕石家姐妹三個人的感情,甚至到如今都是同生死共進退的態度,石晗玉回去安樂縣,她們就都回去,石晗玉回到了京城,入宮了,她們就居住在皇城中,這是一種拱衛和保護。

再想自己這淺薄的兄弟緣,忍不住搖頭苦笑:「會不會因為都想坐在這個位子上,同室操戈。」

石晗玉想了想:「不會。」

「為什麼不會?」牧北宸有些疑惑了。

石晗玉說:「因為過去只要是皇子,他們從小被灌輸的思想就是身為龍子都可以逐鹿皇位,他們最終成為皇權的犧牲品並非是他們願意的,更多是很多人潛移默化給造成的後果,主要還是因為皇上的女人太多,皇子太多,還都不是一奶同胞,哪裡有什麼感情呢?」

牧北宸恍然大悟。

石晗玉舒服的靠在牧北宸的懷裡:「我們的孩子則不會,他們不需要考慮去不去繼承皇位,讓他們了解民間極苦,學一身本事去各展所能,並不是皇子就有治理國家的本事,只要讓他們都找了自己的人生目標,搶什麼?奪什麼?都是在做事,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才是最快樂的。」

「真的會這樣嗎?生在天家也能享受手足情份?」牧北宸心裡莫名的期待,期待自己的孩子手足情深。

「當然了,一定會這樣的。」石晗玉堅定地這麼想,讓孩子心中裝滿了愛,就不會對手足舉起刀。

牧北宸擁緊石晗玉:「所以說,得賢妻旺一族,這話是對的。」

「還有一句呢。」石晗玉抬頭笑眯眯的看著牧北宸。

牧北宸低頭親吻她的額頭:「什麼話?」

「野花摟上床,日子靠南牆。」石晗玉戳著牧北宸的胸口:「世人都說天家無情,皇權更迭白骨累累血染就,可天家的無情是因為什麼?還不是坐在你這個位子上的人野花遍地?」

「我不會。」牧北宸握住石晗玉的手,因為石晗玉的一番話讓牧北宸發現了癥結所在。

別說皇子之間彼此你死我活沒有兄友弟恭了,就是後宮那些女人為了爭寵手段用盡,互相傾軋成仇,怎麼會教育好孩子呢?

所以,不怕孩子多,主要是一個娘的孩子,不對,只要是石晗玉生的孩子,就不會差!

******

天仙閣的節目兩個時辰,結束的時候許多人意猶未盡。

歐陽紅紅帶著所有人出來謝幕,並且說以後每晚都會有相應的節目,屆時請大家再來捧場。

當人群散去后,天仙閣里的燈滅了大多數,歐陽紅紅這才來到天字一號房,在房門外恭敬的說:「奴婢給皇上、娘娘磕頭請安了。」

「不必,進來吧。」石晗玉揚聲讓歐陽紅紅進來。

歐陽紅紅進門來。

石晗玉問:「賬目可有即時記錄?」

「有,賬房在匯總。」歐陽紅紅說。

石晗玉點了點頭:「讓賬房都來台上,也讓群臣們在一起廣開言路。」

「是。」歐陽紅紅去安排賬房先生到台上來,牧北宸帶著群臣坐在台下。

賬目匯總後,這些臣工聽著賬房逐個節目報賬,這進項就是看客打賞的,再匯總後竟然兩個時辰就賺了四千多兩銀子,簡直把這些臣工們的眼珠子都要驚得冒出來了,怪不得青樓,不不不,這不是青樓,可是賺的銀子可比青樓多多了,畢竟青樓的生意就算是花魁,一晚可能就直接一個客人,賺得錢可是有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