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倩兒在米蘭已經沒有安全感,她不知道那個白人醫生有沒有欺騙自己,自己回到華夏之後,一定要到燕京最好的醫院做最詳細的檢查……

蘇韜並不知道自己悄無聲息地按了一下李倩兒的大包穴,將她嚇得直接推掉了所有的工作,立馬返回華夏。

不過,即使知道了,也不會有什麼罪惡感,因為李倩兒這樣的女人太賤了,為了得到好處,竟然不惜勾搭外國男人,光憑這一點,就讓蘇韜極為痛恨。

難道外國男人就一定比華夏男人威猛嗎?

李倩兒是許多華夏男人的夢中情人,但卻折損了華夏男人的尊嚴,是可忍,孰不可忍!

回到酒店之後,亞洲天後黃靜妍也如約而至,畢竟新品發布會在三天後就將舉辦。

已經有很長時間沒有見面,黃靜妍的風格也有所改變,似乎為了配合此次米蘭時尚周,所以她的打扮類似華夏風格,妝容沒那麼濃,比較清雅素凈,如果不知底細的話,還以為她是一名華夏女星。

婚不逢時 「歐巴,我們又見面了!」黃靜妍主動微笑,伸出了柔荑。

蘇韜突然想起在韓國發生的一些經歷,自己和黃靜妍雖然沒有走到最後一步,但嚴格意義上,關係超越了一般的男女。

蘇韜捏著黃靜妍的縴手,笑道:「希望這一次我們會在米蘭留下一段很美好的回憶。」

黃靜妍面色一紅,顯然想歪了,連忙縮回手。

蘇韜怔了怔,暗嘆了一口氣,與黃靜妍的關係,還真是扯不清了。

蘇韜發現自己的毛病,身邊從不缺少女人,但和女人的關係卻總是那麼複雜和曖昧,以後還是得注意剋制,不能到處留情。

不過,人心可不是那麼好控制的! 當你的地位變高,掌握的資源變多,權力變大,如果你還是一個有魅力且風趣的男人,那你身邊將不會缺少美女作伴。

女人和男人一樣,都喜歡優秀的異性,尤其是現在華夏不斷進步,女人的地位水漲船高,而且她們更加獨立自主,願意做自己愛做的事情,願意追求自己喜歡的男人。

在這種情況下,男人不應該抱怨社會變了,人心不古,而要審視自己,認清現實,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大。

薇拉也從莫斯科抵達米蘭,見面之後,就和蘇韜黏糊在了一起,畢竟兩人許久沒有見面,小別勝新婚,兩人在房間里一整天都沒有出門,中途只是蘇韜點了飯菜,讓服務員送到房間外,稍作休息片刻之後,再次沉浸在浪漫的花海之中。

「蘇,你知道嗎,現在你很危險,我外公說,他了解到一些不利於你的消息,屯紮在義大利的某個傭兵組織,正打算生擒你!」薇拉手指繞著蘇韜結實的胸膛,擔憂地說道。

「我已經與他們見過面了,也給了他們一點教訓。」蘇韜笑著說道。

誰能想到蘇韜比那些雇傭兵還兇狠,嗅到危險之後,一言不合,就開著一輛租過來的菲亞特,將對方的法拉利撞得面目全非。

「那件事我聽外公說了,他也覺得你特別有意思,不過,因為對方覺得羞辱,所以會千方百計地打到目的。對你而言,唯一的好處是,他們不會殺了你。」薇拉微笑著說道,「不過,你放心吧,只要你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我會保證你的絕對安全,無論是那些傭兵組織,還是臭名昭著的黑手黨,都不會願意招惹我外公。」

蘇韜對林毅夫已經有過全新的了解,他在國際上很有威懾力,沒有人願意惹上這個狡猾且擁有深不可測實力的人物。

說得簡單一點,林毅夫的實力強大到,已經脫離了國家的概念,他的資本遍布全球,同時手中掌握的政治資源也是如此。

如果林毅夫願意的話,一聲令下,可以讓歐洲好幾個國家議會面臨大規模的人事變動,也可以讓許多國家的軍方要員主動辭退自己的職務。

林毅夫是一個讓無數人頭痛,卻又畏懼的實力派,關鍵是,沒有人知道他的財富究竟積累到多麼可怕的地步,手中掌握的軍隊可以輕而易舉地佔領幾個國家。

這也是為何薇拉的父親,俄羅斯的貴族奧蒙德老爺,面對老丈人林毅夫,從來不敢大聲說話的原因。

如果真要說林毅夫有弱點的話,以前是他的女兒,現在還得加上一個自己的外孫女。

儘管如此,也沒有人會愚蠢到,利用林毅夫的這兩個弱點要挾他。

關鍵在於林毅夫,是一個八面玲瓏之人,他不主動挑起事端,和各方的關係都相處融洽。

「沒想到我竟然會找到你這麼有實力的女人當媳婦。」蘇韜在薇拉粉嫩的面頰上捏了一下,「有人保護的感覺真好啊,其實我挺適合吃軟飯。」

蘇韜偶爾挺想做個小白臉,不幹活,就能過上好日子。當然,小白臉吸引的對象有限,如何能得到,薇拉這樣年輕貌美的千金女青睞呢?

薇拉抿嘴一笑,道:「在俄羅斯很多家庭,的確是女人辛苦賺錢養活男人。我到了華夏之後,發現華夏女性普遍要比俄羅斯女性更加幸福。因為華夏的男人大多很優秀,有責任感,能肩負家庭的責任。」

蘇韜暗嘆薇拉這話不是間接讓自己做個勤奮老牛嗎?他無奈苦笑道:「看來小白臉還是當不成了,我還是得好好工作,總不能做華夏男人的恥辱吧?」

薇拉咯咯笑了一陣,從床上坐了起來,床單包裹著身體,白膩的玉背裸露在空氣中,彷彿柔順的綢緞。她從包里去除一份文件,然後躺在蘇韜的懷裡,翻開裡面的紙頁,道:「這是那個傭兵團的資料,還有托斯卡集團的人際關係網。他們之所以生擒你,是希望用你來作為交換被囚禁在華夏的托斯卡繼承人托尼。」

「就是那個導致國內大規模爆發疫病的主使者之一?」蘇韜蹙眉問道。

「嚴格意義上講,托尼也是個受害者,他很不幸地跟應雄搭上了關係。至於那個新型病毒,是幾年前就開始研製的,那時候托尼還沒有被認定為集團繼承人。換句話說,托尼只是個替死鬼而已。」薇拉耐心地解釋道。

蘇韜沒想到薇拉了解得竟然這麼清楚,沉聲道:「你是從那裡得知這些內幕?」

薇拉笑著說道:「我外公的情報系統,想要調查到這些並不難。這次在華夏發生人為疫病,其實是幾個國家想要試探性地利用生化武器控制華夏的發展速度,畢竟現在華夏的發展速度實在太可怕了。」

蘇韜無奈苦笑,他很理性地說道:「國家剛剛過去的五年進步有目共睹,但還存在大量的窮人,他們沒法接受平等的教育,如果家中有人生病,會造成毀滅性地打擊。」

薇拉搖頭道:「我在漢州那段時間,其實我的內心很驚訝,沒想到華夏一個三線城市,竟然會這麼發達。普通人的薪資早已達到俄羅斯白領的收入。另外,就是你們的互聯網產業,實在太可怕。不需要帶錢包,只要拿著手機就能出門,在俄羅斯是很難想象的事情。這也是我為何決定,要在華夏投資的根本原因。」

蘇韜笑著說道:「聽到你一個外國人,這麼評價我的國家,我還是挺開心的。這比讚美我,讓我還覺得開心。」

薇拉瞪了蘇韜一眼,低聲道:「愛上這個神奇的國家,還是因為你的緣故。」

蘇韜心頭一熱,笑道:「為了你這句話,咱倆再次大戰一百回合吧!」

十幾分鐘之後,床頭柜上急促的電話鈴聲,打斷了兩人的節奏。

蘇韜騰出手,看了一眼是西爾維婭打來的,猶豫片刻,終於還是接通。

薇拉見是個女人的聲音,警惕地盯著蘇韜。

蘇韜無奈地訕訕一笑,西爾維婭充滿磁性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了過來,「不好意思,打擾你了,我有件事情想請你幫忙。」

「哦?請說。」蘇韜發現薇拉的手不懷好意地伸進了被子里,強忍著躁動不安,惡狠狠地瞪了薇拉的一眼。

薇拉故意開始戲弄蘇韜,嘴角噙著壞笑,惹得蘇韜差點叫出聲,暗忖薇拉實在太可惡,竟然趁著自己打電話的機會,偷襲自己,等會兒,自己一定要加倍奉還。

「我的一個朋友病了,想請你去幫她看看。」西爾維婭說得有些心虛,擔心蘇韜會拒絕。

蘇韜心想原來治病,這是自己最擅長的事情,爽朗地答應道:「沒問題!」話音剛落,他覺得身體癢得厲害,下意識吐了幾口氣。

西爾維婭突然發現蘇韜的氣息有點不對勁,道:「你是不是在健身?」

蘇韜無奈苦笑,只能順勢說道:「是啊,我在跑步呢,今天米蘭的風挺大,空氣有些潮濕,跑起來有些吃力。」

窩在被子里的薇拉差點忍不住笑出聲,心道這蘇韜實在太能胡扯了。

西爾維婭頓了頓,熱情地邀請道:「有空我可以帶你去一家健身俱樂部,那裡的器材都是最好的,你這麼愛健身,相信一定會喜歡那裡。」

「一定,一定!」蘇韜發現自己有些吃不消,再不掛斷電話,就要露出破綻,「我在米蘭的時間很緊,所以明天上午可以見見你的那個朋友。」

「好的,明天上午我安排車子來接你。對了,我的朋友住在羅馬,所以我們要離開米蘭。」西爾維婭連忙解釋道。

「一切都聽你的安排!」蘇韜直接掛斷了電話,將被子往頭上一蓋,去找調皮的薇拉報仇雪恨。

西爾維婭見還沒有道別,蘇韜就掛斷了電話,臉上露出失落、茫然和困惑,更多的是不知所措。

第二天早晨,蘇韜剛吃完早餐,就接到了西爾維婭的電話,走到門口,就看到西爾維婭從一輛黑色的商務車內走出來,笑道:「我們現在走吧!」

蘇韜依然背著行醫箱,穿著晏靜安排人給自己量身定造的長袍,笑問:「你可以簡要地將對方的情況跟我說一下!」

西爾維婭無奈地搖頭,抱歉道:「其實她具體的情況,我也不知道。不過,你見到她之後,肯定不會失望,因為她可是鼎鼎有名的美人,羅馬第一美女,所有義大利男人的夢中情人。」

蘇韜一本正經地說道:「在我看來,她美不美不重要,她是我的客人。難道因為她很美麗,你們的上帝就會格外錘鍊,讓她生病的時候,免除一些痛苦嗎?」

「你很幽默!」西爾維婭忍俊不已,跟蘇韜一路開始介紹沿路的風土人情。

和西爾維婭這樣知性內涵漂亮的西*方美女在一起交談,時間過得飛快,所以蘇韜也很享受這段旅程,並不與覺得太過勞累。

羅馬到米蘭的距離還是比較遠的,接近六百多公里,因此開車的話,差不多要五個多小時才能抵達。

因此到了羅馬之後,已經是正午時分。

商務車在一處規模恢宏的別墅區停下,羅馬式建築外觀巨大、繁複,但裝飾簡單大方。在管家的引領之下,蘇韜走進了寬闊的客廳,見到了此次邀請自己看病的喬安娜。

他下意識地皺了皺眉,心中有些警覺,因為從望診之術來看,喬安娜根本沒有病。 被譽為羅馬第一美人,並不僅僅是因為喬安娜有著讓任何男人都會瘋狂的外貌,還在於她身上流淌著一種特別的氣質。

相對於米蘭人的高傲,喬安娜舉手投足有種羅馬人的浪漫和熱情。

「已經到午飯時間了,我們先去吃飯吧!」喬安娜穿著一件火紅色的連衣裙,這是一種常人很難駕馭的顏色,但穿在喬安娜的身上,配合上她的身形氣質,顯得恰到好處。

簡而言之,喬安娜的性格屬於那種外熱內冷的風格,給人春風的同時,眼神中偶爾流轉的眸光,會傳達出一種高貴和優雅。

蘇韜暗嘆了一口氣,來到國外之後,會驚人的發現,越是高端的人群,越是開始注重漢語的學習,喬安娜的漢語水平與西爾維婭雖然有些差距,但已經算是非常不錯了。

喬安娜的口音聽上去有些奇怪,但因為音色很好,所以並不讓人覺得生厭,反而會覺得是一種仿若天籟的聽覺享受。

餐廳是一個長桌,西餐都是按人份擺放好,其中一個位置,餐具中有一雙銀色的筷子,足以顯得喬安娜非常細心,考慮到蘇韜用餐的需求。

桌上擺放的是傳統的意式美食,除了披薩、海鮮意麵、義大利炒飯之外,還有提拉米蘇、冰激凌等甜品,種類不是很多,但份量比較足。

蘇韜倒也不是特別拘束,很自然地品嘗美食。

喬安娜和西爾維婭用義大利語低聲交流,不時會跟蘇韜說兩句,大約四十分鐘之後,用餐便結束了。

「蘇大夫,我想請您去樓上為我治病,可以嗎?」喬安娜用餐巾擦拭了一下嘴唇,微笑著請求道。

「當然可以!」蘇韜暗嘆喬安娜也算得上忍得住,見面這麼久,始終沒有表露真實的意圖,現在狐狸尾巴終於露出來了。

喬安娜讓西爾維婭去後面的花園喝會兒飯後紅茶,然後自己帶著蘇韜上了二樓的一間比較開闊的屋子,蘇韜目光落在角落柜子上,微微一怔,暗嘆了一口氣。

「你們學的醫術,是不是給人摸摸手就可以了?」喬安娜坐在椅子上,平靜地將手腕伸了出來,雙手握拳。

蘇韜搖頭苦笑,沒有伸手,嘆了口氣道:「你沒有病,邀請我來家裡做客,恐怕是為了相框里的這個男人吧?」

柜子內有一個相框,裡面放著一張喬安娜和弟弟托尼的合影。

蘇韜雖然沒有與托尼直接見過面,但從薇拉的資料中,見過托尼的照片,所以他很快分析得出一個結論,自己似乎不知不覺走到了一個陷阱里,喬安娜沒有病,只是用看病為借口,讓自己送上門了。

蘇韜不僅無奈苦笑,千防萬防,沒想到自己竟然這麼愚蠢的深入虎穴,至於那頓飯此刻看來是鴻門宴。

喬安娜淡淡笑道:「蘇醫生,你很聰明。」

她有點意外,沒想到蘇韜如此確定自己根本沒病。她研究過蘇韜的很多資料,所以知道他的確有一種本領,能夠輕而易舉地看出一個人是否健康,所以並不是很意外。

蘇韜聳了聳肩,問道:「你和托尼是什麼關係?」

「我是他的親妹妹!」喬安娜緩緩道,「簡而言之,這裡也是托尼的家!」

蘇韜無奈苦笑道:「有點諷刺,我一直在提防你們,沒想到自己送上門來了。」

喬安娜明白蘇韜的意思,頓了頓,輕聲道:「首先,我得向你道歉,之前安排人跟蹤、試圖襲擊的那批人,的確和我們有關。其次,我想跟你說明,邀請你過來,並不是為了為難你,而是希望我們能夠合作。」

蘇韜聽喬安娜這麼說,頓時有些意外,皺眉道:「我讓托斯卡集團損失那麼多錢,導致你的哥哥現在還被囚禁在華夏,你還願意跟我合作?」

「華夏有句話,叫做不打不相識。」喬安娜笑道,「很多矛盾,是因為彼此的立場不同。如果我們站在同一個立場,那豈不是就可以坐下來好好交流了嗎?比如,剛才那頓午餐,你不知道我的身份,不一樣吃得很開心?」

蘇韜暗嘆了一口氣,望著喬安娜那明澈的眼眸,有種被看透的感覺,他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厲害的對手,彷彿跟自己一樣,能夠讀懂別人的心思。

「那我得洗耳恭聽,你究竟想怎麼合作?」蘇韜找了個位置坐下來,同時開始盤算,如果對方想要留下自己,有幾成把握能夠順利衝出去。

喬安娜笑了笑,道:「蘇醫生,請你不要太緊張。你是我委託西爾維婭請過來的客人。如果我傷害了你,這樣會破壞西爾維婭之間的感情。另外,我如果想對付一個人,絕對不會讓流血事件發生在自己的家中。所以請你放下戒備,相信我的誠意。」

蘇韜吐了口氣,倒是小看喬安娜了。她絞盡腦汁請自己來家長做客,倒也並非完全帶著惡意。

「在幾天之前,有一個來自華夏的男人,讓我動用義大利的關係對你下手。」喬安娜淡淡笑道,「如果我辦到了這一切,他將會想辦法將我弟弟送回國。」

「你對他並不信任!」蘇韜緩緩道。

「沒錯!」 二十年人間路 喬安娜笑道,「你應該猜出他是誰了吧?」

蘇韜笑了笑,斷定肯定是秦經宇無疑。

喬安娜見蘇韜沒有說話,又繼續說道:「我做了激烈的心理鬥爭。其實在義大利,想要一個人從這個世界徹底消失,我有很多種辦法。但是,如果我真的那麼做,托斯卡集團將永遠失去了進入華夏市場的機會,所以我在猶豫。」

蘇韜嘆了口氣,淡淡道:「所以你希望我能夠幫你救出托尼,同時,還要幫托斯卡集團進入華夏市場做工作?」

喬安娜打了個清脆的響指,笑道:「跟你說話,一點也不累。」

「小姐,你不覺得這是天方夜譚嗎?托斯卡集團曾經試圖用新型肝炎病毒讓華夏大亂,損失慘重,還死去了那麼多無辜的民眾,現在你卻要讓我幫你們疏通關係?」蘇韜忍不住笑出聲。

「第一,在這件事情上,托斯卡集團也是受害者。我的哥哥托尼,他缺乏經驗,被應雄誘惑,參加了這次愚蠢行為。第二,始作俑者是應雄以及幕後之人。第三,托斯卡集團願意提供一定金額的賠償,盡自己最大的可能,撫恤那些受災的民眾。」喬安娜真誠地說道。

蘇韜盯著喬安娜的眸光許久,道:「這個你可以嘗試與政府談判,我不過是一個醫生而言,無法給你承諾。你的弟弟或許不是主凶,但他助紂為虐,必須要接受相應的懲罰。」

喬安娜搖頭,微微笑道:「能讓華夏俊傑幫第二的秦經宇,視作頭等大敵,怎麼會是普通人?」

蘇韜知道喬安娜調查得很深入,但對她的判斷也有些驚訝。

應雄之所以能夠被遣送出境,跟蘇韜有著很大的關係。但這件事自始自終都是絕對機密,只有烽火內部有限幾個人知曉,不可能泄露出去。

喬安娜為什麼如此篤定自己能救出她的弟弟,蘇韜也有點好奇喬安娜的計劃!

「你恐怕沒有了解過最新的華夏俊傑榜單,最新的名單中,你赫然在列,雖然處於第十名,但在那些人中是最年輕的一名。」喬安娜笑著說道,「從今年年初起,華夏政府部門連續發出扶持中醫發展的文件,這也與你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簡而言之,你在未來十年內,極有可能成為華夏醫療領域的領軍人物。這也是我為何選擇在你身上投資的原因!」

「投資?」蘇韜不解地望著喬安娜。

「沒錯!我知道你最近在漢州投資了一個中成藥工廠,還沒有正式運營就拿到了軍方的訂單。」喬安娜微笑著說道,不過這表情讓蘇韜覺得有點瘮人。

並非喬安娜的聲音讓人不適,而是她對自己的調查太詳細了,如果有這麼一個敵人,無疑是極為頭疼的。

「你打算投資我們的中成藥工廠?」蘇韜好奇道。

「嚴格意義上,是利益和資源互換。你需要幫助托斯卡集團旗下的產品在華夏的市場渠道,而我們會協助你們的中成藥完成在歐洲合法銷售所需要的相關審批程序,同時會利用自己的渠道,幫助你們拓展市場。」喬安娜保持很平和的心態說道。

「聽上去是個不錯的合作,但我們的合作,如何救出你的哥哥呢?」蘇韜知道喬安娜最終還是為達到一個目的,救出如今在華夏監獄里的托尼。

「對於華夏政府而言,巨大的損失已經不可避免的發生,如果我們給出足夠的誠意,表達我們的悔過之心,相信華夏政府一定會改變自己的主意。」喬安娜笑了笑,「當然,你如果拒絕的話,我會與其他合適的華夏企業進行合作,現在華夏也有不少中成藥工廠,他們的產品質量也不錯,只不過缺少歐盟傳統葯註冊的經驗和通道。」

喬安娜的確打動了自己,不過,蘇韜內心並沒有完全認同這種方式,他搖了搖頭,道:「我拒絕!」 喬安娜面色微變,按照道理,蘇韜不應該會拒絕,他現在所有的重點都放在中成藥工廠上,而且他們的計劃很明確,要進入國際市場,與其他國家的中成藥進行競爭。

然而,蘇韜卻是毫不猶豫地直接拒絕了。

宅門賀九 蘇韜之所以拒絕,並非認為喬安娜的合作沒有吸引力,而是覺得既然是談判,就得索取更多有利於自己的東西。

和喬安娜合作,的確是一個選項,但蘇韜心裡邁不過一個坎,那就是托斯卡集團剛剛傷害過華夏。

雖然這與喬安娜或許沒有直接關係,但蘇韜對托斯卡集團不得不保持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