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雀盤坐在地上,雙手朝天,捏著蓮花指。

周圍的陰氣像是后找到方向一樣,全都朝她湧進來,進入她的身體。

朱雀的身體不停地吸收著陰靈草散發出來的陰魂,魂魄也越來越凝實。

對於鬼道的修鍊,葉雄不太清楚,不過他聽說過是佛道魔鬼四道之中,是最難修鍊的一道,過程非常辛苦,畢竟它是四道之中唯一沒有肉身的,這是先天缺陷。

婚後試愛:老公難伺候 陰窟那裡那麼多陰靈,有不少突破到鍊氣五階,但是都離不開陰靈草,要靠陰靈草修鍊續命,可見他們修鍊一道多麼艱難。

兩個小時之後,朱雀這才收功,站了起來。

「可以了嗎?」葉雄問。

朱雀點了點頭,還是沒有說話,如果不是聽她跟陳蕭說過話,葉雄還以為她是啞巴呢!

既然她都不想說話,葉雄也不強迫她。

他拿出養魂玉,朱雀化成一道黑霧,進入養魂玉之中。

(本章完) 離開樹林之後,葉雄一個人走著月光之下的海灘上,海風吹在身上,卻吹不掉他內心的思緒。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想的東西越來越多,也越來越優柔寡斷。

作為一名修真者,不殺戮果斷,心狠手辣,絕情斷念,是很難成就大道的。

人的一生,畢竟就那麼多精力,時間給每個人都是一樣的,如果你把精力專註在這件事情上,其它事情花的時間就少了。

就像他現在這樣,身邊圍繞著這麼多的女人,在情感糾葛之中,不知不覺時間就過去了,而別人的,不知道已經修鍊了多久了。

他有時候真的很羨慕幽冥跟陳蕭,像他們那樣,才真的是追求修真大道的人。

而自己,雖然修為不俗,但是大多數都是幸運。

幸運得到聖峰山秘境,幸運認識幽冥,幸運得到火靈,幸運得到黑石項鏈。

沒有這些逆天般的運氣,他根本就不可能成為當今修真一道,威名遠播的後起之秀。

葉雄腦海里不停地想著,一時之間想著老婆家人孩子;一時之間,又想起楊小喬,她一個人當母親那麼辛苦;還有杜月華,羅薇薇,她們一定很怨恨自己吧!

想得最多的是幽冥,在幻境之中生存五年,一起生活,無形之中,讓他把那個雪發飄飄,容貌絕世,任性而又高傲的女人深深地記在心裡。

腳踩在沙灘上,發出軋軋的聲音。

葉雄發覺不知道為什麼,這陣子老喜歡多愁善感,特別喜歡回憶跟感悟。

不對!

葉雄突然發覺自己有些不對勁。

以前的他,雖然也會這樣,但是為人很豁達,所有煩心事都拋之腦後。

但是現在,他怎麼就這麼喜歡患得患失了?

難道……

葉雄腦子轟的一下,閃電般就想起了無名功法。

自從修鍊這套不知名的無名功之後,他發現自己的性格,不知不覺受了很大的影響。

而且是影響到靈魂深處的。

他不確定這種影響好不好,但是,這種改變讓他有些害怕。

背後傳來腳步聲,慕容如音走了過來。

「朱雀修鍊完了?」她問。

「完了。」葉雄回道。

「你們都聊了些什麼?」

「你猜?」

「還是半句話都沒說?」

「猜中了。」葉雄苦笑。

兩人就這樣走著,隨意在沙灘上走著,葉雄突然問:「如音,你有沒有覺得,我最近有什麼變化?」

「有,變化非常大。」

「什麼變化?」葉雄急問。

婚寵厚愛:惹上賭神甩不掉 「我感覺你跟幽冥回來之後,怪怪的。」

慕容如音回想著葉雄那麼親切地喊著幽冥的名字,而幽冥以前從來都對葉雄不屑一顧,本來懶得理他的理念,但是她昨天居然對葉雄撥劍相向,這是她從來沒想象過。

「你昨天到底怎麼得罪她了?」慕容如音問。

「想知道?」葉雄指著自己的臉蛋,笑道:「親我一下,我就告訴你。」

「不說就不說。」

主動去親一個男人,以慕容如音這種性格,根本不可能做到,況且這裡還是海邊,被人看到怎麼辦?

她不親,不代表葉雄不敢親。

葉雄突然捧住她的臉,嘴飛快地貼了上去。

這樣美麗的月光下,海灘邊,不做點浪漫的事情,可惜了。

慕容如音渾身一顫,紅潤的小嘴就失守了。

她的呼吸沉重了起來,****起伏不停。

突然,她瞳孔放大,餘光看著葉雄背後,像看到什麼可怕的東西一樣,飛快地推開葉雄。

葉雄扭頭一看,不知道什麼時候,幽冥已經來到了兩人身邊,一臉深沉。

「沒打擾到你們吧?」幽冥冷冷地問。

「你說呢?」葉雄反問。

反正幽冥她說,兩人之間在幻境之中都是假的,不必當真,那麼他現在做什麼,也不需要向她解釋了。他倒要看看,她是不是真的不在乎?

想到這裡,葉雄突然扣住慕容如音的臉,當著幽冥的面,親了她一下。

兩女全都呆驚了。

慕容如音沒想到葉雄居然敢這麼瘋狂,當著幽冥的面親自己,這不是故意讓她難堪嗎?

幽冥也驚呆了,她從葉雄的眼神之中,看到那赤果果的挑釁:你不是說咱們之間什麼關係都沒有了嗎,我就看看你是什麼態度。

幽冥臉上不停地變幻著,神色非常怒憤,幾乎要爆發。

葉雄臉上露出勝利的笑容,他看出來了,幽冥的表現並非他想像之中那麼豁達。

「幽冥姐姐,你有什麼事情嗎?」慕容如音連忙推開葉雄。

「過來,我有事情找你。」幽冥黑沉著臉,走到一邊去。

葉雄正準備跟過去,慕容如音突然拉住他的手,叮囑:「順著她,別跟她吵。」

「你放心,我不會再惹她,萬一把她惹毛了,可是會死翹翹的。」葉雄拍拍她的手背示意她放心,這才跟在惡靈后,走到樹林中。

幽冥走到樹林之中,這才停了下來,轉身看著葉雄。

「我希望你以後在我面前能收斂一些,別跟其她女人做讓人噁心的小動作,我雖然不是你老婆,但是這身體起碼也是你老婆的,你當著自己老婆的面跟另一個女人暖味,心裡沒點負罪感嗎?」幽冥說。

「什麼叫做噁心的小動作,請指教?」葉雄笑問。

「你……」幽冥差點被他氣瘋,這不是故意拿自己開玩笑嗎?

「在幻境的時候,這樣的動作,咱們不知道做了多少,你不知道有享受……」

「夠了,你再這樣說,我會更加看不起你。」幽冥打斷他的話。

「我不說,行了吧!」葉雄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言歸正傳,咱們得好好商量一下,怎麼找到黃金尊者他們,這樣拖下去,浪費時間。」幽冥岔開話題。

「無論怎麼躲,他們肯定還在印渡境內,絕對不可能離開。」

「廢話,誰不知道他們在印渡境內,問題是怎麼找到他們。」

「黃金尊者跟索尼王子都是不一般的人物,他們想躲起來,咱們想找到他們,太難了;印渡教是地頭蛇,如果教宗再跟他們聯合在一起,那咱們想找到他們,比登天還誰。與其咱們廢心思去找他們,不如讓他們自動來找我們。」葉雄說道。

「這主意不錯。」幽冥點點頭,覺得有道理。

葉雄的實力雖然比她差,但是腦子比她好使得多,在幻境的時候,她深有體會。

「你想怎麼做?」幽冥問。

(本章完) 「他們三個之所以躲起來,不敢跟我們碰面,就是想找機會給予咱們致命一擊,你覺得什麼時候是我們最虛弱的時候?」

「他們三個的目標都是優曇花,如果我猜得不錯,他們的人肯定會一直都在千佛寺看著,假如我們拿到優曇花,你覺得他們還能按捺得住嗎?」

「你的意思是咱們喬裝把優曇拿到手,再進行煉丹,那他們就會自動出現?」幽冥頓時就明白他的意思了,但她還是有點懷疑:「他們三個都是老奸巨滑的人物,有那麼容易上當嗎?」

「上不上當不敢說,但是謀事在人,成事在天,會不會上當,看情況。」

「好,就按照你的計劃去辦。」

接下來,兩人開始布置計劃,把所有的計劃都安排妥當之後,葉雄這才問起無名功法的事情。

「那無名功法到底叫什麼名字,為什麼我總覺得修鍊這套功法之後,自己的意志越來越不堅定,變得婆婆媽媽的?」葉雄說出自己的疑惑。

「應該說,你的善心越來越重,善良的人做事情才會瞻前顧後,婆婆媽媽。」

「這一套,到底是什麼功法?」葉雄奇怪地問。

「這套功法我也不知道叫什麼名字,我只知道這是一套佛道的功法,重視領悟。看你這樣子,似乎也領悟到了這功法的奧妙了。」

「暫時領悟一些,得到一些大地元氣,但是我總覺得有什麼不對勁。」

「這功法需要漫長的時間來頓悟,你現在得到那逆天的項鏈,如果你能在幻境中頓悟,花個幾十年,到時候一舉突破到鍊氣後期,甚至築基期,也不是夢。」

幽冥不由得感嘆,這套功法跟黑石項鏈簡直就是絕配。

這套功法注重頓悟,是一門用時間來感悟天地奧義的功法,需要漫長的歲月。

葉雄得到這逆天的項鏈,別人悟道三十年,他在項鏈之中,幾天時間就行了。

這簡直就是開掛。

「別提黑石項鏈,我是進一次怕一次,第一個幻境還好,只需動腦;第二個幻境,訓練的簡直就是人的願志跟毅力;下面一個幻境是什麼,我都不想象,如果不是生死關頭,我才不進去呢!」

想到在幻境里那五年歲月,葉雄應該慶幸有幽冥陪著,如果不是有她,自己都不知道怎麼混得下去。

「也是,這黑石項鏈太詭異了。往往你看到的是一條光明大道,實際上有可能走的是一條死胡同;所以我建議,以後不是生死關頭,絕對不要再輕易嘗試進入幻境。」

印渡教,某個荒芫的據點。

教宗跟黃金尊者,索尼王子正坐在一起,商議著大事。

正在這時候,一名教徒來報。

「稟教宗,我們守在千佛寺外面的弟子看到楊心怡闖入,跟三大高僧交手,最後逃掉了。」

「什麼時候的事?」教宗急問。

「就在一個小時之前。」屬下回報。

闊少的調皮新娘 黃金尊者跟索尼王子相視一眼,都從對方的眼神之中看到了震驚。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教宗揮揮手,將屬下打發,這才將目光落到兩人身上,問道:「閣主,王子,你們怎麼看?」

「楊心怡夜闖千佛寺,肯定是為了查探優曇花的下落,就是不知道她到手了沒有?」索尼王子擔必地說。

「千佛寺有『智勇仁』三名高僧守護,加上有禁制大陣封印,楊心怡哪怕再厲害,也沒那麼容易將優曇花得手。」黃金尊者說。

「閣主說得是,她此次應該只是打探消息而已。」教宗說。

獨家婚寵 「但萬一她真的拿到了優曇花呢?」索尼王子有些擔心。

「她拿到又有什麼用,優曇花還沒開花,她摘來餵豬不成?」

「有一個消息,也許你還還沒有聽過。楊心怡在華夏龍隱寺中,曾經得到過佛門的正氣果,此果跟優曇花一樣,都是佛門無上的靈藥,如果楊心怡用正氣果的靈氣催熟,優曇花短時間之間成熟,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黃金尊者說了一件驚人的事情。

「還有這事,你怎麼不早說?」索尼王子急道。

「我也只是猜測而已,根本就不知道是真是假。」黃金尊者回道。

正在這時候,外面又有一名教徒來回報。

「稟教宗,楊心怡離開之後,三僧一直在窮追不捨,我們的人根本就追不上。」弟子回報。

「你們確定,三僧都去追楊心怡了?」教宗霍地站了起來。

「弟子看得不是很清楚,他們的身法太快了,不過除了三僧,應該沒有第二個這樣的高手了。」

「看來楊心怡肯定是把優曇花奪走了,不然的話,三僧不可能離開千佛寺的。」教宗站了起來,在原地急得團團轉,說道:「閣主,王子,看來咱們要出手了,優曇花摘下之後,三小時之內必須要煉丹,如果我猜得不錯,她已經開始準備煉製問仙丹了。」

「我同意,如果被這個妖女得到問仙丹,那咱們更加不是她的對手。」索尼王子說。

現在兩人都同意了,就只剩下黃金尊者了。

黃金尊者站起來,支著下巴在原地轉著,說道:「我總覺得,這件事情沒那麼簡單。」

「你是懷疑,這是那妖女下的圈套?」索尼王子震驚地問。

「不排除這種可能性,現在這個妖女四下正在搜刮著我們,如果我們去找她,就是中了她的圈套了。」黃金尊者說道。

「他奶奶的,咱們還怕她不行?」教宗站出來,怒道:「如果咱們三個聯手,她肯定會有麻煩,加上我們三大勢力的手下徒弟那麼多,還怕殺不了一個江南王?」

這幾天,接連被江南王夫婦折了十幾家寺院,教宗都差點氣瘋了。

「既然這樣,那咱們就跟她堂堂一戰好了,我們這麼多人,還怕他們三個。」索尼王子同意。

黃金尊者見他們都同意了,也就沒再說什麼,也就點頭同意了。

接下來,三個勢力召集所有的力量,準備反擊。

另一邊,幽冥擺脫掉三僧的追逃,繞了個圈,回到千佛寺之中,跟葉雄匯合。

(本章完) 「你怎麼把他們引出來的,不會把優曇花摘了吧?」葉雄在千佛寺等了很久。

優曇花是三僧拚命都會保護的東西,如果不是花被摘走,三僧怎麼可能對她窮追不捨?

「先進去,我慢慢跟你說,快點,三僧很快就會回來了。」

葉雄緊跟在她後面,很快就來到了那座八臂佛像面前。

幽冥走到佛像身邊,一掌拍出,只聽聞軋軋的聲音響起,背後出現了一道通道。

通道被一道泛著金光的禁制擋住,禁制上面,有好七個『』字標緻,程七星狀。

「這是佛道的七禁制,在修真界雖然不是什麼了不起的神通,但是在這一界之中,絕對是非常厲害的陣法。如果不是我恰好懂得,也未必能破解。」幽冥一邊出手,一邊說道。

「你剛才不是說是禁制嗎?怎麼現在又說是陣法?」葉雄有些不解。

他無意之間進入修真一道的,才幾年時候,對修真一道知識面很窄。

煉丹,煉器,制符,這些他還聽說過,也了解一些,但是對陣法一點都不懂。

「陣法是統稱,禁制只是陣法的一種,顧名思議,就是禁止進入意思,沒有攻擊能力,只有制止進入的作用。除了禁制之外,陣法還包括攻擊陣,防禦陣,療傷陣,聚靈陣等等。也有陣法是用修鍊的,比如我,就是用利用靈石組成聚靈大陣,短時間集中靈石的力量,最後一舉突破到鍊氣五煉巔峰的。陣法在修真一道,如果動用得妙的話,作用絕對不比煉丹差,甚至還遠在煉丹之上。」

葉雄沒想到陣法還有如此奧妙,心裡不禁擁起一陣神往。

「我這黑石項鏈,算不算是陣法?」他問。