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三爺這下明白了,點頭道:“說的也是,道門修行,首重道心,雖然求得是同一個目標,卻各有傳承,理念之間,總有相駁之處。這紫陽門我也知道,修烈陽法,性子剛烈一條筋。不僅是它,道門之中也有不少傳承都是這樣的臭脾氣,難以接觸。不過我重水觀可沒這樣的臭脾氣,只要不爲惡,一切都好說。道友儘管放心。”

陳浩笑道:“所以晚輩也在想,怎麼才能和前輩說出來。如今前輩詢問了,晚輩就借臺階告罪一二,希望前輩不要怪罪。”

李三爺道:“這有什麼告罪的,道門修士,從來修的都是己心,道不同不相爲謀,你慎重一些也是應該。不過,道門修行,也要修正道,道友這一屋子的陰煞邪氣,是怎麼回事?”

陳浩道:“這陰煞邪氣的來源,是我行道所遇一位泰國降頭師所留,那降頭師來我華夏害人,被我所遇,就破了他的邪術,不過降頭師雖然死了,可是它生前卻殘忍謀害了一些孩子,煉製成邪童,這些邪童只是孩子,我無法做出抹殺的行爲,就帶在身邊教導,尋找解救之法。”

李三爺頓時怒起:“泰國降頭師?他們居然還敢來我華夏搗亂?嘿嘿,真是不怕被我道門高人抹去傳承啊。”看他一臉憤怒,和那趙玄武倒是類似,對這些番邦外道,很是看不起。

隨後李三爺看着陳浩道:“你這做法沒錯,陰魂鬼物,也不全是壞的,我重水觀傳承,也是順應天理,只要不爲非作歹,倒也不歧視。道友大可放心。”

陳浩道:“前輩理解就好,嗯,前輩聞陰術絕奇,不知能否見到鬼物?”

李三爺頓時傲然道:“我重水觀專門幹這一行的,怎麼可能見不到,你放心吧,我出來之前,在祖師爺神像前開了法眼,只要有鬼物存在,就無所遁形。”

陳浩點頭:“那好,我放出這些小鬼,也讓前輩認識一下。”

說着,陳浩揮手間,被他收入袖裏乾坤的小鬼們,老婆婆還有被困住的小女鬼都放了出來。

雖然做好了心裏準備,但突然看到這麼多鬼物一起出現,李三爺還是嚇了一跳。

特別是這些小鬼,一個個的,比他修行以來見到的最厲害的鬼都要可怕,簡直衝擊心靈。

但是很快,李三爺就詫異了,看着那個老婆婆道:“周家妹子,你怎麼也在這裏?”

老婆婆還在茫然呢,看到李三爺,頓時眼中就流出了淚水:“李三哥,我是來向你求助的,那個不孝子,他請了法師來捉我,還說要惡鬼吃了我。”

“什麼?那混賬東西,居然如此歹毒,忤逆不孝,對親生母親都能做出這種事!老天爺怎麼沒有一雷劈死他。”李三爺氣的橫眉豎眼。

陳浩這時插話道:“三爺,那個要抓這位婆婆的惡鬼就在這裏,你看,這就是這個小女鬼,它可是一個九死怨靈,您看怎麼處理好?”

李三爺正氣頭上呢,聞言抓起桃木劍,就想砍小女鬼。

但擡起桃木劍,李三爺就愣住了,瞪大眼睛看着陳浩道:“你剛纔說它是什麼?” 陳浩笑道:“九死怨靈。”

李三爺聞言倒吸冷氣,原本要砍向小女鬼的桃木劍,急忙收了回來。然後仔細打量。

這一看,李三爺確定了,真是一個九死怨靈啊!

嚇死老子了,差點把祖傳的法器搭進去。

李三爺驚疑不定的道:“這是哪位膽大的道友,在這個時代居然敢弄這種東西?就不怕天怒人怨,身死道消。”

陳浩撇嘴道:“不僅敢,而且前輩你看那邊,這個小朋友現在叫陳愛學,它也是一位九死怨靈,而且已經死了八次,只差一次就能完成九死幼生體,我估計不差的話,和這個小女鬼是同一個人弄出來的。”

李三爺看向陳愛學,再次傻眼了。

這種東西,居然還有倆?尼瑪,作死,作大死啊!

表情慢慢變得嚴肅起來,李三爺認真道:“這事有點嚴重,我要和一位道門高人聯繫一下。”

陳浩道:“如果有高人來處理,那是最好,不過現在兩個九死怨靈都在我這裏,我怕那個同道不會給時間等我們做好準備呢。”

李三爺一愣,這才面色古怪的看向陳浩。

光受驚了,倒是忽略了,九死怨靈這麼厲害的髒東西,卻被這位小道友輕鬆拿下。

這感覺不對勁啊。倒是誰纔是真兇?

再看小女鬼,李三爺就發現,小女鬼被一道光圈困住,陰煞氣息被完全鎖住,根本動彈不得。

嘖嘖,就算是幼生體的九死怨靈,自己遇到了,除了死就是跑。

而這位小道友,直接抓了!

你大爺的,有你在,我還請什麼高人?

李三爺看向陳浩:“道友,既然九死怨靈被你抓了,不知你有什麼辦法?”

陳浩一愣,乾笑道:“前輩,你可別把我當高人,晚輩修行日短,也不敢保證能夠打得過那位能培育九死怨靈的同道啊。”

李三爺嘿嘿笑道:“道友可別謙虛,能抓九死怨靈,就是本事,我李老三修行了大半輩子,連入道都不能,只能依靠祖師爺的偏門之法和幾件祖傳法器,才能混一口飯吃,你肯定是比我厲害的。現在聯繫其他道門高人,估計來不及了,只能靠你。”

陳浩:“……”

“不過你說得對,那邪道培育的九死怨靈被你抓了,肯定不甘心,這樣吧,道友隨我去重水觀,我門雖然沒落,但是也有一些佈置,更有祖傳神像坐鎮,也能庇護一二,如果那邪道敢來,就不能放跑了。”李三爺繼續說道。

陳浩斟酌一下,點頭道:“前輩經驗豐富,晚輩聽您的,不過我這帶着的小鬼都屬陰物,能否進入前輩道觀?”

凡塵劫之靈珠 李三爺道:“道友放心吧,我重水觀房間多的是,保證沒事。”

醉里不知玉簟秋 醫道花途 陳浩道:“既然如此,那就叨擾前輩了。”

達成了合作意向,陳浩也是乾脆利索,收拾一二,就駕車帶着李三爺前往重水觀。

重水觀在柒水鎮郊區,看起來規模還不小,比家鄉的鎮海寺要大了兩倍,看起來頗有一個門派的模樣。

來到之後,李三爺就爲陳浩詳細介紹了重水觀的來歷。

重水觀的傳承也有幾百年了,屬茅山分支,鼎盛時期也有十多位弟子,在柒水鎮方圓數百里內,也算是很有名聲。

不過到了現在,傳承只有李三爺一個了,偌大的觀內,還有一對無兒無女的老夫妻,都是普通人,負責清掃衛生,洗衣做飯。

聽到李三爺的介紹,陳浩暗暗嘆息。

白鶴觀的四平道長,還能找到一個五元當傳人。

而李三爺卻是自身入道都不能,更別說尋找一個能接受傳承的弟子了。

如果不出意料,李三爺之後,重水觀也算是要斷了。

進入觀內,陳浩陪着李三爺先來到了主殿,給供奉的三茅真君,還有重水觀列代祖師爺參拜一番。

沒有拿李三爺提供的普通香,陳浩自己拿出了開光後的靈香,然後點燃插入香爐,以示尊敬。

李三爺見了,先是錯愕,隨後瞪大了眼睛,驚呼道:“靈香!”

陳浩笑道:“區區靈香,不足掛齒。”

這還不足掛齒!我重水觀已經好多年沒見着了,就算認識的最富有的門派,也只是重大祭日纔會上供幾支,你這隨手就是三支,遇到土豪了啊!

李三爺無言看着陳浩。

還說什麼沒有師門長輩,有這身家,要什麼師門長輩。

隨後李三爺眼睛一亮,期待的問道:“道友,你這靈香,還有富餘的嗎?”

陳浩一愣,然後笑道:“還有些,如果不嫌棄,回頭送一些給前輩。”

“不行不行,這禮物太貴重,我不能接受,不過要是購買可以,三十萬一支,我要十支,道友覺得怎麼樣?”李三爺弱弱的問道,一副害怕陳浩拒絕的樣子。

這下輪到陳浩傻眼了。

這不是來合作對付邪道的嘛,怎麼扯到做生意了?

而且,我是不是聽錯了。

一支靈香三十萬?別鬧,我買一車的香都不用三十萬。

“那個,前輩,你給的太多了吧?”陳浩也弱弱的問道。

李三爺搖頭道:“不多,這可是靈香,目前能夠製作靈香的材料越來越少了,而且懂行的也越來越少,目前我認識的各派,基本上也都是產出極少,都在節省着用。我出三十萬,都覺得不好意思呢,畢竟對我輩來說,錢財如糞土,可修行所需之物卻是萬金難求。”

陳浩無語了。

整了半天,自己開光法器去忽悠土豪都是小買賣,這年頭開光靈香賺同行的錢纔是大頭啊!

媽了個蛋,開眼界了,果然還是自己對開光神通的瞭解太少嘛!這是一門萬能的神通啊。系統大佬是愛我的,只是我從沒有發現,誤會大佬了。

“行,如果前輩覺得值,我賣了,嗯,不過三十萬一支,我不接受,十萬一支,我就答應。”陳浩認真的說道。

賺錢是需要的,畢竟自己用起來也是如流水一樣。不過對李三爺印象很好,未來居住柒水鎮也有諸多打交道的地方,他不想太黑心。

李三爺笑道:“只要你賣就行,哈哈,有了靈香,以後也能給祖師爺一些好待遇了,這些年一直看別家上好香,自己心裏委實難受。” 之後,李三爺帶着陳浩,把重水觀轉悠了一圈,瞭解了道觀環境。

整個道觀,分前後院。

前面是主殿,供奉真君神像和列代祖師爺,後面是幾間廂房和廚房,甚至還有一個小池塘。

小池塘不大,和柒水鎮的河道相通,循環不息,池塘中栽種荷葉,十分優雅。

對於這個道觀,陳浩滿是讚歎,真是一個修行的好地方。

李三觀對於陳浩的誇讚,得意的笑納,這是祖師爺代代傳承下來,是重水觀的根基,就是不錯的,不用謙虛。

隨後李三爺給陳浩收拾了居住的房間,把一衆小鬼放了出來。

看着一衆身形變得有些虛幻的小鬼,陳浩有些心疼,連忙給它們點燃了三支靈香,彌補一二。就連老婆婆都跟着吸了幾口,一臉舒坦。

看陳浩這麼做,李三爺也只能羨慕了。

土豪修士的做法,我們這些窮修士,無法理解啊!

隨後兩人就來到小女鬼身邊。

小女鬼身上的光圈依然堅挺,它只能老實的坐在地上,目光怨毒而陰狠。

陳浩問道:“小丫頭……”

“叫我小丫頭,小屁孩你可不見得比我大。”小女鬼被困無懼,反而脾氣很衝的反駁。

陳浩:“……”

“吆喝,果然是九死怨靈啊,心無善念,惡意滿滿。你現在被抓了,就不怕滅了你?”李三爺好笑的開口。

小女鬼嘲諷道:“老傢伙,有本事來滅我,就你那幾件破法器,我怕你連我一根毛都傷不了。”

李三爺:“……”

陳浩嘆息。

這就是完成了九次死亡之後的九死怨靈嗎?尼瑪連溝通都困難啊,難怪白鶴觀藏書記載,遇到這類,不要BB,直接消滅最好。

“是嗎?那你覺得我這件法器怎麼樣?”陳浩不再客氣,揮手間,大桃木劍拿了出來,感知到九死怨靈的氣息,大桃木劍頓時嗡鳴有聲,劍頭對準了小女鬼,劍身之上的血色脈絡,更是爆發強烈的紅光。

小女鬼:“……”

“靈器!”李三爺看到大桃木劍,瞪大眼睛,驚呼一聲,隨後似乎想起什麼,眼睛瞪得更大了:“不對,道友,你這桃木劍,從哪兒取出來的?”

陳浩謙虛道:“晚輩偶得機緣,學了一些袖裏乾坤之法,讓前輩見笑了。”

李三爺:“……”

呵呵,我很想笑,可我笑不出來怎麼辦?

“你敢傷我,我爹爹不會放過你們的。”小女鬼面對大桃木劍,終於露出了畏懼的表情,然後目光兇狠的威脅。

陳浩笑道:“沒事,反正先把你滅了,你爹爹也沒轍,再說了,你爹爹也不見得能打過我們,你說呢?”

小女鬼:“……”

“不過呢,九死怨靈啊,挺稀罕,而且長得挺標緻,就這麼滅了怪可惜的,不如這樣吧,就這麼把你永遠困着,然後把你許配給愛學當媳婦,等愛學學習有成,讓它教導你如何當一個好鬼,以後給愛學端茶遞水,洗衣疊被,等你們長大了,還能生個鬼娃娃,幸福美滿,你覺得怎麼樣?”陳浩笑眯眯的繼續說道。

小女鬼還沒開口呢,正在吸食靈香之氣的陳愛學就着急了,連忙道:“大哥哥,我不要,它太兇了,我不要它當媳婦。”

陳浩認真道:“愛學不要怕,你媳婦被困住了,它兇不起來的,以後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真的嗎?”陳愛學有些狐疑的看向小女鬼。

小女鬼大怒:“看什麼看,再看挖了你的眼睛,小毛鬼一個,還想娶本姑娘,告訴你,做夢,本姑娘就算是魂飛魄散,也不嫁給你。”

“這可由不得你,自己送上門來,要麼把你滅了,要麼給我家愛學當媳婦,你自己選。”陳浩威脅道。

小女鬼瞪視陳浩:“有本事你滅了本姑娘,告訴你,本姑娘的主魂在爹爹的陰幡之中,你是殺不死我的。”

半月天使 “哦,我說你怎麼就不怕呢,原來是這樣。”陳浩收起桃木劍,一副瞭然表情。

小女鬼反應過來,氣不可竭。

混賬王八蛋,套我話!

陳浩又看向依然處於呆滯中的李三爺道:“前輩,對於九死怨靈幡,我瞭解的不多,你可有辦法破解那邪道法器?”

李三爺回過神,打算不再想陳浩年紀輕輕咋就這麼牛逼,自己一把年紀,爲毛連入道都不能。

不過說起九死怨靈幡,他知道還真不少。

“說起九死怨靈幡,首先需要用鬼木和陰蠶絲煉製陣幡,然後需集齊九個九死怨靈,方可祭煉而成。鬼木和陰蠶絲已經是罕見之物了,九個九死怨靈更是極難遇到。所以自古以來,九死怨靈幡出現的也不多,大多是簡化而來的玄陰幡,以九死怨靈爲主魂,煉化惡鬼厲鬼之後,造就陰煞鬼兵,只要陰幡不破,鬼兵不滅。而且九死怨靈主魂越多,玄陰幡也越強。”

說到這裏,李三爺斟酌了一下,繼續道:“如果要破玄陰幡,就需要至陽之物方可,如果沒有,最次也要純陽之血,沾染陰幡之上,那玄陰幡就不攻自破。”

陳浩連忙道:“前輩能說的詳細點嗎?”

李三爺道:至陽之物指的是純陽法寶,如道友這桃木劍,如果再溫養百年,靈性大成,經過天雷地火淬鍊,只需一劍,就能讓玄陰幡破滅。至於純陽之血嘛,就是一些至陽靈物的精血,嗯,童身之人的精血也行。不過這童子精血要求也高,要一甲子修行之人,溫養而成。”

李三爺說完,就發現陳浩那異樣的眼神,當即表情有些不自然的道:“你別看我,我雖然是修行之人,而且沒結婚,年紀也夠了,不過我年輕時候定力不足,犯過錯誤,那啥,早不是童身了。”

絕色毒醫:金主的祕密戀人 陳浩嘴角一抽,倒是沒想到,大大方方的李三爺,年輕時候也是風流之人。

不過這都那啥了,爲什麼沒結婚?有故事啊!

三爺沒指望了,那要破玄陰幡咋辦?至陽法寶是不用想了,至陽之血嗎?

陳浩目光下意識的看向了公雞。

公雞莫名的感覺到一陣惡寒,然後就看到了陳浩的眼神,當即雞眼露出可憐巴巴的表情。一臉我爆大招已經被掏空了,老大你就放過我吧的表情。 “前輩,你說雞血怎麼樣?”雖然有些不忍心,不過想到要對付手持陰幡的邪道,陳浩還是問了一句。

雞血?

李三爺看了看臥在地上,一副虛脫模樣的公雞,開口道:“雞血是帶有陽氣,不過對付陰魂小鬼是夠了,但是要剋制玄陰幡,還差點火候。”

公雞聞言,差點沒落淚,好人啊,好人一生平安。

陳浩也不失望,繼續問道:“那神像呢?就是那種千百年祭拜,孕育了靈性神威的神像?”

李三爺一驚,瞪大眼睛看着陳浩道:“道友,你別告訴我,你連這東西都有?”

陳浩點頭:“之前行道,機緣巧合得了一座,嗯,是真武帝君神像。”

李三爺倒吸冷氣,驚喜道:“那妥了,有此神像在,什麼妖魔古怪都要跪,道友你早說有神像庇護,我也不用擔心你了。”

陳浩驚奇道:“神像有這麼好用?”

李三爺一臉輕鬆的笑道:“當然好用,道友可知爲何我輩修士,追求超脫,視世俗權財如糞土,卻依然供奉神靈?”

陳浩道:“難道不是爲了香火信仰?”

李三爺搖頭:“香火信仰只是籠統的說法,我們真實需要的是衆生意念。”

陳浩茫然道:“有區別嗎?”

李三爺道:“當然有,道友修行入道,也知真正的修行者,是不重外物的,所以比修行者更高級的諸天神靈何有顯聖?你沒見過吧,我也沒見過,甚至我重水觀古籍中也沒有記錄神靈顯聖之事,這就說明,神靈是超脫了凡俗,甚至超脫了我們修行者能想象的境界,成爲一種無法想象的存在,輕易不會搭理紅塵俗世。可是我們修行,終歸是有傳承的,傳承不同,信奉的自然也不同。而我們供奉的神靈得到了衆生的信念加持,所以神像纔有靈,神像有靈則神威無窮,有神威的神像,對我們來說,就是寶貝,是可以鎮壓山門,庇護傳承的存在。”

說到這裏,李三爺嘆息道:“說起來,我們供奉的神,都是僞神,是衆生意念造化而出,有神威卻無神靈本質,不僅如此,神像地位各有不同,神威差別也變得極大,我重水觀供奉三茅真君,雖然聽起來名氣極大,但是在衆生心中,印象太淺,兩百多年的供奉,也不過稍有靈性罷了。道友得到的真武帝君像,那是芸芸衆生誰不知曉?衆生信,所以神威強,妖魔鬼怪見了都害怕。”

陳浩恍默然。

這番話說的,讓他對神像有了更深刻的瞭解。

難怪自己開光之後,神像靈性暴漲,卻依然沒有發現神像有真神的意念。

因爲供奉的神,只是因爲衆生信纔有靈,而真正的神,是不會在意這些的。

辣麼問題來了,真正的神?都在幹嘛?修行式微,和真正的神,有沒有什麼關係?

這個問題陳浩不敢深思,因爲自己的境界太低了,或許等自己修煉到了那一步,能夠接觸到了,纔會明白。

“哈哈,有真武帝君像在,道友就無需擔心了,那邪道若是敢來,請出帝君神像,立馬就能破了他的玄陰幡,到時候不死也要他半條命。”李三爺淡定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